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短信 | 邮件 | 商城 | 搜索 | 社区 | 在线 | 企业
搜狐首页 > 财经频道 > 国内财经 > 非典对经济影响 > 《中国企业家》SARS特别报道 > 其他报道
解读“公司批客”:大公司如何应对职业批判者
2003年5月10日09:49   来源:[ 中国企业家 ]

  文/本刊记者 宋铁军

  他们的职业是批判

  那天在书店里闲逛,在书架上看到一本新书《微软罪状》,马上与自己打了个赌:此书一定和方兴东有关。

  取下一看,果然,封面上写着“方兴东主译”。

  赢自己不是第一次了。2000年6月,美国司法部就微软垄断案提起诉讼,晚上9点,我们一家人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当诉讼新闻快播完时,我对家人说:“该方兴东出场了。”话音未落,画面切换,那个戴眼镜的清瘦小伙儿就出现主持人身旁,开始评点。

  这两个例子绝不是为了证明本人的先知先觉,而只是一个记者最自然的联想。其实每一个关注IT行业的记者几乎都能产生这样的联想。

  这当然是因为方兴东这个名字与微软这家公司如影随行。从1999年的那篇《“维纳斯计划”福兮祸兮?》开始,国内几乎所有质疑微软的重头文章都出自他手,而微软在中国所有重要的举措也几乎无一例外遭到他的抨击。方兴东对微软批判时间之长、影响力之大无人可及,他甚至成功地制造了一种让微软很不舒服的空气。因此,当微软隆重其事地在中国举行大型活动时,或比尔·盖茨大驾光临时,如果你认为方兴东此刻会在网站上侃侃而谈,或奋笔疾书炮制另一篇檄文,一般不会错。

  这就是方兴东成为本刊这组报道主人公之一的理由:本文介绍的是一群针对公司的独立批判者。在网络时代,出没于网上的批判者被称为“批客”(critic),因此,我们姑且称这些独立批判者为“公司批客”。

  与方兴东一道被本刊介绍的还有两位: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北京西南证券飞虎网公司的陈毅聪(他的网名成一虫可能更著名),从这三位身上可以勾勒出这个新兴群体的概貌:

  中国现代公司的短暂历史,使他们成为当然的“中国第一代公司批客”。

  他们多为资深专业人员,在业界具有较高的权威,或对某一领域有较深的研究,或较早发现众人忽视的问题。

  他们向广受赞誉的、影响力巨大的知名公司发起持久的挑战(阚、方、陈三人的批判对象分别是中国电信、微软和海尔)。

  他们的批判超越了消费者权益层面,目标所向是大公司的垄断和霸权,以及在荣耀光环下掩盖的不为人知的负面。

  他们还拥有作为典型批客的精神内涵:独立、自由、责任感。独立是公司批客的先决条件,当作为邮电部官员的阚凯力觉得“有些话不能说时”,他选择了回到学校当教授,正是这一角色的转变,使他成为了中国电信业最具权威的批判者。他也认为,现在是他事业的黄金时期,因为作为独立评论人,他获得了充分的言论自由。而与此相反,方兴东由一位博士生变成互联网实验室的负责人,却使他的批判受到了置疑,因为人们可以很自然地认为其中掺杂了商业因素。

  当然,公司批客们赢得公众喝彩或是引得公司不安,还是因为他们作为批客的不可替代的价值:独醒意识和专业权威性。阚凯力直斥中国电信的一分为三的方案“完全是欺上瞒下的做法”,而小灵通方案,则是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以及UT斯达康“挟消费者的利益为人质,企图恢复垄断地位,并以此要挟政府承认”。方兴东向中国IT业发出的警告同样振聋发聩:“‘维纳斯计划’蕴含着一种贪婪和凶险。若我们处理不当,将直接影响到整个产业未来。”这种一针见血、入木三分的分析使包括媒体在内的众多评论者自叹弗如。

  公司批客赢得尊敬的理由还因为他们的预见性:当中国电信的垄断依旧没有实质性改变时,当微软被美国司法部起诉时,当海尔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时,人们突然会想到有人早就发出了类似预警。

  无论哪个领域,缺少批判永远是危险的,因此,应当欢迎公司批客,特别是当公众的知情权被剥夺、媒体的公信力受到质疑、大公司被溺爱时,企业界更需要来自这些个人的独立声音。

  当然也有不喜欢公司批客的理由。批客所谓的精神内涵其实包含着自负、偏激、极端和为批判而批判,这是批客的魅力,但表现过分则令人反感。阚凯力直率地把他不喜欢的两种经济学家(其实是和他意见不同经济学家)归纳为“无知的”和“别有用心”的,方兴东则把媒体不刊登批判的报道归因于“堕落”和“受厂商驱动”,这些说法当事者显然绝对不能接受。

  极端是公司批客最大的敌人,也是他们自毁名声的最危险因素。批客们应当明白,自己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揭露了那些影响巨大公司不为人知的致命弱点,但如果把他们极端“妖魔化”则会适得其反,因为这些公司广受赞誉自有道理(当然,垄断公司除外),而且绝不是一无是处,这一点公众也心中有数。

  本文的3个主人公中,争议最大的是方兴东,质疑者认为他反对微软无外乎有两种动机:或者是为了成名,或者是刻意站到对立方,方兴东对此当然否认,但他对微软一贯的批评态度和方式无可避免地给人留下了“极端”和“刻意”的印象。1999年3月他对微软“维纳斯计划”的批判,可以称得上是中国公司批客第一次精彩亮相,以至后来批判微软成为他的“专利”,但是这种过程最后演化成对微软的全方位批判,以至微软在中国几乎所有重要的举措几乎都无一幸免,方兴东完全成了微软在中国的一个“阴影”。

  在方兴东眼里,“维纳斯计划”蕴含着一种贪婪和凶险、微软在中国的62亿的合作项目是中国软件业的“珍珠港事件”、微软在北京市电子政务的流标是微软中国垄断市场“滑铁卢”,而如果不封杀微软,则“总有一天我们所有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都会加上一个前提:在微软的利益面前,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些话可能每句都有道理,但排列在一起,怎么能让人相信微软是一家由当今最伟大的商业领袖领导的最受赞誉的公司(方可能不这么认为,但大多数人会认同)?方兴东可能要以此表现他永不妥协的批客精神,但极端的批判必然导致权威性的丧失。

  应对批客

  当你的公司被批客“锁定”后,一定是件很麻烦的事。除非是油盐不进的真正垄断者,任何一家公司,无论影响力多大,都要考虑批客言论对公司声誉和战略的损害,而如何应对则是个棘手的问题。

  一般来说,与公司产生争执的个人可分为三类:一是认为消费利益受损而采取极端措施的人,如武汉砸奔驰者、恒生笔记本事件中的顾客王洪等;一种是代表消费者群体讨说法的人,如状告铁路春运期间涨价的律师等;第三种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专业的公司批客。

  对大多数公司来说(真正的垄断公司除外),这三种人虽然各有差异,但有一个共同的应对原则,就是在保障公司利益的前提下,尽量避免冲突公开化,诉诸法律更要慎之又慎,奔驰公司和恒生公司在与消费者的公开冲突中无疑都是输家,有时告赢了消费者更是大输家。

  普通的消费者尚且如此,与作为精英分子的职业批客过招就更要煞费苦心,因为,这些人的诉求早已超越了消费层面,他们挑战的更多的是公司的根本。

  当然,作为公司一方,首先想到的措施是:表现出诚恳的姿态,与批客交流。但事实上,用这种“亲情攻势”对付公司批客不仅徒劳,甚至有害。一位公关经理向记者讲述她为客户解决这类问题时遇到的困难:他们找过那个批客,结果刚一开口,就话不投机。这位公关经理讲:“我们确实也想找他沟通一下,但是又担心第二天,他会写文章说那家公司向我妥协,太麻烦了!”于是公司只好采取了一个回避政策,有这个批客在场的活动,公司一概不参与。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忍耐,让批客的批判步步升级,直至极端。丧失了公信力,也就自然无声无息了。

  这两种方法可能都不是最好,但他们起码好于另一种方法—起诉批客。

  本组文章的最后一篇告诉大家,除非批判者进行了明目张胆的诋毁和诽谤,否则,千万不要把批客送上法庭,赢了批客要比赢了消费者对公司的伤害还要大。

  去年7月,因为两篇质疑文章,海尔集团公司提交民事诉状,将北京西南证券飞虎网公司员工陈毅聪告上法庭。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没想到第一次收到传票的陈毅聪竟不害怕,他在网上寻求支持,立即引起强烈反应。一种极具代表性的声音是:“一个普通网民和一家中国超级企业处于事实上完全不平等势力基础上的对垒,实际上是中国大型企业打压普通公民话语权的手段,同时也是中国大型企业向挑战者发出的警告信号。从这点上说,全体网民和公民,应当坚定地支持正常的经济评论者。”陈毅聪从网上得到了无数人的帮助,包括免费的法律援助,使他选择了坚持。

  当然,这场官司由于双方的明智而以和解告终,但公司应从中得到这样的启示:大公司与一个批客,地位当然是完全不平等的,但弱势的一方不是批客,而是大公司,因为公司是要冒着被公众误解而使声誉受损的巨大代价与一个人抗争,而作为批客无论胜负都能使自己名声大振。况且,在网络时代,公司想像10年前那样,凭借其雄厚的实力以各种手段进行媒体公关也是徒劳的。

  因此,这应当成为一条铁律:不要把批客抬高到与公司平等的地位,因为这只会导致一种结果—成就批客。

  如果一定要再找一个公司与批客间的正面例子,可以读读管理学大师杜拉克在回忆录《旁观者》中讲过的一个关于IBM和《财富》的故事。

  《财富》10年特刊邀请杜拉克当编辑,当时的IBM在沃森的调理下有声有色,虽然还是一家中型公司。一名刚进入《财富》的年轻人写了一篇关于IBM的文章,对沃森进行了无法无天的人身攻击,称其为“美国的希特勒”、“新集权头目”,文章送到IBM过目时已经是付印前一刻的校样,不能撤换和重写。杜拉克接到了来自IBM的电话。

  “我是沃森,我想和有关IBM那篇文章的执笔人谈谈。”

  “对不起,他不在,我是杜拉克,您可以和我讨论。”

  “我不是要讨论那篇文章。我想和执笔者本人谈一谈。”

  “我一定代为转告。”

  “你跟他说,我希望他加入IBM,做公关部的主任。薪水由他自己定。”

  “沃森先生,你该了解,不管执笔人是不是在本杂志,那篇文章还是会刊登出来。”

  “我当然知道这点,如果你们不登,他也不用来IBM了。”

  “对不起,沃森先生,您看过那篇文章了么?”

  “有关我自己和我公司的报道,我怎么会放过?”

  “那么,您还想让执笔人做你的公关主任么?”

  “当然,至少他对我很认真。”

我来说两句 去相关俱乐部 发短信息
相关新闻
该作者文章
免费交友,更有机会中大奖!

精彩相册[男][女]
活力社员[男][女]
魅力情人[男][女]
美女 天若有情
帅哥 不帅照脸踢
·和弦铃声:
原来的我 挥着翅膀的女孩
·疯狂音效:
On…个头啊 翠花,接电话…
订阅任何彩信服务
三天内退订不收费!!!
请发表您的看法
用户: 匿名发出
您要为您所发的言论的后果负责,故请各位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留言: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00000008号
*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新闻搜索
关键字:



香遇桃花岛免费交友
·找老乡尽在激情老乡会
·攒魔法袜子拿圣诞礼物
·[] 眉飞色舞
·[] 厉鬼再现
热门词:必杀功 林忆莲
精彩订阅
新闻资讯
因SARS突发而暂缓的公务员加薪计划将从12月起实施。
订阅 焦点新闻,了解详情




搜狐商城
大染坊电视剧原著
1元图书特卖场
财富就在你眼前
股市潜规则
时尚女性巧理财
BUSINESS
  -- 给编辑写信


ChinaRen - 繁体版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网站建设 - 设置首页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60转6682或6633
Copyright 2003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