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市场评论
谁成就了“庄家吕梁”
http://business.sohu.com/
[ 李志华 李健 ]
Stock Code:000048
  2002年6月18日晚9时,有中国证券市场头号大案之称的“中科创业”股票操纵案在北京结束了一审。尽管人们事前已经从媒体上了解了整个事件的概貌,尽管头号案犯吕梁(原名吕建新,吕梁为化名)负案在逃并未到庭,这起涉及违规金额达54亿元,地点纵横北京、上海、浙江等20多个省市,涉及125家证券营业部和80多家金融机构的股市大案真是超乎想像、触目惊心!
  
  吕梁是何方神圣?他为什么能让如此众多的券商营业部、金融机构任其摆布?有什么秘方能给多家上市公司做庄?又有什么魅力让许多企业委托他来理财呢?真让人百思不解。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如果没有“中科系”上市公司的默契,如果没有众多机构的有意或无意的支持,如果没有这么多企业肯为他担保和提供资金,吕梁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无法得逞!
  
  ***10个跌停板,“中科系”终于崩盘***
  
  2000年12月25日下午13时,股市刚一开盘,中科创业(0048)的股价便被突如其来的6000多万股卖盘牢牢地封死在跌停板上。此后的10个交易日中,中科创业股一连10个跌停板。直至2001年1月11日,中科的跌势才止住,中科创业市值的2/3化为泡影。
  
  依据股权的关联关系,公众把与中科创业相关的股票,统称为“中科系”。
据查,“中科系”至少牵涉6家上市公司:中科创业、岁宝热电、莱钢股份、中西药业、鲁银投资和胜利股份等。中科创业一发不可收拾的跌停,迅速迫使“中科系”其他成员:岁宝热电、莱钢股份等上演团体“高台跳水”,股价跌半。
  
  2001年1月1日,中科创业公司的6名董事、2名监事突然传真至董事会提出辞职,中科创业董事会分崩离析。
  
  ***吕梁把戏:控股,上市,搭台圈钱***
  
  中科创业的前身为深圳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饲料生产和养殖。1994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1998年一年里,康达尔的股价疯狂上扬。由于没有业绩和题材的支撑,致使炒作其股票的深圳英特泰负责人朱焕良深套其中,朱焕良当时通过上千个个人账户,掌控了康达尔公司80%左右的流通盘,于是想找上市公司配合,并找到在业内运作股票颇有名气的分析师K先生(即本案的主角吕梁)。
  
  在同意帮助朱焕良解套后,吕梁便以北京燕园投资集团董事长身份出现了,并要收购康达尔的34.61%股权,后又提出为了绕过证监会批准豁免全面收购要约的手续,改为由海南燕园、海南沃和和民乐燕园三家公司分别收购。加上朱焕良的北京英特泰公司原已持有康达尔2.53%的股份,四家共持有37.14%的股权,比第一大股东深圳龙岗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6.1%的股权略胜一筹。
  
  在四家联手造成控股事实的基础上,吕梁已经具备了操纵公司的基本条件,也具备作案的条件。
  
  在康达尔公司的股权重组后,其公司董事会也进行了改选。在11名董事中,吕梁方派出7人,龙岗区投资公司推荐的只占4人。且吕梁方的7名董事中,6个人授权常务董事龚增力行使权力,其1人一统6人之天下。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董事会就把玩于吕梁的股掌之上。
  
  为掩人耳目,吕梁控股公司后,第一件事就将公司更名为中科创业。吕梁先把深圳中科创业改造为“高科技+金融”的新型企业,并借此进行包装,为其在二级市场上炒高深圳中科的股价服务。
  
  吕梁通过深圳中科,构建起一个新型的“融资”平台,并利用这个平台进行“中科系”行动的其他策划和活动,并在二级市场上演“仙人跳”,以及用股票去质押融资。
  
  为编织“种钱”的资金链条,吕梁所辖的K工作室,借助北京机构动员了一切资源,将岁宝热电、莱钢股份、中西药业、鲁银投资和胜利股份等上市公司均纳入“中科系”。而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初步取证表明,“中科创业”案件共涉及资金约54亿元,有100余家出资单位或个人签订了合作协议或委托理财,地点遍及北京、上海、浙江等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牵涉125家证券营业部和80多家金融机构,总共通过1500个个人帐户,期间最高持有中科创业股票5600余万股,占整个流通盘的55.36%。
  
  1998年秋冬,中科创业的股价在17元左右,吕梁进驻后,股价便一路上涨,1999年7月,中科创业的股价从36元跃至45元,此后仍然继续稳站在40元的价位之上,成为“大牛股”。到2000年2月份,股价一度上涨到80元以上。
  
  吕梁通过上市公司互保、上市公司通过银行质押贷款、券商融资和个人锁仓等复杂的资金关系,编织成一条耗资54亿元之巨的资金链。但这个环环相扣的资金链中,只要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产生连锁反应,进而摧毁整个链条。中科创业最后的崩盘就是因为典型的资金断裂所致。
  
  ***错在经营理念,错在人心***
  
  令人惊异的是,吕梁操纵股票价格案的幕后主角,包括吕梁在内才区区8人!如果不是有他适宜的土壤和环境,他是无论如何也成不了事的。淮南为桔,淮北为枳。一定是有人推波助澜才推出个庄家吕梁。
  
  吕梁和众多关联公司的关系,和众多委托他理财的公司的关系,和众多券商的关系,真的是应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难道这些人都能被吕梁骗?究竟是为了什么?为“钱”。可这有错吗?没错,做企业不就是为了盈利?上市公司、理财公司也好,券商也罢,都不能免俗。
  
  那么,错在哪儿?错在经营理念。理念决定企业的生死存亡。中科创业错在:为了掩盖公司经营的窘境,而放任庄家炒作自己公司的股票;券商错在:眼中只有“利”,为了钱嘛!但除了钱以外,最起码还应该有社会责任感;众多把钱交给吕梁的企业错在:不应该把公司利润盲目地用于二级市场的炒作,错在自己无原则。
  
  如果没有这一系列的错误,哪里还会有吕梁?
  
  一个庄家崩溃了,暗地里不定几个人正在欣赏着自己做庄的成果呢!如果券商只为了钱,上市公司也只为圈钱,有愿挨打的黄盖,做一回周瑜又何妨?
  
  ***错在沟通不畅,错在失和***
  
  如果一个企业没有正确的经营理念,就不能有公司内部的科学管理。而吕梁事件充分暴露的是企业内部控制能力的不足。拿中科创业来说,之所以能被吕梁和朱焕良控制,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公司本身的原因,比如公司领导集体的不团结。据公司知情人透露,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沟通很少,董事长陈枫在公司露面的时候不多,大多只是在公司召开经营班子、党政班子联席会议及董事会等场合才会出现。总经理欧锡钊主持公司的日常工作。 董事长与总经理之间的沟通多是在会议上进行,私下沟通甚少,甚至同时在相隔不远的办公室,双方也是通过书面来表达。由于两人性格迥异,工作作风也不同。双方之间的分歧在公司内已是公开的秘密。当公司的最高决策者与决议的最高执行人发生了微妙关系,无疑会干扰公司各种正常决策和运作。当“沟通即是管理”几乎成为真理时,中科创业的结局也不足为怪了。
  
  另据欧锡钊介绍:最初认识吕梁是通过中国农科院引荐的,当时吕梁的融资项目中有西北苜蓿,而公司正准备找西北的项目,因此与吕梁有了接触。北京中科受让康达尔的部分法人股,是为了避开《公司法》的法人股转配股不能超过30%的规则,吕梁将一家拆为三家来受让股权,这就产生了第二大股东海南燕园、第三大股东海南沃和、第四大股东民乐燕园,这三大股东累积股权达34.61%,加上其他可控制的表决法人股,超过第一大股东龙岗投资,成为实质上的控股方。外界传说的朱焕良引来吕梁的细节不详。这三大股东的确是吕梁引进来的,但他并不知道三家的幕后老板都是吕梁,实质上董事会11名董事有7名是与吕梁保持一致的。常务董事龚增力可以以7名董事授权签名来行使职责,以至于一个电话进来传达的决议就是已经拍板定案。
  
  这在逻辑上能说得通吗?糊里糊涂地就将法人股转让出去,连被人控制了董事会都不知道!这只能说明两点,或者是公司默许这类事实存在,或者是公司由于内部控制不力、人心不齐造成的,导致毫无风险预防和控制能力。想想看,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样的企业,哪里还会造就出庄家吕梁?
  
  ***错在无原则的“宽容”,错在贪念***
  
  吕梁玩的无疑是最危险的把戏。在中科创业没有业绩支撑的状况下,还奢望通过融资、玩重组概念、做庄,把股价大幅炒高并从中牟取暴利。而那些融资给他的企业,也是在玩跟庄的把戏,希望从中谋利。现在看来,债务难偿已成事实。而这些股票被强行平仓后,也已经变成了巨额亏损。而这些向吕梁提供融资的诸多企业,现在只能是哑巴吃黄连。虽然庞大的54亿真金白银犹如万剑穿心,但揭底的结果只能是往伤口上洒盐。
  
  在吕梁操纵案中,部分券商和金融机构的表现非常抢眼,有125家证券营业部为其提供平台。后据一位券商说,原因在于各个营业部之间争抢客户,尤其是大客户的竞争非常激烈,因为大客户平均创造了近80%的业务量和利润。营业部人员收入的高低,又取决于营业部的利润。而大多数大户又是带着要求来的,如果满足不了,就另找高人。大客户普遍有融资的要求,营业部也只能宽容地尽量满足他们。
  
  一切都是利益驱动。只因当初一时贪念,致使今天落得个如此悲凉。作为券商营业部和金融机构,收益固然重要,但风险控制更为重要。如何在获取收益和控制风险之间找到平衡点是金融机构首先应该考量的课题。在想到收益的同时,还要慎重衡量控制风险。
  
  试想,如果企业都规范自律,还会有庄家吕梁?
  
  更为可怕的是,事发后多数当事人把这一切责任都归咎于证券市场的监管上。证券市场的秩序难道仅仅依赖于监管吗?每一个交易者、当事人,每一家企业不都应该是市场正义的维护者吗?即便是在发达成熟的证券市场里。
来源:[中外管理]
2002年8月5日10:12

进入个股论坛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为盗安学吕建新
  • 神秘掮客Z:我曾经这样为吕梁找到了一个亿
  • 变态还是“够胆”?庄家吕梁是怎样一个人?
  • 我所认识的吕梁
  • 中科案审理定有下文 吕梁的“靠山”有多高?
  • 《庄家吕梁》续篇--庄家天堂
  • 吕梁供词现身 康达尔董事长遭人狂砍数刀
  • 且看吕梁豪宅:1000多平米 每平米2000美元
  • 中科案庭审再爆惊人内幕 吕梁曾想借刀杀朱
  • 提供8亿资金“炮弹” 吕梁同党庭上强硬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观点与焦点 >> 市场评论
    个股资讯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