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智囊》 >> 思路·随笔
反制假货惹地痞--总经理遭遇“黑社会”
http://business.sohu.com/
[ 刘挥 ] 来源:[ 《智囊》杂志 ]

  九十年代初,希望集团天女散花般地在全国各地布点,上千万的资金打过来,配上百十号人,就得问总经理要利润了。这些总经理的日子十分难过,这不仅仅是经营上的事,他们还不得不在当地孤胆面对一些或文或武的攻击,这些手无缚鸡之力,只谙生产经营的“远征军”,其所面临的困境与危机是局外人难以想象的。

  在湖南开公司 地痞挖路围楼

  1993年6月,希望集团在湖南某县买下了一个倒闭的国营饲料厂。这个厂离县城有十五华里,离国道两公里。从国道上蜿蜒伸出一条红土公路,导向人户稀少的乡村树林,而我们接手的饲料厂就在这片林荫中。工厂的设备是进口的,库房面积大,厂房陈旧,二层的办公楼第一层开展业务,第二层住干部。整个厂区只有生产区有围墙,生活区的围墙已被附近的农民推翻—他们嫌走路不方便。

  进入厂区,一个个搓了数月麻将照领工资的男女工人站在屋檐下,抱着双臂冷漠地注视着我们入住。有的小伙子还挥起拳头在砖墙上“嗵嗵”地砸。我只觉得心里一阵阵凉丝丝的,突然想到了电影中日本鬼子进村的场面。

  据说这里是黑社会泛滥的重灾区,打手、杀手公然打劫。我们当时还有许多人没到位,人太少,为了避免过早冲突,我们住进县招待所。人员陆续到位后,我们才住进厂区,办理工商税务等相关手续、清点接收原厂的财产。

  当时我是办公室主任,主要工作是恢复生活秩序。

  两天后食堂开伙,第三天,一个大汉进了生活区,见啥拿啥,连晾衣的铁丝都扯下来拿走了,据说这是号称“三虎”的三兄弟之一。有的当地员工见他偷东西也装看不见,这家伙愈加放肆,有一天公然进厨房拿菜回家,被我们一员工逮了个正着,双方扭扯起来,公司几位怒发冲冠的员工一拥而上给了他一点颜色,而那些原厂的员工只以怒目助威却无人敢上。因为我们已聘用了当地两个员工,这件事虽没再闹,但火药味已是很浓了。

  恢复生产已一个月,头一个月发工资时,装卸队发难了。装卸工清一色的是因占地而补偿性召用的当地农民,一贯飞扬跋扈,原饲料厂领导也拿他们没办法。现在企业改“国”为“民”,他们故伎重演,提出要按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给专业队伍的吨工资支付报酬。那个规定上下车一吨货就得支付他们8元,而根据希望集团的惯例却不超过每吨3元,这之间就有了5元的差距。公司肖总在外跑市场,只能由我出面三番五次地给他们耐心解释:那是国家对专业装卸队的政策,因专业队要上各种税费,要提留养活离退休职工,承担的社会义务很多,而你们是净收入。何况这些文件对我们民营企业只是指导性的,不一定要照搬。

  厂方坚持不让步,他们就在当地某村领导和原厂职工的支持下挖公路,使我们进原料的车进不来,客户拉饲料的车出不去,而且他们一般都在晚上偷偷地挖,就像敌后武工队对付当年的鬼子。

  有几次我半夜只身一人前去做他们的工作,要他们不要这样干。他们当面答应,可等我一走,他们又挖开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挖得更烂。搞得我们肠子里痒痒—没法挠。我们只好雇人第二天填上,有时就得让进出的车等上一夜,客户怨声载道。为这事找到县里,县里主要领导远出未归,推给了镇政府,镇政府推公安。公安声称警力不足,让我们把人抓到再说。

  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我曾当兵打过仗,保留着不怕流血牺牲、忠诚团队的作风,我决心不惜流血维护公司利益。我先把那些职能部门推托不理的电话录了音。当天晚上布置暗哨,在这伙人挖路时,我立即带着因安装设备试车成功、已被庆功酒灌得热血沸腾的安装队员朝那伙肆意破坏国家公路的坏人走去。对方认为强龙难压地头蛇,和我们动了手。一场短兵相接,我们抓了几个打手。

  村长终于浮出水面,来了七八十号人冲进公司,我指挥大家撤回大楼里并把门关上以诱敌深入。这伙人动手砸起门窗来,当“趁机打劫”的罪证摄入我们的镜头后,我立即奋不顾身冲向前,带着人把对方赶走。这时肖总已打通县里一领导电话,明确说这个事处理不好,我们将说服董事长考虑撤资。县里领导深知这事关今后引资,火速调动上百名公安人员全副武装赶赴公司“灭火”,并把肇事者和村长关了起来。由于县府态度明朗地干预,从此公司开始过上太平日子,就连当地的黑社会都惧我们这伙四川人,他们说这帮四川人有武功。

  扬言血洗公司 黑社会终被制服

  我在唐山希望公司作老总时恰遇玉米价格暴涨,一下飚升到了1800元一吨,我们就转向当地农民收购玉米。收购开始不久,有几个蓄长发戴黑镜一脸痞气的家伙出现在交玉米的队伍中,这伙人是我们公司附近的一个村庄的。我想我们是论玉米质量不论人品,谁知他们竟逼着别的农民把玉米交给他们,由他们每斤提高一分钱后再卖给公司。控制货源,抬高价格,玉米水分超标,他们却不让扣除,威胁收货员,逼得收货员三番两次辞职。为了教训他们,我向原料部交代,他们的玉米从此不收。

  这一下等于摸了老虎屁股,他们穷凶极恶地阻挠所有向我们供货的农民。玉田一个农民向我们交了一车玉米,他们骑上摩托车追到玉田把那人揍了一顿。他们还跑到公司原料部,一进门就把门关了,没等原料部伍经理闹明白咋回事,脸上已起了五根拇指印了。

  他们来到我的办公室,同样一进门就把门关了,把报纸裹着的砍刀摆在办公桌上,露出雪亮的刀尖。我把刀子拨到一边,照旧办公,一言不发。他们反到沉不住气了,开言:“老板,我们吃不起饭了,给点生意做,交个朋友嘛。”我放下笔,慢慢扫了他们一眼:“谁跟你们这样的人交朋友?你们看看你们在做什么!要抢人吗?!……”我一下把他们的刀扔到地上:“要杀人,就来!”说这话时,我用余光扫着他们,手已伸进办公桌抽屉抓了一把石灰。这是我发明的防身术,只要我这一把石灰一撒,他们的两个“电灯泡”肯定立即灭了,那我就能创造以少胜多的战例。可这帮人很孬,这两句话居然就把他们震住了,“好,好,算你有种。咱们改天再说。哼!”这伙人退出了我的办公室。出厂门时他们扔下一句话:“今晚血洗希望公司!”

  门卫把这话传给我听,我分析多半是虚张声势,但在职工中却引起了相当的恐怖骚动。我立即打电话给公安部门求助,下一级部门推到上级,上一级给我们的是无关痛痒的答复,后来才知这其中的某领导常和这帮人吃吃喝喝。

  只能自保!我首先组织中层以上干部开会,给大家分析打气,要求他们在危急时首先站出来保卫公司。我告诉大家,董事长对于勇敢保卫公司的忠良历来是欣赏的,我过去在湖南为保卫公司挺身而出立下了战功,所以永行董事长一下就把我提起来当上了总经理。我又召集全体员工开会,动员大家鼓起勇气保卫公司,并说如果谁受了伤,不管是治疗还是生活、工作,公司负责到底,希望集团有的是钱。相反,对方受了伤,得把家里的口粮卖了住院养伤。大家群情激奋,都说他们敢来公司捣乱我们就采取正当防卫,打他个落花流水。办公室写出“利用正当防卫的法律武器,坚决抗击地痞流氓滋事”的标语。还具体布置“战斗任务”,生产车间负责保卫哪些地方,后勤机关负责保卫哪些地方。一旦打起来口号怎么喊,谁负责报警,谁负责叫救护车,装卸队力大打头阵,妇女只负责战地救助、通信联络……,还把口号喊得震天响。声势搞大,震慑了这伙地痞,结果是西线无战事。

  反制假货惹地痞 火枪搁在茶几上

  1996年,我一到唐山建新公司就发现此地肉鸡料市场非常好,但规模化程度高和养殖水平高,对饲料营养要求高,没动物蛋白原料不行。因此我们提出采购部分鱼粉。本来怕各分公司采购鱼粉辩别假货出现偏差,长期以来,永行董事长严令不准各分公司自己采购鱼粉。这次,永行董事长听我讲明情况后,答应由我们自己采购一些,但千叮咛万嘱咐要防止掺假。

  原料部老伍联系浙江玉环一姓林的客户发来一车货,我千叮咛万嘱咐那客户不能玩火,到时生意赔了事小,结果让咱俩结下冤仇事大。这客户一拍胸口说:“如若我林某人掺假,你刘总就把我枪毙了,我也不喊一句冤。”

  人家这样表态了我还能说什么?进货吧。货来一验,真还是掺了假,掺得水平比较高,化验蛋白质够,氨基酸却不平衡。我气愤极了,你不仁,我不义。我把此人找来,痛心无奈地说:“兄弟呀,进你这车鱼粉,我费了多少口唇才说服董事长。可是你……”

  他小脸一下变了色,强自镇定地问:“怎么啦?难道说有问题?我这回可是……”“算了!别跟我拍胸口了。”我气愤地将总部的检验结果往桌上一丢,“自己好好看看!”

  这家伙拿起化验单一看,手抖了,汗珠子一霎时沁了他一额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张化验单我要复印,我要……”

  “吼啥吼?!这张本来就是总部叫我给你的!”

  他傻眼了,坐下来直喘,半天没言语。

  最后他说:“别说了,算我倒霉。退货,我这就拉走。”

  “哈哈。有这么简单,我也不发愁了。谁让我总是心太软。”

  “你们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总部通知我好好保存证据,并立即派人去找有关部门查封造假的工厂。如遇地方保护,就打电话报告总裁刘永好。”

  冷不丁,这汉子双膝一软,卟嗵一下跪在了我面前:“兄弟,你如论如何要救我……”他哭了。

  我扶起他说:“我知道这会让你倾家荡产,可我当初不是没给你打过招呼呀。”

  “唉!肯定是家里发错货了。不然,你借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兄弟,你帮帮我,你的大恩大德我会记住的,今后一切都好说,如果你退给我,我愿和你平分,你说穿了也是一个打工的。”

  “你再这么想着害我,你就可以走了。”

  “别,就当我没说,当我放屁,一切听你的。”

  “唉呀,你是让兄弟为难呀。”

  我看火候已到,拿出来纸笔:“这样吧,你先写个认识。细一点,深一点。一个人犯错误不要紧,只要认真改了就好嘛。这样我才好向总部为你求情。”他开始有点犯难。但还是写了,并按我的意思写明了掺的是肉骨粉、羽毛粉,掺了百分之多少,然后落名。

  送他走时,我一再保证尽力为他求情,争取宽大政策。

  过了两天我向他报喜:“总部同意我的意见,对你的厂子不予追究。但货物要就地销毁。”

  他的声音都变了:“我一车皮鱼粉,就掺了那点假,……二十多万呀!”

  我生气了:“就是一百万,这能怨我么?!”

  第二天我接到了自称是唐山黑老大的电话,说我做事太黑,三日内有血光之灾。第三天果然有十几个戴墨镜、纹骷髅于腕上的家伙闯入我的办公室,一进门就关上门,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拔出一支火药枪放在茶几上,问我到底如何处理这鱼粉案?

  我拿起总裁刘永好与中央最高层领导的合影拭了拭尘土。冷笑着说:“林老板给你们几个钱?如果用钱雇你们能解决这事,那我的老板拔一根毫毛就可以将你们送到该到的地方去。”接着我要通了林老板的电话,没说上几句,他就要那伙人赶紧走。

  不久永行董事长打电话提醒我,说有人要“黑办”我,要我当心一些。我说,我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他们那些做法太小儿科了。

  直到我1999年从希望集团辞职后,这位姓林的还到唐山强大农业有限公司扬言要给我“放血”。可是三年过去了我还活得好好的,我相信再过三十年也是如此。

  评论:

  邪不胜正

  文/一心

  在中国,曾经有两股排外的恶势力:一个叫“土围子”,一个叫宗法势力。解放后,尤其是在改革开放的年代,那些公开的、有组织的恶势力早已销声匿迹,但欺生排外的余毒却还在代代相传,加之部分政府官员的腐败更助长了这种恶势力。这其中一方面是排外,另一方面也有“仇富”的成分。

  一些“冒险家”梦想以非法手段迅速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于是网罗地方黑势力与腐败权力暗中勾结,形成地痞流氓猖獗,邪气压倒正气的不正常局面。所谓“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不要脸的怕不要命的”,整个社会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不仅影响到投资环境,更戕害了健康的社会风气。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生产经营之外,如何面对这种恶势力,就成了这些奉命在千里之外四处建厂的老总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反黑制恶成了外派经理的的必修课。刘挥先生堪称希望集团的一员猛将,左冲右突,开疆拓土,颇有建树。他在这方面的经验就是坚信“邪不胜正”,凭着一腔正气和适当的技巧,其间的套路是值得玩味和借鉴的。

  事过境迁,往事自可以成为故事娓娓道来,然而,其间的悲凉与无奈却是无法掩饰的。尤其是当我们读到他一次次向当地政府机关求助以期合理合法地解决这些冲突,而却得不到及时呼应,进而不得不组织员工自保的情景时,虽然他是用调侃的语气描述这一幅幅画面的,然而我们的心情却一次比一次地沉重起来。合理合法地为社会创造财富、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的企业家却不得不将宝贵的精力放在与这些地痞流氓斗智斗勇上,谈何发展?谈何创造国际性的大企业?

  打黑除恶,不仅仅是一个社会治安问题,更是建立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所需的基本条件,对于那些只关心经济指标的官员来说,这一点应该是个基本常识。

  

2002年11月8日16:27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000856) 唐山陶瓷:2002年第三季度主要财务指标
  • 唐山陶瓷:釜山夺金 唐山淘金
  • 唐山陶瓷:资源整合显生机
  • 唐山陶瓷:积蓄上攻动能 适当关注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产经信息 >> 《智囊》 >> 思路·随笔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