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个人创富
白思拓:我把后半生献给MBA教育
http://business.sohu.com/
[ 周璐 ] 来源:[ 中国经营报 ]
  钟情公共服务的经济学家

  穿过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曲曲折折的中式回廊,再走过静谧典雅的欧式图书馆,记者来到了白思拓教授的办公室。一见面,记者对由于飞机晚点不得已将采访时间推后了40分钟深表歉意,白思拓教授则笑着一耸肩、摊开双手,“没办法,老天不作美”,以此表示了他的宽容。随即,他递上一摞纸:“这是我对您的采访提纲中问题的书面回答,可供参考。”低头望去,回答密密麻麻地写了好几页。这样的严谨、认真与细致在记者的职业生涯中还是头一次遇见,不由得让人心生感动。

  “我是西班牙人”

  1972年白思拓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后,在巴塞罗那大学、波士顿大学当了9年的经济学教授。对于那段历程白思拓的评价是“这是一项投资”。他说:“身处学校可以逼我不断地学习,特别是可以使我跟上所处研究领域的发展脚步;身处学校也可以提醒我还有很多需要知道的东西,所以当我投身工商界时已不会害怕提问。9年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白思拓慢慢发现自己在学术方面并不是很擅长,而真正喜欢做的似乎是实践方面的工作。

  1981年,白思拓向世界银行提出进入研究开发中心的申请。“对我本人和世界银行来说都幸运的是,我并没有被中心录取,而是到了运营部门。因此我就成了‘国家经济顾问’。我在世界银行的主要工作是分析墨西哥的情况。在那里我发现自己关心的是一个国家实际上的经济运作情况。我对国家的具体问题比理论问题更为感兴趣。”

  有一次,白思拓去拜访一家墨西哥的钢铁工厂,吃午饭时一位墨西哥的工程师问他:“您是不是西班牙人?”“是呀。”“那您为什么不在西班牙工作?西班牙也有很多问题尚待解决!”白思拓细细想来,觉得这位墨西哥工程师的话很有道理,祖国需要自己贡献才华和智慧。6个月后,白思拓接受了西班牙工业部的邀请,回到了祖国。

  1985至1990年,白思拓任西班牙ENHER“国家电力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那段经历很有意思,因为我对管理国有企业怀有浓厚的兴趣,这项工作的内容包含了经济、管理和我很喜欢的公共服务。ENHER是一家国有的电力公司,在那里我最大的收获是学会了如何管理人,譬如技术主管是一个很好的工程师,财务主管是一个很好的财会专家,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如何使他们更好地工作,然后配合他们的工作。这段经历教会我许多书本上没有,在教课时却很有用的东西。”的确,商界实战经历对于白思拓今天教授MBA课程无疑构建了一个最丰富的“案例库”。

  随后,白思拓当了两年的西班牙“私营企业联合会主任”。在西班牙,私营企业遇到的最大发展障碍是老板在将企业传给后代时要缴纳很高的“继承税”,白思拓认为自己当时做的最主要工作就是说服政府,使其相信私营企业特别是家庭企业很重要,他们能够创造财富创造就业机会,如果要让这些企业生存下去,政府就应该降低继承税。

  记者请白思拓教授对中国的私营企业发展提点建议,他谦逊地笑了:“中国的企业家们比我更清楚该怎么做。我觉得政府应该和私营企业建立发展某种合作关系。在美国,政府和私营企业二者是互不关心的,在法国、德国,他们的关系就比较密切。政府要为私营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要给小企业带来被保护的感觉,使小企业感到当他们有困难时政府会站出来保护他们的利益。”

  “回归”大学校园

  从1993年起,白思拓担任西班牙政府“经济事务国务秘书”,缘于白教授对公共服务工作的一贯兴趣。问其原因,他笑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不是动机问题。我觉得自己赚的钱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为赚钱而活着。当我呆在政府、教育部门时,我面临的大都是非盈利机构,我不用担心他们账本的底线是多少,不用关心钱财方面的事,我只需关心如何建立自己的组织,如何为组织创建一个好的名誉,我对这个事情最有兴趣。”

  虽然很荣幸地出任“经济事务国务秘书”一职,但白思拓本人并不认为这是进入政界,因为他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西班牙哪个政党。白思拓说他主要的“政绩”是:在西班牙经历了1992年9月的欧洲货币危机和1992年~1993年欧洲经济的萧条后,去说服当局必须重建公众对经济政策的信心,这种信心在之前已被毁坏。“政府在重建公众信心方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对自己办不到的事情进行承诺,我们要建立起信誉度。事实上我们后来做到了,1993年~1995年西班牙的经济发展得很健康,我认为我们很幸运。”

  1996年后,白思拓“回归”校园重新做起了经济学教授,但这一次,他没有回到大学校园而是来到了工商学院,所教的学生也由研究生变成了工商业管理人员。“我认为与年轻人分享我的经验,并了解年轻人的思维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并且,我试着在课堂上言传身教,与学生一起分享我职业生涯中的故事,因为MBA是案例教学、实战教学,我丰富的职业人生对我本人、对学生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我喜欢中国”

  谈到对中国的感受,白思拓教授兴致盎然:“在我没来中国之前,我就很喜欢中国。来这里之后我才发现,中国其实是很难了解的。尽管要了解与西方不同的任何国家都会有困难,甚至开始了解一个国家都不简单,但是有一些东西即使我不了解它,也可以喜欢上它。”

  “我就住在浦东,住在学校旁边”,白思拓一指窗外的小洋楼,感慨颇多,“上海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城市,我非常有兴趣看着它一步步地发展。这些年,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深圳时人们告诉我,这个拥有600万人口的城市在25年前还是一个小渔村,这种事情在欧洲从未发生过。”

  白思拓教授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前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的同乡,他衷心祝愿北京2008奥运会能获得空前成功,就像1992年在他家乡举办的巴塞罗那奥运会那样。

  MBA教育市场有待规范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曾担任过很多大企业的董事,您作为一位经济学家在这些企业制定发展战略、进行决策时起到的是什么样的作用?在中国,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不少上市公司也纷纷聘请了“独立董事”,但很多独立董事都成为“花瓶”并未真正发挥作用,您对此现象做何评价,有何建议?

  白思拓: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主要的贡献是针对企业所处的经济环境或商业条件参与讨论并帮助其制定决策。我要对经济环境做出评价,比如说,公司常问我现阶段的投资环境如何、上某个项目是否合适、总体经济的走向是怎样的等等。

  我认为独立董事的作用主要有两个:首先,他站在公司的外面来看这个公司,看它的决策是不是能够适应市场的发展,看公司的名誉到底是怎样的。有时管理层对公司行为如何影响其名誉并没有了解,或没有意识到公司行为的作用。要加强管理层的职能,一种方法就是在做出重大决策(如兼并、财产剥夺、大规模下岗)时必须得到多数独立董事的投票通过。另外,独立董事代表了股东特别是小股东的利益。因为公司管理层有时做出的决定并不是有利于所有股东的,独立董事这时就要极力维护小股东的利益。在美国,我们看到,建立起小股东的信心是很重要的,如果他们对公司失去信心就会撤走资金,这个公司就不会有资本市场。

  记者:我们知道,您对国有企业改革有深入研究,现在中国国有企业已完成三年的改造,您认为,中国国企下一步该怎么走?在和外资企业、民营企业的竞争中,中国国企该如何建立起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白思拓:中国国企的情况各不相同,像有些国企规模比较大,而且是远离中国的东海岸,他们生产的商品的市场竞争很激烈,而有些国企则比较小,而且他们所在的行业里私企比较多,因此这两种国企你不能用同一种方法去对待他们。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对于绝大多数国企来说,他们的最终一步是私有化。现在国企离这个目标还很远,所以在达到这个目标之前,国家必须帮助他们改变管理层结构、产品结构、组织结构。

  重组国企实质上是一个政治上的决策过程。国有企业的重组非常需要加以政治意志,因为如前面所提到的,尽管这个重组过程总体上能给国家带来利益,它会产生一些(大的)输家。在某些国企、某个地区工作的人会成为输家,所以国家必须运用其政治意志去完成这个过程。即使加上了政治意志,这个过程仍然是缓慢的,而且进程缓慢有可能会变成无所事事的借口。所有的国有企业情况各不相同,因此必须采取不同的重组方法。

  多数情况下,国有企业改革的最终阶段是私有化,并且有些国有企业的私

  有化会进行得快而容易。但是对许多其他的国有企业来说,第一步应该是进行内部的重组。有时候私有化也会行不通;对少数国有企业来说,惟一的办法就是倒闭。但是所有这些决策都应视具体情况而定。

  记者:您是否认为,国企老总比私企老总更应接受现代工商管理教育?

  白思拓:国企总裁接受现代工商管理教育的重要程度和私企总裁是一样的,只不过他们学习中应该有不同的侧重点。当我还是西班牙的国企总经理时,我就接受过现代企业的管理教育,我觉得这种教育使我受益非浅。

  记者:今天,中国的MBA教育方兴未艾、如火如荼,但也出现了良莠不齐滥竽充数的现象,使一些人对其教学质量产生怀疑,使很多立志报考MBA的年轻人犹豫不决。在您看来,下一步中国的MBA教育市场该如何规范?

  白思拓:中国的MBA教育始于1994年,西班牙的MBA教育是从1955年开始的,而在美国早在20世纪初就开始了MBA教育,所以中国的MBA教育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我认为中国的MBA教育市场的确存在还不是很规范这样一个问题,在某些学校要获得MBA学位并不一定拥有学士学位,我们也看到在中国很多学校里很多人建立了各式各样的MBA,这样就显得有点混乱。这不仅在中国如此,在世界各地都存在这样的情况。要解决这个问题,第一步就是我们要建立起一套规范的制度,要获得MBA学位必须要由这个国家的教育机构来授权;第二是开设MBA教育项目的单位要通过专业的机构认证。商业教育市场面临的是有关信息的问题:将要成为学生的人们并不总是知道如何区别好的和差的教育项目。所以,由独立机构进行的专业水准审核已经发展起来。

  记者:MBA教育会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吗?

  白思拓:对于“MBA学位能够改变人的职业生涯”的观点,我是同意的,因为很多学生在念完MBA后都换了职位,从这个意义上讲,MBA教育帮助他们改变了职业命运。但是,投身工商业的你如果具有天赋并且非常努力地工作,就算没有MBA学位也可以获得成功。更准确地说,MBA教育会帮助学生更好地继续走自己选择的道路。如果他命里注定是个小提琴家,那么MBA的学位也不能改变什么。

2002年8月1日13:38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中国学校可颁美国文凭?--揭穿洋“野鸡大学”
  • 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美国MBA满街走
  • 月薪2000元 MBA是否就值这个价?
  • 实力阶层的俱乐部:中国EMBA新贵圈
  • 企业家教育家形成共识 MBA不该再被神化了
  • 观点碰撞:MBA是精英还是水货?
  • 人才聚焦:中国MBA离CEO有多远?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经理人会所 >> 个人创富
    品牌管理
    财务管理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