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大中含小”:中国市场的现实特征
http://business.sohu.com/
[ 吕炜 ]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大中含小”包括了两层意思:一是中国市场容量或规模既有“大”的一面,又有“小”的一面;二是中国市场容量或规模“大”的这一面(即表层的内容)人们是容易看到的,而包含在“大”的内层里的“小”(即深层的内容)却往往容易被忽略。笔者通过一系列数据分析后,将其归纳为以下两条线索来进行综述。

  第一条线索是:从可支配收入增长速度看是“大”;从考察贫困率指标看则是“小”。

  可支配收入的多少直接决定着居民家庭个人可能有多大能力去投入即期消费,也间接地决定着通过扩大再生产而推动的市场容量相应扩大的目标能否实现。因为在可支配收入既定条件下,如果由于储蓄意愿偏向于多储蓄,即意味着即期消费额减少会引起市场上消费力不足;多储蓄的这一部分其目的是安排用于远期消费的,倘若不能将该部分引起市场上消费力不足的“即期消费差额”,通过储蓄→投资的转化来补上,市场容量则不仅不会扩大,连保持原规模也是困难的。

  贫困率是对基本需要超出其支付能力的人口在总人口中占多少的一种量的描述。确定“基本需要超出其支付能力”的依据,有中国政府规定的“贫困线”(通常称“国家贫困线”)和世界银行编制的发展报告中所界定“贫困线”(通常称“国际贫困线”)两种。该比例所指的那部分人口的多少和收入状况与“贫困线”差距的大小,将对财富与债务/未来境况预期变量产生负效应。

  国家统计局编制的《2001/中国发展报告——中国的“九五”》中,按可比价格计算得出:中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从1978年为133.6元增加到2000年的2253.4元,以1978年=100,该指数上升到了483.4;根据同样的口径,中国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343.4元增加到2000年的6280.0元,以1978年=100,该指数上升到了383.69。这两项指标所显示的是“大中含小”之容易看到的“大”的一面。

  如果加上贫困率指标考查,“大中含小”之不容易看到的“小”的一面则立即变得突出起来。例如在同一份报告中,有关反映城镇居民收入与支出结构的数据分析显示:2000年“平均每人全部年收入”中的“最低收入户”只有2678.3元,“困难户”仅2350.8元;“平均每人消费性支出”中的“最低收入户”只有2540.1元,“困难户”仅2320.4元。在世界银行《2000/2001年世界发展报告:与贫困作斗争》公布的数据中,中国每天生活在不足1美元(国际贫困线低线)的人口,占总人口的18.5%,每天贫困缺口为1美元的占4.2%。而将分类标准提高至每天生活在不足2美元(国际贫困线高线)时,属于这一档的贫困人口所占总人口的比例则高达53.7%,每天贫困缺口为2美元的占21.0%。列出这样一组数据来加以参照之后,要说“中国是个大市场”显然就感到有些底气不足了。

  第二条线索是,从某些变量的总量看是“大”,从人均占有量来看则是“小”。

  “九五”期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从1995年的57,495亿元增加到2000年的89,404亿元,首次突破10,000亿美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年均增长率为8.3%,大大高于同期3.8%的世界平均增长率。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份量明显增大,其GDP比重由1995年占世界的2.1%,增加到2000年占世界的2.4%。

  但是从家庭的集合的意义上来分析时,同样的总量水平就因个体水平的高低而产生了集合效力的差异。打个比方:有一个家庭的集合群体,只有1,000人规模,但其人均有效的消费能力已足够一人买得起一台轿车;另有一个家庭的集合群体,拥有1,000万人规模,而其人均有效的消费能力只够一人买得起一辆自行车。轿车每台价格为20万元,自行车每辆价格为200元,分别算出前者的消费总额是2亿元,后者的消费总额是20亿元。如果单纯地进行总量的比较,会以为消费总额是20亿元那个群体居住地市场,与消费总额是2亿元那个群体居住地市场相比较,其容量为它的10倍。但这样的结论,肯定是不准确的。因为有效的消费能力只够一人买得起一辆自行车的那个家庭的集合群体的消费能力,肯定要比有效的消费能力已足够一人买得起一台轿车的那个家庭的集合群体的消费能力小,而且还要小很多。

  上面曾提到过的世界银行编制的报告中,以1999年为基准年根据人均GNP对其成员国以及人口在30,000以上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分组排序。1978年中国人均GNP为190美元,被排序在“低收入国家”,排名在第189位,1999年中国人均GNP为780美元,进入“下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排名在第140位。尽管数量和位次都上升很快,但其水平仍然处在弱势地位,即使只在“下中等收入”国家和地区范围来进行比较,差距也十分明显:全部“下中等收入”组人均GNP值是1,200美元,中国的该项指标比平均值要低420美元。该年度中国按PPP(购买力平价)衡量的GNP指标为3,291美元、排名第128位,比同列一组的平均值3,960美元要低669美元。

  如果将以上的分析方法局限于在国内范围观察,所得到的结论也大体相似。以与市场规模和发展潜力关系最为密切的“最终消费量”这一指标为例:1995年全国“平均每天最终消费支出总额”为92.2亿元,到2000年增加到150.2亿元,增长了1.6倍。其中“平均每天居民消费额”1995年为73.8亿元,2000年增加到118.2亿元,增长了1.6倍。1995年全国“平均每天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56.5亿元,2000年增加到93.6亿元,增长了1.7倍。单从上述三项指标的总量角度去看,中国这个市场规模确实大得可观,但是用当年实有人口人均占有量来研究其内在消费力量的集合效果,却又无法使人乐观了。2000年末中国总人口为126,583万人,通过计算得出的结果是:当年人均占有的“平均每天最终消费支出额”、“平均每天居民消费额”、“平均每天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分别只有9.17元、9.38元、7.39元。这样的水平无论怎么说也是难称其“大”的。

2002年6月1日10:36

我来说两句

内容相关文章
  • 彻底的市场经济是无耻的
  • 彻底的市场经济是无耻的
  • 作者相关文章
  • 怀念“5·19”
  • 跳出市场的思考
  • 在磨合中重塑
  • 在磨合中重塑



  •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经济评论
    经济学人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