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6克金戒指剩1.53克 揭开金银加工店偷金黑幕
http://business.sohu.com/
[ 蒋立青 张皓 王浩峰 ] 来源:[ 武汉晨报 ]

  [两则投诉]

6.4克变4.6克

党女士还算幸运:虽然她6.4克的金戒指加工后变成了4.6克,但经过交涉,她最终要回了被偷的金粒。

党女士说,她的戒指是在汉阳大道一家金银加工店加工的。加工时,她一刻不离地守在现场。

戒指加工完成后,党女士感觉明显轻了,遂让店老板称重,老板并不认账。党女士当即拿到市计量测试检定所一称,果然少了1.8克金,戒指加工后只剩下4.6克。

店老板见党女士如此较真,不得不还给她截留下的金粒,谎称是模具中留下来的。

6克的金戒指只剩1.53克

在经过三次加工后,熊女士的金戒指由6克“减肥”到了1.53克!

熊女士说,这枚6克的黄金戒指是她婆婆送给她的。1994年,她在武汉体院附近遇到一名背着工具的移动打金匠,便让他帮忙加工。第二次翻新是在1998年,当时称重在4克左右,加工完后因“正常”损耗,只剩3克多。第三次加工就在前两个月,加工完后称重是2克左右。记者17日带着这枚戒指拿到市黄金饰品质量计量公证站一测,只有1.53克!

记者出手,被“黑”了

[记者调查]

17日下午,记者带着这枚1.53克的黄金戒指,随机来到汉阳翠微路一金银加工店,准备改个式样。

该店和许多街头金银加工店一样没有店名,只在门口竖有“金银加工”的牌子。店内所挂税务登记证上注明经营内容:金银加工;地址:汉阳区翠微路38号;法人代表:程丽平。

小店内只有一名30多岁的妇女,自称福建人。在记者的要求下,这名程姓女老板拿出一杆小秤称了称戒指的重量:1.3克。

就这么一称,立马就“少”了0.23克黄金!

程老板为记者翻看柜台上摆着的几本戒指图片书,让记者选1.3克类的样式。

“1.3克金还能改成1.3克类的戒指,没有损耗吗?”

“基本上没什么损耗,最多零点零几克。”

程老板开始找石膏模具,因为记者所选1.3克类样式的模具已用完,程老板建议记者改做1.6克类的样式。

“1.3克的金子怎么做1.6克的戒指呢?”

“可以帮忙添点金子”,程老板说。

记者表示不愿加钱,程老板建议记者将本来有图案的戒指改成镜面。

这种改法不需要石膏模具,全凭手工打造。

程老板点燃焊枪将戒指熔化,待冷却后用钳子夹住小金团,放在一个正方形的钢桩上用钉锤打造成条状。后又用焊枪烧过几次,再反复煅打,放在清水中淬火,还放在一个不透明的杯中清洗。记者装作好奇,问杯里装的是什么,她称是清洗用的盐酸。

最后,程老板将小金条用工具圈成戒指,并焊好接口,放在刨光机中旋转分把钟,一个金光闪闪的戒指新鲜出炉。交给记者时,她还是用先前的那杆小秤称了称:“1.3克,一点没少!”记者付了5元工钱。

整个加工过程约十分钟,程老板的动作十分老练,显然是个行家里手,记者睁大眼睛紧盯每一个环节,未发现异常。但记者戴上后紧了很多,再次拿到市黄金饰品质量计量公证站一称:果然只剩1.3克!

当记者带着前后两次的检测结果再次来到翠微路38号时,见势不妙的程老板夺路而逃,在随后的交涉中,她的丈夫提出愿出20元私了,遭拒绝后便慌忙拉门关店。

武汉金饰珠宝行业协会办公室负责人李油斌肯定地告诉记者:你的戒指被偷金!

根据损耗标准,记者1.53克的黄金戒指加工后,损耗最多0.03克。

那么,另外的0.2克哪去了呢?

业内人披露惊人内幕:眼快不如手快

1、“金傻”其人

认识“金傻”绝对是个意外,而他冒着“众叛亲离”的危险向记者抖露金银加工店的偷金黑幕,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18日下午,记者在汉口武胜路一带的金银加工店暗访时,巧遇“金傻”。他是某金银加工店女老板的弟弟,入行10多年,目前已退出,这两个月因为姐夫出了点事,帮姐姐料理金银加工店。

之所以被亲戚朋友及行内人称作“金傻”,是因为他从不“吃金”。他告诉记者,他是凭过硬的手艺为人打金,从不“吃金”。所以熟悉他的行内人士都说他“傻”,他姐为了阻止他抖黑幕,当面对记者称“他是个‘傻子’,莫找他谈!”

“你将我4.7克的金戒指称成4克就算精明?”面对记者的诘问,“金傻”的姐姐尴尬沉默。

“金傻”认为,偷金恶习败坏了整个打金行业!之所以不顾亲姐姐的阻止愿向记者揭露行内偷金黑幕,他说:“这是一个人的信仰问题,做偷金的亏心事于心不安。”

“金傻”今年32岁,10多岁开始学打金,跑过山西、荆州、福州、北京、天津等地,因打金手艺不错,日子曾经红火过,因为办打金戒指的石膏厂,缺乏资金破产而退出打金行业,目前以卖烧烤为生。

不过他以前打金的一些工具尚留存于租住处,记者当即随他从武胜路车站乘车来到他汉阳七里庙不足10平方米的租住房。

2、现场演示偷金秘技

“金傻”从租住房里拿出尘封已久的钉锤和铁砧,为记者演示肉眼看不出的偷金秘技。

记者将事先准备好的铂金戒指交给他,该戒指明显变形,需要矫正。

只见他掰开活口,将戒指展平,左手捏着金条的一端,将部分金条置于铁砧上,右手扬起钉锤轻轻敲打。约半分钟后,他将金条调了个头,捏住另一端继续锤打,金条看起来平整了许多。

平整好金条后,“金傻”慢慢展开左手食指和大拇指,其间果然捏着一小段金片。

整个敲打平整过程中,记者瞪大双眼目不转睛,但仍未看懂他是如何偷金的。

他再次演示:用钉锤边角锤金条,或将金条置于铁砧的边角处用钉锤一锤,被锤处就会变成一条很薄的印迹,用手捏住此处,锤打金条的过程中,稍微晃动两下手,就可将其折断,捏在指间据为己有。

“金傻”说,很可能是记者试戒指号数时,女老板趁机下的手。

事后记者将“金傻”演示偷下的小金片拿到市黄金饰品质量计量公证站称重:0.072克。由此可见,记者损失的0.2克金,是这块金片的三倍,很明显。

“金傻”介绍,加工过程中,或剪掉一点,或锉下一点,打磨时留下的金粉等,这些偷金手段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操作时动作隐蔽迅速,店主视情况而定,金多时就偷得多,金少时就偷得少,他所知道偷得最多的一次,别人拿来100多克金去加工,店老板一次偷得多达三四十克!偷多偷少,前来加工的消费者一般都发现不了。

3、遭遇偷金索赔难

不是每个消费者都有党女士那样的好运,能够要回被偷的金粒。也不会有人像记者做调查一样,准备好证人和证据,让翠微路38号金银加工店的老板无话可说,塞给记者20元钱作补偿被拒绝后,恳求“高抬贵手”。

遍及武汉大街小巷的金银加工店,大多条件简陋,经营不规范,记者走访汉阳显正街、汉口地质村、北湖的三个加工店(均无名)时,老板明确告知没有相关证照!

搭租一个门面,摆一张桌子,备一杆焊枪,一把钉锤、一个槽板、一些模具等一般性工具,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千把元钱就能开个店。

记者发现,这些简陋的金银加工店,基本上都不出具票据。

事先店主一般都会试探顾客对饰品的重量是否心中有数,然后视情况短秤,加工时偷金。纵然加工前称得准确重量,做到心中有数,加工后店主玩秤,被偷金后的饰品照样能称出和原来一样的重量。

但当消费者拿到权威部门核称,发现金量减少后再找店方索赔,因为没有加工前准确称重的票据记载,便成了说不清的偷金事实。

在汉阳北城路某加工店内,记者看到一对夫妇拿着一条金项链让老板加工成戒指,当时称都没称重,老板将其放在石膏模具里用焊枪烧熔,再用软泥一压,然后拿到柜台后面弄了一阵,一个带花纹的金戒指就做成了,事后同样没有称重。

顾客大都觉得自己守在旁边亲眼看着,认为不会被偷金。然而清洗、加工后一旦感觉金量变少,再找老板理论,因没有足够的证据,常常不了了之。

即使被抓住把柄也不要紧,大不了开溜,换个地方照样开店!

五大损招 招招阴毒

除“敲打时折金”的招数外,业内人士披露了五种更为隐蔽的偷金黑招。

秤上少金

记者探访了汉阳北城路、显正街、西大街、翠微路、汉阳大道,汉口的武胜路、利济路、北湖、六渡桥等地的10余家街头金银加工店,发现他们使用的计量器具基本上是小天平和小杆秤。

记者将1.53克的戒指拿到汉阳大道、翠微路的两处金银加工店称重,这两店都是使用的小杆秤,称出的重量让记者大吃一惊:竟都是1.3克!

“金傻”介绍,小杆秤的“机关”设在秤头:秤盘一般是由三根细线拉着,快到秤头时汇成一根线,这根线与秤头相接处,可贴放东西,这样就可以随意称出所要的重量。

武汉金银珠宝协会的李油斌告诉记者,三年前他随原市人民银行检查街头加工店时发现,玩秤的方法多种多样,有的在秤盘底贴上小磁铁,有的秤砣里面有空,可以任意塞东西改变称重。

记者带着一枚4.7克的铂金戒指在汉口地质村某金银加工店称重时,女老板竟称出只有4克。记者表明身份让她再称,只见她扭动天平上的旋纽,果然称出4.7克。

记者惊奇的是,同是4.7克的戒指,女老板为何可随意称出两个差别如此之大的重量呢?

“金傻”事后介绍:街头加工店使用的特制小天平,零位可以自由地调,表盘和旋纽也能随意旋转,正如记者亲眼所见:想称几克就可以称出几克!

武汉金银珠宝协会的李油斌告诉记者,玩秤天平被做了手脚:两个螺丝被下掉,取而代之的是贴上小海绵,这样就可以人工控制,称出想要的重量。

市计量测试检定所李先生告诉记者,除各大专业金店及综合商场金店内的秤经过强检外,街头金银加工店里的秤从没经过检验,的确让人难以信任。

“王水”剥金

正常洗金,即便用腐蚀性较大的盐酸洗,也不会明显减重。但如果你碰上奸商用“王水”偷金,“掉得大”不说,还蒙在鼓里。

“金傻”透露,某些街头金银加工店备有两个清洗用的杯或瓶,其中一个装的是盐酸、另一瓶装的是“王水”,前来洗金的人并不知道内情,只看见被洗过的戒指项链变亮了许多,却不知道被放在“王水”里溶解了部分金。

探访中,记者的确发现一些街头金银加工店的桌子上放着两瓶液体,其中一瓶呈褐红色,正如“金傻”所说的“王水”颜色。

据了解,“王水”由浓硝酸和浓盐酸混合而成,因可溶解黄金而得名。如果黑心老板借清洗黄金饰品之机用“王水”偷金,浸泡时间越长,金减得就越多。然后,可再用一些铁等金属物与溶解有黄金的“王水”进行置换反应,便可把黄金以固体状态置换出来。

模具留金

据武汉金银珠宝协会的李油斌介绍,有些店主还在买回来的模具里做手脚,挖出一点小空间,偷留少量的金,他们当着顾客的面把用后的废石膏模扔掉,造成一种石膏模中已无金子的假象,待顾客走后,再捡回取出金子。

加料掺假

有的不法首饰加工者在为顾客熔炼黄金的过程中,把一些如银粉、铜粉掺在除杂药粉中,与黄金一起熔炼,顾客表面看到的是加工者去除黄金中的杂物,实质上,他们是在借除杂物之名,往熔化的黄金中掺假,其目的主要是为在克扣黄金后,让顾客不易发觉分量减少。

李油斌介绍,黄金可掺铜、银等元素,铂金可掺镍、银等元素,消费者大多不内行,一般发现不了成色的变化。

以“次”充好

有的首饰加工店有成品黄金首饰出售,这些首饰多为自己加工,可能掺假,而出售时却当高成色黄金首饰出售。这些首饰多数经过硫酸蒸煮,看起来一般都非常光亮,外行极易被其外表蒙骗。

店主自曝:不“吃金”吃啥?

暗访中,部分店主并不隐瞒行内“吃金”现象。

汉阳显正街一无名金银加工店李老板告诉记者,以前一个活的加工费是20元,近年来8元钱就能加工一个黄金戒指,有的甚至只需5元加工费,这么低的收费,哪里还有赚头?

李先生的妻子评价街头金银加工店偷金现象时更通俗:“天下乌鸦一般黑!”

汉口地质村一无名金银加工店女老板被记者当面指出其少称0.7克金后坦言相告:“打金子的不吃金,吃啥?不管你拿到哪家去做,交给你时都不会超过4克!”

有老板为记者算了一笔平均账:一天接三五个活已算不错,一个活8元左右的工钱,除去2元的模具钱(有时做一个活还不止用一个模具),一天能赚个二三十元钱,除去月房租及其他一些费用,哪里赚得了钱?

然而,金银加工店却遍布武汉大街小巷。据武汉金银珠宝协会1999年的统计,当年就有200家左右。

街头店非法买卖金银

走访中记者发现,很多街头金银加工店不只是开展清洗加工业务,除偷金外,买卖金银时玩秤赚差价也很来钱,极少数金银加工店甚至沦为收购赃金的窝点。

在武胜路车站附近一无名金银加工店暗访时,女老板要求记者将手上的金戒指卖给她,而她的丈夫两个月前因收购小青年偷抢来的赃金而被警方抓获,至今尚未放出来。

北湖两家无名金银加工店,老板表示愿意收购记者的金戒指,也可卖给记者金戒指。其中一家店内,记者没有看到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

武汉金饰珠宝行业协会有关人士介绍,私人可以购买、持有、赠送黄金饰品,但国家不允许私人转让买卖。

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有关人士介绍,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经贸委、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国家税务局联合颁发的《关于规范黄金制品零售市场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第10条明确规定,个体户领取营业执照后可办理代客维修、以旧换新的业务,但不得买卖黄金制品。

提醒:贪便宜吃大亏

一周探访中,记者不时看到有市民到街头店加工首饰。究其原因,无非是工钱便宜、路近方便,亲眼看着加工放心。再就是,很多店做的都是熟人生意。

所谓的熟人,大多数只不过是面上的熟,或是通过熟人介绍。照党女士遭遇,就是一个例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已养成偷金习惯的店主,熟人也一样偷,反而更不容易被发现。

武汉金饰珠宝行业协会办公室负责人李油斌认为,街头小店有市场,是因为一些顾客贪便宜,却不知道被偷金吃了大亏。

以新世界珠宝店的收费标准为例,黄金5克以内10元/件(戒指),超过5克的每克多3元的加工费;加工黄金项链4元/克,街头小店的加工费的确要便宜一半左右,但算上被偷的金,反而亏得更多。可见,记者1.53克的黄金戒指虽然便宜了5元的加工费,但却损失掉0.2克金,亏了10多元钱。

清洗加工最好到放心店

如何才能放心清洗、加工?市金饰珠宝行业协会、省金银饰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市计量测试检定所、省珠宝质量监督检验站等有关专业人士建议:到专业金店及综合商场的正规金店。

据了解,我市今年四月共评出22家金银珠宝首饰业放心店。翻新加工方面,街头店的手艺、设备、样式等都远不及专业金店。

在清洗方面,街头金银加工店一般是用盐酸清洗,腐蚀性大,而专业金店则是用滚珠抛光机、布轮抛光机等较好设备,配显影粉清洗。
2002年6月30日09:43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下月起境外就业须与雇主直接签定劳动合同
  • 《政府采购法》出台 政府采购应采购本国货物
  • 新版港澳通行证明天亮相 专用防伪胶膜塑封
  • 青藏铁路开始铺轨 计划11月底铺轨至望昆
  • 清华大学教授魏杰:职务消费应计入薪酬制度
  • 外经贸部官员称三年后将是赚外国人钱的开始
  • 下月起国人境外就业须与雇主直接签合同
  • 放开粮价静悄悄
  • 对劳动者不利 周薪制在国内不可能普及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内财经
    视 线 聚 焦
      责任——搜狐财经视线以历史的责任感为国家经济的振兴奉献青春和智慧;

      声音——搜狐财经视线关注财经热点,倾听百姓心声;

      反思——对过去的反思意味着清醒、提高和进步,成功需要反思的烙印。

       征稿启事

    专 栏 作 家
    仲大军 张国庆
    魏海田 马方业
    一叶秋 王英霞

    精 彩 回 顾

    重磅砸向了中美贸易这根敏感而脆弱的神经,中美贸易摩擦再次成为多方关注的焦点…

    一场看不见的竞争已经在东北的黑土地上悄悄展开,沈阳、大连、长春谁引领东北起飞…

    针对孙大午案,各路专家呼吁改善民营企业融资的法律环境。更有法律人士要上书人大…

    一份最新的统计资料把浙江民营经济的巨大“魔力”彰显得淋漓尽致……

    往 期 回 顾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