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造城运动:一个善意的理论陷阱?
http://business.sohu.com/
  没有清醒的理论,就只有混浊的行动和黑洞般的沉没成本

  “我们要消灭一个旧的农民阶层,代之以一个人数很少但质量提高了的现代化农民阶层,我现在主张城市化,着眼点和目的就是要一劳永逸地帮助农民摆脱贫困……我认为中国应该加快城市化来解决农业的问题。……现在正是这个关键时刻,因为中国城市化进程还没有完成……部分人口可以有一个重新分布的机会。”

  4月29日《经济观察报》对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教授文贯中博士的专访《现在是城市化的关键时刻》,把城市化与“农民问题”结合讨论,从更深的一个层面反映出了中国的“城市化”所赋予的深刻内含。“城市化”问题中的问题

  应该说,如果“城市化”能随人所愿的话,文贯中先生所说的“城市化解决农业问题”也不成什么问题。但问题是:“城市化”将会如何实现?“城市化”如何才能随人所愿?

  这些问题如果没有理顺的话,一切基于“城市化”之上的理论就没了根基。

  于是,我们显然必须先慎重于解决“城市化”本身所蕴藏的问题,之后,再谈如何利用“城市化”来解决一些问题。

  城市化的表象是越来越多的房子造出来,通俗地讲,就是“造城运动”。现在有个观点认为:内需疲软,而通过造城运动,利用房地产业关联度大的特点,调动投资和内需。这样,既拉动GDP的增长,“城”也造出来了,可谓一举双得。

  这种观点有很多地方值得商榷。

  应该没人否认一个常识:房地产业的兴起与发展到任何一个阶段是由相应的国民经济作为支撑,与相应的工商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

  如果把房地产行业作为“城市化”经济的载体,那么,我们至少要弄清楚一点:

  “城市化”是城市工商业发展的一种“结果”,而绝不是城市工商业发展的“原因”。

  “城市化”应是城市工商业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城市工商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需要吸收更多的就业人口,客观要求对原有的城市规模进行扩大的结果。这种“结果化”的“城市化”才有足够多的经济实力来支撑“新城”的运营。

  反过来,如果把房地产业作为推进“城市化”的原因,而相应的城市工商业却没有相应的发展,这种现状下的国民消费结构和消费能力无法与突飞猛进的住宅业形成比较好的对接,那造成的结果就是:“城”造出来了,可“市”却缺席了。

  在这种情况下,文贯中先生所说的“我现在主张城市化,着眼点和目的就是要一劳永逸地帮助农民摆脱贫困”显然就无法成立了。

  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而城市由于工商业的滞后,没法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城市化又从何谈起?所谓的“城市化”中的要“化”力量又从何而来?

  可见,要“一劳永逸地帮助农民摆脱贫困”,并不是单纯地推进“城市化”那么简单。“农民问题”与“城市化”之间,不是哪一方决定另一方的关系。城市化进程是一个过程

  这种推理的逻辑争议在于对待初级市场的不同态度。萨缪尔森在谈及中国股市时认为:如果初级市场发展程度赶不上去,发展证券市场是危险的。吴敬琏也认为,在市场发展的过程中,不能倒爬楼梯,如果初级市场都没有形成的话,高级形态的市场很难形成。

  联系到“城市化”,显然,支撑起“城市化”的“初级市场”就是“城市工商业”。

  目前世界上发达国家城市化水平从30%提高到60%,英国用了100年,德国用了80年,法国、日本、美国各用了60年。不可否认,目前的科技发展、世界经济一体化等会使城市化的进程加快,但城市化绝不会一蹴而就,中国的城市化显然也不会。

  如果把国民经济看成是一个大系统,住宅经济只是其中的一个子系统,作为大系统的国民经济必然对作为子系统的住宅经济具有制约、包容力,住宅经济作为子系统应该与大系统协调地存在。

  在“城市化”的探讨上,把房地产业从国民经济中剥离开来而没有看到其它部分对房地产业的牵制和约束,这样就会有陷入“孤立主义”的嫌疑,从而使国民经济大系统失去了对于住宅产业应有的约束力和吸纳力,形成子系统的自我运行模式。

  从理论上讲,这种大系统和子系统之间内在的不兼容性,使国民经济与住宅经济之间的联系潜存着断裂的危险。而在这样的“城市化”基础上,论证农业、服务业等问题,显然是过于一厢情愿了。

  没有清醒的理论,就只有混浊的行动和黑洞般的沉没成本。我们要城市化,首先应当有对战略形势的清醒认识与把握。让中国的城市化“搭快车”,在短期内赶上中等国家水平,这是国人所希望的。

  但除激发建设热情之外,“搭快车”的思维还有什么裨益呢?对于一个经历过浮夸风的国度而言,对“快车情节”的警惕时刻也不能松懈,而在理论探讨上,理论界的思维应该体现出全面、辩证、运动的要求。

  文贯中先生把“城市化”与“农民问题”联系而得出“现在是城市化的关键进刻”结论,同理,理论界在谈论“城市化”时,也应应用“联系的观点”,把“房地产业”与国民经济的其它部分进行联系,那么,说“现在是重新认识城市化的关键时刻”就不难理解了。

2002年6月14日10:52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消费者为什么要提前还贷?
  • 公务员发不了财
  • 年薪制写进《人才纲要》意义何在
  • 银联加盟VISA是福是祸?
  • 别拿“国际惯例”谋私利
  • 金融消费者的权益不容忽视
  • 强者生存,还是适者生存?
  • 约翰·纳什的“抠女”博弈
  • 偏见远比无知更可怕--评《中国即将崩溃》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