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理财惹祸 熊市纠纷骤增
http://business.sohu.com/
来源:[ 中国证券市场周刊 ]
  在牛市时签订的个人委托理财协议到了熊市无法兑现,由此引发的诉讼案件日趋增多

  本刊记者 鞠娟

  股海沉浮,牛市时大家有钱赚、有钱还,危机不显;但到了熊市长跌不起,对众多的投资人和理财者而言,纠纷和诉讼也就多起来了。

  回报率无法兑现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近日受理了一个案子,诉讼金额虽不太大,但是此案的主审法官却觉得很棘手:一是被告人为逃避法律责任,目前下落不明;二是即使被告现身,该怎么判也是心里没谱,因为缺乏相应的参照案例。

  这个案子说起来并不复杂:2001年5月,本案原告人广东省顺德市乐从镇的何某某“机缘巧合”地认识了家住北京市西城区的被告人邬某某,双方出于对股市高收益的共同渴望,原告出资100万元,委托年仅二十几岁的被告为其进行股票投资。根据双方协议,从2001年5月21日起,至2002年5月21日止,一年期限内,被告保证原告资金的年回报率不低于10%,如果在2002年5月22日前,被告没有达到保证原告“人民币100万元不少于10%回报率”的目标,被告就必须将其补足。合同签订后,原告如约把委托资金投入到被告指定的某证券公司,由被告为其买卖股票。

  但是,股市的变化莫测往往是当事人所始料不及的。从2001年6月26日后,股市偏偏开始下跌,并且就此一蹶不振。到2002年5月,双方共有的美好愿望都化为泡影:原告股东账户上的资金余额仅剩742755.58元。随后,据原有协议,原告要求被告补足差额部分,在遭到被告多次拒绝后,终将其讼至法庭。

  “以前受理的都是委托公司理财的案子,这种纯个人间的委托理财纠纷还是第一次碰到,将会给法院的审判实践带来挑战。”此案主审法官对记者说,“不过随着股市的继续低迷,这种类型的案例肯定会越来越多。”

  借款无法偿还

  相较于上面的案子,下面的案例稍微有些不同。家住北京市宣武区的退休老师姜双学对记者感叹道:“债主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这位56岁的退休老师未涉足股市,也一样被熊市“套牢”,至今不得解套。

  2000年9月,姜老师在其朋友杨某的介绍下,把钱借给自称是炒股稳赚高手的孟某,分3次合计借出22.5万元。双方签订借款协议:孟某承诺借款3个月的利息为20%收益,即在2001年2月3日时连本带利付给姜老师25.3万元。

  三个月很快就到了,原协议期满,孟某没有按照约定还款,反而要求继续使用资金一年,并承诺到2002年2月3日,连本带利支付给姜老师36.8万元,姜老师同意了。但是又一年时间过去,孟某却以股市暴跌、股票亏损为由拒绝还款。经过姜老师的多次艰难讨债,仅讨回了4万元,离本金还差18.5万。在多次要求还款均遭拒绝的情况下,9月24日,姜老师一纸诉状把孟某告到了北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

  法院经过审理,于10月21日下达了民事判决书,认为当事人之间合法的借款关系受法律保护,并判决孟某返还姜老师借款余额18.5万元;孟某支付姜老师借款利息2.8万元;支付逾期利息(自2002年2月4日至判决生效时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给付。同时法院要求孟某于该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官司是打赢了,姜老师还是一脸忧虑:法院规定的7天偿还期和15天的上诉期都过了,被告孟某并没有丝毫的还款迹象,还一再辩称自己炒股都赔了,没钱。姜老师只能把希望寄予法律的强制执行,但最终结果如何,姜老师自己也说不清楚。

  法律界人士分析,从民法的角度看,姜老师与孟某的关系由于签订了借据,并不是真正的委托理财关系,而演变成为一种借贷关系——法院的判决书也确认了这种关系。在这种关系下,借款人要承担偿还本金及利息的风险。

  以上两个案例均显示,当牛市时大家有钱赚、有钱还,危机不显;但一旦经历熊市,对囊空如洗的理财者,借款协议只能成为一纸空文,委托理财协议更是雨打风吹去。大跌后弥补亏空的强烈欲望增大了理财者的道德风险,令一部分人铤而走险。“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豪言与当年“包你赚钱”的壮语成了鲜明对比。此种危机发生在股民身上,便成了无法承受之重。

  法规有待完善

  法律界人士分析,上述案例值得关注:原告人委托被告人帮忙投资股市,以自身名义在被告操盘的营业部开户并存入资金,由被告人负责操盘买卖,收益或损失则按协议约定处理。这种在牛市中大行其道的民间理财方式,与私募基金有相似之处。单从民法理论来看,这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委托”理财,即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形成委托代理关系。

  “委托理财”通俗地说,就是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民法》中对委托代理的规定是:委托代理人按照被代理人的委托行使代理权,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关于委托代理关系仅仅在我国民法和合同法中有原则性规定,但针对委托理财缺乏具体规则,投资的个人与受托理财的个人之间的权利缺乏有效的法律保护。因此,这种案例如何判决非常值得关注,针对大量的类似案件有着很重要的参考性。

  该律师认为,此类个人委托理财的情况在民间相当普遍,原因有两个:一方面,股市外存在着大量寻求高额投资回报的个人财富;另一方面,股市中缺乏大量经过专业认证的理财服务个人。个人财富更愿寻求面对面的理财服务方式,而不希望由并不熟知的基金经理人来管理其资产,近期几次开放式基金发行不畅,便可见其中端倪。

  然而,部分谨慎的投资者既希望本金无风险,又希望从股市中获取高额回报,这样就产生了另一种奇特的委托理财关系:把委托理财转变成借贷的债权债务关系——我出钱你炒股,你支付高额利息,并签订借款协议。像上述第二个案例中的姜老师就属于这种情况。可是,在股市低迷的今天,这样的方式也未必能保证投资的增值保值,如果碰上个炒股血本无归、债台高筑的,谁还敢指望他能还钱呢?

  长期以来,由于个人之间委托理财缺乏可操纵的法律规章,而大多数金融机构又不能为个人特别是小资金的个人提供理财服务,庞大的储蓄资金一直缺少必要的投资出口,只能更多地进入股市,而股市的高风险已让解套不得的投资者心有余悸,此时隐藏在个人委托理财背后的危机凸现,就更让小投资者战战兢兢。

  资料显示,在国外,大部分银行都能广泛开展为个人客户提供专业理财服务的业务(包括证券投资等),帮助客户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相比而言,国内的商业银行要落后许多,超过8万亿的居民储蓄堆积在银行里,但是除了民生银行(相关,行情)刚刚推出的“个人委托贷款业务”为委托双方牵线搭桥以外,投资者可寻之途径寥寥无几。

  大熊市背景下,即使专业的证券机构也已开始人人自危,而对于那些抱着一腔热血扎入股市的委托人或者受托人来说,还有什么能够保证他们的利益呢?
2002年12月2日12:07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 今年收回委托理财资金的公司一览表
  • 今年上市公司新委托理财概况一览表
  • 委托理财前十名上市公司列表
  • 作者相关文章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