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际财经
安达信的另一道安然门
http://business.sohu.com/
来源:[ 北京青年报 ]
  用资产负债表外的关联企业来掩盖潜在的亏损;内部人士对财务欺诈的警告受到排斥;公司突然倒闭;投资者损失惨重;安达信公司的审计师上了被告席……即将开庭的美国亚利桑那浸信教徒基金会股东诉讼案听上去似乎是安然丑闻的翻版,但对那些在基金会破产案中损失惨重的众多投资者而言,两起破产案的相似之处着实令人骇然。

  安达信惹过的大麻烦

  ■2001年 安然破产案

  美国历史上最大的破产案,给投资者造成了800亿美元的损失。负责审计的安达信正面临股东的诉讼,它承认在对安然的一项重要审计决定中,该事务所的专业判断结果出了错。现在,安达信已被传唤,正配合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进行调查。

  ■1997年 阳光公司(SUNBEAM)破产案

  阳光公司被指伪造销售额、利润和开支。在其合伙人已发出信号的前提下,安达信仍旧认可了阳光公司存有疑点的财务报表。最终,阳光公司宣布破产。对于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提出的索赔要求,安达信极力反对。最终,在对指责不置可否的情况下,安达信与股东庭外和解,赔偿1.1亿美元。

  ■1996年 韦斯特管理公司虚报合同案

  韦斯特管理公司的财务报表对公司1992年至1996年的收入虚报多达10亿美元。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发现安达信的审计报告极不真实,而且有误导作用。最终裁定其涉嫌不正当职业操作。安达信接受了这一裁决,并赔付了700万美元的民事罚金,但对其是否应负责任未置可否。安达信还同意为2.2亿美元的庭外和解支付部分款项,但没有承认自己有任何过失。

  3月4日,美国亚利桑那州浸信教徒基金会股东诉讼案即将开庭,它的审计者同样是因安然破产案成为会计师行业“坏孩子”的安达信。

  ■悬而未决的审判

  3年前,当退休的朱迪?巴弗和肯尼丝夫妇决定把储蓄中的大部分投资到美国的亚利桑那浸信教徒基金会(BaptistFoundationofArizona)时,他们注意到这家基金会是由当时世界五大会计行排名第一的安达信(ArthurAndersenLLP)审计的。

  “那是其中的一个卖点”,巴弗回忆说,“每个人都知道安达信。”

  当然,对于巴弗这样年迈的教徒来说,之所以被该基金会吸引,更大的卖点还是在于它不但可以提供高于市场水平的回报,而且其盈利被用于修建教堂和穷人收容所等慈善之举。

  但是巴弗夫妇把从事销售汽车润滑剂生意赚得的9.9万美元投资到基金会后不久,悲剧就发生了――1999年底,亚利桑那浸信教徒基金会宣布破产,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非盈利性组织倒闭事件,大约13000名投资者受到波及,估计亏损高达5.9亿美元。他们其中许多都是巴弗这样年迈的教徒。

  经过长时间的调查,亚利桑那州首席检察官称该基金会已成为一个“庞氏骗局”(Ponzischeme,20世纪20年代CharlesPonzis发明的一种诈欺手法,用高回报吸引投资者,将后继投资人的资金支付给先前投资人作为甜头,以吸引更多投资人上当,直到无新投资人而资金干涸为止),它必须通过筹集数千万美元来向早期的投资者支付其承诺的高额回报。涉及此案的三名前基金会管理人士已经承认犯有重罪,另有五人面临着欺诈指控。

  这一骗局得以维持如此长时间而不被揭破,其原因之一是安达信对浸信教徒基金会的财务状况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正常审计报告。

  同安然事件让安达信成为众矢之的的情形相比,浸信教徒基金会的问题对其构成了更为现实的威胁――在定于今年3月4日开庭的诉讼案中,基金会的破产托管机构要求安达信做出3亿美元的损失赔偿,以及更高金额的惩罚性赔偿。在另一桩民事诉讼案中,亚利桑那州首席检察官则在寻求归还投资者资产,并因证券及消费者欺诈而对其施以民事处罚。

  投资者也已起诉安达信,要求经济赔偿。此外,亚利桑那州会计师管理局还要求暂停安达信在该州的业务,并吊销三位会计师的从业执照,其中包括安达信指派负责浸信教徒基金会业务的首席审计师杰伊?奥泽尔。

  该州马利柯帕县高等法庭指控安达信对浸信教徒基金会“审计时采取放任的态度”,其审计人员无视已暴露出的警示信号,而如果(安达信)根据职业标准和亚利桑那州的法律对此展开调查的话,本可以发现事实真相。

  用资产负债表外的关联企业来掩盖潜在的亏损;内部人士对财务欺诈的警告受到排斥;公司突然倒闭;投资者损失惨重;安达信公司的审计师上了被告席……这听上去似乎是安然丑闻的翻版,但对那些在美国亚利桑那浸信教徒基金会(BaptistFoundationofArizona)破产案中遭受损失的众多投资者而言,两起破产案的相似之处着实令人骇然。

  安达信则表示自己同投资者一样受到了浸信教徒基金会的蒙蔽,它将上述大部分警示信号描述为含糊不清和过于笼统,并声称“其他方面远比安达信更有条件发现或揭露这个骗局,而它们也并未采取行动”。

  在一份声明中,安达信表示:“毫无疑问,投资者成了一场大骗局的牺牲品。在责任所及的范围内,我们愿意尽自己分内的义务促成事件得以公平解决。”

  不过,对于在把握机会方面富有冒险性而闻名的安达信来说,情形实在是非常不妙。在经历了一场伤筋动骨的拆分后,它已从五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头把交椅跌至第五位。而在能源巨头安然轰然坍塌之后,负责审计的安达信已变成了一个在会计业中犯了大错的引人注目的“坏孩子”。在一次又一次的诚信危机面前,安达信真得要为自己的生存问题绞尽脑汁了。

  ■对内部警告置若罔闻

  浸信教徒基金会成立于1948年,目的是资助宗教事业。该基金会向全美国的教堂和个人出售本票(promissorynotes),声称这是一种回报高于银行存款的退休投资计划,而投资者同时又可以为基督教做些贡献。这种本票没有联邦政府的担保,但基金会强调从未让投资者亏损过一分钱。

  20世纪80年代,基金会大量投资于亚利桑那州的房地产。然而随着1988年房地产价格的下跌,基金会面临着账面资产大幅缩水的危险,进而将会影响其收益情况。据诉讼材料显示,基金会此时开始隐藏亏损,它们将不良资产出售给其他实体,收回的只是欠条。有些欠条的金额远远超过了资产的实际价值;有些开出欠条的实体几乎没有资产,而其中部分则是由基金会的管理人员或董事所控制,它们使用与基金会相同的地址,并且没有自己的职员。

  1996年春,几名基金会雇员向管理层提出了隐藏在名为ALOInc.的公司的亏损问题。由于对上层的答复感到不满,一名律师职员于4月份辞职而去。他在辞职信中警告说,基金会不能期望通过ALO隐瞒债务,而不向审计人员彻底坦白问题。他还对潜藏的犯罪倾向发出了警告。

  4个月后,另一位内部会计师也离开了基金会。截至1996年底,共有5位职员因会计问题而辞职。其中会计师克伦?佩茨于1997年2月将自己的担忧转达给了正在审计基金会1996年度财务报告的安达信。

  佩茨在法庭证词中说,她警告安达信的审计师安?麦格拉斯,ALO的亏损高达1亿美元,1个月内亏损了250万美元,除非从基金会获得资金,否则它根本无法支付欠基金会的利息。她还提供了能够证实此事的基金会前雇员的名字,并敦促安达信审计师设法搞到ALO的财务报表。

  佩茨表示她描述了基金会管理人士是如何精心设计与ALO及另一家公司NewChurchVentures的关系,以造成一种基金会并未控制它们的假相。她还告诉麦格拉斯,几位已辞职的雇员曾因此事与基金会管理人士发生过冲突。佩茨在证词中补充说,麦格拉斯对此作过记录。

  据原告律师介绍,安达信则表示无法提供任何记录,因为麦格拉斯并未作记录。安达信在诉讼文件中声称,其审计人员考虑了佩茨的信息,尽管它们“非常笼统而又缺乏证据”,尽管佩茨“无法或拒绝提供不当交易的具体事例”。而佩茨则指出,这是因为她已引导审计人员关注有关公司的财务报表,“我知道如果想要,他们就能得到这些资料。”佩茨在证词中说。

  基金会表示无法按照安达信的要求提供ALO与NewChurchVentures的财务报表。破产托管机构的诉讼文件指出:“审计师应当要求基金会提供此类文件,否则就应终止审计,并发出先前审计意见缺乏可靠性的警告。”此外,安达信并未尝试与佩茨提到的任何一位雇员接触,或者核实她所说的情况。

  亚利桑那首席检察官在诉讼文件中指出,安达信通过“选择性审计”的方式得出的结论是,基金会在资产负债表上列出的欠条款项并不能完全用于抵押,但它仍然为基金会1996年的财务报告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此后基金会又募集了2亿多美元的新增投资。

  此后,安达信又几经辗转地收到了另一个警示信号。据达拉斯名为BucknerBaptistBenevolences的慈善组织首席财务长艾伦?乔丹介绍,1997年5月,到该组织求职的浸信教徒基金会前首席营运长大卫?杰克斯在面试中表达了对该基金会的严重关切。杰克斯说,浸信教徒基金会隐瞒了在房地产投资中6800万美元的亏损,仅仅为支付现有投资者的利息,它每月就需要筹集大约1000万美元。

  乔丹认为这是一个庞氏骗局。特别引起他警觉的是杰克斯提到的浸信教徒基金会的新策略,即鼓励老年人以房屋做抵押来借钱投资。“这简直是在犯罪:他们明明知道这些人可能永远无法拿回自己的钱。”乔丹说。

  乔丹所在的BucknerBaptistBenevolences组织同样由安达信负责审计。1997年6月,乔丹将其从杰克斯处得到的文件交给了安达信审计师罗杰?皮克特,其中包括浸信教徒基金会的财务报表、组织结构图以及控股公司名单。“摆在眼前的东西令皮克特大惊失色。”乔丹说。

  皮克特与安达信达拉斯分部的高级合伙人理查德?豪威尔取得了联系,后者又通知了安达信芝加哥总部的律师唐纳德?德雷弗斯。德雷弗斯随即就此事联系了安达信当时在该地区的审计业务主管理查德?科格尔。

  目前,皮克特、豪威尔、德雷弗斯和科格尔四人均拒绝发表评论。安达信在诉讼文件中的说法是,它得到“不明确且无法证实的报告说,浸信教徒基金会可能在从事某种不当的金融活动”。这些信息“没有引起警觉的理由非常充足,即它们太抽象了”。

  安达信的诉讼文件反复提到信息来自一个匿名电话,而乔丹则指出他并未要求隐去姓名。豪威尔的法庭证词也承认,给芝加哥打电话的是一位合伙人,而且并非是匿名的。

  1998年2月,安达信再次为浸信教徒基金会审计。该基金会首席执行长威廉?克罗斯在当时的会议记录中写道,安达信在芝加哥的法律部门接到一个电话,担心基金会是一个庞氏骗局,而安达信负责审计的合伙人奥泽尔对此以及其他顾虑却均未予以重视。

  面临盗窃、欺诈和诈骗等多项指控的克罗斯辩称自己是清白的。他的律师形容他是一名无辜的牺牲者,并且自己也亏损了80多万美元。浸信教徒基金会是克罗斯的父亲于54年前创办的。

  ■忽视媒体警告和专业人士质询

  就在安达信对浸信教徒基金会1997年财务报表出具审计意见之前,它还曾接到过另一个极为详尽的警告。1998年4月16日,凤凰城的《新时报》上刊登了一组系列报道的头一篇文章,名为《变钱者》。这篇长文包括了大量对浸信教徒基金会欺诈行为和涉及内部人士交易的指控,引述了具体的交易内容以及董事和其他参与人员的名字。

  作为回应,安达信对每项指控进行了审查,并询问基金会情况是否属实。安达信在一份诉讼文件中说,浸信教徒基金会否认了全部指控,“并反复向安达信保证其财务状况的可靠性。”

  亚利桑那州首席检察官则认为这还不够,“安达信是否重新对《新时报》谈及的交易进行了任何独立的审计工作呢?它本应做出决定,质疑并撤回先前出具的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欺诈指控见诸报端11天后,安达信为浸信教徒基金会1997年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报表显示基金会的资产与负债分别为4.21亿和4.02亿美元,其中欠条款项占总资产的44%。

  监管部门指出,还有另一个原因可以让安达信在1998年底以前发现浸信教徒基金会财务报表的可疑之处。据梅瑟市(Mesa)的财务规划师及注册会计师(CPA)迪安?格莱贝介绍,应投资者要求,她于1998年对基金会的财务状况进行了调查。在得知ALO是基金会资产负债表中大量欠款的主要债务人后,她请朋友从亚利桑那公司委员会找来了ALO的公开财务数据。1996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ALO负债达1.097亿美元,资产则为负690万美元。

  1998年10月,格莱贝两次给安达信凤凰城分部的办公室留下口信,警告说浸信教徒基金会已濒临破产,要求安达信撤回审计意见,并请审计工作的经办人员给她回电话。她还给安达信的芝加哥总部留下了相同的信息,但是均未见回复。随后几个月,格莱贝与近百名投资浸信教徒基金会的客户取得联系,警告他们撤回资金。

  ■东窗事发

  到了1999年,安达信对浸信教徒基金会的审计工作已永远不可能完成了。当年7月,亚利桑那公司委员会通知基金会与相关实体,它们被怀疑从事欺诈活动。8月,浸信教徒基金会签署协议,同意停止接受新的投资,董事会解雇了克罗斯及其他两位主管人员,并暂停受理投资者的一切提款请求。

  1999年11月,浸信教徒基金会申请破产保护,登记资产2.2亿美元,负债6.4亿美元。破产托管机构现正出售基金会的资产用以补偿投资者,并希望由安达信弥补余下的损失。

  亚利桑那州会计师管理局要求行政法法官吊销奥泽尔等三名安达信审计师的从业资格。此外,奥泽尔与麦格拉斯还被州首席检察官列为一项犯罪调查的对象,而他们的律师均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1985年,奥泽尔在行将倒闭的储蓄银行LincolnSavings&Loan担任审计合伙人,后来该银行首席执行长查尔斯?基廷被关进了监狱。尽管安达信否认从事不法行为,但仍然支付了罚款。当时会计师管理局并未寻求给予奥泽尔纪律处分,但是他在浸信教徒基金会再次犯下了相同的错误。

  奥泽尔按计划将于近日提供新的证词。他的律师表示,奥泽尔期待着将证实自己是信任该基金会管理层的。

易铭
2002年2月25日09:35

我来说两句

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国际财经
热点专题
·搜狐财经独家精彩文章
·国有股减持正式叫停
·TCL阵痛
·摘帽PT 回头一笑百媚生
·笑云到底是不是“托”?
·第三只眼睛看资本市场
·我国取消“药健字”批号
·红五月里的绿岛小夜曲
·半年报四问
·资本仰融?产业仰融?
·中国经济成长?崩溃?

更多专题

给搜狐财经写信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