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中科创、申银万国翻脸 吕梁幕后融资平台浮出
  时间:2001年09月13日11:14      作者:刘冬/郑小伶 我来说两句我来说两句(0)
热点排行 进入财经社区 相关新闻:
 

理财上海建筑结构师的月薪 也说加薪成功之经验 说死也不去大城市的理由
股票历史上著名的名贵王冠一览 揭露日本车惊人内幕(组图) 五年大熊为造几千名富翁?
评论年三十不放假 我猜大有深意 津巴布韦是中国"殖民地"? 2005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
数码赵本山春晚小品提前揭迷 600块钱也能买彩屏手机? 手机评选第1期获奖网友名单揭晓
财富小窍门,订阅家庭理财!     发送GP到6666 随时随地查行情


  (一)申万与中科反目


  当爱已成往事,所有温情都被扯掉。9月4日晚,上海贵都酒店。中科系崩盘事件发生的六个月后,中科创业(0048)董事长陈枫——这位在惊心动魄的震荡中洗脱出来的人物,当着记者的面,动了粗口:“都是一班混蛋。”


  被扣上“混蛋”帽子的是国内著名券商——申银万国。这家曾经与“中科系”有着亲密关系的机构,其行踪飘忽不定、若隐若现。此次被迫亮相,缘起于2000年一宗“委托国债交易”。


  8月31日,中科创业(现名为“ST中科”)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发布公告——首次详尽披露了公司与申万的国债纠纷:去年8月3日、9月5日,中科创业通过中国工商银行深圳市分行电汇人民币8000万元进入申万所属清算中心购买国债。申万南市营业部(原名为陆家浜路营业部)于当年8月至9月分四单代理中科买入0100420国债,成交价格为79,831,892,60元,上海证券中央结算中心出具有国债成交过户交割凭单。今年1月13日,中科创业在查询国债情况时,获知委托申万购买的国债已卖掉,而公司对此并未任何授权。更让中科难以接受的是,抛售国债的款项,经多次交涉,申万并未表现出归还之意。


  记者在上海见到中科受权代理人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陈泽萍律师,她认为如此简单的纠纷,理应一目了然。但法院并不认可这种说法。今年2月1日,中科创业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申万返还国债或支付相应款项,法院立案受理。3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总队致函二中院,称已对本案所涉嫌疑人丁福根立案侦查,故请求中止审理相关民事案件,将本案有关犯罪线索、材料移送该总队并案查处。二中院于4月5日中止案件审理,通知上诉人对本案作移送处理。


  7月4日,中科创业以本案与涉嫌犯罪人丁福根之间无任何牵连为由,再次向原审法院起诉。8月15日,原审法院以“4月5日已移送处理,现原告以相同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对被告重新提起的诉讼,不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起诉条件”为由,驳回上诉人的一审起诉。


  此次案件的移送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成为争论的焦点。中科创业与申万的国债纠纷是否划归“刑事”之列?上海公安局认定的犯罪嫌疑人与中科创业有何种关系?申万是否存在中科创业提供的合法委托凭证?等到这环环相扣的连锁问题有了界定之后,诉讼才能进入实体审理。


  陈律师提出“移送”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的理由有两点:一是丁福根个人涉案的依据来源于哪些事实和线索,上诉人不得而知;二是移送不合法。陈律师引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嫌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诠释》第一条:经济纠纷案件与经济犯罪嫌疑案件应当分开审理。此条被普遍理解为“先刑事、后民事”,因而上海市公安局经侦队也是援引旧历。他们说,“最高院的东西我们不认可。”


  陈律师以法律角度分析此案陷入僵持状态的各种原因。这里有已经清晰的事实等待认定,也有模糊的“环境因素”。据介绍,2月底上海市政法委专门约请公安、法院等有关方对中科与申万诉讼开过协调会。得出的结论是“移送”。


  可能有关部门的“协调”意愿只是杯水车薪,扑不灭申万与中科创业以及有股权关联的几家上市公司(一度被称为“中科系”)的战火。在中科系资金链断裂之后,第一个在市场引起急剧反应的就是申万。在中科崩盘的那些日子,申万被外界一再忽视。而昔日盟友的反目,终于酿成了一桩桩公演“命案”。


  为了解申万确切的态度,记者专程在9月5日上午到达上海常熟路171号申银万国公司总部采访。在例行地吃一通闭门羹之后,记者从负责对外发布消息的申万办公室副主任张伟处得知,申万高层不会接受任何以关涉及中科系的采访。“现在还不是时候。”但张伟明确提示,这不是几桩简单的案子,其“复杂”不是一般外人能看出来的。


  申万深感复杂的中科系资融资事件,在申万内部一直是一个秘而不宣的话题。


  记者费了一番周折见到申万稽核总部总经理王钊虎,他是唯一对中科系事件传达一点申万官方声音的人。记者对他透露的两个信息颇感意外:一是传言申万陆家浜路营业部原总经理顾翠华已经被立案一事属外界臆测,事实上顾一直以“腰椎骨折”为由在家修养;二是申万对涉案举证的“授权”证明不是如中科创业所说拿不出来,而是全由公安部门掌握。王钊虎肯定他本人曾看过中西药业授权给丁福根委托理财证明。


  申万对中科创业、中西药业的这两起诉案显得成竹在胸。


  来自其他方的消息证实,申万在中科系崩盘之后,除了将顾翠华撤职、将陆家浜营业部管理层重新调整之外,并无太多的人事动荡。而引人注目的申万公司高层调整,已经进行完毕:光大集团持有申银万国18.67%股权,为第一大股东,光大银行上海分行行长冯国荣出任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实为名正言顺;原总裁王玉春不再担任该职务,时下他的新职务是申万副董事长。中国证监会对这次人事变动没有作任何表态,而申银万国则拒绝评论。


  在雨中矗立的申银万科显出金融巨擎的“王者”气派。记者离开时,在想着一个曾经关注过中科系崩盘事件的人都问过的一个问题——中科系的资金链到底和哪些机构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缠?


  (二)“申万拉稀了”


  与申万紧紧纠缠的不仅仅是中科创业,还有中科系的另一干将——中西药业(600842)。在中科事件高潮时期的2001年1月,中西药业曾发布过与中科创业在上月底发布的如出一辙的公告:中西药业名下350万股岁宝热电(600864)股票遭申万擅自抛售,并且未收到款项,当时中西药业负责人表示,1月2日在上海市中央登记结算公司查询公司股票时,股票尚在帐上,数天之后,即遭帐户所在地——申万陆家浜路营业部的悉数抛售。


  记者在上交所1月4日的公开信息一栏中,查询到当天莱钢股份跌幅9.75%,全天成交金额5.1亿元。令人惊叹的是,参与抛售的前五家营业部皆为申万属下,其成交金额占到9成以上。陆家浜营业部以3亿多元遥遥领先。仅一天时间一个营业部就放出“海量”货,可见这里已是庄家筹码高度集中的地方。


  莱钢股份的股票被申万“蒸发”了。


  4月28日中西药业年报披露:本公司帐户内的01000420国债(4)38600手亦被申万全数卖出,其款项同样被申万截流。


  虽然遭遇一样的命运,但同在上海屋檐下的中西药业没有选择和中科创业相同的解决方案。据有关人事提供的信息,7月12日,上海市经委汇同市金融工委、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申万、中西药业和华晨集团(中西药业第一大股东的资产托管人)等相关各方举行协调会。会上市经委主任蒋逸波作出两点指示:查清中西药业在申万开设的资金汇进、汇出的真实情况;确定岁宝热电被抛售、国债被平仓的相关责任。会后,中西药业按市经委要求提供了有关凭据,并要求申万在对其主张事项充分举证的同时,先行归还股票及国债款项,再由有关部门对其举证部分进行司法审计,但此要求被申万拒绝。


  受诉讼之累,已经深陷债务危机的中科创业和中西药业更是雪上加霜。记者在深圳采访中科创业总经理欧锡钊处了解到,中科创业中期负债已达9.7亿,其中将到期(一年内)的接近9亿。时下欧锡钊和陈枫频繁地往来于深沪之间,就是指望年内能从申万的手中拿回8000万的欠债来“救穷”。而申万欠中西药业的1.1亿款项更是“救急”之财。就在记者采访中西药业的近两天,刚刚传出中西药业因为几笔小额债务而被封掉帐号的消息,颇有点“屋漏偏逢下雨”的晦气。刚刚摆出架势要入主中西药业的华晨集团如梗在咽,已经投进去了近2亿现金虽然不会见财化水,但华晨担保的好几笔资金拆借将无谓地增加市场风险。


  如此官司加身的上市公司,已经成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债务黑洞。如果仅是中科系的两笔债务,加在一起不到2亿。有人说,这点钱对申万来说不是小数目,但也不是大数目。申万不是不认帐,而是要找到一个“还”与“不还”的呈堂理由。


  记者在上海采访期间,被有关人告知中科创业的全资子公司上海中科被申万在内的三家债主追索。在2000年8月20日,中科创业出资约1亿购买900万股胜利股份(0407)的转配股和鲁银投资(600784)1000多万法人股。在当时中科创业尚没有成为上海中科的股东之时,这些股票就被划入了上海中科的名下,后几经转折上海中科连同这笔1亿元的股本金一起归到中科创业。这也为去年底开始的0407之争打下了伏笔。从2001年12月28日开始中科系连续几个跌停板开始,围绕着这笔钱的争夺战就一刻没有消停。最热闹的时候,这笔钱曾被三家债主冻结,可谓先入为王。


  第一诉杭州商业银行已经完成,抢先拍卖了上海中科所有的403万股0407股票;二冻是申万诉上海中科标的为1亿元的担保付款案,目前正在审理当中;三冻是中西药业诉上海中科反担保案已经调解,仍未执行。

 
  据中西药业给将入主的第一大股东华晨集团的一份“重大诉讼事项汇报”材料中透露:从掌握的现有证据来看,第二诉申万不可能胜诉。“但有说法称,有关法院为回避矛盾原先曾准备将此案移交公安机关处理,但经征询申万意见未获同意,因而有可能会在近期作出判决。”


  中西药业的担忧非空穴来风。“先刑事、后民事”一说,在杭州一诉、申万二诉中没有沿用;而在同样举证背景之下的中科创业诉申万诉案中被当作“移送”的法律依据。其中的疑点和各种猜测自然是引人关注的。
  从另一个法律角度来看申万诉中科创业标的为1亿元的委托理财案,其中春秋故事的脉胳将一点点呈现清晰。一位参与过中科系与申万业务接洽、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介绍:在2000年4月16日,申万给了上海海燕投资公司1亿元的委托理财资金,授权人就是被称之为中科系“关键人物”吕粱的最重要操盘手丁福根。据欧锡钊说,海燕投资与中科创业和上海中科没有一点股权关系。而在2000年6月份成立的上海中科,开业第一件事就是写下字据愿代海燕投资偿还申万给的1亿元。到了2000年8月申万又给了上海中科一个亿,其用途仍然是委托理财。这两笔巨资从来没有对外披露过,如果不是中科系崩盘后引发的连锁平仓而带出申万不得不诉中科创业的官司,这2亿资金有可能永远没人去过问它的出处和归属。


  而据来自申万法律事务部的一位律师向涉案方的有关人员透露,申万曾经一次性给过中科创业的大股东海南燕园6.2亿。这位律师还计算出如果刨开申万所欠中科系的“国债款”相抵冲的话,申万仅在中科系身上就损失了1.7亿的“投资理财费”。而申万在中科系整条资金链上的巨额亏空,只有申万少数直接操作人才知道底细。


  层层剥离申万与中科系由同盟到反目的关系,看到的是证券市场疯狂攫取社会财富的罪恶阴影。这里既有神秘不知去向的吕粱;有给申万带来巨额利润、也带来制度性损毁的顾翠华;还有在中科系链条上既是得利者、也是被操纵利用者的丁福根和申皋华等人。他们是硕果仅存的几位知情人。

 
  一位地道的上海人用一句本地俗话说出了申万不会轻易认帐的性情:只要认下第一笔就要“肚子痛”——这必然是连锁反应——“申万拉稀了。”


  (三)陆家浜之谜


  陆家浜路营业部是申万的核心营业部,据说2000年的利润超过了1亿。在中科系与申万的资本链条中,陆家浜路营业部为高端平台。有一种说法,吕粱是调动、协调各方诸候的总指挥;营业部总经理顾翠华则是给吕粱提供银弹的财务长。


  据陈枫向记者透露,吕粱每次来上海必见的人是顾翠华。有一次陈枫要急见吕粱商谈工作,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咖啡室外等待吕与顾谈话结束,这一等就是四个小时。吕曾多次对中科系核心成员说过,中科系在上海的融资成本很低。


  有证据显示,中科系中的上海中科、与中科创业有过多宗交易的上海新网投资公司,其出资人的注册资本源于同一地方——陆家浜营业部。上海中科注册资金1亿元,其中两位发起股东海南中网投资公司和北京中科分别出资5000万元。而这两笔资金均是2000年4月4日委托申万陆家浜营业部存入为上海中科验资的上海中永信会计师事务所指定的验资专户。


  同样巧合的是,成立于2000年4月的上海新网其5位自然发起人宋洁、陈慧芳、顾玉华、朱永业和朱兴华所投入该公司的资金3000多万,也是在当年4月委托申万陆家浜营业部汇入上海中永信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专户。不仅如此,5位自然人股东与陆家浜营业部总经理顾翠华有着直接与间接的亲属关系。而上海新网与中科系的牵连更是让外界难以想像。在2000年10月,上海新网受让中科创业持有的深圳康达尔(集团)房地产有限公司60%股权,后因未获股东大会通过而中止转让。


  此次上海采访过程中,又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内幕:上海振元(后改名为上海世健)、上海申健、上海国科等三家公司与中科创业、中西药业以及申万亦有错综复杂的关系。

 
  2000年初,北京中科从上海医药(集团)总公司购入中西药业20%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在购买股权时,北京中科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宣称:将以现金以及优质资产方式注入中西药业,同时剥离劣质资产。


  2000年3、4月间,中西药业投资部接到通知:北京中科有意成立几家公司,用于帮助中西药业进行资产的运作、结构调整和整合工作,同时希望这些公司都是私营性质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及今后的运作资金均由北京中科出资,只是找几位自然人挂个名而已。这样做为的是在今后的资产运作早,能简化办事程序。


  这些公司的经营范围及名义投资人被界定为:最好是投资公司;考虑到中西药业需要置换出的劣质资产账面金额较大,公司的注册资本不应低于5000万元;新设立的公司需要帮助中西药业进行资产整合,所以名义上的出资人最好是来自于公司内部,尤其是投资部人员最为可靠。


  当问到如何注册验资时,被告知:找申万陆家滨营业部顾翠华总经理来操办此事。中西药业投资部有关人员找到顾翠华时,她称:已知道此事,可直接找中永信会计师事务所毛仁裕所长。


  当找到毛时,毛让投资部人员按他的口述写了几份委托书。其大意是:我等这些自然人在申万陆家浜营业部开设资金帐户并委托其划转验资款项。毛说两天后来取验资报告。两天后,拿到验资报告,凭此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了企业登记手续,并取得了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在2000年4月13日、5月23日以后,三家公司办理了开业登记。在这些企业设立手续完成的当天,中西药业办公室通知投资部将文件和印信上交办公室。此后,这些所谓的出资人就再也不知道公司的具体运作和文件、印信的使用管理情况。


  事实上,这三家公司无一例外地成为中科系资金链的一环。在某种意义上说,申万的陆家滨营业部已成为吕粱绝佳的融资平台。


  顾翠华的鞍前马后,自然亦有所得。购买上海浦东的汤臣别墅即为一例。据陈枫回忆,买入汤臣别墅是吕粱的主意,所耗资金超过2000万元。据中西药业副总经理朱文学提供的购房合同、房产证复印件,中西药业付款598万元、上海新生力公司付款500万、另1000万元由上海中科买单。而此次房地产交易的中间人即为顾翠华。后中科系崩盘,准备将汤臣别墅卖掉还债。这才了解到该别墅价值为1500多万,其中的500万元差价被顾侵吞。顾翠华的敛财故事并不仅此一例。在购买太子公寓时,顾也有类似表演。不过,此次差价仅为50万元。有人说顾翠华能操纵的资金难以想像。这要看她手中的权力影响和制度隐患带来的陷阱。


  申银万国的经纪业务在全国券商中名列前三。有此等份量的金融大鳄在中科系事件中遭遇风起云涌,也许只是谈笑之间发生的故事。


  有人说,资本市场没有道德可言,只有逐利的游戏。那么,无道德可言的市场哪有所谓秩序与规则?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 【热点排行】 【推荐】 【字体:  】 【打印】  【关闭

 ■ 相关链接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手机
包月自写5分钱/条

最新制作 想唱就唱
夏天的味道 哪一站



精品专题推荐:
谁说赚钱难告诉你秘诀
测IQ交朋友,非常速配
就让你笑火暴搞笑到底

短信订阅
焦点新闻魅力贴士伊甸指南魔鬼辞典








搜狐商城
12月经典妆扮,5折特价
补水护肤十余品牌3折
香水-彰显个人魅力
小家电低价促销
资生堂特价护手霜¥25
兰蔻特供晚霜¥49
韩国VOV面膜惊喜特价
OLAY新品8折,面膜底价
韩国足下抽脂贴¥260
OLAY欢乐购免费得礼品
-- 给编辑写信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