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文化
北京书店的封底与封面
http://business.sohu.com/
[ 栋栋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在一个人关于城市的精神地图上,书店的标识一定是相当清晰的。书店是关于一座城市的记忆的延伸。我自己关于北京的精神地图,除了那些可以看到各种演出和艺术展览的地方以外,主要就是书店和买影碟的地方了。

  淘影碟

  书店当然是堂而皇之能够开在街面上的,而影碟店就像是游击队了。最近几年出的盗版影碟,真是让城市小资、知识分子、中产阶级、另类美眉、波波族们和国际自由人们乐坏了,因为你花不到一美元的价钱,就可以买到一百年来世界电影史上任何一张值得收藏的影片DVD,当然是爽呆了。而且,北京这个地方,影碟的消费和需求量特别大,只要是你悉心去淘,没有多久你就可以建立起自己的影碟库。但是因为都是盗版,所以每到风声紧,比如北京要开大会了,影碟店就弄一些正版碟放在外面,有的干脆关张了。这些店面分布在北京的各个角落,都有自己乔装打扮的绝招:有前面经营化妆品后面卖影碟的,有前面卖正版CD后面卖盗版的,还有的更绝,店面里面有一个暗室,专门接待熟人——都快赶上色情发廊了。

  我经常去的一个店在小西天,店主是一个相当懂电影的人,货特别好,全部是小知识分子喜欢的东西,我一去一般都买几十张,还经常在那里碰见很多文化界熟人,作家、导演、编剧、歌星、报社编辑、自由撰稿人等等。店面没有招牌,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只有靠熟人引路,才能够找到。后来有一天传来消息,说那个店被查封了,店主花了他卖影碟赚的所有的钱,才把自己捞了出来。我满心希望店主以后尽快开张,但是后来听说这个人出来之后发话不干了,也不回任何人的电话——可是我有一次钱没有带够,还欠他几百元,也无法还给他了。我于是赶紧问几个经常买影碟的家伙,又有什么新地方,他们告诉我,在某某(我可不能透露名字)大学的一间地下室里,那里的影碟货很好,还有很多艺术电影刻录盘。此外,什么安定门、西四、海淀、三里屯酒吧街、燕莎购物中心对面等等,各种信息在买碟一族中流传,真的成了一个地下运动了。还有一些游动的,像是真正的游击队员一样的影碟商贩,属于那种应招性的,一个电话就来了。于是朋友之间就互相给电话,来找这种影碟应招男郎。

  巨无霸

  书店是另外一个风景,北京的书店根据规模大小,刚好分成三个等级。最大的就是那种巨无霸型的书店,里面什么书都有,至少有个几十万种书,像西单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都是这种巨无霸型的书店。这种店一般我是很不屑去逛的。虽然它大,可是我到了那里一般都买不到书,这种书店倒更像是给外地游客开的,书全部都是大路货,好书很难从书籍的汪洋大海中找到。而且还不打折,一副牛烘烘的样子,这在今天什么都打折的年代,特别没劲儿。这样的书店我主要是去找外版书,像上个月我买了一本哈金的英文原版《等待》,就是在王府井书店买的。或者,找一些资料书籍,比如登山啦、编织啦、养鱼啦、学外语啦什么的书,可以找到版本好的、资料齐全的。此外,这样的书店,有些公益性的讲座还不错,一些专题虽然面对公众,但是很好。他们还喜欢搞一些签名售书活动,倒是经常可以见到一些不是作家的著名公众人物,比如明星、歌手、主持人什么的,在那里签名售书,人头攒聚,场面十分热闹。

  人文书店

  北京的一些中型书店,是最对知识分子和小知识分子们的胃口了,主要的书店是美术馆东街的三联韬奋书店、海淀的万圣书店、国林风书店(现在在海淀图书城昊海楼地下室)、风入松书店、席殊书屋等等,这些书店是专门针对读书人的,进的书很讲究品位,一般是为受过大专以上教育的人设定的。甚至我想要什么书,到了这些书店,那里总有——做到这一点,就相当不容易了。这些书店有的就是知识分子、比如大学教授和归国博士开的,他们的事迹前几年很热闹了一阵子,说是知识分子下海了,赚钱搞学问两不误什么的,但是后来听说有的经营不善,有的老板之间互相还打架,现在老板已经换了一茬,但是书店还在,不过已经有些白领丽人那种虽然美丽、但是商业气息很重的味道了。再说,这些书店成了一个超级自选市场,人文的气息已经不如以前了。我知道开书店不容易,像席殊这些年搞网上书店、开办酱油厂、搞习字教育,后来亏了钱差点完了,最近仍旧弄起了图书连锁店,又生机勃勃了。

  我每一次去三联韬奋书店,都会买很多书,没有一次不掏钱的,和去西单图书大厦完全是两个感觉。这样的书店还可以买到一些很多年以前出版的书,比如最近我对义和团和太平天国感兴趣,结果在三联书店找到了一些出版于十年以前的相关书籍,特别喜出望外。我一个朋友到台湾出访,回来的感受就是那边的书店经常可以找到出版了很多年的旧书,但是仍旧可以当新书卖。咱们的可好,出版半年,就已经是旧书了,在书店里找不到了。那你只好到买卖旧书的中国书店里面去找,也是大海捞针。所以,每周逛这几家书店,是我日常生活的愉快内容。

  小书店这些年的生生死死,我真是看得多了,一些小书店还在苟延残喘,像长安街上,民族文化宫对面的三味书屋。北大东门那边原来有一家蓝羊书店,是一个朋友开的,在老雕刻时光酒吧旁边,模仿广州的博尔赫斯书店,书不多,但是很有感觉,现在因为拆迁,已经不见了。百万庄那个地方,音乐评论人郝舫开的方舟书店,有一阵子有很多关于文艺的好书,文艺青年去那里买书的很多。这个书店也不见了。倒是社科院一楼底层的那个社科书店还在,一些学术书还是可以在那里买到。

  我经常听到朋友们,说这些年北京变得越来越没有人味儿了,你看,大街确实越来越宽,私家车和轨道交通也多了,但是宽宽的街道两边,原来特别有味道的餐馆书店小卖铺,都不见了。我上次出差,去了才10天,回来就死活找不到我在那里洗了衣服的一家干洗店了,因为它已经被拆掉了。书店的命运也是这样的。原来首都剧场边上有一家很好的书店,现在也不见了。前几年,还有一家叫“女子书店”的,是女性主义和女权主义兴盛的时候开的,店主是个女的,里面的书也是大都和女人有关,可能是模仿时装店专门开给女人的点子,也开了这么一个针对女人的书店,很是热闹了一阵子,但是后来也倒了。你知道为什么?女人进时装店,可是女人是不读书的呀,书店主要是给男人开的,你的书店全部是和男人为敌的东西,女人本来就不来,男人就更不来了,当然要倒了——我开个玩笑,但是这些个性书店都不见了。另外,北京一些出版社还开了读者服务部或者叫邮购部,其实就是出版社外面的门脸,人民文学出版社、电影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和中华书局,都有这种读者服务部,你要是寻找这些出版社出的书,直接到那里找,最方便了。我在商务印书馆的服务部买到了法国年鉴派史学家布罗岱尔的两卷大厚本《地中海》,别的地方很难找了。

  至于那些地铁书摊、书报亭什么的,也卖一些流行的东西,一般人顺手买个垃圾读物,我就不去提它们了。

  批发市场

  我现在买书,还喜欢到金台路的图书批发市场,那里的书全部打折,最少八折,有时候伪装成书摊的摊主,你还可以买到六折甚至五折的书,全部是新书,绝对可以让你乐坏了。我听说上个月,在南城有个火锅店,开业酬宾一折起,结果头天晚上就有人排队等着,后来聚集了几千人,把店面差一点挤垮了,险些弄出社会骚乱来,最后这个店被勒令关张了——可见想占小便宜的人有多少。这是题外话。金台路批发市场里,至于那些成盒子装的经典著作,一折就拿下了——那些该死的书商,真是把市场给搅和乱了,大盒子装的成套经典定价一般很高,50种要5000元,但是你一折就是500元就能拿下,书商还能赚。冤大头都是那些单位购书和集团购书的,此外还有商人装门面的,以及行贿送礼的,这些年行贿的开始送字画、文物和成套经典书籍了。集团购买一般是负责进货的人可以赚取差额,而单位吃亏了——这又是题外话。总之在金台路买打折新书很愉快,有一种占了小便宜的感觉,真是醺醺然。

  此外,在北京的好处是,每年都有个春季和秋季书市,这样的书市主要是可以买到打折书。那些书店和出版社像是开庙会一样——实际上就是农业社会的那种庙会,扎堆儿聚集在一起,赚个吆喝。这种时候,可以细心地在书市上找你一直想找、而那些巨无霸书店根本就不肯降价的书,一般六折七折就拿下了。所以,夏天或者寒冬的日子,在冷气充足或者温暖如春的巨无霸书店中,细细地把要买的书的出版社和定价都弄明白了,搞好统计,然后到金台路批发市场,或者干脆等这个书市一下子全部拿下。这种期待的感觉也很好。北京这样的季节性大书市,持续时间长,像是一个大卖场,不完全像是跳蚤市场,因为新书、旧书、库存书都有,但是都打折。所以,我知道很多人憋了几个月,就是这个时候出手一下子买个痛快。

  网上

  网上书店有它的优势。首先是都打折,折扣虽然不高,但是足可以告慰我们占小便宜的人的心,有些书你可以把目标锁定,要他们帮助你查找,比在书店里要好找。我最近买到了一套国画大师刘海粟的传记,是他的研究生写的,《沧海》三卷本,据说刚刚出版就惹了27起笔墨官司,出版社没有怎么发行,结果我在网上书店找到了,还九折,买来一看,真的是奇书。里面把20世纪中国画家的精神与人格历程全部交代了,很多人性丑恶的东西都有揭示,我从来没有见过传记这么写的:完全是根据录音带口述实录,读起来和《罗生门》简直一样,一人一个回忆和说法。

  淘旧书

  到潘家园和琉璃厂可以淘到旧书,以及有文物和收藏价值的书,还有小人书。当然这么干的就只是一小撮了。我不在其列,但是我有时候还经常到潘家园市场转转,一次见到了王朔早期一个短篇小说的手稿,开价200块钱,我嫌贵,等到我转了一圈回来,那个手稿已经卖掉了。我在那里找到了很多上个世纪80年代出版的外国文学的老版本——其实也就过了20年,价钱便宜,我找到了比如伦茨的《德语课》,勒克莱齐奥的《沙漠的女儿》,还有一本奥康娜的《公园深处》,很是欢喜了几天。我还买了很多过去我曾经拥有过的成套小人书,比如《三国演义》、《红楼梦》等等,找到了童年的感觉。琉璃厂是那些喜欢线装书的人去的地方,古籍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又是另外一个感觉了。

  书店在北京这种地方总是有着浓厚的气场,我的外地朋友来北京,经常被书店里那种人头攒聚的场面给惊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北京人这么爱买书。其实,林子大,什么鸟都有,按照北京的人口基数,他看到的,不过是差不多的一类鸟而已,没有什么希奇的。

2002年12月3日10:02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文化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