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天下·大事
追寻现代中国: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四个现代化
http://business.sohu.com/
[ 许知远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在1975年1月13日召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周恩来留下了他最重要的政治遗产——提出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四个现代化,同时,周恩来最亲密的助手邓小平被提名为第一副总理,人民代表与总理一样希望这个后来被称作“打不倒的小个子”的人能够将中国引领回一个正常的轨道上。

  当邓小平在1997年去世时,他被普遍视作20世纪最伟大的政治人物之一,他与年纪更长的孙中山、毛泽东、周恩来共同构成一条20世纪中国演进的线索。在他们出生与成长的年代,中国经历着历史上最悲惨的境地、最深刻的变革,被殖民的屈辱感与政治、经济、文化的停滞状态,催促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来重塑中国、以在国际社会赢回失去的尊严。他们与一些最杰出的第三世界领导人一样在过去的100年间,试图完成两项艰巨且彼此重叠的重任:赢得民族独立,并完成自身由传统国家向现代化国家的转型。

  孙中山求助于西方的共和政体,并认定推翻满清政权是第一要务,却在临终前无奈地发现,国家仍处于分裂与屈辱之中。毛泽东则追随了列宁的模式,试图建立起一个清除资本主义、并比前者更为先进的新国家,在他的后半生,发起了人类历史上最雄心勃勃的现代化运动——大跃进;当然,他最伟大的成就仍在于他使中国成为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恢复了作为整体的民族尊严,1964年的原子弹爆炸在一瞬间将中国推向了不可能再被轻视的地位。尽管意识形态之争是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主题,但伦敦经济学院欧洲思想史教授约翰·格雷相信,不管是马克思主义传统,还是西方自由主义传统,从某种角度看都是启蒙运动精神的延续,18世纪的启蒙运动才子们将“历史必然向前”、“我们可以一直保持进步”的乐观信念注入了人们的思想之中。

  20世纪的历史表明我们曾面临的最险峻的考验,是如何避免陷入乌托邦的幻境,不管它是全民平等、公社化的乌托邦,还是绝对的自由市场、民主政体的“历史已然终结”的乌托邦。

  在面对毛泽东庞大而复杂的遗产时,邓小平果敢有力同时又小心翼翼地选择了周恩来的方式,回避过度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代之以更为具体和有实践意义的行动。在这种意义上,邓小平与孙中山更为亲近。

  在1912年被迫离职后,孙中山首先的打算是为中国修建更多的铁路。邓小平选择了可行性更强的现代化之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这种方式中,国家前进不再仅仅依靠政府的意志来实现,或者按照丹尼尔·耶金的定义来说,政府逐渐放弃一部分经济生活中的“制高点”。

  过去20年中国改革开放的经验表明,以更开放的心态融入世界经济,与赋予每个公民以更多的空间以激发其创造性,是获取改革推动力的最关键因素。按照法国学者阿兰·佩雷菲特的定义,1978年后的中国,正在创造类似于17世纪的荷兰、18世纪的英国与19世纪末的日本、美国、20世纪后半叶的东亚这样的奇迹,他们用非常短的时间,创造了巨大的成果。而如今,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这种个人的自由空间规范化,如何减少不确定性。

  作为民族国家,2002年的中国已获得孙中山、毛泽东与周恩来、邓小平一生都渴望的尊严感与安全感,正如一位观察家所说,中国正处于150年以来外部环境最安定的时刻。当邓小平在1979年最终决定访美前,他还需要出兵惩戒越南,而在过去的23年,中国已逐渐消除了外部世界与自己之间长期以来的相互敌意感,1997年的金融危机和“9·11”事件更加深了中国的建设性与富于责任感的形象。

  在1956年纪念孙中山诞辰90周年的纪念会上,毛泽东说,我们都是孙先生民主革命的继承人。刚刚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毛泽东渴望在2001年时,中国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更重要的是,“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的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在2001年,中国加入WTO(同样富有象征意义的是成功申办奥运会与足球队进入世界杯决赛),它或许是中国在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时代取得的最重要的政治与经济成就,它除了坚定了中国已走过的20年道路,还给予了中国一次继续推进政治与经济改革的新的推动力。正如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所说: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

  孙中山先生率先起身革命,除了赢得民族尊严,更希望能够建立现代意义的政治体制,除了物质困顿上的解脱,它同样使人民充分享有民族、自由与平等。而事实上,这同样是在1848年写作《资本论》的马克思的初衷,是人的真正解放,它不被物质所压抑,也同样不被强权压制。1902年,清政府不情愿却仍颁布了一条新法令,允许学习西方科学,11个省开设了学院。

  回顾这些历史细节,是为了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在过去一个世纪中,中国已发生了多么剧烈的变化。但同时,它还提醒我们,我们仍处于一条自19世纪中叶就开始的崎岖、漫长的追求现代中国的线索之中,这条线索由中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头脑与最富热情的心灵组成,他们可能犯下错误,但他们的指向却很少改变。时常将自己置放于一个更宽阔与悠远的历史语境,有助于当事者跳出眼前的纷乱与过于细节的思考,从而作出更为果断与长远的判断。也因此,我们对于正在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抱有充分的信心,我们深知,这对现代中国的成长至关重要。

2002年11月12日15:46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经济观察报 >> 天下·大事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