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刘纪鹏重拳出击揭内幕 矛头直指许小年
http://business.sohu.com/
[ 文筱 严薇 ] 来源:[ 粤港信息日报 ]


  2001年风风雨雨的股市大讨论已渐行渐远。上周,本报收到了刘纪鹏教授发来的文章,面对这篇长文,编者一思再思,一思,旧事重提还有什么积极意义呢?再思,着眼于中国证券市场的规范发展,市场各个主体的行为都要规范,市场身份敏感人士的言行是否也要规范?
  
  上周四,记者收到了北京标准咨询公司董事长、著名经济学家刘纪鹏教授发来的《推倒重来,是瞎编故事吗?》一文(全文附下)。教授文中所写,均是去年中国证券市场上的人和事,已相对平静了一段时间。如今旧事重提,许小年先生的“千点论”到底有无此说?撇开事情的真真假假和学界的是是非非不论,我们发现,刘纪鹏教授的这篇文章向媒体抛出了这么一个新命题:由于舆论上出现的偏颇会打击中小投资者的信心,那么市场敏感人士的言论是不是也需要规范呢?这才是我们真正关注并努力寻求答案的问题。

  带着这一新命题,记者给刘教授发去了一份采访题纲,共4个问题,我们只得到了第一个问题的完整答案。

  记者:您的这篇文章在对去年12月《财经》杂志的两篇杂文表示异议时,再次提到“千点论”和“推倒重来论”,这样做有什么积极意义吗?

  刘纪鹏:首先,我这篇文章原文约9000字,也不是这个题目,元月3日写完后曾给《财经》杂志,希望能刊登,但《财经》的朋友表示为难,并建议我若在其他刊物发表,最好删掉两处。我尊重了这一意见,并改了题目。

  其次,我认为到现在为止没人能说我们对股市的认识、对其根本性质的判断似乎已经讲清楚了!?理论界显然是谁也没能说服谁,如许小年说到1000点再说,那是否到了1000点这个问题就清楚了?还是说没到1000点就清楚了?对中国资本市场必须推倒重来的这样一个判断必须彻底推倒,但我也不认为现在它已被彻底推倒了,所以必须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资本市场的理论和认识问题,这也是我仍然想把元月就写好的这篇文章见诸媒体的最重要原因,如果根本问题不解决的话,危害还会卷土重来。

  不错,目前的政策面确实有积极向好的一面,但是,许多困扰中国资本市场的重大问题却并没有在思想认识上得到统一,因此这种向好只能算是一种表象。由于股市与生俱来就存在一些问题,加上起步初期从监管部门到市场本身都在探索,所以它不可避免地要发生一些问题,发生这些问题后如何去看待它,是把它当成赌场、老鼠会?要重头再来?只要大盘指数一高就肮脏了?一低好像就干净了?目前这些问题似乎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

  实际上,困惑我们的应该包括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理论问题就是资本市场的根本性质以及如何看待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作用、未来作用和现在发生的问题,实践中,像查违规资金我们还不好界定,像国有股减持这些重大问题都还没有被解决,因为这些具体的实际问题的解决在很大程度上是依赖政策,而政策出台前必须寻找很好的理论依据,所以总结这段历史,不仅仅是对过去的总结,更重要的是要在认识这样的历史过程中看到,中国的资本市场走到今天由于涉及到重大结构性的调整,每走一步都是十分艰难的,而要想共同战胜今后资本市场前进路上的困难,就需要大家在股市的基本理论上统一认识。

  应该说,至少到现阶段大家都看到了那种“崩盘”和“推倒重来”理论本身的危害,如果能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主流认识,并把它落实到行动中,坚持国际规范和中国国情的结合,我们就能调整好中国资本市场的结构,只有在非流通股可流通问题解决后,我们的资本市场才敢说真正得到了规范,我们的资本市场和监管部门才敢说真正入世了。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会继续困惑我们。

  从国情出发考虑与国际规范的对接,就是要探讨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在一些问题上没有美国、香港的经验可借鉴,明确这点才会使我们今后少犯错误,至少是理论对政策、对市场的影响方面。

  我曾经说过,理论问题不可忽视,对上可以影响政策,对下可以动摇市场的信心,统一认识就可在未来攻克资本市场的难关中减少成本。因此今天看来,坚定信心发展中国资本市场是非常重要的,但坚定信心的前提是统一认识,这就需要理论上不仅要总结过去,而且要对资本市场在中国入世后的第二阶段改革和开放中的地位和作用从一个更高的角度上去把握。

  3个待答问题

  以下是我们的另外3个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一并附上:

  问题1 您在文章中提到,“给观点不同的人扣上利益集团的帽子”。在我们看来,您和许小年先生一样,都是市场身份敏感人士,在发表观点的时候,有没有一个界限来界定是学术研究还是别的什么?如果没有,那么任何人,即使不能对你们说的话背后是什么意义来定性,但总可以怀疑。是这样吗?

  问题2 如您所言,理论会影响政策、影响市场、影响决策层。现在回过头来看,“推倒重来”、“1000点”至少现在是没看到,受影响的是投资者的资产、信心和学术界的形象。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吗?今后还有没有必要出现这样的事情?还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

  问题3 社会需要经济学家,特别需要像您这样理论联系实际的经济学家,可是,我们怎么知道某个经济学家、在某个时间、在某个地点、以及在某种环境下说的话到底代表什么呢?毕竟,理论上的论战只能加速普通投资者思维的混乱。

  对于这3个问题,刘纪鹏教授认为都可以回答,但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的,而且他对我们提问中的一些提法也有不同看法,比如他认为他和许小年并不一样,他也不赞同问题3中的“理论上的论战只能加速普通投资者思维的混乱”一说。
  
  推倒重来,是瞎编故事吗?

刘纪鹏

  一《财经》杂志2001年12月连续刊登了同一作者的两期杂文《故事都不会编》及《别闹了,股评博导和教授》,其文风之辛辣,语言之尖刻,实为近年所罕见。

  《故事都不会编》一文在谈到2001年股市大辩论时,形容第一次是“五人帮”声讨“赌场论”,第二次是“海归派”与“土鳖派”之争。“五人帮”之说无疑来源于“四人帮”,典故众人皆知。而“海归”与“土鳖”的用词则煞费苦心,言“归”却言“鳖”,足见作者之情结。

  《别闹了,股评博导和教授》一文,提及“最近股评教授和博导的表现已注定成为2001年中国股市最妖艳的‘秀’,最近在‘资本市场规范与发展研讨会’上(注:这是一次由北大金融证券研究中心和人大金融证券研究所联合召开的会议),据说被称之为多方的股评教授又云集发炮,本来中国的经济学界就与娱乐圈近似,不露脸不搞笑就难受,可最耐人寻味的是,他们强调这不是简单的学术讨论,而是要影响市场影响决策层。好一副醋意盎然的争宠嘴脸!”

  鉴于笔者参加此会,且那番“醋意盎然争宠嘴脸”的观点正是笔者所言(但笔者的原话是:“因为理论会影响政策,影响市场,影响决策层。”)这就使得笔者不得不也写一篇不伦不类且落俗的杂文。

  二

  在《故事都不会编》中,作者认为:“许小年的‘推倒重来’是有人设的靶子,并怀疑设靶的人用心不但良苦,而且险恶,明显是把对手置于绝境。”这一来问题就严重了,是否真有如此恶人恶语嫁祸许小年呢?嫁祸的目的又何在?看来大有细查之必要。

  从时间上看,关于许小年“推倒重来”的披露最早是2001年10月22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一篇题为《革命性调整券商遭遇猝死危险》的报道。不知杂文作者是否读过此文?如果读了之后还看不出“推倒重来”的意思,那我再讲个故事。

  去年10月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开了3次有专家和新闻媒体参加的关于国有股减持的会议,第一次,我和许小年坐在一起,许小年谈到“在这一问题上政府应顶住来自市场的压力,中国股市的问题,软着陆是不可能的,崩盘又怎样?”记得当时我在会上对证监会的一位副主席说:“这个问题你无论如何不能听小年的,市场崩盘,证监会还干什么?”我后来问许小年:“崩盘以后怎么办?”他说:“重新再来。”我又说:“怎么能在这个会上讲这样的话?”他回答:“这不是内部会议吗?”(注:与会者并未得到任何会议保密不得外传的提示)我又说:“你没看到三大证券报都有人在吗?”

  第二次会议,许小年还是坚持他的崩盘论,认为台湾股市从10000点跌到3000多点也没什么。我说:“你难道没看到台湾资本外逃导致的不稳定?”他说:“台湾的不稳定是失业造成的。”问题是资本都跑了,空壳了,能不失业吗?当然,实质是许小年没看到台湾股市和大陆股市的不可比性。

  第三次会议,我一见到他就提及《21世纪经济报道》那篇文章,并对他说:“看来你还是把你的观点对外说了。”他显然还没见到那篇文章,十分窘迫,说是“记者瞎写”。我于是在这次会议发言时对在场的记者说:“新闻报道一定要真实,这样重大的观点,许小年说他并没那样讲。”接下来我批了“推倒重来论”,许小年在我开始发言后出去了一下,证监会一位副主席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人家出去了,你就不要说了。”我说:“又不是我趁他不在发言,难道他出去,我就要停止发言吗?”凭我和他的关系,还不至于下落到发动“厕所政变”的地步。许小年回来后,我将一份与会者给我的报纸递给他,并说我批了记者瞎说。会后,他把报纸还给我,一声没吭。

  这个故事能让杂文作者相信吗?你是《财经》杂志的专栏作者,又是《财经时报》副主编。许小年那篇关于中国股市像巨大老鼠会的文章也是发表在《财经时报》上,想必彼此关系是熟络的,你可以去问他。若最后“推倒重来”真如你所料,是子虚乌有,就应请许小年站出来澄清此事,将“推倒重来”彻底推倒。

  三

  这两篇杂文的要害并不在于上述种种用词和编故事,而在于其观点背后的实质。

  首先,《故事都不会编》的导语写道:“那些老爱以国情说事的人是不是由于总在谈论国情,最后国情真的变得很重要了,这种自我预言或心理暗示是许多事或人一直走不出怪圈的重要原因。”充分流露其天真无邪的海外赤子之情。

  在这里,我要明确地说:国情真的很重要,无论是中国的革命还是建设,过去如此,现在如此,今后若干年,至少在中国的金融市场没有完全开放和非流通股可流通的问题解决之前,还将如此。国情不是由于人们谈论得多才重要,而是确实很重要。

  其次,在《故事》的结尾,作者又说:“最后,我仍要提醒投资人,不要经易地被所谓市场‘转暖’迷惑……。”而在《别闹了》一文的结尾,作者煞有介事地说:“看来,只要有利益在,阳奉阴违表里不一是难免的,不管是华尔街还是深沪股市,问题是我们真还得留个心眼儿。”

  我真的不明白,中国股市去年下半年以来如此长期低迷,走出了与宏观形势背道而驰的行情,转暖又有何不好?这阳奉阴违表里不一者又是谁?是“五人帮”?还是“妖秀”表演者?而这年头最有利又有效的棒打就是利用自己手中的舆论工具,给那些观点不同的人扣上利益集团的大帽子。

  四

  之所以我违背自己一直恪守的不与人争论和不写杂文之准则,站出来写这篇文章,除了听不得尖酸刻薄的嘲讽与臆断外,还有以下几点:

  第一,目前,中国股市十分脆弱,投资信心严重不足,究其原因,是三个没底:对上市公司中介机构的作假心里没底;对股市政策没底;对股市理论没底。“三个没底”是当前股市危机的症结所在。

  可中国能没有股市吗?中国股市能不发展吗?既然建了它又离不开它,就应善待它,既要在股市作为虚拟经济必会产生泡沫的本质特征下承认它,就不能置中国资本市场的历史于不顾而一味站在对立面打击它。中国不能没有资本市场,资本市场是中国未来市场经济的生命之源,我们必须要像爱护自己眼睛一样爱护它。

  第二,理论对政策的影响不可低估,政治家的决策都离不开其偏爱的经济理论。经济学家会影响市场,影响政策,这绝不是什么争宠,而是他们的天性。去年下半年以来导致中国股市扑朔迷离的一系列政策,谁敢说背后没有一种“强力挤泡沫”的理论在支持它呢?其实,海外资本市场上著名投行之间的较量,归根到底,何尝不是其对市场判断力和影响市场、影响政府的能量的一种较量,而这一能量的释放,更多的也是通过其首席经济学家之口和研究部门之手来完成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股市崩盘,在国情独特、政策导市明显的中国是有可能发生的,从目前形势看,由于“三个没底”,中国股市跌到1000点以下不是没有可能,到那时,人们对“崩盘和推倒重来”也许会有新的认识。

  第三,既然理论从来会对政策产生影响,那么在事关中国资本市场前途的重大决策征询会上,专家的选择便十分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建立信息披露制度,公开每一位专家的观点,使他们要对自己的观点负责,尊重人民的知情权。

  最后要强调的是,将股市大讨论说成是“海归”“土鳖”之争,把彼此关系形容得势同水火,我极不赞成。我曾经不止在一个场合说过,中国的改革开放从未离开过“海归派”的支持,中国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更是如此。“海归”人士对国际规则更加熟悉,他们将在中国入世后发挥日益重大的作用,不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将付出沉重的代价。

  中国入世后,国家经济将日益取代国有经济,本土经济将日益取代民族经济,不论“海龟”、“土鳖”,大家都是本土派,我们必须转变观念,顺应潮流,大家团结起来,早日让中国经济和国际接轨,早日让中国的资本市场实现国际化。

2002年3月18日15:58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证券要闻
市场直击
搜狐热门股
·中技贸易:强势确立
·新太科技:题材丰富
·神马实业:短线黑马
·鲁润股份:魅力独具
机构看盘
·国泰君安 国信证券
·联合证券 华夏证券
·南方证券 申银万国
·银河证券 大鹏证券
·国通证券 湘财证券
·江南证券 兴业证券
·中信证券 广发证券
·闽发证券 海通证券
·天同证券 青海证券
论坛精品
·纸飞机:潜流涌动 中国证券市场将迎来“新重组”时代
·千秋家园:中小投资者不要过于沉迷于技术分析
·纸飞机:出货的烦恼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