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产经新闻 > 中国民企死亡全书 > 民企长生丸
采取独立第三方解决 郎咸平教民企如何打官司
2003年9月15日13:31   [ 伊晓霞 熊满蓉 ] 来源:[ 粤港信息日报 ]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重点提示:

  ●很不幸的是除了仰融以外,大部分的民企只能认命。

  ●由于美国法庭的开庭在即,我相信你们媒体一定很关切这个仰融事情的进展。

  ●旧账不能不算,我认为政府对于民企的态度应该是既要约束但又要保护。

  ●我国还未完全建立法制化以前,利用案例判案应该是个比较可行的方法。

  ●我们应该慎重考虑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条款列入法典之中。

  ●民企的顾虑可以说是“无解”。

  ●事实上广东民企的整体管理水平是相当差的。

  郎咸平印象

  1986年获得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财务学博士学位,曾执教于多家知名商学院。不久前他作为独立“第三方”介入到仰融案中,并在《财经时报》上发表了关于如何成为第三方的来龙去脉及处理原则,同时也对民营经济有独特的观点。9月17日,他将作为长江商学院首席金融学教授出席“长江商学院管理前沿问题论坛”,本报记者有机会在论坛召开之前与郎咸平进行了有关民营经济的独家对话。采访过程中,记者深刻地感受到了郎咸平一贯的风格:严谨、坦率,不乏风趣。

  我是一心为公,没有什么私心,所以对仰融商请“我没有犹豫过”

  记者:仰融是什么时候跟你联系的?当时是怎样一个情形?在接受委托的时候,你有没有考虑过此案的困难?有没有犹豫过?此案的难点在哪里?此案有没有给你带来压力?接手后,你都做了一些什么工作呢?如今,事情是否有新的进展?

  郎咸平:我在6月份时在经济观察报发表过一篇有关原罪的文章,在文章中我提出过解决原罪的问题,可以透过独立第三方解决,当然我也提出很多别的方案,包括制度化的解决原罪问题。因此仰融就找到我希望我出任他的第三方,当时是6月26日,各报都有记载。我已经考虑到此案相当的艰难,因为我提出的概念是在目前法制化还未到位的时候利用独立第三方的案例作为未来类似案件的参考。但我是一心为公,没有什么私心,所以我似乎没有犹豫过。

  此案的难点在于这个独立第三方的新思维能否被政府所接受,同时在国内行政和司法挂钩的情况下,独立第三方的案例定位将是一个最重要的难点。但我认为,根据我以前的经验,这个观念的推出是需要时间的考验,也需要各方的积极的参与。例如最近新浪和搜狐网就针对这个课题展开了大量的讨论,这是一个好的进展。以前我在国内推行辩方举证的时候,也是经过一两年的时间才取得了大家的共识以及司法单位的理解。因此我是抱着审慎乐观的态度,期望我国的民营企业能够因此案而更进一步的发展。

  目前此案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压力,而且我接手后我的姿态摆得很高,我告诉双方我不代表任何一方的利益,我只代表大多数老百姓的利益。因此我不会主动接触任何一方,如果大家认可我的专业性和独立性,而且也能接受第三方的思维,自然会找到我。目前我什么事都没有做,有的媒体报道,我去东北和北京没有人理我一事,纯系子虚乌有,没有这回事。目前我没有做过任何的工作,也没有和辽宁省政府接触。但我理解目前事情非常的棘手,我相信辽宁省政府也正在为此事集思广益,参考各方专家的意见,我的意见已经非常清楚了,我认为辽宁省政府不该应诉。辽宁省也应该把握机会,成为中国保护民营企业家利益的第一个模范省。

  记者:郎教授,我发现你老是惹上一些棘手的事情,先是仰融案,后有德隆事件。这是不是因为你“入世”太深?你会不会因为一些是非而收敛你的锋芒?

  其实我不认为这是一件棘手的事,仰融案对于我来讲,是一个参与十六大所提出保护民企利益实践的机会,我也深刻的认为,这件事情的圆满处理,可以带动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增加投资,促进经济发展。所以与其说是棘手,不如说是一个机缘。我在两年以前曾经对德隆事件做过深入的调研,但现在没有跟进,我的观点很清楚,已经完全写在新财富的文章上了。只是媒体对这个事情还是很有兴趣。至于你认为我是不是入世太深,难道你不觉得一个金融学家所关切的是这个社会而不仅仅是在象牙塔做学术研究吗?因此我相信我是一个入世的学者,我也希望能够将我所学有助于这个社会的发展。虽然听起来像是大话,但我确实是如此想。

  针对性柔性法条列入法典 国企老总应承担“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

  记者:您提出民营企业家“原罪”这个概念,而一批倒下的富豪也的确给您提供了实证。相对于他们,可能有一批新的民营企业家产生。以广东为例,就我采访所知,很多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领导,都想通过MBO成为民营老板,而不是国有企业的办公室主任。他们虽然花一元钱就占有了国有资源,但他也同时背负了国有企业原有的巨额负债,好像比那些“带有原罪”的民营企业家要清白很多。但有一点不能忽视的是,那巨大的负债正是他们在位领导时造成的,而一旦MBO了,企业就开始扭亏为盈了,如何解释里面的矛盾呢。

  郎咸平:你所提出的这个问题也是最让我感到愤怒的问题之一。国营企业老总在任内搞砸了国营企业,但经理人收购之后,企业又起死回生。因此我看到了很奇特的现象,国企老总把国企搞砸之后就将之归于体制问题而逃脱责任,但把国企做好了就当成自己的功劳而要求回报。当然,如果做好的话要求回报是合理的,但如果把企业搞砸了那就要负责任。也就是我前面所说代表大多数人的政府仍然要约束这一类的案子,因为这些老总犯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的柔性法条,他们仍然是有责任的。我们绝对不容许国营企业老总搞砸了国企之后再将我们老百姓的财产纳入私囊。因此我仍然认为政府应该利用“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柔性法条监管这一类的案件。在我们国家逐渐法制化之时,我们应该慎重考虑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条款列入法典之中。

  民企“原罪”暂时无解 广东民企做不大主要症结在管理

  记者:广东现在正在大力发展内源性经济,实际上就是民营经济。面对外资投资取向的转移,发展民营经济是广东未来发展的持续动力。与民营经济发展较好的其他省市相比,广东的民营企业不愿做大,这一点是很多人都知道的。您认为这种广东特色正不正常?目前广东省通过评选取优秀民营企业及鼓励等形式来做大做强民营企业,您认为做大做强的有效途径是什么?

  郎咸平:广东省的民企不愿做大当然有他们所担心的原罪以及眼红问题。在案例判案和司法、行政脱钩以及更进一步的法制化还未实施以前,民企的顾虑可以说是“无解” 。

  但是我要提出另外一个问题,广东相当多的民企以往的成功都是靠着他们的悟性和机遇。但是成功以后就觉得自己不得了了,出门有奔驰,吃饭抢付账,前呼后拥的好不神气。大部分人没有想到充实自己,而只想以自己以前那一点可怜的经验复制到未来的发展,结果就是企业一做大就失控。事实上广东民企的整体管理水平是相当差的,而且国际竞争环境视野狭窄,根本称不上是个称职的管理大型企业的高手企业家。广东省大部分民企的管理水平也只能维持个几年和几亿元的水平仅此而已。

  刘晓庆案是一只很好的“麻雀”

  记者:如果说,之前的民营经济是在国有及外资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可能有点夸张,但民营企业所受到的重视的确排在前两者之后,以至于针对民营企业的政策都带有极大的不稳定性,就像华北油田事件(记者注:不久前,华北地区政府收回了一批民营的小油田,而这些油田由于当初政府没能力开发,就放开给民营企业做,现在做出了一定规模却又收回了。)从某种程度讲,仰融和他们相比,还是幸运的,还有争取自己利益的途径和机会。您是很注重“双赢”的,那么由于政策当初制定的不成熟而导致如今的变动所引发的民企与政府的冲突,您认为应如何最大限度的减少损失?

  郎咸平:你们所提的问题也是目前政府所头痛的问题。华北油田的例子和仰融事件有几分类似,但很不幸的是除了仰融以外,大部分的民企只能认命。但认命之余,这也会进一步地打击民企的积极性。因此,在这个问题没有解决以前,我实在不知道我们应该如何贯彻十六大“国退民进”的精神。

  我相信这对政府是一个很严峻的冲击。如果透过国内司法程序解决,我国司法和行政挂钩的特殊现象已经证明了很难保护民营企业家,因此必须透过两个途径解决。

  第一是透过我目前正在做的“私了”途径,也就是以独立第三方出面解决政府和民企之间的问题。但是以我个人的经验看来,政府也必须有着一个开放的观念接受这个理念, 否则很难推行这个制度。如果独立第三方的理念可以贯彻,我们未来可以利用案例判案的方式处理类似的民企事件。由于美国法庭的开庭在即,我相信你们媒体一定很关注这个事情的进展,我相信我们政府一定会理解到“私了”才是一个最好的处理方法。目前我还不清楚政府在这方面的想法如何。但我仍然保持着审慎乐观的态度。

  第二个方法就是将司法系统独立于行政系统之外。目前行政和司法虽然独立性不够,但以刘晓庆的例子看来,司法当局不断地将此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要求补足证据的做法就是一个独立性的最好案例,这个处理方法值得我们高兴与深思。虽然刘晓庆的案子最终以较公平的方式处理了,但是却隐藏着极大的风险,那就是因人而异。如果换了一个司法机关,能不能如此处理还是一个问号。我们最好将之形成一个制度,而最重要的做法就是行政与司法脱钩,并透过舆论的监督达到真正的司法独立。我相信我国政府有这个决心,因为从孙正义的案子就可以看出政府对于媒体披露信息的重视,我们也清楚地看出我国政府是有着追求法制的决心。

  寻找民企保护和约束的平衡 在刚性和柔性双重机制下形成对民企的约束

  记者:虽然现在国家提出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但是不是就意味着旧账一律不算了呢?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仰融那样有机会有途径向中国政府争取自己的利益,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您那样会成为“第三方”,在避免仰融类似事件的发生上,您认为是政府应该让步呢(如制定新的优惠政策),还是企业采取一些积极措施好呢?

  郎咸平:旧账不能不算,我认为政府对于民企的态度应该是“既约束但又要保护”。但政府在处理民企问题时要慎重,如若处理不好,不但政府的威信将受到损害,而且也将影响民企的积极性,进而影响经济成长和税收。我想谈一下我们如何约束民企。中国是个大陆法系的国家,与英美普通法系国家的判案标准不同。以对民企的约束而言,大陆法系不可能详细罗列所有民营企业家不该做的事(这也就是所谓的刚性条款。)但并不表示民营企业家就可以随意的不顾公序良俗(就是指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图利自己。他仍然会受到柔性“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的约束。

  何为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呢?该名词来自日本人所翻译的商事法,因此非常绕口。这个柔性概念特别难掌握。所谓“善良管理的注意责任”是指管理人员在执行决策时,必须注意不能违反社会的公序良俗(这又是一个绕口的翻译)。例如公司股东要求某经理人替他们用心经营,但是这个经理人却无心工作,最后造成公司利益受损。这样情况下,某人当然没有犯法,但他却违反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

  内地目前对此种柔性条款的理解和把握都很差。例如科龙在被格林柯余顾雏军收购以前,该公司高层除了有一位年薪750万(人民币)的管理人之外,还有一位超过600万元,一位超过500万元,两位超过300万元。如此的高薪不但远远超过国内上市公司高层平均12万元的年薪,而且其最为人诟病的是,该公司前一年竟亏损了15亿元。在如此巨大的亏损下,科龙高层仍大大方方地给予自己远远超过同业薪酬的天文数字,难免激起了股民的愤怒。这就是科龙管理人员没有尽到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

  虽然有些民企的资产来源和权益始终说不清,但说不清并不表示没有责任。我认为代表大多数社会公众利益的政府仍然可以追究民企的责任。因此在刚性和柔性双重机制下形成对民企的约束。

  但是,我们仍然需要营造一个宽松的营商环境保护民企发展。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秉持十六大所揭诸的法制化精神形成一个规范的体系,让民企可以在法治的框架下营商并得到法律的保护。但目前还无法达到这个目标。在法制化不完善的情况下,一旦出现类似华晨这样的情况,代表着多数人的利益的政府,也要兼顾本身的“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而应以保护公众利益为前提处理仰融的案件。也就是说“善良管理人的注意责任”也应及于政府而不仅是企业。政府不能简单地利用行政命令把收企业收归国有,而完全忽略了企业家本身的创造力和贡献,这对于社会大众而言都是个极大的损失。举例而言,我研究华晨案例,发现仰融离开后,华晨业绩下降,这对于股东来说都是损失。

  我所以愿意接受仰融的委托,因为我希望透过仰融的案子,建立全中国第一个案例,而为以后的类似案件提供解决的办法。更远一点地说,我希望透过此案例清晰地界定产权,建立一套有利于政府和民企双方的沟通机制,在约束民企和保护民企之间取得一个平衡,鼓励民企发展,提高经营效率,这是对公众利益和国家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一步。

  但长期之下,我们努力推行十六大所提出的法制化才是一个保护民企的根本。但目前在法制化还不到位的情况下,透过案例以及司法和行政脱钩的做法应该可以当成过渡。

  

页面功能 【我来说两句】【我要“揪”错】【推荐】【字体: 】【打印】 【关闭
免费交友,更有机会中大奖!

精彩相册[男][女]
活力社员[男][女]
魅力情人[男][女]
美女 天若有情
帅哥 不帅照脸踢
·和弦铃声:
原来的我 挥着翅膀的女孩
·疯狂音效:
On…个头啊 翠花,接电话…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新闻搜索
关键字: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相关新闻
  • 郎咸平称只要人民币汇率不动 热钱将无功而返(09/14 09:18)
  • 郎咸平:中国股市应对得起“忠心”的中国股民(09/14 09:14)
  • 应诉可能“三败” 郎咸平建议仰融案应避免应诉(08/30 09:17)
  • 郎咸平:成熟的法律背景是企业公民意识形成的基础(08/24 20:04)
  • 郎咸平建议仰融撤销在海外对辽宁省政府的起诉(08/25 08:56)
  • 郎咸平:企业公民价值观的建立需要政府参与(08/21 15:57)
  • 现场报道: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主题演讲(08/21 14:40)
  • 现场图片: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郎咸平(08/21 13:38)
  • 郎咸平接受仰融委托 处理仰融与辽宁省产权纠纷(08/19 07:49)
  • 《南风窗》:郎咸平探求民营企业“原罪”出路(08/06 19:25)
  • 该作者文章
     ■ 我来说两句
    用  户:        匿名发出:
    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 新闻自写短信
    对方手机:
    [最多2个] (半角逗号分隔;0.2元/条)
    短信内容:
    署    名  
    手    机  
    密    码  
     


    香遇桃花岛免费交友
    ·找老乡尽在激情老乡会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 眉飞色舞
    ·[] 厉鬼再现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因SARS突发而暂缓的公务员加薪计划将从12月起实施。
    订阅 焦点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大染坊电视剧原著
    1元图书特卖场
    财富就在你眼前
    股市潜规则
    时尚女性巧理财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