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庄家吕梁(二)
http://business.sohu.com/
[ 胡舒立 李巧宁 李 箐 ]
Stock Code:000048

7、“中科系”庄股之网 据最保守的估计,“中科系”牵连的资金在20亿元以上。依目前同类庄家的典型做法,做庄资金会包含一部分机构自有资金,一部分庄家以代客理财名义或高息方式向私人和企业“融”来的资金,但有相当大一部分则是机构或个人通过循环使用证券抵押向金融机构获得的贷款。吕梁在各种场合用很玄妙的字眼所说的“虚数填实数”、“财务工具”,说到底只是这样一类把戏 ----紧跟吕梁、信服吕梁的“北京机构”们,长期以来并未深究他的身份、他的职位。推而想之,机构中比吕梁更懂投资银行业务、懂基金业务、懂法律和懂市场的必是大有人在,而他们却又不约而同地需要吕梁这样的特殊人物。

 ----更多的机构拿出一部分钱和一部分人,也开始追随吕梁。

 ----从1999年到2000年前后近两年时间,掌握了康达尔又搭建了北京中科创业的吕梁在市场上呼风唤雨,以“钱生钱”之术结起了一个公开的庄股之网。这个网,被人们称为“中科系”。

 ------1999年8月,新成立的北京中科协议受让上海华谊(集团)总公司所持的中西药业国家股中的2875万股(占总股本的20%);与此同时,北京中科的大股东之一海南中网从上海华谊受让中西药业国家股719万股(占总股本的5%),按11月财政部批准时间确定价格,此次收购价格为每股2.83元。

 ------1999年12月,康达尔公司经深圳市工商局核准,正式将名称变更为深圳市中科创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创业”。

 ------2000年3月,海南禾华公司协议受让浦东星火开发区联合公司所持中西药业全部法人股1256万1343股,成为该公司第四大股东,转让价格为每股1.86元。这里需要注意:海南禾华与“中科系”中的海南沃和、海南燕园、海南中网等公司,同样注册在海南这个中国的“百慕大”,过去从未为人所知,仅在1999年12月突然出现在康达尔的公告中,据称以4500万元买下后者所属康达尔运输公司45%的股权,而收入又用于购买了中西药业的三个药号。可见,海南禾华亦属于吕梁控制或结盟之公司。此时,在上市公司中西药业,北京中科、海南中网以及海南禾华所持股份已达30%以上,超过了国有大股东26.41%的比例。

------2000年4月,上海中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法人代表为申杲华。北京中科持有上海中科50%的股权,其大股东海南中网持有上海中科50%的股权。

 ------2000年6月,新成立的上海中科以每股2.8元的价格,受让鲁银投资原股东淄博宏信资产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所持公司全部法人股956万8125股,从而成为鲁银投资持股4.66%的第四大股东。

------2000年6月,上海中科又以7200万元的价格,购买君安证券公司所持胜利股份900万股转配股,成为胜利股份持股3.76%的第四大股东。

 ------2000年6月,中西药业以每股约22.35元的价格,购买了357万5822股岁宝热电的流通股,成为该公司占股2.62%的第四大股东。

------2000年7月,中西药业发布警示性公告,宣布其国有大股东授权单位将向江苏阳光集团公司与海南禾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公司所持全部国家股股权,并于2000年6月30日分别与后两家公司签订了有关股权转让协议书。按此协议,阳光集团将受让中西药业国家股3500万股(16.23%),海南禾华将受让中西药业国家股2193万9896股(18%),每股转让价格均为人民币2.33元。至此,吕梁及其联盟者实际上已经十拿九稳地控制了中西药业。

------2000年7月,北京中科及海南中网分别将所持的20%和50%的上海中科股权,以6973.95万元的总价转让深圳中科。与此同时,中西药业与深圳中科分别宣布双方建立互相担保关系,担保额为两亿元。

 ----在这一时期,与这些很张扬、很有些“资本运作”味道的动作相联系,吕梁通过“咨询”手段做了另一件事情:以种种方式宣扬莱钢股份的投资价值,建议投资者在二级市场购入。莱钢股份在市场上的流通股只有18%,其余82%的国有股均为山东莱钢集团控股,但一时因吕梁的作用成为热炒对象。

 ----吕梁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表示,他本人并未去过莱钢,也未与莱钢管理层有直接接触。他肯定莱钢,纯粹是研究之后的“价值发现”,认可其H型钢生产线的长远增长潜力。他透露说,自己如此看好的公司,也会拿出钱买一些股票,但他投进莱钢的钱并不多,“大约有一两千万”。

 ----至于吕梁组织上述收购的资金来源,现在有不同的解释。吕梁自述系公司自有资金及相关机构资金,但又有一种解释说是通过在证券公司"融券"所获得的资金。市场上普遍分析,以康达尔当时的高价位,吕梁等从事收购时,应以股票为抵押从银行贷款最为便捷。深圳中科(康达尔)的管理层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又曾透露,上海中科收购鲁银投资和胜利股份的9879万元资金系取自深圳中科。据称,后来正因深圳中科管理层不依不饶地追款,吕梁才同意干脆将上海中科划给深圳中科。

----当然事到如今,除了若干次收购的资金来源,人们更关心“中科系”庄网在这一过程中的形成。从2000年中,市场上已经清晰地看到吕梁主控下的这组庄股的结构与动向:深圳中科与中西药业完全由吕梁及相关机构所控制,正是一对互动互利的“股市大筹码”;而岁宝热电、莱钢股份也成为这组庄股的核心部分,曾随着有关中科创业的消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吕梁本人就承认,去年11月,“市场上风传要收哈岁宝之后,岁宝股价最高飚升到了38元”;“这项投资账面收益最高时,让中西(指中西药业--编者注)盈利达5000万,这是中西转配股上市时15元有巨大承接力的重要原因”。

 ----鲁银投资和胜利股份在“中科系”有限介入后,股票上攻走势不很显著,被认为属值得注意的“外围”。此外,还有一些相干或不很相干的股份,也在不同的情形下被视为“中科系”的辐射范畴,使整个“中科系”庄股形态更显扑朔迷离。

 ----市场分析人士都说,那些严格意义的“中科系”股票在盘面上都有“强庄”介入。依目前同类庄家的典型做法,做庄资金会包含一部分机构自有资金,一部分庄家以代客理财名义或高息方式向私人和企业"融"来的资金,但有相当大一部分则是机构或个人通过循环使用证券抵押向金融机构获得的贷款。吕梁在各种场合用很玄妙的字眼所说的“虚数填实数”、“财务工具”,说到底只是这样一类把戏。建立在空中楼阁上的金融游戏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事,便会在旦夕间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

 ----据最保守的估计,“中科系”牵连的资金在20亿元以上。(关于"中科系"股票迷局,参见本组报道《“中科系”庄网之谜》一文)。

 8、“重组”康达尔 吕梁对康达尔所作的全部“重组”行动,除了苜蓿项目已经投入100万元目前毫无收益预期,其余无一得以实施,完全是在“画饼”;而在2000年前后,这些“画饼”同步、持久地转化为市场上深圳中科股价高居不下的“业绩支持”

----吕梁是在1999年12月把中科创业的名字“赠送”给康达尔的。在此前后,早已描述多时的“重组”动作也逐步展开。从1999年底到2000年中,重组的消息曾频频出现在深圳中科的公告上,再被各种投资分析师、分析报告、分析机构转炒一遍,愈发强化出公司的“高科技”形象。这些项目最后变得人们几乎耳熟能详了,概括起来就有所谓五大项:

----一是与北新集团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中西药业等企业成立全资公司,着手先进癌症治疗仪器--锎252中子后装治疗机的生产与销售,以及医疗科技产品的研制开发、科技项目投资管理、技术转让、技术服务和技术培训。 ----二是采用企业、科研机构和农民合作开发的方式,参与投资西北苜蓿项目。

 ----三是与中西药业等公司共建“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组成18家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大联合,创建一个跨地域、跨国界的大型网络平台、一座极具创新意识的超级电子商务大厦。

----四是受让深圳市良林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深圳天威数据网络股份有限公司”13%的股份。 ----五是与海南中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组建“中国饲料业电子商务投资有限公司”。

 ----这里且不谈纵使吕梁真的成功地进行了这些收购或投资,他和他所率领的机构同时联动企业操作和二级市场股价,也属于严重违法违规的行为;更重要的是,上述投资除了苜蓿项目已经投入100万元目前毫无收益预期,其余无一得以实施,完全是在“画饼”;而在2000年前后,这些“画饼”同步、持久地转化为市场上深圳中科股价高居不下的“业绩支持”。

 ----吕梁就对自己和自己影响下的康达尔或称深圳中科股票奇迹有过非常生动的描述:

 ----“1998年、1999年到2000年是康达尔大出风头的好年景。康达尔股价稳步上升,连续26个月被《中国证券报》公布在风险最小的十只股票榜首,被选为指数样板,被道琼斯选入中国指数样本,被《证券周刊》列为可以放心长期持仓的大牛股”;

 ----“因为它已持续上涨,其间几乎从来没有一天下跌,因此也没有一个人在这上面亏过钱,这个‘庄’成了'善庄'的典型代表,极为市场专业人士推宠”;

----“K的理论大行其道,一些大牌和老牌经济学家也开始注意他的言论。无数企业和地方政府给他挂上投资顾问的头衔。K每天奔波在各个城市。坐飞机叫打飞的,经常上午在上海,下午在北京,晚上又回到深圳”;

 ----“康达尔的股票会炒到这样人气十足,大出人们意外,朱焕良深感北京机构果然有超主力的气势。K的影响力往往使负责二级市场操作的他几乎不用拉抬,股票自己就会往上走,‘压都压不住’,这是他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康达尔股票冲上80元时,负责二级市场操作的朱给北京机构打电话:全是散户抢上去的,压都压不住。”

 ----这里需要对吕梁的回忆进行一点补充的,还有个时间表:中科创业(康达尔0048)冲上80元的时间在2000年2月,当时市场上“中国要出百元股”的鼓噪,已经使亿安科技冲过百元。

 ----此外,吕梁真正为深圳中科进行的“成功重组”只有两件事,其一是将上海中科股权注入深圳中科,而上海中科由于当了鲁银投资与胜利股份的第四大股东,被描述成有“金融投资控股概念”;其二是将中西药业所属的新生力核酸公司的控股权注入深圳中科,后者说到底是一种保健类药物。这两件事情都完成于2000年下半年,新生力核酸是9月底被转让的,而上海中科正式办理归属深圳中科的工商过户登记,已经到了2000年底。

9、崩溃 此后发生的事情,被吕梁自嘲地称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下令在深圳中科、在公司内部查“老鼠仓”,并要求所有公司资金于年底以前结清。据他分析,先是因为朱焕良的“不配合”,后是因为这批“老鼠仓”的数目比他估计的要大,大规模平仓出货之后,便引发了2000年底的深圳中科大规模崩盘

 ----回过头来看,2000年下半年对吕梁是个关键的时期。一方面,他掌控的深圳中科股价平稳,他组织的其他资本市场收购也都相当顺手,正可谓春风得意;另一方面,他已经感觉到早年间与康达尔联合阵线的重大裂痕,已经嗅出了“0048危机”。

 ----在接受采访时,吕梁告诉记者说,他最早听说朱焕良在出货,是2000年五六月间。“听说他从营业部提走现金,每次都是1500万。当时我们只是笑他,这么多钱怎么拿得出去。这是很危险的。”

 ----2000年8月的一天,约在凌晨两点,吕梁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紧急召到某公司在北京的总部大厦。吕梁事后透露说,那是一家在香港“很有办法”的公司,香港发生的许多事情都能知道。那家公司也属于吕的“北京机构”之列,所以对他、对朱焕良的行动都非常关注。

----据说就在那个总部,吕梁被告知,一艘“大飞”(据说是对一种可用于偷渡的快艇的俗称--记者注)将一笔港币现金运到了香港。这笔钱的主人就是朱焕良。朱已经用这笔钱在港置业,还将部分资金转往海外。 ----吕梁不很清楚这笔钱的总数,只说“至少有四亿”。

----中科系雪崩事件发生后,市场上曾传言朱焕良早已潜逃至香港,而吕表示朱至少前一时期一直在内地。《财经》也从深圳万科董事会秘书处证实,直到2000年12月24日,朱还作为万科董事,出席了万科的董事会。在那次会上,万科决定终止向华润集团定向增发B股的计划(参见本期相关文章《华润万科航母计划搁浅》)。

 ----问题在于,只要吕梁所述情况大致属实,他后来在市场上的行动,就不可能不受朱焕良已经毁约这一重大事件的影响。

 ----到2000年10月,0048的股票在市场上仍是一派喜气洋洋。但吕梁又获知了另一个危机信号:他手下的重臣、北京中科的董事兼执行总裁申杲华受到一项重大案件的牵连,已被有关部门看管起来。从对申杲华的查处中,检察机关发现申本人在私下炒作深圳中科等公司的股票,按市场上的行话说,开了“老鼠仓”。“老鼠仓”本身的违规当然不会被吕梁看成“问题”,关键是申杲华的老鼠仓涉资甚巨,可能多达数千万元,一旦进入调查就会被强行平仓。吕梁的担心来自平仓对股价造成的连锁反应。

 ----他当然明白,在自己统领的公司中,此类“老鼠”绝不止申杲华一人;而且他相信,他们开仓所用的资金来自公司内部。

 ----此后发生的事情,被吕梁自嘲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下令在深圳中科、北京中科内部查“老鼠仓”,并要求所有公司资金于年底以前结清。据他分析,先是因为朱焕良的“不配合”,后是因为这批“老鼠仓”的数目比他估计的要大,大规模平仓出货之后,便引发了2000年底的深圳中科大规模崩盘。从12月25日开始,一直平稳运行的深圳中科突然连拉9个跌停板,跌去50个亿市值。那种惨烈的情景,至今使投资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吕梁2001年1月初公然指出深圳中科董事长持有“老鼠仓”后,深圳中科曾于1月9日发布了正式公告,坚称董事长陈枫绝无此类违法违规行为。但记者在深圳已经看到一份材料,上面记录着,一名为“裴瑞普”的客户,于2000年1月以其股票市值向中经开公司深圳证券业务部融资3000万元。记者通过电话向该材料中指定的交易员陈友谊证实,确有此名客户。深圳中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在向记者出示这份材料时补充说,当初他曾陪同陈枫前往营业部,用“裴瑞普”的帐户市值融资3000万全部购买了0048股票。据悉,裴瑞普系陈枫的弟媳,深圳中科投资企业布吉镇自来水厂的普通工人。

 ----吕梁当然早就知道陈枫开户的事实,据说吕听说陈枫搞到3000万元的融资额度,还夹带嘲讽地说:“他本事还不小嘛!”但那是2000年早些时候的事。当时陈枫因为显得忠厚老实,愿意帮助追回康达尔出售土地的款项,正属于吕梁相中的企业管理人,可以取代原来的董事长曾汉山。

----当然,后来的情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10、“善庄”之伪 一种解释:至迟到2000年秋冬,吕梁及他背后的机构力量已经有心以某种方式放弃深圳中科这个“长庄”,及早套现早已获利但时时在承受风险、付出代价的6000余万股流通盘。此一期间的重大注资行动,是为了稳住股价择机出货,而吕梁要求公司先平“老鼠仓”,无非是担心后者会打乱出货战略 ----吕梁现在很愿意承认自己在0048项目上的“刚愎自用”。但在2000年春天之后的那些日子,如果他的刚愎自用还没有达到顶点,如果他心思灵活、善辨风向的一面也在发生作用,那么,他的主要热情应当逐步移到了0048之外。

 ----许多事实可以佐证这种分析。

----从2000年4月底开始,K先生又在《证券市场》周刊上出现了,其论述当然又是高屋建瓴气势磅礴的。不过只要细读文章,可以发现随着美国NASDAQ的大幅下跌,吕梁对市场“看多”的重心已经从高价高科技股转为传统国企大盘股。他出语惊人道:“大盘国企股在市场上将有震撼性表现,现在还只是好戏刚刚开始。”

 ----两个月之后,K先生再次发表谈话,再谈新经济时代与国企大盘股的复兴。他的观点更加鲜明也更加尖端,甚至提出反问:法人股上市会不会使市场走到5000点?国有股上市后股市会不会涨到10000点?

 ----这些当然只是说法。但配合这些议论,吕梁也有同步的行动。市场上一直传说,2000年之后开始的马钢股份大涨,以及其所引发的春季整个钢材板块伴随钢材涨价而上涨,吕梁与有力焉。去年8月本刊记者有机会与吕梁交谈,他也曾表示上半年的钢铁股行情确实与自己的操作直接相关。

 ----更大的行动还在后面。就在2000年8月见到记者时,吕梁便曾透露,他彼时的主要行动是策划组建一家名为山东控股的投资公司,将山东省掌握的许多上市公司的国有股、法人股组装进去,进行统一运作。谈话次日,他本人便为此事再飞济南。在今年初的采访中,吕梁也曾多次提到他对山东控股的策划,并称按最初的设想,一旦成功后可收上千万元咨询费。

 ----回首2000年6月以来吕梁主导的“中科系”资本市场收购行动,亦与此蓝图颇有关联:吕梁竭力看好、为其捧场的莱钢股份,是山东省境内的支柱级大型国有企业,其大股东莱钢集团是山东控股最主要的发起人。而由上海中科出面收购的鲁银投资和胜利股份,都是山东籍上市公司;与上海中科同步收购鲁银投资并最终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的九洲泰和,是一家北京注册的以民营为主体的实业公司,又是山东控股的发起人之一;莱钢集团是九洲泰和的第三大股东,占股25.75%。此外,2000年6月30日已签下协议拟收购中西药业部分国有股的江苏阳光,据报道也是山东控股的主要发起人。

 ----显然与这项庞大的山东控股操作直接相关,K先生于2000年11月再度在《证券市场》周刊上谈话,题目是直截了当的“做多中国”。文中竟提出“中国高科技企业也可能是最脆弱的”,“我们从不建议机构投资者去碰这些东西”;“我们看好国企大盘股,大国企问题大,但资源也最大”;“最大的资源莫过于法人股、国有股的上市”。

 ----山东控股的组建目前尚未划上句号,也不是本文所关注的重点。这里需要引出的只有以下疑问:如果自2000年初吕梁的战略思考和行动重心已经转移;如果他又从2000年中,深刻地认识到当年与朱焕良等人结成的康达尔锁仓协议已被对方毁弃,时时感受着由朱等人在市场上出货所带来的抛售压力;如果他已经完全明白,深圳中科的公司管理层和第一大股东龙岗区投资公司不仅不可信任,而且很可能成为对头,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在2000年秋冬时节,把手上本来比较好的资产上海中科和中西药业新生力核酸项目“平价”转让给0048?他从2000年四季度开始,在深圳中科大查“老鼠仓”究竟是为了什么?

 ----吕梁的解释,当然是自己的“书生气”、“理想主义”,“要把国企重组乌鸡变凤凰的典范做到底”,还声称要在公司基本面的80%得到改善后进行“二次重组”。不过这一切都显得太脱离实际也太缺乏理性。或许只有一种解释更说得通:至迟到2000年秋冬,吕梁及他背后的机构力量已经有心以某种方式放弃深圳中科这个“长庄”,及早套现早已获利但时时在承受风险、付出代价的6000余万股流通盘。此一期间的重大注资行动,是为了稳住股价择机出货,而吕梁要求公司先平“老鼠仓”,无非是担心后者会打乱出货战略。

 ----一位与吕梁相当接近的知情人对《财经》说,在中科创业(0048)雪崩事发后,吕梁曾私下坦承,他自己原来是准备元旦之后开始拉抬出货的,谁知已经没有机会了。

 ----倘如此,可能更符合逻辑,因为哪怕吕梁个人拥有“长线持仓重组”的伟大理想,岿然不可动摇,他身后的机构也不会为此“理想”去牺牲巨大的实利。“善庄”之善只能是伪善,最终还是要上演“图穷匕首见”! 11 做多中国? 吕梁对此次危机暴发是有预感的,只是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如此剧烈地降临到自己主持的庄股头上。到12月下旬,他还在期望“做多中国”

----接下来的,便是近期人们已经熟悉却又感到迷惑的图景:

------2000年底至2001年初,深圳中科连续跌停,引至“中科系”股票中西药业、莱钢股份、岁宝热电相继跌停;“中科系”株连市场上同类“长庄”,又有“德隆系”(含湘火炬、合金股份、新疆屯河等)、“明天系”(含明天科技、黄河化工、华资实业等)等集体跳水;沪深两市大盘因庄家大溃败受到冲击,股指于1月15日一日暴挫超过3%。

 ------就在吕梁以庄家身份在媒体自我亮相的同时,“中科系”危机也在加深。在深圳中科,先有六名吕梁们所派董事集体辞职,后有公司管理层面见媒体痛陈庄家操纵;在中西药业,先是公司所持357万5822股岁宝热电流通股被申银万国全数抛售,后是北京中科、海南禾华所持公司法人股全部被法院冻结;在北京中科,中小债权人纷至国贸大厦33层公司总部、至北辰花园别墅吕宅索债……

 ----在手中两大市场筹码尽失的局面中,吕梁堪称应变迅速。2000年12月28日,市场已有公告,上海中科所持4.66%的鲁银投资已转入九洲泰和名下,使后者成为除山东经济开发区之外唯一持鲁银投资法人股的大股东;2001年1月7日,从北辰花园又发出“新闻稿”,北京中科已完成“重组”,沈阳飞龙集团董事长姜伟将加入北京中科,并以大股东代表身份赴中西药业;1月20日,《财经》赴北辰花园再次采访吕梁,得知此宅已抵押给诚成文化集团,债权人也已撤离。吕梁说,他在春节后将搬离此宅。诚成文化董事长刘波则透露,此宅抵押作价800万元,而吕梁欠他的钱在1000万元左右。

 ----吕梁回忆说,他对此次危机的暴发是有预感的,只是没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如此剧烈地降临到自己主持的庄股头上。从2000年10月开始,北京的机构投资者便已经感受到“0048股份的抛压越来越重”,“股价如果跌破40元,将直接影响到有融资行为的机构安全线。按这些机构总持仓6500万元计,这时每跌一元,这些机构就得补6500万元左右的市值”。 ----因为深圳中科的流通盘90%以上为庄家们所持有,大家早有共同锁仓协议。因此,抛压只能来自协议者内部。既然北京机构们没有抛,失信者便只有朱焕良。

 ----吕梁也曾做过许多努力,企图劝说朱焕良遵守协议,但终于未能奏效。2000年10月24日至27日,中科创业(0048)的股票从38元滑至35.67元,北京机构一下子又失去近四个亿市值。

 ----“庄家同盟”内部阴云四合,吕梁深感到危机在加重。以市场上"庄家合理论"的思维惯性,他不愿意承认导致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大家本来就是非法操作,咎由自取。但在11月底接受《三联生活周刊》记者的采访时,他还是以更宽阔的视角表示,“如果说‘5·19’行情主要是政策推动,那么到了今天的市场规模,制度推动跟不上的话,市场必将面临一次深刻的调整”;“从这一角度讲,5·19行情结束了”。

----很显然,喜欢想问题的吕梁能够举一反三。他从自己的“庄”联想到其他类似的“庄”,已经意识到如果制度和法律环境并不允许,仅凭自我臆想由庄家来自定规矩,自我充当“私募基金”、“做市商”甚至“开放式基金”,最终是不会成功的;即如此,靠“庄”来支撑的“大牛市”便保不住。

 ----当然,彼时的吕梁还是不愿意自言失败。《三联生活周刊》的文章在2000年12月20日截稿,标题也叫“做多中国”。可靠消息表明,这一标题来自吕梁的意见。

----此后便有了12月25日开始的“中科系”崩盘。12月30日,已经定稿的“做多中国”以《三联生活周刊》封面报道位置正式问世,恰逢深圳中科宣布停牌。

----吕梁毕竟是吕梁,2001年1月1日,他便约见了《财经时报》记者,承认中科事件已是败局,揭露“不忠不义”的朱焕良、陈枫、申杲华,重申自己的“善庄理念”。 12、尾声 至迟在新年以后,监管机构和司法部门已经着手对“中科系”事件进行调查,吕梁自然是事件的中心人物之一。此一可与“国债327”事件相比的重大事件究竟有何内幕,又将如何处置,会成为今后相当一个时期市场关注的持续热点

----自1月初公开在媒体曝光后,吕梁就成了中国证券市场上被议论得最多的新闻人物。出自市场上各类不同利益者口中的看法自然是不尽一致的,但有一点非常相似,就是都对吕梁自动向媒体“坦白”的举动大不以为然。少数熟识并同情吕梁的人觉得他大可不必引火烧身,多数人则干脆恶语相加,觉得他用心险恶,意欲拖垮整个市场。

 ----吕梁对外界的议论同样不以为然。1月以来的北京一直雪花纷飞,在那些日子里,吕梁坐守北辰花园,除了尽可能构思和洽谈“重组”,接待一些友人,工作之一就是整理以往的法律文件,接受记者采访,以及写作(或指挥写作)一部关于中科事件的书稿。《财经》1月21日从吕梁手中得到的文字材料,据说就是该书稿的一部分。吕梁表示,其中内容全部属实,绝无虚构。“这不是小说,是纪实”。春节之前,此书已完成6万字左右。

 ----无论见记者还是写文章,吕梁对于中科系事件的全貌都只说出了一部分重要事实,而且更热衷于谈理念,谈想法。据他说,中科系事件背后牵涉的机构和人太多太复杂,必须一一理清,必须按合同文件说话;后来又说,即使有合同文件,现在为配合调查也不宜于和盘向媒体托出。他还透露,自己两年来的做庄操作共涉及400多家机构,其中包括60多家较大的机构,具体情形极为复杂。

 ----至迟在新年以后,监管机构和司法部门已经着手对“中科系”事件进行调查,吕梁自然是事件的中心人物之一。这起可与“国债327”事件相比的重大事件究竟有何内幕,将如何处置,会成为今后相当一个时期市场关注的持续热点。究竟还有哪些人在吕梁背后,更是萦绕在人们心头的尖锐问题。 ----作为中国证券市场上曾经红极一时的特殊人物,吕梁个人的“超级庄家”生涯结束了。造就他及同类人物的这个“庄家时代”,也已经走向尾声。蛇年的市场会比往昔多一些透明。

----《财经时报》记者杨浪,国信证券研究策划中心吴锋,华夏证券研究所银国宏,本刊记者王烁、杨大明对此文亦有贡献

2001年2月15日14:37

进入个股论坛 我来说两句

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个股资讯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