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市场观察
他们的年报为何难产
http://business.sohu.com/
[ 丁秀洪 ] 来源:[ 南方都市报 ]
  已经接近2002年下半年了,内蒙宏峰至今仍无法交出去年的答卷,并且在证券市场上频频演出了借故一再推迟年报出台、更换会计师事务所、投奔高校门下等闹剧,成了今年股市上的一道独特风景。内蒙宏峰历史上到底有多少黑洞,也许只有等到中国证监会稽查局的调查结果了。内蒙宏峰:年报闹剧

  董事集体杯葛年报

  6月18日,内蒙宏峰投奔清华大学门下后新一届董事会的第一次会议在该公司的新办公地点:北京清华科技园学研大厦召开。在此次会议上,宋军、黄建华等6名上任伊始的董事,对提交董事会表决通过的《内蒙宏峰2001年年度报告》和《内蒙宏峰2002年一季度季报》一致提出异议,致使7个人的董事会出现一边倒的局面:仅有董事长高建华一人赞成通过年报和季报,内蒙宏峰一再延期露面的年报和季报第三次宣告难产。

  从2001年中期起,内蒙宏峰的业绩已经出现大滑坡,为了寻找出路,清华大学MBA出身的内蒙宏峰董事长高建华将目光投向了清华大学校办企业,并从当年底就开始了接触。今年4月29日,内蒙宏峰公司三大股东分别同北京清华大学企业集团、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正式签署了国有股托管协议。根据该协议,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托管该公司第一大股东赤峰市松山区黄金工业总公司34·22%的股权,清华大学企业集团托管内蒙宏峰第二、三大股东手中27·29%的股权。清华大学以61·51%的股权控制权将内蒙宏峰正式纳入“清华系”上市公司旗下。

  清华大学企业集团有关高层人士曾向本报记者表示,在清华借壳内蒙宏峰事件中,是高建华主动找上门来的,希图清华的高科技项目帮助其实现脱困。对于在此事件中首次以投资者身份露面的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这位人士表示,基金会作为非盈利性机构,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需要,此次介入内蒙宏峰是一种尝试行动。

  清华系不甘踩地雷

  5月31日,内蒙宏峰2002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召开,来自清华大学的4名人士宋军、黄建华、邓华、周立业当选内蒙宏峰的董事,其中宋军的身份为清华大学企业集团总裁兼清华紫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华的身份是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而另两名当选的独立董事中,律师查扬是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理学学士,6月14日,公司办公地点正式从内蒙迁到了清华大学。至此,清华大学已经完全接管了内蒙宏峰。

  根据随后发表的《董事特别声明》,6名董事杯葛公司2001年年报的原因是:该6名董事5月31日才就任董事,未能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所有必需的尽职调查,加之负责年报审计的中磊会计师事务所为公司出具了拒绝表示意见的2001年度审计报告,其中牵涉到白音诺尔铅锌矿等三个矿的重要资产的归属问题不能确定,以及因归属不确定对公司资产及财务状况的影响,因此也不能保证2001年年度报告中所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准确性及完整性。

  但实际上,早在内蒙宏峰第二次推迟年报披露之后,清华方面已经意识到该公司可能存在很严重的“黑洞”。清华校企的高层人士当时就向本报记者表示,在未能正式进入“壳资源”之前,清华方面所获得的信息总是有限的,因此难免会遇上地雷,因此当原审计机构中天华正会计师事务所因为要出具“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被内蒙宏峰“炒掉”之后,清华方面寄希望于北京中磊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查账,以借此摸清内蒙宏峰的真实情况,

  由此看来,6名董事杯葛年报事件意味着清华系完全掌控内蒙宏峰之后,不甘于像接手ST海洋一样再次上当,已经开始逐步深究内蒙宏峰的历史黑幕。因为目前清华所做的毕竟还只是股权的托管工作。

  资产存在历史黑洞

  就在董事会否决了年报之后的第二天,6月19日下午,内蒙宏峰收到来自内蒙古赤峰市赤峰仲裁委员会的三份仲裁裁决书,该协议书将赤峰市白音诺尔铅锌矿、梧桐花铅锌矿、中兴铅锌矿等三个矿分别裁定为自1998年1月1日和自1999年9月1日起归内蒙宏峰所有,这也在国内股市上再次创造了一个闻所未闻的笑话:在经过资产重组被收购之后,这些矿场还以同时各自原来的法人身份存续并经营达近3年之久。

  这一事件同时也反映出内蒙宏峰管理上的混乱和历史上为拼凑上市所遗留下的问题:据知情人士表示:“内蒙宏峰上市,当地政府为了凑足上市条件,名义上政策性地划拨几个农村小矿山于其账下,将利润注入上市公司,实际上各矿山的员工以及经营状况并未发生变化;用矿山员工的话说,自己都不知道矿山被划到了什么公司,更不知道矿山作为一部分已经上市。结果是这些矿山在被收购之后,原法人地位尚未注销,存在以原有法人和分公司双重身份进行法律及经济行为。”

  由于这三个矿山资产总计达到了3·25亿元,占了内蒙宏峰目前总资产9·2亿元的1/3多,其中的白音诺尔铅锌矿是内蒙宏峰目前主要利润来源,2001中报,公司净利润3384万元,其中来自该矿的净利润为4459万元,因此一旦该矿因产权问题未被列入公司年报范围,内蒙宏峰2001年年报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亏损,而且“一旦追溯调整,内蒙宏峰以前年度都是亏损,该被摘牌了。”(内蒙宏峰董秘路春祥语)

  内蒙宏峰的黑洞,其实还不止这一个:去年年底,该公司以预付款3·5亿元的方式收购了河南省桐柏银洞坡金矿有限公司。这次交易引发了深交所的谴责,因为高建华在交易中隐瞒了一个重大的关联事项,那就是:该矿的实际控制人高建民是其亲弟弟,高建民在交易中用来“操作”的公司注册地为英国维尔京群岛,竟是由清华大学企业集团独资设立,由此看来,清华大学企业集团在这一事件中并不完全是一个“受害者”,而且多少有一些参与,其中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涉嫌违法被调查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问题,最早为内蒙宏峰做年报审计的中天华正会计师事务所,坚持要对其年报出具“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按照深交所上市规则的规定,如果上市公司被出具了“拒绝表示意见”和“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从法律角度来说,年报就失去法律文件的效力,意味着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出现异常,该公司的股票将被“ST”处理。这种局面当然不是内蒙宏峰董事会所愿意看到的,因此以公司下属红花沟金矿财务科计算机系统出现故障为由,推迟了年报的公布,结果在与会计师多次协调不成之后,内蒙宏峰一气之下炒掉了中天华正。

  但在临时换上北京中磊之后,历史再次重演,虽然内蒙宏峰表示6月19日已经收到了三个矿山资产的裁决书,但是中磊坚持这个仲裁结果是期后事项,所以仍对内蒙宏峰2001年年报出具“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内蒙宏峰非常着急,据董秘路春祥透露:“公司董事会又有了换会计师事务所的想法。”然而,在中天勤等中介机构造假受查处之后,大部分会计师事务所显然不敢再顶风作假,更何况内蒙宏峰现在已经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因此如果接手的第三家会计师事务所再次出具“拒绝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内蒙宏峰该怎么办?

  当然会计业内人士对此种现象也颇感无奈,因为审计机构在审计活动中始终处于一个相对被动的角色,而且法律对于上市公司不断更换审计机构的行为也没有任何约束。

  据了解,由于内蒙宏峰种种反常的表演,已经被人举报,该公司6月21日公告,中国证监会稽查局稽查小组已于2002年6月20日下午进驻该公司,就内蒙宏峰涉嫌违反证券法规的行为进行调查,在此期间,该公司的许多事情,包括更换会计师事务所重新审计年报,都已经停下来了,而在年报和2002年一季度季报正式出台以前,内蒙宏峰的股票还将“享受”停牌的待遇。本报记者张国良

  随着年报刊出日期不断延后,中国证监会上海稽查局入驻调查,纵横国际的问题距离水落石出已经不远。最后的结局也许很多人不愿看到————在监管层严厉监管的阳光下,又一个“利润泡沫”即将破灭。纵横国际:年报玄机

  6月25日,纵横国际(600862)再次给出了一个刊登2001年年报的期限————7月18日。即使到时纵横国际能够顺利出笼年报,也比上交所规定的4月30日这个最后期限迟到了近3个月。

  其实,时至今日,市场对于纵横国际何时刊登年报以及会刊出一个什么样的年报已经没有太多的关心。事实上,当北京德林海作为纵横国际“二次重组”的重组方黯然退场之后,投资者已经敏感的感觉到,纵横国际的问题显然比简单的业绩下滑要复杂得多。

  从云端坠落

  一则预亏公告让纵横国际精心炮制的“利润泡沫”从云端坠落。

  1月10日,纵横国际发布预亏公告,称公司由于主营业务受损,业绩将出现亏损。而就在五个月以前的2001年8月10日,纵横国际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还显示,公司2001年上半年录得净利润7177万元。半年时间变脸如此神速,纵横国际让很多人大感吃惊。

  事实上,纵横国际一度曾是股评家们眼中的宠儿,并且被追捧成“明星重组股”————该公司业绩连续三年一直处于飙升状态:1998、1999和2000年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8547万元、23106万元和4059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646万元、6364万元和9008万元————强硬的业绩指标让公司在资本市场独树一帜并形成“纵横国际现象”,给整个重组板块带来无穷的遐想。

  纵横国际原名“南通机床”,自1994年上市以来,经营业绩经历了大起大落,于1998年6月主动向深交所申请“ST”待遇。随后,江苏省技术进出口公司以技术买壳ST通机借壳上市。

  江苏省技术进出口公司对公司进行重组时,引入了新项目割草机产品,当年,该产品为公司贡献了大量利润并让公司当年实现扭亏,随后还推出了10送10的分配方案。扭亏之后,南通机床又成功地增发了新股,将公司经营范围大大扩大,除割草机和机床产品外,还涉足石英电子、软件和远程教育行业。

  与此同时,公司还在媒体上公开宣称,公司所介入的割草机项目不仅利润丰厚————达到44%以上,而且市场还“严重供不应求”,“公司生产多少便能够销售多少”。

  这样一家市场前景好而且利润有保障的企业,突然就亏损多少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在预亏公告中,纵横国际为自己的亏损找了两条理由:一是受美国市场影响出口受阻,业绩下降;二是执行新会计政策,为公司机床等相关资产计提减值作准备。

  业内人士随即对纵横国际的解释提出质疑:“9·11”后美国经济确实遭到打击,但到年底已出现复苏,况且此前公司与美国DANA公司签订一长期供货协议,该协议有效期至少6年,而DANA是在纽约交易所上市的一家大公司,不至于毁约;另外,公司固定资产总共才1·9亿多元,且多系1998年重组后置入的“优质资产”,纵然计提对其10个亿的净资产(公司2000年年报数字)来说也无碍大局。

  业绩变脸玄机

  在纵横国际的历年报表中,草地机械项目一直是公司的盈利大户。1999年,草地机械的销售收入为6354万元,占主营收入的27·5%,贡献利润3047万元,占主营业务利润的45·5%,当年草地机械的销售毛利率为47·9%;2000年,草地机械产品实现销售收入7468万元,实现利润2363万元,利润率比1999年下降了34%。

  事实上,公司主业的衰落在2001年中期报告中就已经初露端倪:公司2001年中报显示,作为公司2000年增发主导项目的草地机械技改项目,原计划投入资金26435万元,建设期从2000年6月至2001年6月止,但到2001年6月,公司实际投资却仅为601·04万元,这似乎表明公司自身对该项目的盈利能力已开始持怀疑态度;在其它业务方面,有关软件和石英电子产品项目虽已投入完毕,并已产生效益,但离预计目标相去甚远;而远程教育项目何时能产生效益则更是遥遥无期。

  另外,虽然公司在2001年中报中号称“上半年公司共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2834万元,净利润7177万元,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29%和79%”,但实际上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3274万元,与去年同期的相同指标同比反倒下降了55·4%;同时,该年中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868万元,显然,公司经营活动已经处于亏损。

  事实上,就在纵横国际业绩下滑的当口,先知先觉的机构已经提前行动。纵横国际2000年年报显示,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汉盛基金、汉鼎基金和金鑫基金赫然在内,三只基金持股总量高达1250万股以上,占纵横国际总股本的6%;而这当中,基金汉盛和基金汉鼎同属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而金鑫基金则因为配售新股成为公司前十名股东。然而到了2001年中期,仅有汉盛基金依然持有纵横国际258万股股份,仅占公司总股本的1·08%,而基金汉鼎和基金金鑫则跑得无影无踪。

  德林海进出

  就在纵横国际宣布2001年业绩预亏的消息之后,3月11日,纵横国际发布公告,称公司原第一大股东江苏省技术进出口公司和原第二大股东江苏华容集团有限公司已于2002年3月9日与北京德林海投资有限公司签定股权托管协议,双方将其持有的共11587·6924万股委托北京德林海管理,至此,纵横国际历史上的“二次重组”拉开了序幕。

  资料显示,北京德林海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0月,注册资金人民币9000万元。截至2002年2月底,公司总资产约11069·90万元,所有者权益约8826·61万元,利润总额—173·39万元(因公司刚注册,尚未盈利)。注册时间如此之短,显然北京德林海的成立就是奔纵横国际而来。从公开资料可以获悉,北京德林海的几个股东和高管人员都具有房地产背景。

  本报记者查实,北京德林海实际就位于北京饭店内,公司在北京饭店会议楼租用了整整半层楼用作办公。公司一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德林海此前一直在兰州从事房地产开发。

  同样在3月11日,北京德林海方占据主导的纵横国际董事会和经营层正式上任。

  北京德林海的人进入纵横国际内都干了些什么?尽管无法得到更细致的回答,但不管是纵横国际方面还是北京德林海方面都愿意承认:一直在查账,协助会计师事务所出年报。

  “查账的结果让我们非常吃惊。”北京德林海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针对查账的结果,德林海方面要求在年报中将所有真实的财务数据公之于众,因为只有这样,德林海才可以更轻松地对上市公司进行重组。但德林海这个提议遭到了部分人的极力反对。于是,4月30日————年报公布的最后一天————纵横国际不得不发布公告,延迟公司2001年报披露时间,理由是“部分董事对财务报告的部分内容提出了新的陈述,董事会不能对这些陈述进行审核和确定,故财务报告未获通过”。

  这种矛盾直接导致纵横国际的第二次失言————公司曾表示将于5月22日刊登年报,最后不得不以“由于公司财务部门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财务报告的内容存在诸多分歧,董事会尚不能对这些分歧作出判断,故财务报告未获通过”搪塞过去。

  5月28日,纵横国际发布公告,称北京德林海、江苏科技和江苏华容集团三方在完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经友好协商,解除了三方签署的《重组协议》和《重组补充协议》,以及解除各方签署的公司股权托管、转让协议等。北京德林海黯然退出了对纵横国际的重组。

  对于最后退出的原因,不管是纵横国际还是北京德林海都不愿意过多谈及。北京德林海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主要是纵横国际超出公司的预先重组设计的底线。”但该工作人员拒绝透露更详细的内幕。

  随后,5月29日,纵横国际发布公告称,中国证监会上海稽查局将对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规行为进行现场调查。北京德林海在此之前退出可谓棋高一着。

  重组必由之路

  6月12日,纵横国际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对深圳天健信德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公司2001年度财务报告中存在诸多有分歧的内容,经多次沟通仍难以达成一致意见,经公司董事会研究,决定解聘深圳天健信德会计师事务所,另聘江苏天华大彭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年度财务报告进行审计。纵横国际成为继内蒙宏峰之后第二家年报难产并炒掉会计师事务所的上市公司。

  对于纵横国际7月18日将披露的2001年年报,此间专业人士并不十分看好。

  国信证券一分析员认为,纵横国际的主业已经出现大幅度下滑,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对纵横国际进行彻底的资产重组,纵横国际才能够走出泥沼,再次“纵横”起来。

  但摆在纵横国际面前的重组路并不好走:

  一方面,纵横国际直到如今依然没有刊出年报,其年报将极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窟窿”,在这个“窟窿”未被查清之前,没有谁愿意真正进来重组。即使有,也将很难拿出足够多的资产填平这个“窟窿”。

  另一方面,中国证监会宣布有重大造假行为的公司将直接退市的说法言尤在耳,在纵横国际年报未批之前,没有谁敢用巨量资本去博纵横国际的明天。

  最后,纵横国际2000年每股收益为0·26元,每股净资产为4·55。这样的业绩无疑将增大交易成本。

  当然,纵横国际复杂的资金关系也是困扰其重组的重要原因。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纵横国际身上的诉讼案不断,纵横国际频繁的互保贷款将带来很大的重组风险。

2002年6月30日13:45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市场观察
市场直击
搜狐热门股
·西山煤电:基金重仓股
·东方钽业:资源垄断
·歌华有线:有线网络翘楚
·爱建股份金融信托领头羊
机构看盘
·十大券商看市场
·补仓力量逐渐加强
·低价股革命,谁来接枪?
·六大权威展望节后市场:调整已基本到位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