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生活方式·其他
找寻黑暗所给予的--蝙蝠洞一日记游
http://business.sohu.com/
[ 刘睿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人之初,是懂得如何适应黑暗和孤单的,后来花花绿绿的世界让我们忘记了黑暗和孤单所独有的温馨,也忘记了那种特别的安全感。在蝙蝠洞的7个小时,我终于明白,原来在黑暗里我们能够重新拾回那种温馨,享受人带给人的安全感

  

  用神秘来形容森林,是因为它的浓荫像童话一般不可捉摸;用神秘来形容海洋,是因为它蓝色的海平面下既吟唱着五彩珊瑚的颂歌,也咆哮着鲨鱼的磨牙声;用神秘来形容太空,则是因为人类渴望获得一双探访天堂的坚强翅膀;用神秘来形容洞穴,却只因为它充满藏天纳地的无边黑暗。因为你的视线受制于灯光的照距,你的行为受制于洞体结构,你的方向则完全掌握在大自然手里,没一点左冲右突的自由。

  如果说在森林里做路标是明智的,在海洋和太空里定坐标是可行的,那么在洞穴里做路标则是绝对必须,因为在这里参照物是如此单调而不可信任,而定坐标却是如此艰难,GPS开始失效,指南针也会摇摆不定。

  在人类历史上,人类为洞穴的探索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但收获和记录却少得可怜。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当我偶然得知一群论坛上的“同仁”有探洞计划时,我便不假思索表示要参加。“咳嗽”在旁偷偷捅了捅我,摇摇头,我这才想起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告白:“我怕黑,我怕水,我怕……我不探洞,我不漂流,我不……,”忍俊不禁,却还是义无反顾,知道他不忍令我失望。于是在周六一大早就出发了,同行的都是一些老朋友。我们的捷达跟在带头人“穴人”驾驶的吉普后面,雄纠纠地开上了京石高速公路,直奔良乡而去。

  一路上大家聊起了北京的地质构成,北京其实是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太行、南襟河济的一处半封闭的“海湾”,是一小块冲积平原。北山和西山是完整的两大地貌单元。北山以海坨山——佛爷顶、八达岭——云蒙山为主脉,以中生代的火山侵入岩花岗岩为主,雄浑博大。西山则由于地壳间歇上升,形成了东灵山、白草畔,黄草梁、庙安岭,柏峪、猫耳山、大洼尖这三级夷平面,岩石也多为富于变化的石灰岩、片麻岩,向斜成山,背斜成谷,发育了大量的峰林、岩溶漏斗洼地和多层溶洞。

  话犹未尽,路牌已指示出石花洞就在附近。前车减速左转,在一处山脚下的饭馆前停下来,旗云的7人小组动作干净利落,不到15分钟就整装出发,上了公路左侧一处并不起眼的小山包。我们紧跟其后,想起云水洞、石花洞的酒香巷子深,早作好了长途跋涉的准备。谁知不到5分钟就到达了紧邻公路的蝙蝠洞洞口,脚底运煤车一辆接一辆。这可是个丝毫也不起眼的洞口,有人随手用什么在石头上刻出了“幽洞”两个大字,要不是有人带领,说什么我也不信这个洞有多深。

  真正的整装是在这里进行的,安全带上腰,检查后还互相检查,安全帽、头灯把人装扮得像煤矿工程师。“穴人”和晓东摆弄着一种特别的装置。不一会,一小束火焰就从头盔上冒出来,看见他们在一个塑料瓶里放了些石头,然后打着了,所以就叫火石灯吧。李想就更好看了,主绳、铁锁、上绳器(分手胸脚用)、下降器和我们这些外行叫不出名字的宝物挂了一身,一挪步就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正式出发!进洞不远,就忍不住停下来适应一下洞内黑暗的环境,两盏火石灯的幽幽火光照在石壁上,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张牙舞爪的。

  地上也满是潮气,还不时出现湿润的泥土,头顶的岩壁被流水冲刷而过,暴露出大量鹅卵石,说明这里是一处古河床。看来它虽属喀斯特地貌区,却可能是一处侵蚀崩塌洞,以至于很长一段我还没有见到岩溶的样子。

  脚下一直在打滑,眼前要攀上一人多高的洞口。于是第一次用到了绳子,上面拽,底下托,五体投地,总算上来了,弄一身泥大概算是探洞活动的入门仪式。早被警告过穿最脏最破的衣服,现在总算明白穿脏衣服的意义了。

  眼前出现两条叉路。晓东却低头指脚下的白化虫给我看,这样的虫子会突然在匍匐前进的时候,用头灯一照就照出许多来,然后他又满不在乎地给我讲左前方的路上埋伏着一处十几米深的竖井,连着地下河,幸运的是昏暗的头灯照不见我逐渐发白的脸色。

  晓东和“穴人”稍作商量,决定走左侧。11个人,鱼贯而行,不久就被一处高不过尺的小洞阻住去路,就像一处吊门落下大半,留了小缝。据说竖井就在里边不远处,我暗叫:“真阴险!”要是有谁莽撞些,钻身过去就赶路,肯定在劫难逃。晓东叫李想过去拉保护绳,只见李想在安全带上扣好绳锁,一个匍匐前进,就消失在缝隙里了,只留下一串好听的叮当声。不久,那边说“好了”,我便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过去,晓东嘱咐一定扣好主锁,检查了又检查,然后放行。爬过洞口,我挺起身,头灯可以照见两三米的距离,却还看不见李想。四周是凌厉的岩石,脚下的漆黑中蓦然闪起一点银光,原来是一只丝扣锁扣在岩钉上,岩钉钉在竖井口!竖井口几乎占据了去路的百分之九十。我蹭过去,下意识地往下看了一眼,一股凉气涌上来,逼得我以最快的速度头也不回地向李想那边奔去。

  过了这关大概就是探洞“黑带初级”了。

  边学习,边实践。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四肢协作的能力很强,还能在壁虎状爬行的时候,又快又灵活。有一次眼见缝隙下面黑黝黝的看不着底,只能踩着一溜小边通过,上面手肘撑着,下面膝盖顶着,居然能让我挤过去,心都没颤一下。用某些人的话说,连最不容易运动到的臀部肌肉都锻炼了,谁知道哪时候得用哪儿挤,好多次都希望自己变成窄窄的胶片。

  呀,这不是钻进了下水管吧,浑圆的,窄小的,黑糊糊的,湿漉漉的,背着多秀气的包也别想通过,只有推着走。漫长啊!突然一探头,却发现到了一处大厅!

  其实蝙蝠洞虽然名气不小,可并未吓倒胆大心细的户外运动的前辈们(最早的签署日期是60年代)。沿路石壁上签名留念的百家姓怕是全了,还七扭八歪地画满了箭头,这也是我紧张不起来的原因之一,在这里迷路又能怎么样,多花两小时总能出去。

  更夸张的是,这个大厅的洞壁上用喷漆正正规规地写着两尺见方的“雪鸟”,正是身边的伙伴几年前留下的墨宝。旁边有六七个张姓的签名,看来是一大家人。往哪走,并不清楚,只是说去找蝙蝠大厅。已经适应了黑暗,有时休息,干脆熄了头灯,感受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完全黑暗和完全宁静。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线天,两壁对峙,稍宽阔处,侧身或许可容绝对瘦人通过!事实证明还有更糟的情况,天是一线,地却也是一线,准确地说是一条刃状山脊,而且绝不容你起身用脚,只能头前脚后,侧身靠着山脊,挤过去,如果微微看下一侧的黝黑不见底的地缝(那倒可容一人直立通过),立即会没了信心。

  我迟疑了。Christian胆量过人,硬是将身体从刀刃上蹭了过去,边蹭边感叹:“我怎么这么胖了呢。”有人成功,我便依葫芦画瓢,脚一阵乱蹬(据说着力点根本不是石头,是“咳嗽”),总算是过去了。真正的考验来了,晓东和穴导都面容严肃起来。

  “给我保护。”晓东和影竹在洞口给穴导做保护。

  “放,再放,再放,好了……再放……”

  就这样半个多小时后,晓东也进洞了,然后是影竹。

  据说里面有一处横渡,然后要下降十几米。

  李想在我前面,教我如何利用主锁、八字环和一只快挂,安全地从一根保护绳换位到另一根上,我无法跨越一道巨大的岩缝,只好全部吊在绳子上划,此刻才明白穴导用半个小时打两个保护点,一点也不过分。用八字环下降。下方黑洞洞的,还没看清,已经到底了。晓东和影竹正嚼饼干呢,看看时间已经过下午1点,我又向前摸了一个拐弯,然后躺倒在地,随手一抓,一大把沙子,想想这个高度好像正是洞外河道的高度,夏天洪水大的时候,洞里满是水。仰面朝天,现在还能看见洞顶和着泥的水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泥留在洞顶都是钟乳状的。

  关了头灯,在这绝对的黑暗中,听不见一丝的声音。我感觉自己一向失常的心律跳动得规律起来,我感到宁静。

  人之初,是懂得如何适应黑暗和孤单的,后来花花绿绿的世界令我们忘记了黑暗和孤单所独有的温馨,也忘记了那种特别的安全感,“咳嗽”过来的时候,我讲述着自己的感觉,并且让他也静静地感觉,他说,他听到了两个人的呼吸,两个人的心跳,两个同频率的生命信号。

  后面有人的声音传来,我们要继续前进了,一切动作都驾轻就熟,很快就到达蝙蝠洞了,穴导说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大厅里上千只蝙蝠受惊而四处乱飞,也吓坏了他们,赶紧逃跑了。可第二次有备而来,却再也见不到蝙蝠的影子,估计是开了个全民大会,决定搬家大吉。

  过了蝙蝠大厅,不太远就到了洞的尽头,看来是被河泥淤死了,这里又出现了刻字留念的痕迹,这一次写的是某中学探险队,让人吃惊不小。

  回程自然还要爬上那根绳子,这是我第一次用上绳器,除了感叹周围的攀岩高手长袖善舞,还感叹人类的聪明与智慧,小小的几件器械,笨拙如我,攀登十几米的岩壁都如探囊取物。感谢穴导三五分钟将我绑扎结实,结果不但省力安全,而且大感十几米的高度不过瘾。回家路上眼看着过街天桥还跃跃欲试。

  大约是爬绳的感觉太良好了,我全身都兴奋着,和“咳嗽”、Cristian一起快速摸向洞口。结果越走心越虚,开始时还说:“我记得是这儿。”后来就变成了:“反正这有到此一游,丢不了。”再后来就不吭声了,直到前边出现王沁的声音:“你们快出来,看蝙蝠。”

  没过“雪鸟”大厅,没过竖井,轻易就到了洞口。迷了路还不知道呢。心中暗惊,这真是给初学者一个警钟。

  果然有两只小蝙蝠相拥挂在洞壁上,大约是受了头灯光的打扰,不时颤抖一下身体,却好长时间都没有飞走,大约是睡得很惬意。它们起飞前的动作,是一阵浑身上下的狂抖,然后展翅。我原以为自己是怕蝙蝠的,谁知当它们出现在眼前,却觉得十分可爱。

  “咳嗽”说他怕黑,路上却对我说,他觉得这种黑暗让他感动,就像回到26年前,他说他爱上探洞了。

  大家在洞口相互对视,大笑起来,每个人都像刚在泥里打了个滚的孩子一样。突然觉得11个伙伴变得如此熟悉、如此信任。对于同伴增长的信心,对于自己增长的信心,甚至对于绳索、对于保护点、对于上升器增长的信心,对于我的生活都是如此崭新和如此令人感动!

  我们在洞中逗留了7个小时,这是生命里不起眼的7个小时,就像这不起眼的小山,和这不起眼的洞口,然而这却是我生命中的一次新生。

  这念头让我想起出洞的时候,不知听谁说的:“好难啊,终于生出来了。”

  自由行·提示

  探洞知识必读

  当你想去进行探洞这一极具挑战性的运动时,你必须具备足够的勇气。当然仅仅拥有勇气是不够的,你首先得确定你能经受长达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黑暗。不过,常言道:“有备无患”,探洞前做好细致的准备工作并掌握一些必备的知识是必不可少的。

  1.做足准备:

  首先,在探洞前必须清点好探洞所需的基本装备。有些探洞者使用的是电石灯照明,这是因为当洞内氧气缺乏时,电石灯火苗的颜色会发生明显变化,可以提醒探洞者及时退出。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电石燃尽清除残渣时,会有残存的电石气逸出,要防止其他人的电石灯火苗把逸出的瓦斯气点燃发生危险。所以当一个人更换新电石时,其他人要退出一定距离(5米以上)。不过即使使用电石灯,但为了以防万一,仍需要带上一支手电筒备用。

  2.对付迷路:

  探洞最大的危险就是迷路,为防止迷路,一般的方法是设置路标。最好准备一些不同颜色的反光路标,并编上号,按编号大小顺序放置,不同的岔路放不同颜色的路标。反光路标的优点是容易被发现,而且可以回收再用。有些人喜欢用粉笔在洞壁上画箭头,但这样的路标不易发现,而且容易和其他探洞者画的箭头相混,还会弄脏洞壁,违背我们的环保原则。洞穴一般由狭窄的通道和宽敞的“大厅”组成。大厅往往是几条通道相会的地方,且乱石密布。从通道进大厅容易,从大厅找通道口难。所以,当你从一条狭窄的通道进入一个宽敞的大厅时,一定要在入口处做好反光路标。

  如果已经迷路,第一件事就是立刻停下来,稳定情绪,不要慌张。最好坐下来休息10分钟,然后再找出路。在迷路的情况下,人的感觉往往是靠不住的,这时你应抛开一切感觉,用具体的方法解决。从你发现迷路的地方,开始做路标,然后一个方向一个方向地去尝试。要有耐心,慢慢摸索。有一点要提醒的是,岩洞洞穴都是由地下水冲蚀而成的。河流冲刷洞壁会留下痕迹,从这些痕迹可判断出当年河流的走向。这时不论你在哪一个“支流”里,你都可以顺流而下。实际上,任何专业探洞者都是不做路标的,它们会按照水流冲刷的痕迹很轻松地走出复杂的地下河流。

  3.注意安全:

  洞内许多地方相当狭窄,常常需要四肢并用,匍匐前进,为了保护你“健全”的四肢,最好带上护膝、护肘、手套和安全帽。安全帽不仅可以防止钻洞时碰头,而且可以防止被意外坠落的碎石砸伤。另外,手电筒要带足备用电池和备用灯泡。最好带上几只哨子以便大家在黑暗处联络。

  千万要注意在连续数天大雨过后及地震之后不要进洞,因为这时洞内情况不稳定,容易出现塌方。虽然探洞惊险刺激,也不要把生命当成儿戏。

  自由行·装备

  探洞电石灯:由电池灯、乙炔灯和头盔构成,小型洞穴可用登山头盔及头灯代替,大型洞穴探险必须使用探洞专用头盔灯。

  探洞安全带:必须使用探洞专用安全带,其他登山及攀岩安全带禁用。

  牛尾绳:可用直径大于9毫米的动力绳自制,但切记只可使用动力绳,也可选用缓冲性更佳的专用产品。

  脚踏带:可用5.5毫米Kevlar或Spectra特种静力绳自制,也可选用专用产品,但切记不可使用有弹力的动力绳。使用其他各种直径的CORD绳上升效果也不好。

  其他还有探洞专用下降器、手柄式上升器、胸式安全带、胸式上升器、铁锁、丝扣铁锁、电石罐、探洞包,用于连接探洞安全带的MAILLONRAPID,不能用任何种类的铁锁代替.

2002年12月3日10:15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生活方式·其他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