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消费广场 >> 天天“315”
首都机场将垄断进行到底?
http://business.sohu.com/
[ 许晖 ]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
  首都机场地下食街租户与作为业主的首都机场之间的纠纷,缘于机场对航站楼地下食街的整改。

  航站楼地下食街整改据称是为了平抑物价,但整改后,机场的物价真的就降下来了?

  租户:凭什么不给我们优先续租权?

  今年6月28日下午,首都机场地下食街的租户先后接到落款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物业管理部房产管理室”的一份《终止合同通知》,称“应机场航站楼第二期整体商业规划的要求,航站楼地下食街租赁合同于2002年6月30日自然终止”。要求租户于“6月30日24点之前将自行配置的物品全部移出租赁场地”。

  在地下食街租用120平方米商业面积的一位陈姓租户以优先续租权为由,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如约与原告续签租赁合同。租户陈先生并非单枪匹马,曾有15名租户联名上书,要求机场方面考虑续签合同。

  7月25日第一次开庭时,不少同病相怜的人到场声援。几位参加旁听的租户向记者反映,从招商开始到合同签订,他们等待了将近两年时间。原来招标书承诺的是3年承包期,但20余家租户中,多是在装修完成后一年才签订租赁合同,因而在签订合同时不得不接受为期1年的合同期。据租户说,当时面对他们的质疑,首都机场商业管理部有关人士的解释是:第一年的租金标准只是尝试,等到期满后可能有所调整,到时再续签。一年到期前,他们曾向机场有关部门询问过续签之事,据租户讲,有关部门的答复是“到时候等着办手续就是了”。

  首都机场方面却完全否定了陈姓租户在这起诉讼中主张的“优先续租权”存在的前提:食街已由机场收回自营,“租”的前提不存在,何谈“优先续租权”?此案的首都机场全权代理人何律师也肯定,现在食街是由机场内部承包经营。

  而原告立即就此提出反证:北京首都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没有“餐饮服务”一项,而食街现在的经营者北京首都机场饮食服务有限公司为首都机场与一家香港公司成立的合资企业,二者均为独立法人,怎是内部承包经营?

  机场方面反驳:机场饮服公司由首都机场控股75%,且员工大多为原机场职工,因此完全可视为由机场“自营”。

  北京高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敬云川解释“优先续租权”时说,租赁关系存在是其必要前提,同时,所谓“优先”,是在“同等条件下”,也就是租户的租金及承诺承担的其他义务相同的情况下,优先续租权才可实现。但地下食街的租户均表示,他们至今不知道机场与饮服公司之间就地下食街的经营是否签订合同,如果有,究竟是不是商业面积租赁合同。

  一位从事企业研究的资深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机场有权利自己经营管理其设施和财产,这无可厚非。但如果违反合同,就应当承担违约责任。对于该案中首都机场公司与机场饮服公司之间的关系,他明确否定了“自营”的说法。他认为,由机场饮服公司来经营,只能视为首都机场的关联公司在经营,而优先对关联公司予以照顾,是违背平等竞争原则的。

  自己“玩”,真的就降低了物价?

  据首都机场方面称,决定整改的理由是地下食街过去管理混乱,物价高,引起消费者不满。

  今年春天首都机场“天价”问题受到普遍关注,机场就此进行深入调研,发现问题的症结在于经营体制不合理,高额租金是物价被高抬的根本原因。因此他们决定整改,由自己来经营——虽然机场因此损失了不少经济利益。

  几位租户断然否定了机场的说法:在首都机场“天价”被媒体不断曝光日子最难过的时候,管理人员多次把记者请到地下食街,告诉他们“机场也有便宜的”!

  陈先生在新开张的食街转了一圈后得出结论——现在的物价比以前高了。“以前我们卖的馅饼是每个3元,现在倒好,每个6元了。凉拌海带也从8元变成了15元。还有面条,原来我们卖15元,现在他们卖12元,是降了,但分量里有学问哪!我们那一碗盛了半斤,他们现在就放3两。”

  而据媒体报道,北京首都机场饮食服务有限公司负责食街的阎经理指出,现在食街零点区的价格较之整改前普遍低了20%,更有降幅大的,比如水吧卖的可乐和啤酒,由原先的15元左右分别降到了现在的6元、8元。

  7月25日后,记者两次来到首都机场地下食街。接受采访的几位旅客,大多是第一次来到地下食街。他们都认为,在那场对“天价”的讨伐之后,航站楼内餐饮的物价仍然偏高,地下食街还是要便宜些。他们经常途经首都机场但第一次来地下的理由是:标识不明显。一位机场员工说,过去经常在食街用餐,食街对员工有优惠,但现在饭菜的价格比过去高了,来这里吃饭的员工少了些。

  高物价是谁抬起来的?

  记者向机场有关部门了解情况时,他们表示不经党群工作部的同意不能接受采访。记者拨通了该部门一位姓薛的主任的电话,薛主任向记者表示希望不要报道此事。并且说:“你们为什么老盯着我们国有企业?我们是在香港上市的公司,你们的报道会直接影响我们在香港股市的价格。你们对国有企业还有没有一点感情?”

  薛主任坚决地表示,记者不可能通过他了解到任何信息,而相关部门也都表示未经批准不能接受采访,记者无法听到机场方面更多的解释。作为一个必须面对社会公众的上市公司,对于记者的采访调查尚可断然拒绝,股东和股民又怎么可能对它实行有效的监督?看来,上市对于机场的市场化改革来说并非“一股就灵”。

  机场的确是牛得很的“特殊场所”。虽然国家已经放开了大部分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转而由市场定价,但是,像机场、列车这样带有极强垄断色彩的“特殊场所”,由于存在较高的准入门槛,根本不可能形成真正的市场竞争。商户都是削尖了脑袋才竞争到经营机会的,他们向机场交纳的租金极其高昂,他们要收回租金成本,还要赚钱,再加上又有独家经营的优势,价格自然就上去了。

  记者采访的租户都说,开业后的半年内,由于地下食街位置不显眼,顾客比较少,多数商户前半年几乎都在亏损。他们看好的就是远期利益:按照规划,地铁将通到机场,而这里将成为上下地铁的必经之路。他们认为,生意刚刚好起来,机场就收回,太不公平。况且,如果重新招租,也应该考虑他们的优先续租权。

  曾经在首都国际机场品尝过88元一杯的咖啡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提出:如果机场将经营区域分成几块,在经营同种商品的区域内引进不低于两家的商户,只要有竞争,价格就会趋向合理。但首都机场没有这样做,而是把每个区域惟一的经营机会给了惟一的商户,问题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茅先生说,价格离谱并非仅首都机场一家,实际上,这种情况在国内很具有普遍性。如果机场方面不引进竞争机制,价格离谱的现状还会持续下去,而最终倒霉的还是消费者。

2002年8月9日09:58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计算机系统突现故障 6000旅客被滞留首都机场
  • 首都机场物价高低悬殊 食街平价 楼上仍高价
  • 首都机场过夜停车费将大幅下调 平均降200多
  •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消费广场 >> 天天“315”
    打假专题
  • 黑心棉
  • 瘦肉精
  • 黑心月饼
  • 毒狗肉
  • 砸大奔
  • 产业价值链
  • 农、林、牧、渔业
  • 采掘业
  • 制造业
  • 电力、煤气及水
  • 建筑业
  • 交通运输、仓储业
  • 信息技术业
  • 批发和零售贸易
  • 金融、保险业
  • 房地产业
  • 社会服务业
  • 传播与文化产业
  • 综合类
  •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