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分时度假的“面纱” 财经聚焦第102期
你现在的位置:财经首页> 财经聚焦 ■ 栏目策划:赵杰  ■ 联系信箱:jiezhao@sohu-inc.com
  张女士怎么也没想到,地铁里的一张普通的调查问卷引来莫名其妙的得奖通知,接着是参加长达两小时的一对一推销讲座,在嘈杂的摇滚乐和燥热空气中她签下一张分时度假权合同,最终导致被划走6.5万元人民币。但当发觉上当后想退掉,对方却拿出合同拒绝退款。
  张女士遇到的并非个案,仅王海在线一家最近就接到数十起投诉案。令人不解的是,合同甲方金色世纪分时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被中央电视台等媒体曝光,被当地公安局刑侦大队、经侦处、工商局等部门多次调查,却为什么又能一次次安度危机呢? 看到很多部门无法整顿金色世纪及分时度假分司,一些消费者选择诉诸法律。
  12月2日,北京首例消费者起诉分时度假公司案件,由西城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原告李某败诉。——摘自《北京青年报》


  2月29日,在大学教书的张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叹息不已:先是一点点诱惑,然后一套接一套,在燥热与音响作用下,稀里糊涂签了约最后欲罢不能。
  去年12月13日下午,张女士在阜成门乘坐地铁回家,一个问卷访问员拦住她请她配合做一个有关旅游的问卷调查。用了不到两分钟问卷做完了,倒霉事也由此开始。
  两天后,张女士接到电话告知她本人中奖了,她可来参加旅游方面的展示会并得到奖品。第二天晚上6:30,她和母亲前往华威桥京瑞大厦的金色世纪办公地点参加展示会。
  从此,张女士又陷下去了一步。其实,一对一的展示就是由销售人员代填一份6至7页的问卷。张女士说,销售人员描绘的是可以去100多个国家旅游还住五星级酒店,可以带上其他亲朋好友同去而不用为旺季找不到酒店费心,填完问卷她确实觉得选择分时度假消费方式是一种既省钱又省事的好办法。

  部门经理说,平时需要9.8万元的分时度假会员卡今晚签约只须6.5万元,如果今晚不签约,则恢复正常价格。张女士欣然接受。
  几天以后,张女士发现,由于签证的限制,个人很难去100多个国家旅游,而退求国内旅游,平均每天500元的住宿消费,哪个五星级饭店还需要提前预订?
——《北京青年报》报道 全文阅读


  陷阱一:想去哪就去哪。根据我国国情,“分时度假”的参加者并不一定能顺利得到想去度假国家的签证。目前,我国批准的中国公民自费出境旅游目的地国家和地区仅有21个,与某些分时度假公司鼓吹的“97个国家、3600多个度假村”相距悬殊;此外,公民自费出境旅游按规定需要到旅行社报名组团,并采取团进团出的方式。因而,不要过分相信分时度假公司“保证代办签证”的承诺。
  陷阱二:当天特价和最后机会。据分析,“分时度假”经营者经常利用消费者对大宾馆大酒店的信任促成交易,而宾馆或酒店本身与“分时度假”经营者的经营行为并无直接关系,酒店只负责提供每年7天的住房,并无保障消费者顺利办理出国签证的义务。“分时度假”经营方式也存在诱购和欺骗行为,“分时度假”经营者经常利用“当天购买才有特价优惠”及“最后机会”等字眼引诱消费者即时付款购买或交定金。

  一旦消费者后悔,想退款或拿回定金时则“难于上青天”。此外,“分时度假”合同中对经营者提供了过多的“免责”内容。如有的合同规定,经营者无法为消费者办理前往国家签证时无须承担责任等。
——《光明日报》报道 阅读全文
  陷阱三:圈钱。潘洪波怎么也想不到,金旅运通(上海)度假咨询有限公司——这家号称是全球最大分时度假交换公司RCI的中国成员企业——在一夜之间会销声匿迹。潘洪波现在正与其他受骗者一道要讨回公道。“我们已经核实126名上海市区会员,被骗金额超过了400万元。”另一受骗者周家恺向记者表示,目前周、潘已联系到324名受骗会员,已交纳的会员费预计超过1000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副主任华伟指出,从国外的情况看,成熟的分时度假房市场应该是一个投资的市场。国内分时度假房不一定能成为国内房市的主流,目前充其量只是刚刚起步。 北京一位房地产开发商对记者表示,分时度假房在国内的销售前景会很不错,但现在推出不合时宜,根本原因就在于市场还远不够成熟。他认为,要形成分时度假房的有效市场,其目标客户群、所谓的中产阶级应该不少于总人口的10%。——《国际金融报》报道 阅读全文
  业内人士认为,分时度假实际上是期权消费的一种形式,经营分时度假者必须是市场稳健、实力雄厚的企业,否则难以保证信誉;中国相关的法律没有建立,社会的监管机制不健全,消费者也缺乏必要的维权意识,这就给不法分子乱集资、搞诈骗以可乘之机。——《市场报》报道 阅读全文
  有资料显示,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以上,分时度假才能进入人们的消费视野。虽然上海的人均GDP水平已相当接近,但仍需法规以及相关条文来保障。正在尝试操作“产权酒店连带分时度假”项目的上房销售总经理朱旭东认为,分时度假属教育性产品,推广前期需要大量的投入。而国内几家规模不大的分时度假公司普遍存在着成本与投入不成正比的问题,这也是去年威海、青岛、大连等地分时度假公司纷至沓来,却很快又从上海撤退的主要原因。——《新闻晨报》报道 阅读全文
   著名维权网站王海在线的负责人萧芷茁介绍,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8月,王海在线接到消费者对“分时度假”的投诉近200人次。投诉人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郑州、西安、南宁、武汉、青岛等地。仅国庆节期间,就有四五起。
  北京瀚文律师事务所主任吴维丁律师代理过北京第一起“分时度假”法律纠纷。她认为,“分时度假”本身是一种新型旅游消费方式,但进入中国后,部分“分时度假”产品销售代理公司的销售手段让消费者产生了诸多疑惑。
  我国法律规定,任何单位和
个人不得组织中国公民到国务院旅游行政部门公布的出国旅游的目的地国家以外的国家旅游。 那么,销售“分时度假”的公司的行为,算不算组织中国公民出国旅游?仅有旅游咨询资格的公司,公开推销旅游产品,是违法经营还是超范围经营?吴维丁律师介绍,到目前为止,国内尚没有有关“分时度假”管理方面的法规。
  北京市旅游协会的有关人士也证实,“分时度假”涉及旅游、工商、房产等领域,但国家并未明确“分时度假”引发的问题到底由哪一个部门主管。由于主管者缺位,对其管理也出现真空地带。——《中国青年报》报道 阅读全文
  所谓“分时度假”(TIMESHA-RE)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法国,是指人们以优惠的价格购买当地某酒店或度假村部分时段的产权,通过交换系统与世界各地类似产权的拥有人进行交换,从而达到前往各地旅游住宿的目的。按照目前的国际惯例,度假酒店或度假村的一个房间的使用权一般以周为单位,分时段卖给多个客人,使用期限可以是20年、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顾客购买了一个时段(即一周)的使用权后,可以每年在此享受一个星期的度假。
  目前,全球各地大约有5200个分时度假地和近500万消费者家庭。分时度假概念和产品于20世纪90年代末传入我国,近年来,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珠海、肇庆、海南等地相继出现。
  据了解,目前世界上已有60多家“分时度假”集团,分布在81个国家。来自124个国家的400多万户家庭购买了度假权,分时度假房产业已成为年营业额65亿美元的全球产业。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旅游消费方式从“走马观花”步入“娱乐休闲”,中国巨大的“分时度假”消费市场潜力正日益突现。 旅游方面的专家说,我国有7000多家星级酒店、12000多家度假村,适时引进“分时度假”方式,不仅可以解决客房闲置率居高不下的难题,还可盘活上亿元的资产。
  更有分析人士认为,“分时度假”对拉动我国宾馆旅游业和促进销售闲置房地产很有好处。而且,随着国家改革开放进程的逐渐加快,可以开放的旅游国家将越来越多,“分时度假”市场更应看好。因此,该如何规范我国的“分时度假”销售代理市场,显得尤为重要 。
请您给本期聚焦打分(5分最高):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