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夏业良的失策
http://business.sohu.com/
[ 薛兆丰 ] 来源:[ 万科周刊 ]

  学术可不是时尚,从来没有地域和年龄标准可言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博士夏业良在2002年1月出版的《经济学茶座》第7期发表了《给“张五常热”降温》一文,并在《文汇报》和《南方周末》发表了该文的修订版。

  夏文认为张五常的学术观点“以偏概全、误导学生”。这些受到夏业良批评的学术观点包括:对数学的反感、反对博弈论的研究方向、反对产权理论中“界外效益”的提法、把整套经济学归结为三个基本点、斯密的《国富论》和费雪的《利息理论》都是后人望尘莫及的经典等。

  此外,夏文还认为张五常喜欢借名人抬举自己。2002年4月,张五常到北京大学讲演,又吸引了大批记者前来观战。其间夏业良提问,张五常作答,事后夏业良表示并未改变看法。

  出于偶然,终于通读了夏业良批评张五常的文章,才意识到我是不应该沉默的。是的,我几个月前已经瞥过这篇文章,只是觉得作者不了解张五常,所以没当回事。今天再细看,才体会到作者的弦外之音。我既是张五常的朋友,又认识夏业良,对夏文提到的内容也有了解,觉得应该写下自己的感受。

  (1)

  有人认为,夏业良写这篇文章是为了出名。这样批评不得要领。诚然,说到名声,没有谁是不在乎的。夏业良不例外。看他在网上挂出的个人简历,除了学术文章和经历外,做过什么体面的接待工作,谁称赞过他,他都巨细无遗地罗列。这说明夏业良爱惜自己的名声。这样的人只会衷心直说,不会为了出名而胡诌。胡诌只能博取臭名。

  (2)

  不过,虽说夏业良率直,但他文中没有一句是就事论事的学术批评。他只是把张五常对自己学术成果的总结罗列出来,在它们前面冠以“在笔者看来,张五常的夸张倒算得上是石破天惊了,比如说……”,或“作为产权经济学家,张五常竟然坚持反对界外效应理论……”,便自以为大“攻”告成了。

  试问这算什么批评?难倒你觉得“石破天惊”就是错的?“产权经济学家”为什么就不能“反对界外效应理论”?况且,既然张五常是“坚持反对”,而不是偶然反对,夏业良就更应该打醒十二分精神,去找张五常的推论来研读,而不是贸然指责张五常“竟然”。

  事实上,连因产权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科斯,也是反对界外效应理论的。张五常的老师赫舒拉法曾经写道:“老教授们正在争论着张五常究竟是谁的学生。科斯说教了张五常成本与界外效应(那是说,为什么没有界外效应)。”

  我不是要由此证明科斯和张五常的观点正确,正确与否是另一回事。我也不打算考证他们谁先提出了这个观点,谁来领功倒是次要的。我只是想告诉夏博士:作为产权经济学家和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张五常和科斯一致认为没有界外效应,这竟然是事实。

  (3)

  据我所知,张五常的那些观点,包括对“界外效应”的批驳,对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厘定,对价格管制分析框架的彻底重建,对博弈论和经济学充斥抽象数学的批评,都是他30多年来苦心磨砺的学术心得和贡献,而绝不是在演讲和散文中的信口开河。

  思想可以比说话快很多。这一点在张五常身上格外明显。在交谈时,你一问,他就想到千言万语,结果是支支吾吾,只答你一句最要害的。遇到这种情况,你应该把他的片言只语记在心上,事后反复思量,并一再重读他的论著,这样你就会发现它们其实一脉相承。我的经验是,不少自以为高明的发问,他往往早就写过答案。

  张五常在北大演讲时,夏业良提问“为什么现在的MBA学费比几年前贵,但现在想读的人反而更多?”张只是回答“需求增加,价格上升”。夏后来对记者说张五常答非所问。我认为夏业良这次也仍然是衷心直说,但这样的衷心直说,只能表明他尚未掌握需求定律。

  (4)

  关于“三招变两招”。张五常认为经济学的核心有两点,一是“局限条件下求利益最大化”,二是“代价越高、需求量越小”。这一观点最先发表在他1998年出任美国西部经济学会会长的演词中。要说明的是,原文的核心是三点,即还有“成本是放弃了的最大代价”一项。事隔两年,他进一步简化,变为两点。

  显然,这是张五常穷30年探索后对经济学理论体系的高度概括。在准备这篇演词时,张五常曾把稿子寄给弗里德曼。弗里德曼替他作了修改,并评价这篇论文为“经典之作”。滑稽的是,它到了夏业良那里,便成了张五常“以偏概全、误导学生”的主要把柄。

  夏业良自称拜服弗里德曼,在家里挂着他的照片。但认得他老人家的外貌,未必认得他老人家的思想。我想,张五常“三招变两招”的经过,要是出现在一篇标明经弗里德曼润色的“会长就职演词”里,夏业良大抵不敢这么说;可它偏偏出现在张五常的大白话演讲中,就难怪夏博士认不出来了。

  (5)

  再说张五常对经济学家滥用数学的批评。张五常早就选定了这样的研究道路:经济学的出发点应该是解释真实世界,而不是构筑无法与真实世界建立对应关系的数学模型。张五常的抗议,有排山倒海之势。他最近受到国内某些专搞数学的“经济学者”指责,与他撼动了这些人在学生心目中的权威地位有关。

  然而,对滥用数学提出质疑,并非只有张五常一人。几年前我到美国拜访阿尔钦——他就是张五常左一句“Armen”、右一句“Alchian”的启蒙老师艾智仁。我在他办公室闲聊时,进来另一位面善的老人。阿尔钦笑嘻嘻地介绍说:“这就是德姆塞茨,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兆丰。”

  寒暄之后,德姆塞茨教授说明来意:他是送文章来的。我一看大惊:是张五常的《价格理论快要失传了》!该文慨叹经济学中数学取代了思想。有人把它逐段译成英文,在张五常母校的师友间流传。阿尔钦把文章放进皮包,说要回家慢慢读。后来,我又和阿尔钦谈起五花八门的宏观经济模型。他老人家说,那些陈腐的数学模型都不值得编进新的教科书里。他年轻时也曾摆弄过类似的玩意,现在想起来觉得羞愧。

  “阿尔钦”这个名字,夏业良也认得。夏说自己曾因为《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中的“阿尔钦”条目是由张五常撰写,而为华人经济学家感到骄傲。但不论是张五常,还是阿尔钦和德姆塞茨,都是反对滥用数学的。我不敢说夏公好龙,但动不动扣人“误导学生”的帽子,未免冒失。

  (6)

  对于张五常的学术贡献,夏文是这样评述的:“笔者并不怀疑张五常的智力和他在产权经济学方面曾经做出的贡献,虽然这种贡献在过去20年中已经被他自己放大了许多倍,似乎弄到他自己都相信有资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了。”

  我想,不管得什么奖,多少要靠运气,得不到就是得不到。诺贝尔经济学奖是殊荣,必须有更大的运气。所以,我们一般都愿意祝福任何一位经济学家得奖,其中也少不了祝福张五常。

  但夏业良不是这样祈望的。这不要紧。不过,他既然如此贬损张五常的学术贡献,我便想借用前诺贝尔经济学奖委员会主席瓦伦对张五常的评价,来给读者一个对照,看看没有资格评奖的人这么说了,有资格评奖的人又是怎么说的。

  瓦伦写道:“关于这个经典的发展,我想,要选出一些明显而又没有疑问的主导研究,差不多是不可能的。然而,这里那里有一些雄心勃勃的年青学者,应用那新的工具以正确的科学方法从事。其中一个是30岁的张五常。如果胜利的桂冠应该授予某人的话,我认为一定是这个人”。

  (7)

  再说夏业良对张五常生活逸事的批评。张五常说自己曾经教过容国团乒乓球入门,但两个月后就比不过他,于是自知没有乒乓球的天赋。如此而已。对容国团,张五常感情至深,写过催人落泪的《忆容国团》。而夏业良却在这段故事旁边加上脚注:“此说真伪已无法找容国团核实了。”

  张五常儿时的玩伴,容国团的家人,许多今天还健在,夏博士大可以去求证!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人把这段脚注告诉张五常,张五常竟朗声大笑:“死无对证?你告诉他,张五常也说自己教过贝多芬作曲,那也是死无对证的,他怎么不去说呢?”

  (8)

  张五常又说过一个故事。1988年,在无锡一个破茶寮里,他和弗里德曼遇到了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认出了张五常,于是上前打躬作揖;而当张五常介绍身边的弗里德曼时,那青年就站不稳了。夏业良给这个故事注释道:“1988年的大陆青年中对张五常那样了解和倾慕的大概只有他的亲戚。”

  其实,1988年的大陆青年,并非个个都是1988年的夏业良。早在1985年,现北大教授周其仁就已经在北京读到“私印”的《卖桔者言》;1988年初,四川人民出版社将《卖桔者言》收入“走向未来丛书”出版,首印32,000本,一售而空;1988年9月11日,弗里德曼入住上海希尔顿酒店后,一位厦门大学的女同学登门求见,她当时已在翻译弗里德曼的著作,自费来上海只为听一场演讲。

  我认为,任何一个有求知欲的青年,只要读过《卖桔者言》,就难免想恭维张五常几句;任何一个愿意为弗里德曼无偿倾注精力的青年,若忽然遇见弗老,都难免喜不自禁。顶多可以修正的是,若那青年恰好是夏业良,当然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9)

  夏文的修订版呼吁要为“张五常热”降温,要同学们不要过多关注“下场的主力队员”,而应该把仰慕的眼光转移到“来自中国大陆”的经济学者身上,其中包括杨小凯和钱颖一等人。夏业良不知道,学术可不是时尚,从来没有地域和年龄标准可言!

  但说到提携后辈,我知道张五常曾经力荐过一位“出自清华、资历一流”的华裔经济学者接替他的教职,可惜因各种原因未能实现,张五常还因此大发牢骚。这个人就是夏业良所说的钱颖一。对比之下,夏生劝别人不要“仰慕”张老,就更显酸溜溜了。

  我与夏业良有一面之缘。前年,他向我任顾问的报刊投稿,编辑问过我意见;去年,他主动请求把他的文集加入以张五常打头阵的经济散文系列出版,出版社问过我意见;最近,他又去信代理张五常作品的花千树出版公司,请求在香港出版他的文集,编辑又来问我意见。我读过他三篇文章,前两篇是关于“微软垄断”和“价格听证会”的,都不同意他的观点,但这一篇写得最失策。

2002年6月6日12:14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张五常热实质是以殖民地经验误导中国改革
  • 张五常:“需求定律”新解
  • 张五常:“需求定律”新解
  • 谁比张五常更厉害?(1)
  • 张五常:上海五年后超过香港成为金融中心
  • 夏业良:不怀疑张五常的贡献 但绝不佩服他
  • 张五常:农民大转移可很快实现
  • 张五常谈中国:无谓管制是腐败温床效率死敌
  • 张五常:我渴望中庸评价
  • 张五常有何利器?专家“是是非非”话五常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