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金融服务价格战利耶,弊耶?
http://business.sohu.com/
[ 张炜 ]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彩电价格战、黄金价格战……价格战无情地“纠缠”着各行各业,如今价格战又将在金融服务业一触即发。管理层宣布证券交易佣金实施浮动佣金制度,长期以来从未彻底打消发动佣金价格战念头的券商,已经争相在价格战的起跑线上等待5月1日的到来;上海个人外汇宝价格战虽然在银行同业公会的调停下被紧急叫停,但同业公会协调的“价格联盟”能否顶住“价格自由竞争”,在全国范围内还是一个问号。
只为了争市场份额
金融服务价格战在2000年下半年就已初见端倪,青海证券率先公开向固定佣金制度发起挑战,对网上交易的投资者不设开户资金、按成交量返佣50%。青海证券挑起佣金价格战,国信证券随后跟进,使证券经纪服务暗中存在的返佣问题浮出水面。倘若不是当时中国证监会紧急叫停,并由首发事端的青海证券公开认错,佣金价格战可能早已使固定佣金制度提前“瓦解”。
按理说,价格战只有建立在规模效应的基础上才有发起的可能,如彩电价格战是由行业中最具规模效应的四川长虹点燃。然而,当时只有4500万元注册资本、全国仅6家营业部的青海证券却另有打算。该公司一心想学美国嘉信,依靠抢夺网上交易的先机及低廉的佣金,期盼如同美国嘉信后来居上与美林证券相媲美一样,在几年后交易量得到迅速提高。换句话说,中小券商挑起价格战,意在通过价格扛杆“以弱胜强”,迅速扩大市场份额。
如果对上海个人外汇宝价格战“追根溯源”的话,可发现建设银行上海分行最早打破了个人外汇买卖业务买卖差价基准40点的平静。2001年底,建行上海分行把外汇宝报价点数平均调降至双边28点;2002年初,农行上海分行跟着下调至24点。在银行界,建设银行上海分行不是证券业中的青海证券,抢先降价是因为该行在上海外汇宝市场上的份额落后。据中国银行上海分行资金计划处副处长乐延称,上海的外汇宝业务基本上由工行、交行、中行“三分天下”。
参与者本并不情愿
金融服务价格战一旦打响,势必在银行和券商中产生“羊群效应”,参与者越来越多。上海几乎所有提供个人外汇宝业务的商业银行,同时卷入价格战,并将价格战打到银行难以再获取利润的底线边缘,足见价格战对市场价格的影响力度。
事实上,大部分金融机构并不情愿看到价格战燃起。联合证券在浮动佣金制度出台前进行的一项调查表明,绝大多数券商仍十分留恋0.35‰的固定佣金制度,88.24%营业部经理反对下调佣金。但出于应对竞争的需要,有47.06%的营业部经理表示短期内拟下调佣金。另外,当问及如果竞争对手下调佣金,有78.13%的营业部考虑立即跟进。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有关人士在宣布外汇宝差价基准下调时的第一句话,便说“我们是被迫参与到价格战当中去的。”
大部分券商和银行不情愿卷入金融服务价格战,是因为价格战必然导致盈利减少。对中国券商来说,若沪深股市能够维持2001年股票成交金额水平,下调后3‰的上限意味着减少单边佣金收入19.76亿元,双边减少近40亿元。如果浮动佣金制度的平均佣金水平为2.5‰的话,佣金收入还将进一步缩水。以沪深两市唯一上市券商的宏源证券为例,2001年中期手续费收入5949.85万元,假设实行浮动佣金制度后少收20%,将减少收入1189.97万元,相当于该公司中期净利润的22.84%。
在银行界,更有甚者担心外汇宝价格战的最终结果是银行和汇民“双输”。利润率急剧下降,将导致商业银行无力在外汇宝业务上继续投入,有可能最终停办此业务,使得个人外汇持有者失去一个投资渠道。据了解,外汇宝业务属于商业银行利润稳定增长的一项中间业务,若买卖差价基准跌破20点将基本很难有利可图。
打到最后还靠服务
经过上海银行同业公会的协调,上海五大商业银行间的外汇宝价格战,不到一周时间便“偃旗息鼓”。这使人们想起当初青海证券挑起返佣被叫停,持不同看法的人士认为,中国金融市场逐步对外开放,“价格自由竞争”符合开放和自由市场的基本规律。在宣布外汇宝差价基准下调时,交行上海分行私人金融部负责人承认:作为市场经济的参与者,商业银行无法逃脱价格战的洗礼。外汇宝差价基准没有明确的法规约束,价格战会不会在几年后“死灰复燃”?国内其它地区会不会打起价格战?这些问题都是未知数。
可以肯定的是佣金价格战的进展,蠢蠢欲动的券商将随着5月1日的临近而不断增加。有机构对不同券商和不同地区营业部抽样调查表明,一家以佣金收入为主的标准证券营业部,目前所能承受盈亏平衡点是现行佣金比率的22%,即对全体客户的佣金折扣达22%时,传统经纪业务将无利可图。可见,从浮动佣金制3‰的上限往下调整,券商佣金价格战确实有一定空间。有消息说,川财证券已准备在成都推出面向部分投资者的“零佣金”。
中小券商敢于“胆大妄为”地发动佣金价格战,而可能受到佣金价格战影响最大的也是中小券商。价格战的结果将验证青海证券当初一位副总经理的话,即“不得好活,则不得好死”。价格战打到一定程度,必然引发券商间的资产重组,甚至有部分券商在重新洗牌后被迫出局。而中小券商的盈利相对更依赖经纪业务,规模较大的综合类券商还可指望承销、自营业务。
价格战打到一定程度还要靠服务来吸引客户。服务是需要投入的,如果价格战导致没有利润可赚,金融机构只有压缩成本,从而影响到服务手段和服务质量。美国花旗银行扯起收费服务“大旗”,表明金融服务的优劣不是取决于价格,而是服务所能创造的理财收获。证券投资和外汇宝交易都属于金融理财,最低的价格得出赔钱的结果,肯定不如最高的价格创造出利润。因而,金融服务不是一句口号,确保服务质量仍需要依靠适度的服务价格来维持。价格战只有建立在服务战的基础上,才会取得理想结果。
2002年4月13日09:11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