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公司档案 >> TCL
万明坚狂人日记
http://business.sohu.com/
[ 王延礴 ] 来源:[ 赢周刊 ]


万明坚的骄傲深入骨髓,虽然他一再称自己最容易与人相处,但还是不少人对他敬而远之,能够真正与他亲近的哥们,必定是在心中将他奉为“袍哥”的那群。

博士的民族主义

——你率领的TCL国产手机这两年做得风生水起,不过矛头直指进口品牌,其间弥漫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这个时代,散播这样的情绪,是不是不大合时宜?
万:我是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如果大家认为不应该再谈“民族工业”的话,那么奥林匹克也可以取消了。我们这一代经历了“批林批孔”、“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等等政治大变局,在思维方式上与后来者是有区别的。小时候我们感受着左的一切,戴着红领巾,拿着标语参加游行,反击右倾翻案风;恢复高考之后我们又遇到了“科学的春天”,埋头学习,参加高考和数学竞赛,一个强调根红苗正的政治时代突然转型到了一个知识时代,我也从一个因为出身问题而自卑而前途渺茫的少年,转而变成了一个前途无限美好的青年。大学时代的爱国主义教育今天在我身上还起着作用,所以我声称要打败洋品牌,民族企业如果不崛起,如何谈得上国家富强呢?1982年的一天,因为中国足球打败了沙特,我们把热水瓶都摔烂了几个,今天我对自己说,尽我的努力,把民族工业做上去!

——你在同一个学校一路读完了本科、硕士、博士,并且痴心不改入了党,今天你的企业请回的海外博士中有你当年的师兄,时过境迁,你们又都经历了巨变,合作得好吗?
万:我们之间的沟通没有障碍。10年之后,我经历了从一个没有实践经验的学生到一个有实践经验的技术人员,又成为一个管理者的转变。去年我动员他们从海外回来,今年还会有五名海外博士继续加盟,我告诉他们,中国产业面临着空前发展的空间,这个机会万万不可失去。在今天的市场环境下,我不是放空炮,你们可以看到我们将是怎样追上摩托罗拉的,我们正在一路上扬,而且非常稳重,绝对不是爆发。

——你从一个获了大量奖项的纯技术人才转向一名管理者,这个转变好象很突然。
万:这不突然,我从学生时代起就是班干部,所谓到了某个企业才转变的说法可能性很小,而从小就当少先队大队长的孩子未来做管理的几率却很大。

——当年你的学习成绩非常好,你也特别强调自己的真本事,即便下车间态度也很端正。这说明了什么?
万:说明我们意志坚定。我们一直在逆境中成长,在我们博士毕业的时候,全社会都在批驳高分低能。那时深圳大学的学生最为吃香,据说他们能力强,具有开拓性、实用性,但是大学生不学专业,一天到晚在内部办酒店,这不是上策,一个学生需要深厚的知识底蕴,无论学技术还是学管理,都要知识的积累,因为知识就是财富。“高分低能”的说法在深圳已经差不多成了文革遗训的翻版,似乎你高分就一定低能。我记得刚到深圳的一家公司,当时我篮球打得不错,一名球友对我说:“听说你们那个部门来了个傻乎乎的博士,成天就知道看书。”他们根本没法把这个充满活力的我和那个“傻乎乎”的博士联系起来。

——结果你从深圳出逃到了惠州TCL,你是中国本土第一代通信博士,当初选择TCL的原因是看到了你今天的机会吗?
万:我还没有那么神算。如果我继续留在深圳,就必须转行,而TCL通讯当时是国内通讯界惟一的一家上市企业,在上市公司一定有我发挥的空间,何况他们也诚心相邀。

——从副总工程师开始,到副总、董事、常务副总,直到今天担任总经理,过去8年了。在你是否就像又一个8年抗战。
万:这是一个梦想变成现实的过程。

——TCL移动通迅从1999年开始起步,3年后实现利润30个亿。在你刚刚接手时,你就立下誓言,三年做到国产品牌第一,今天看来是实现了,但在当时,你就那么自信吗?
万:总要为自己设个横杠啊,我这个人是比较急躁,可是回头看看,我们已经超出了设想。我自信做得到不是因为我个人的神力,而是珠三角有成功的土壤。

狂人的智慧

——“狂”字似乎代表了你尖锐的性格,“狂人”按照规律是该遭到打压的,但是奇怪的是,你这个“狂人”竟然得到了机会?
万:是,我是狂了点,按照我的性格,是不可能做总经理的,因为我太容易得罪人,但是在珠三角这片讲求绩效的土地上,环境变得宽松了,像万明坚这样的人也有了创业的机会。三年前我带着7、8个人,在一小片办公区域里开始了TCL移动通讯的事业,在我给经销商讲我的目标的时候,人人都觉得我狂,但是我百折不挠地在各个环节游说,当我把它们分解下去的时候,他们不再说我狂了。集团给我们制定的任务明明是10个亿,我说我们做得到20个亿,实际上年底我们做到了30个亿。我们这么说是有依据的,但是外界不明就里,理所当然认为你狂。

——我想“狂”不仅仅体现在你的业绩指标上,它是否已经浸透在你的个人性格里。
万:客观地说我不是这么狂的人。可能受我所生长的四川宜宾地区“帮会”文化、“袍哥”文化的影响,我很爽、很讲义气,交朋友、团结人没有问题。我自认为我的班子团结得很好,只不过说话会口气大些,记得刚做手机不久,我对总裁李东升说,手机将来的利润很有可能超过彩电,彩电那么多将领,当时听了肯定不舒服,现在看来事实如此。

——在你的成长期,也许大家还想看着你成长,但是到了一定阶段,你就会给别人带来威胁,在一个国营体制里,你这样的性格会不会给你带来事业的悲剧?
万:真有这个可能。但是人要会自我调节,我如果够聪明,就应该知道什么时候该退了。人是有智慧的,既然有一方面的短处,就应该具备某方面的长处。还好,我从读书到参加工作,历来就和每一位指导教师以及每一位顶头上司的关系都很好。

——看来博士并不傻,所以你很强调“智慧”,无论做人,还是产品研发,还是营销攻势。
万:知识经济时代主要靠脑袋赚钱,电子工业不能做成简单的加工业,应该有创意。刚刚我还跟陈逸飞谈合作,我说我们的产品跟你的画一样,画的价值不在于你用了多少颜料,手机的价值也不单单在硬件本身。

——刚刚做手机你就提出了一些看来哗众取宠的概念,比如几个国际化,几个超越等等。
万:这是中国企业发展的需要,你必须对外接轨。我是学工程的,讲究系统工程,哲学上讲就是全面准确,数学上叫求解多元函数全局最优,这个时候,系统需要开放,因为你一出生就面对的是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等,不开放没有出路。系统是需要开放才强壮得起来的,公司也只有放在世界的范围内才能成长。一旦自我封闭,就难以长大,比如中国的汽车工业。你看政府哪里保护过中国的手机业?唯一的定点生产一项就带来了落后的结果,亏了十几个亿的厂家不是没有。

——系统开放才能强壮。
万:这是工业界的常识。TCL电话机什么时候被保护过,靠的是把品质做好,规模做大,这就逼着你改变经营观念。我们企业划了张太极图,核心是有创新精神的个人,个人之外是紧密结合的团队,团队之外是企业,然后是产业发展趋势、世界发展趋势,最外面才是宇宙,宇宙万物最终是和谐的。虽然我学工科,但我喜欢看人文书籍,企业传记,军事战略等等。《战争论》三册书我在本科时候就开始读了。

——可谓志存高远。
万:我的老家在山区,周围都是大山,金沙江穿山而过,那里的人都想沿江而下,出去见见世面,他们从不排外,小时候重庆流行的喇叭裤很快就传播过来,从旧中国开始,川江航道就是连接内陆的一个很著名的航道,因为沿江布局,长江沿岸的万县、重庆都是当时的所谓对外开放城市,上海达到了对外开放的顶峰。所以我的家乡从清朝末年就开始对外开放了。

——你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人才,从内心的召唤看,你更愿意做高精尖的研发专家,还是复合型的管理者?
万:从对社会的贡献和自己的发展来看,我更愿意去统筹全局,只有这样,我的想法才能实现。比如我想在手机上镶钻石,如果我是个研发人员,有人反对就会不了了之,但我是总经理,我认为这样有品位,要求这么做,最终就能实施。在没有做管理的时候,我在TCL一直是先进、劳模,搞技术可以不必和人交往,但搞管理难免和人发生冲突,中国的管理者很多都是遇到了周围环境的障碍就开始妥协,但是我不妥协,那么我就一定要成功,我从来不会和别人发生无谓的冲突,为了实施我的战略我咬紧牙关,有时心理压力和人际关系的压力很大,邪气战胜正气的时候很多,但要有勇气,要坚韧不拔。

——是什么让你积蓄了力量?幼小时的磨难?
万:山区生活艰苦,我们从小就挑水,初中的时候还跑到云南的山里拣柴,但是劳动可以带来乐趣,同时又可以磨练意志。你不觉得那是磨难,难道农民会觉得苦吗?劳动一天,晚上吃一顿新鲜的大米,很是舒心。


因为有实,所以张狂

——有人在去年TCL博鳌的一次大会上看见了你,据说当时的万明坚穿了一件浅色西装,晃晃当当地出现在兰色的海边,很有些象征的意味。
万:是说我桀骜不逊吗?那次我只是出席会议,唱主角的不是我啊。我这个人其实很好合作,但是我不说话,别人就说我傲慢,至今我也不知道原因在哪。从小他们就说我最大的缺点就是骄傲,说我不搭理人,但是我要有心情嘛,我在想问题,我不是对谁有意见。我那时想的最多的就是功课。

——是那种真正把功课咀嚼得很透的学生。
万:是,我经常考100分,而第二名才80几分。我喜欢健美,喜欢运动,并且很会安排时间,从大学时期到现在,我常常一个人骑自行车去爬山,运动、呼吸新鲜空气、有足够的时间思考。

——现在很多企业都是博士在操作,你认为他们一定比其他人要做得好吗?
万:不是这样的,大专生一样受重用,我并不迷信学历,我上博士是顺势而为,原本是保送出国的,因为计划中断才读了博士。现在看来没什么不好,人生就是天意。

——你可能不迷信学历,但在中国还没有哪家公司像你们这样注重对“博士军团”的宣传,并且还要源源不断地招收博士。
万:要尊重知识,尊重智慧,但同时我也尊重能力。我认为经过系统的、正规化教育培养和武装起来的知识分子确实战斗力要强很多,在国外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在中国,人们就要天然地损害这种感情。至于我,我不能因为自己是博士是总经理,就排斥或者害怕多来几个博士,怕显出自己无能而搞封闭,要做大,就要有胸怀,将大家团结在一起,才有希望。

——你在读的书里有曾国藩也有李鸿章,你是在做管理之后才开始读他们呢,还是一直就在研读?你向他们学习什么?是为官的手腕还是其他?
万:我从来不主张搞什么手腕,走的是大道就不应该有术(权术),凡事都当理直气壮。我需要向他们学习的是涵养,《曾国藩》是新儒学小说,儒家文化的根本和我对自己的要求是相符的,委婉一点,克服一下人家所说的“狂”,在细节上注意,但在关键时候你要坚持自己。有些人把这些东西混淆了,你的创意还没实施,怎么就知道它是错误的呢?至少将它先实施下去嘛,变革不能搞成变态,本来方向是正确的,只不过碰到了一点挫折,就马上转向,这就失去了变革的方向,成了变态了,所以在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的时候,我是很坚决的。

——说到变革,你现在是TCL通讯的总经理,“通讯”的头头这几年更换比较频繁,但是业绩一直不太好,你上任后打算怎么变革这一块?
万:三步曲,止血、造血、跑步,过往走了些弯路,犯了些简单的错误。比如产业判断,人们开始认为,手机将来将会重复BP机的命运,但最后不会这样,因为宇宙是个生态环境,手机整合了掌上电脑的功能后,就变成了移动信息的终端,这又为我们造就了新的产业空间。微软5年前就在跟踪移动信息终端操作系统,除了它的WINDOWS之外,始终在投资,虽然还未见效,但他们说会坚定地投下去,为什么?因为它看到了前景。现在我们看手机,不过是个硬件,它需要操作系统,现在我们用的是各家自己的编码菜单,但是最终它会统一,这就是商机。所以要学习微软,根据技术上的发展空间随时调整自己公司的策略,重新塑造自己。

——你对技术的信任来自于对技术看得很清,并且对潮流的把握很深,你认为一个有专业技术的领导人对企业重要吗?
万:至少在我这个团队,需要具有专业知识的人才。

——现在TCL所使用的营销手法比如聘请金喜善或者欧文等等,是你直接拍板还是手下的创意,技术出身的人对管理或许有一套,但对营销应该不那么熟悉,或者说从严谨的思维到跳跃性的思维的转变很难一蹴而就。
万:除了我在1995、1996年就自学完了MBA课程外,我想这得益于我看的大量的战争书籍,社会科学都是相通的,让我们去指挥打仗,还不是照样会赢。历史上有大量这样的人才,比如曹操,不但精通兵法,还能团结一批优秀的人,这就是我现在学习的榜样。

——你在近两年把TCL手机做到了人们不敢想象的地步,但大家仍然心寸疑惑,市场真的那么大吗?你的营销真的那么有价值吗?
万:2000年的一天,我生病在澳大利亚休息,读到了那本《营销中国》,我从中看到了中国厂家的弱点,回来后我更加自信了。到世界各地,我只看表,手机的灵感大多来自于我对表的理解。我的产品链已经准备得很好,我的技术储备、创新储备也很好了,我还具备规模,所以我的产品绝对畅销。我的营销联合阵线也是有组织和有系统的。2001年的一场市场反击战,已经证明市场具有重新洗牌的可能。

——你最爱求解全局最优,在求解答案的过程中,你的营销只是你的一个解,据说为了寻找答案,你甚至派人去西藏求解。
万:哲学的最高问题是宗教问题,西藏是宗教的高地,我派人到那里,是为了让他们感受那里的人们对内心安宁的渴望,而我们做市场就是在攻消费者的心,让他们通过物质找到精神的家园。事实证明我们做到了。

——TCL每年都有新星冒出来,今天你成了TCL迅速窜红的当红小生。
万:我不赞成个人的营销投机和公关投机。

——有些人在集中几年的工作中进步是非常大的,不知你经历了3年的飞速发展后,有无这方面的感受?
万:我考虑自己比较少,倒是未来怎么发展、跟着自己干的弟兄们的出路等等问题考虑的要多一点,至于自己,因为比较有底,所以比较从容。原来也许不被承认,心理会失衡,但今天相信了宿命,你的所有能力都应该从细小的事情上体现出来。所以要从头开始做,同时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1个亿我照样评先进,但是我就要做10个亿。最终你获得了外在的承认,但是关键还是你内心的坚韧程度增强了,遇到任何事情你都会从容不迫。

——当时集团批准你带着7、8个人出来创业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态?
万:一种沦落感。买了辆富康车,马上就有文件下来,不准买。也许实在找不到人做了,才让我来做。当然我也有历史赋予了我一个机会的想法。很多想法,都是真实的。

——对集团来说,是否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万:那绝对是。难听的话说,是踩到了什么运了。但是TCL有一点是公正的,一切看业绩。

——广东的很多企业家成功靠的是直觉,你靠的却是分析,但是你却敢用诸如“飞跃的”、“突破的”等等抽象的词汇来判断一些非常物质化的指标,这是知识分子的烙印吗?
万:我是知识分子嘛,有什么不好,何况我可以将它们解释得非常具体啊。

——你的成功是你绝对分析得出来的吗?
万:成功来日方长,能够干一个事情,无怨无悔,就行了。我在一次员工会上写了一幅对联:有功自傲非君子,无怨无悔真豪杰。

——回到了知识分子的平和上,但是为什么给外界的感觉还是那么张狂?
万:有实嘛。

肖像

快意恩仇

地缘文化渗透进万明坚的血液。

生于四川宜宾的万明坚,在很多人眼里,是一名能够和哥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袍哥”。身为博士,他的身边聚拢了一批博士,只消三年,便在中国将名不见经传的国产手机做到了轰轰烈烈,“我要让你们看看,我们是怎样追上摩托罗拉的。”即便不说话,也能被人看出狂劲的万明坚,始终没有放下内心的骄傲。

有个故事。几年前TCL电话机行销中国,步步高的段永平上来就抢了半壁江山,TCL的内部员工也不得不将这个当时的对手称做商界奇才,对他的行业洞察力与判断力,人们更是钦佩不已。有人问段:为什么不做国产手机?段永平回答:做手机干吗?我做手机,肯定做不过摩托罗拉、爱立信和诺基亚,做不到前三,我当然不做。事实证明,段永平错了。如果把TCL的万明坚和段永平相比,对行业趋势的判断,万明坚不在段永平之下。

当初深居TCL内部的的万明坚也曾踌躇满志,但在体制的束缚下,万似乎不是段的对手,而一旦体制松绑,万所焕发的能量,却大大超出人们的想象。

创业也许是随随便便的,过程却是脚踏实地的,万明坚从创业伊始,就绝对相信自己的能量,直到成功来临,财富就像羽毛般飘向怀抱的时候,那口积聚了太久的郁气,终于散发,伴随而来的,当是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就像德比大战中的胜利者,万明坚不能掩饰成功的喜悦,因为那种胜利,绝对可谓快意恩仇。

个人简历
1965年,生于四川宜宾山区。
1985.9~1988.3,成都电子科技大学通信电子系统及信号处理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
1988.3~1991.4,成都电子科技大学通信电子系统及学科,博士研究生毕业,获工学博士学位。
1991.5~1994.8,深圳桑达实业股份公司,担任工程师。
1994.8~1997.5,TCL通讯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总工程师、技术开发部部长
1997.5~1999.3,TCL通讯设备股份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董事副总经理、广东TCL数字信息技术研究开发中心主任。
1999.3~2002.2,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TCL通讯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TCL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2002.3至今,TCL移动通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TCL通讯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TCL集团有限公司董事。

2002年4月8日11:53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公司档案 >> TCL
公司档案
  • 亚信
  • 康柏
  • 索尼
  • 银广夏
  • 新希望
  • 安然
  • 长虹
  • 三星
  • 康佳
  • 搜狐
  • 中国移动
  • 摩托罗拉
  • 中国联通
  • 中石油
  • 西门子
  • 飞利浦
  • 诺基亚
  • 网通
  • 微软
  • 安达信
  • 福特
  • 惠普
  • 海尔
  • 联想
  • 首钢
  • IBM
  • TCL
  • 中石化
  • 中海油
  • 佳能
  • 通用电气
  • 英特尔
  • 肯德基
  • 雀巢
  • 品牌管理
    财务管理
    产业价值链
  • 农、林、牧、渔业
  • 采掘业
  • 制造业
  • 电力、煤气及水
  • 建筑业
  • 交通运输、仓储业
  • 信息技术业
  • 批发和零售贸易
  • 金融、保险业
  • 房地产业
  • 社会服务业
  • 传播与文化产业
  • 综合类
  •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