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党国英:经济学家与人文关怀
http://business.sohu.com/
[ 党国英 ]
  这几年,“人文关怀”这个词使用的频率很高,要到用滥的地步了。要不是相关问题回避不了,这个词不用也罢。
  
  早听说国内学术界有派别之分,但我肉眼凡胎,只见云里雾里,纷纷扰扰,看不清楚派别的界限在哪里。远远地看,只是觉得赞成市场取向改革的人士是一个群体,他们有统一的对话语言,彼此说什么都能理解,比较讲逻辑。好象就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被人指责,说他们缺乏人文关怀。
  
  批评者是谁呢?还真是摸不准。他们的学科背景复杂,经济学,历史学,社会学和文学等等都有,但共同特点是,他们的作品看不大懂。我赞成市场取向改革,往往是相信市场胜过相信政府,窃以为一不小心会被批评为缺乏人文关怀。但我又确实发表过一些评论文字,对弱势群体特别是对农民的境遇予以关注。于是我领教到另一种批评:你那些报刊文章不是学术论文!哦,看起来只做“学术论文”才对。
  
  一些问题真的回避不了:什么是人文关怀?什么是学术论文?学者就应该只做自己的学术论文吗?人文关怀与科学研究是什么关系?多番长考,产生了一些看法,其中想强调的是下面两点:
  
  第一,如果只是把人文关怀挂在嘴上,特别无视社会发展的规律,有可能为有害的政治立场喝彩。这种学者有可能成为专制制度的帮凶。
  
  第二,如果一心演绎逻辑,而逻辑的前提与社会的复杂性又不搭界,或者对社会现象进行错误的抽象,没有一点人文关怀精神,可能会构造一个“乌托邦”社会,最终还是诉诸一种技术官僚的专制统治。
  
  不适当地强调人文关怀,或者完全漠视人文关怀,两者殊途同归,都与人类福祉无缘。
  
  先说第一点。多数情况下,人文关怀被理解为对社会平等的关注,对良好道德风尚的提倡。学者可以把人文关怀的后果作为实证研究的对象,也可以用人文关怀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础,而大可不必把人文关怀作为学问本身。至于政府,更需要把道德调节职能推给社会来完成,自己不妨以“性恶论”的人性假说为基础来构建国家基本制度。不用说,这是成熟的经济学家的一般意见。
  
  大哲学家罗素也有类似的看法(见《西方的智慧》,世界知识出版社,1992年,291页)。他说:“无疑会有些人鄙视功利主义的伦理学,因为它以卑鄙的、追求欢乐的欲望为出发点。然而可以肯定,这种理论的倡导者,比起严肃而品德高尚的,为达到一个理想的目标而不择手段的改革家来,结果将更能增进他的同胞的福祉。”罗素的这个评论很是深刻。
  
  我的观察是,把道德叫得山响的人,会有一种自然的逻辑——把那些不守道德的人看作异类,于是,一种“改造人”的行动将成为他们的政治选择。不是瞎说,在北京的一次讨论会上,就有某人士说中国的希望在于树立榜样,教育民众。我估计,这里不管怎么描写,年轻人都很难想象大规模地“改造人”是多么可怕。
  
  打着普度众生旗号的那些人,往往先度的是自己。有报道说,奥马尔过了一种奢靡的生活,而他却使阿富汗人陷于灾难之中。类似奥马尔这样的人多了去了,差别只在于疯狂的程度。
  
  再说第二点。如果完全不管社会平等,没有一点对弱者的同情心,以机械运转比照社会发展,十有八九是脑子也有了问题,而不只是心灵有问题。最近读了Szenberg编纂的书《著名经济学家:他们的生活哲学》(剑桥大学1992年版),书在扉页引用了哈耶克的这样一段话:只是一个物理学家的物理学家,可以是一流的物理学家,也可以是最有价值的社会成员。但只是经济学家的经济学家,不可能是一个杰出的经济学家;他如果不是危险的,起码也是令人厌恶的。哈耶克这样的自由主义者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不知道那些“纯学术主义”者会有什么想法。
  
  计划经济的可能性,曾经被计量经济学“证明”过,这不危险么?无政府主义也被人用经济学“证明”过,这不令人厌恶么?经济学是科学,但它是一门相对很不成熟的科学。诺斯给我们提了许多问题,远多于他能解决的问题。传统经济学在解释大跨度历史变迁时,总显得那么笨拙。如果没有一种人文关怀精神,一些重要的历史解释变量,就要从观察者的眼前溜走了。我们应该对经济学的这种不成熟多少抱有一点惶恐之心。
  
  经济学家虽然不应该是传教士,但必须有人文关怀这样一把掸子,常常来拂去他们心灵上的尘土,使他们保持一种探索的锐气与清醒。
  
  令人高兴的是,我所了解的真正重要的经济学家,差不多都是具有人道主义热情的人。廷伯根这第一个获诺贝尔奖的经济学的家,就是因为看见大萧条时期的穷人的惨况,才由物理学改学经济学。再读读刘易斯和阿玛蒂亚. 森这样的发展经济学家的原著吧,他们的爱心、同情心一定让你感动得泪流满面。马歇尔集成了冷冰冰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但他却说:几乎所有现代经济学的奠基者都温和而深富同情心——几乎从不关心自己的财富,却深切关心财富在大众中扩散(转引自缪尔达尔《世界反贫困大纲》376页)。希望马歇尔话是对中国经济学家的鞭策。
来源:[南风窗]
2002年7月18日10:20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羊犬不分的经济学家
  • 不喊价也不侃价 经济学家一场报告费5位数
  • 中国经济学家的悲哀
  • 经济学家别出馊主意
  • 经济学家不是什么
  •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经济学家?
  • 经济学家忧虑阿根廷危机会拖累全球增长
  • 经济学家,我要打破你家的窗子
  • 道德·经济学家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