井喷之后 除了中石油 还要问责谁? 企业完全调查档案第五十二期
财经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揭露黑幕绝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朗朗乾坤,清白人间,是我们的信念,也是我们毕生追求的最高境界。 
  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史为鉴,可以照见今日的不足,可以促进明日的进步。时光是流逝的,经得起时光考验的人才是最后的胜者。    
更多>>

小调查
中石油井喷事故发生后,您认为该如何处理:
中石油负责赔偿灾区居民的全部损失
中石油相关领导人及政府相关领导人引咎辞职
中石油停业整顿,并对整个石油行业展开安全大检查
尽快出台相应安全制度,并成立具有实际监督效果的机构
相关新闻

·谁动得了“中石油”?垄断性企业监管付之阙如
·中石油员工为灾区捐款1165万元并致信表愧疚
·中石油人事更替风暴 第一副总下台六高层晋升
·巴菲特减持传言重挫中石油 有关人士否认谣言
·《财经》封面文章:井喷浩劫谁之过



—企业完全调查档案第五十二期—

井喷之后 除了中石油 还要问责谁?


  一家商业性机构由于自己的过失,导致数百普通民众无辜死亡,数万民众颠沛奔逃,一度流离失所。

  截至1月4日22时,“中石油”川东钻探公司“12.23”特大井喷事故死亡人数已经升至243人。国有垄断性企业获得了太大的权力,而政府对这些企业的监管又鞭长莫及。谁来监管中石油?[发表评论]


 一问中石油:国有企业何以看轻人民安全?

  2002年,全国510家重点大型企业实现利润2500亿元,石油石化行业占其1/3,而中石油又成为其中主要的贡献者——当年,“中石油”实现销售收入3792亿元,上缴税费644亿元,实现利润536亿元,利润额在国内所有企业中位居榜首。

  当“中石油”川东钻探公司“12.23”特大井喷事故发生的时候,人们才会更加震惊——因为人们更难以接受国家的命脉企业对人民财产和生命安全的不负责任。何况在石油天然气开发中倾注对公众安全的关注,是国际的共同标准。1998年,加拿大88公司在阿尔伯达省钻采一口高含硫井的计划曾遭到当地居民的反对。由于硫化氢气体仅需10分钟就可以扩散到4公里以外,居民认为应急救援方案覆盖面要在8公里以外。经协调,阿尔伯达能源及公用设施委员会认为该公司的应急方案中有快速点火方案,最后批准了4公里的方案。“风险不必减至零,但一定要在可接受范围之内。”这是阿尔伯达的结论。

  然而,从此次事故的过程看,无论地方政府还是中石油集团都没有这方面的准备。以下是《财经》记者与高桥镇镇长杨庆友有一段对话:

  “在井喷之前,有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故,井队有没有提醒过你们?”

  “没有。”

  “中石油集团有没有就安全问题与你们事前沟通,包括出现事故后如何疏散?”

  “没有,从来不知道。”

   在接受《财经》采访的矿井所在地小阳村的村民中,没有一个人此前被明确告知过气矿开发的危险性,以及发生井喷后该如何寻求保护。

  截止到目前,中石油的副总、一把手都已经公开道歉,中石油的职工捐款1000多万向灾区人民表示歉意。但是,生命是无价的,面对逝去的200多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和数百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中石油,中国,需要思考和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

 
 二问地方政府:角色尴尬的老百姓保护人

  由于矿产资源天然地属于国家所有,因此,当地百姓不可能从资源的开发中获得太多的直接好处。至于地方政府,尽管有红头文件为依据,但地方政府的安全生产监督部门,对于“中石油”没有监督权力。而一旦发生重大的波及范围较广的安全生产事故,当地居民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面对当地居民的生命和环境遭受的损失,地方政府的角色也是比较尴尬的。

  地方政府理应代表当地百姓与“中石油”进行谈判,妥善处理善后事宜,尤其是在赔偿问题上。然而,在目前的体制下,地方政府官员并不是向当地百姓负责,而是向上级政府负责。

  保护国有企业生产和经营活动是应该的,但做为地方百姓的父母官同时更负有维护百姓利益的职责。

  事实上,当地政府官员已经表示,比起“中石油”来,他们更擅长于“做群众工作”,他们也不希望“这个事故的善后和群众赔付这些事情干扰石油部门的生产经营工作”。

  那么,谁来真正地代表受害群众的利益与“中石油”进行谈判?

  胡锦涛主席曾说,“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碰到了发生具体的事件时,这样的要求对任何人都是一个考验。我们的信仰和价值标准会不会在现实利益的面前碰壁、扭曲或弯腰,“权为民所用”会不会变成了“权为利所用”,人们在拭目以望。

 
 三问安全体制:是制度缺位还是监督缺失?

   近年来,国家对安全生产不可谓不重视。今年10月刚刚成立跨部门的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可为明证——作为国家主抓安全生产的最高机构,其“一把手”为国务院副总理黄菊,其委员包括教育部、科技部、国防科工委、公安部、监察部、司法部、人事部、财政部、建设部、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30多个部委的主要负责人。

  然而,据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有关人士介绍,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规格虽高,职权却很笼统。尽管安委会可以监督、检查、指导、协调国务院各部委及地方政府的安全工作,但它只是协调议事机构。在开县,也真实折射了这种情况。据悉,开县安监局虽然也对气矿的安全生产进行监督,但有关人士对《财经》坦言,由于缺乏必要的设备以及技术能力,这种监督更多的只是一种形式上的监督。

  遍查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历次文件,其强调的安全生产重点往往是煤炭、道路交通、危险化学品、易燃易爆品等。即使提及石油,也只是一笔带过。黄毅承认,过去对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安全监督重视不够,其原因是,“从总体上讲,石油行业应该说技术是不错的,如果没有这次事故,它的安全状态还是很好的。不像煤矿,事故频发。”

  黄毅还认为,对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安全监督的漏洞还和行业体制的变迁有关。石油行业的行政执法职能原来在石油部,198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石油部撤销,成立了能源部,作为石油工业的主管部门。同年9月,原石油部改组为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直属国务院领导,同时成立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此后到1998年,国务院决定把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拆分成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从此形成了三大石油公司鼎立的格局。

  据了解,这三家石油公司作为中国石油行业的“巨无霸”,自成立之日起便担负起部分行业监管的职能。而能源部于1993年撤销之后,这三家公司更是全面“接管”石油天然气行业。在安全生产领域,这就意味着国家安监局把对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安全监督管理的职责,平移给了这几个身为企业的集团公司。

  按照2000年11月由世界银行和国务院体改办推出的纲领性报告《中国石油天然气行业现代化:结构改革和监管》,石油天然气行业存在着三类不同的监管内容,即矿权和财政监管,技术监管和经济监管,可事实上,财政监管和经济监管更为人们所熟知,而包含安全监管在内的技术监管并未提到应有高度。从制度上看,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也确乎对安全生产有着极其详细的规章,然而可惜的是,这一切都被视做石油企业的内部事务,很难站到社会责任的角度思考。

  私营小煤窑连续发生事故的时候,政府可以下令关闭全部小煤窑;但“中石油”发生如此重大伤亡事故的时候,自己监管着自己的“中石油”,会下令让自己停产整顿吗?究竟该靠谁来监督“中石油”们?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