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网上交易软件
·网上交易
·客服电话:8008205158

财经首页 | 滚动 | 国内 | 国际 | 专题 | 沙龙 | 产经 | 企业 | 经管 | 外汇 | 理财消费 | 在线315 | 在线兴业 | 酒城| 会展 | 道琼斯
股市首页 | 要闻 | 快报 | 个股 | 上市公司 | 机构 名家 | 热点 | 数据 | B股 基金 期货 | 论坛 | 网上交易 | 俱乐部: 记者 股民
我的搜财
用户名 密码
个股查询
财经搜索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国内财经 >> 健力宝及饮料行业 >> 张海:神秘的资本市场大鳄
是企业屠夫,还是资本猎人?与张海面对面
http://business.sohu.com/
[ 丁秀洪 蓝维维 ] 来源:[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南方都市报 ]
Stock Code:000026
  张海最终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显得有些无奈!

  从“方正股变”到入主健力宝,背后的“凯地系”“动物凶猛”,引起无数投资者和经济媒体极度关注,身处漩涡中心的神秘主角张海自然也成了备受关注的人物。

  1月29日,本报记者将对张海系的采访过程当作采访提纲传真给张海。当天下午,原本“很忙没有时间”的张海在健力宝大厦37层宽敞的办公室里安排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而在此前近二十天的时间里,本报记者已奔赴郑州、开封、上海、深圳、珠海等地,对张海系所涉及企业和在证券市场的操作行为进行了深入调查。通过对多位券商、投行界人士、律师以及熟知张海、李友的人士的采访,张海系的轮廓逐渐在记者眼里清楚起来――――不敢说本报记者已经获得了真相的全部,但相信我们距离真相已越来越近。

■ 焦点访谈

  经过多方努力,日前,张海终于在其暂设在广州健力宝大厦37层的办公室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采访主要以张海系资金来源以及近两年来在资本市场上的诸多动作为重点,张海本人表示“将尽量坦诚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身世迷团

  记者:能否谈谈你的主要经历?

  张海:我的经历很简单,并没有外面所传的那么复杂。
我是1974年出生的,父母都是小学教师,1988年初中毕业之后我就到河南大学上学,上了两年学然后就去了香港并一直在香港康达集团工作,完成原始积累之后就开始到内地投资。

  记者:但我们查过河南大学1993年之前并没有招过初中毕业生,你当时是怎样进入河南大学的呢?

  张海:反正我就是1988年初中毕业去上大学的,很简单嘛。

  记者:你以前是学什么专业的?

  张海:这很难回答,跨了好多个领域,直到现在,也还在不断学习。

  记者:您读大学这两年是学的什么?

  张海:那两年学的是什么和现在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记者:您能否透露在河南大学到底在哪个班?

  张海:这个没有必要,这会导致很多同学来找我啊,这样不太好。

  记者:在你的故乡开封,我们了解到很多关于你的故事,而且你以前的邻居说至少在1995年以前你还在开封,能否透露你去香港的具体时间?

  张海:可能是他们记错了吧,1995年我肯定已经不在开封了,我是1992年就到香港工作了。

第一桶金

  记者:香港康达集团是什么背景呢?对你完成原始积累到底有多大贡献?

  张海:康达最早是做通讯器材的,他们的董事长张金富,也就是现在健力宝的副董事长,在裕兴等股东联合举牌时也是举牌人之一。他的简历曾经公开过,香港电信长途电话公司的高层,香港上市公司中联系统的大股东、康达控股的总经理,是香港康达的董事长,我的主要的合作人。

  早在1992年,张金富先生就提出了要走电脑和通讯相结合的道路;1993年开始,康达全面转向系统集成,一直是做金融系统,类似于北大方正集团旗下的奥德公司,在国内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中国建设银行总行、中国农业银行总行、中国工商银行总行的网络工程,另外还有香港汇丰银行和亚运会场的网络工程,全部都是康达接下来的。在香港回归前夕,康达还一举接下了香港会展中心和香港新机场的ATM网等几项大工程,此前此类工程都只有英国人才能接得到,但被我们中国人拿到了,这很不容易的。

  此时网络还是一个虚幻的概念,但我们已经抢先看到了网络的商机并利用发展网络赚到了钱,严格来说,我的第一桶金都是和网络相关的。

  后来,在百慕大注册的中联系统公司收购康达上市,张金富在那做执行董事做了好几年。中联系统公司是IBM公司代理商,股票最高峰时涨到了八九块钱(港币),业绩相当好,自然我们也从中得到了不错的收益。

  后来香港中联系统(0757.HK)又引入其他大股东,包括巴林投资银行(荷兰的ING)、英特尔投资等都先后进入中联系统,我和张金富等原康达股东股权就不断减持。因为当时我们已经感觉到网络很快就要热起来,我们一直想等到网络热的时候就大量减持,到如今网络泡沫破灭之际,我在中联系统中的持股比例已经没有了股份。

  总结这么多年来我的投资经历,我之所以能成功也就是能够利用在资本基本觉悟的时候把握时机介入,比如1993年康达转向做网络,就因为我们介入得比较早。

  整体来说,我认为我们的第一桶金是与网络相关的。减持在中联系统中的股份之后,我们便开始转向内地资本市场。

  记者:你是怎么认识张金富的?

  张海:他的朋友介绍嘛。

  记者:他为什么会选择你呢,你才18岁?

  张海:你不要这样问,这样问就不太好。

关于中航

  记者:那么你和深中航的接触是始于什么时间呢?

  张海:其实此前香港康达一直和深中航有合作。1998年底我们就给中航进出口总公司提出了一个全面收购深圳中航的计划,因为盘子太大了,加上整个中航系统都在重组,这个方案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结果。当时我们选择深中航主要就是看中了其诸多资源:上市公司中航实业(0161.HK)、飞亚达(相关,行情)(0026)、天马(0050)、深南光(相关,行情)(0043),还有金融牌照江南信托

  记者:收购深中航的计划是谁发起的呢?

  张海:当时有一家公司是由慧德基金(WIT)发起。

  记者:外界关于慧德基金有多种传言,能否透露慧德基金的真实背景?

  张海:慧德其实很简单,当时为了发起收购中航,所以我、张金富还有其他几个股东就凑在一起成立了慧德基金。说到底,慧德基金就是当时我们几个人个人的投资工具,这个公司管理的就我们几个人个人的资金和股票。

  记者:收购深中航的计划为什么落空呢?

  张海:当时我们准备收购深中航55%的股权,也就是控股了,最后中国航空进出口总公司的人来考察了,但最终不了了之。但我们一直在等,等的过程中我们就改主意了,开始和深圳中航下面的凯地投资公司进行合作,用凯地做了东方时代,做东方时代其实就进入高科了。进入中国高科(相关,行情)的目的一方面是整合中国高科原有的生物工程,另一方面我们还想和各高校进行新的资本领域的合作。

关于方正股变

  记者:外界一直有传言说去年5月裕兴举牌方正科技(相关,行情)有“明争暗合"之嫌,甚至有人说从一开始就是你们设的一个局。

  张海:去年5月方正科技的这个“局",实际上是后来媒体把它搞得很乱。裕兴联合提案原来根本不是股权之争,而是股权之“合",后来由于媒体的炒作就把它变成股权之争了。而且,这次也根本不是举牌,准确的说法应该是联合提案。

  事实上我们和北大方正集团在中国高科上就有合作,北大方正集团是中国高科的股东;而此前香港康达集团与北大方正旗下的奥德公司也曾有合作。

  记者:那么在后来方正科技的一系列变故中,你们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张海:很简单的一件事,我们现在是在帮助方正集团,也就是在给方正打工。在做PC电脑这一块,包括李友那边打理。现在我们的投资中心已经从中航、深圳转到了中国高科、方正科技和上海这边,已经完成了我们在高科技方面的产业格局。

  记者:众所周知,现在方正科技的股票一跌再跌,你们在方正科技如何获得投资回报呢,你们已经成为方正科技的大股东,又何谈帮助方正科技?

  张海:大股东就不能帮助方正科技了吗?从现在来看,方正科技确确实实还是方正集团在主导,我们帮助他们捍卫了控股权,这就是一种帮助。现在方正科技的主业也还是他们方正的。我们并不是要在股票上赚钱,我们在操作过程中,能有机会介入到中国IT行业的第二品牌,这本身就是一件有益的事。在方正我们的队伍也将得到锻炼。

  我们不一定要赚到多少钱,将来我们还有很多层次上的合作。

  记者:这么说,你们是和裕兴商量好了要举牌方正科技?

  张海:我不认为我们和裕兴是商量好的,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举牌,客观的说法就是联合提案。

  记者:由于银鸽投资(相关,行情)曾经和上海交大旗下的上海交大联合科技有限公司合资组建银鸽纸业公司,而后来举牌方正科技的上海高清也有上海交大背景,因此外界一致认为,高清举牌方正科技也是张海系一手策划出来的。

  张海:我用人格担保,我和上海高清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对于其举牌方正科技的目的我都看不懂。我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举牌。我和上海交大有合作这是不错,上海交大是中国高科的股东,这也正确。但我真的没有了解高清是怎么回事,我只问过交大的主管校产的副校长,我说这高清是怎么回事?他说他也不太了解。

中科健(相关,行情)和银鸽投资

 记者:那么对于“联想入主中科健"事件呢?外界传言说这是张海系一手策划出来的。

  张海:中科健去年的大涨主要是因为联想当时想介入,因为联想毕竟是太有名了。事实上是因为我们在这之前已经拿了科健的销售网,导致了联想无法进入科健。当时的许多说法都是谣传,真实情况是,在我们拿到了中科健的销售网络之后,我们还不知道联想想进入。

  记者:你们为什么突然撤出了银鸽投资?传言说因为你们实力不够被迫撤出。

  张海:我们进入银鸽投资的运作实际上是非常成功的。在我们进入之后,银鸽投资主业有了很大的提高,我们走的时候很多员工都舍不得我们走。至于退出银鸽投资的真实原因,主要是因为银鸽投资1?2亿委托理财款我们并不知情,当时有关部门在调查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们。

资本的自觉

  记者:从进入银鸽投资开始,你开始很强调做主业,但直到如今,很难看出你的整个运作中有什么实业的计划贯穿其中。

  张海:在入主中科健和方正科技后,我们是很尊重资本和消费者,我们一直在探求一条既要做好资本市场又要做消费市场的道路,在产业格局上我们从手机到电脑,我们也参与经营IT,我们的产业链在进一步完善,我们还和金融界的朋友在谈入主证券、信托。去年年初,我们一直在探寻这个机会,到年底我们就做了浙江国投,然后再进入健力宝。实际上是一次产业链的延续。

  记者:收购健力宝是张海系首次涉足非上市公司的实业,这是不是说张海系在未来将转向大规模的实业投资?

  张海:到健力宝为止,我们的产业链实际上已经比较齐全了。

  从资本的发展角度看,已经到了一个阶段,现在要冷静下来,去真正打造职业经理人时代,寻找一些很好的机会,发挥资本的自觉性。我一直认为,资本的资源和人力的资源都有一个自我觉悟的过程。当时我们做中航,虽然它是一个国有企业,但它的资本在一种高度自觉的状态下,认为它需要转了,包括健力宝,甚至中国高科,任何事物变化的时候都有一个因,而这个因更多的又是内因,是事物内部的求变的声音,我们的出现就是要在它出现的变的过程中规范化,引导它,一方面抑制了躁动与浮躁,一方面又更好地激发了内部的人才和资本的活力,这一点实际上一直贯穿在健力宝收购的过程,到今天为止,我们基本已经开始了新的阶段,从我们的角度也是一个资本着陆的过程。所谓着陆就是指资本最终跟产业结合。资本市场这些年给了我们很多经验。回过头来,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精加时代了,我们还在重组资源,要慢慢地整合起来利用这些资源。

  记者:你所谓的自觉是什么意思?

  张海:就是自我觉悟,觉醒。你可能看到许多事物的变化都是由它自觉带来的,内部的人和事,他们感觉到市场本身需要它有一种变化。

  记者:从通信到IT还好理解,但这次一下子跳到做饮料这一传统行业就不容易理解了,你是怎么考虑的?

  张海:我们为什么要进入传统产业,为什么要去卖饮料?实际上在这几年,我们做IT、做通讯、做生物工程、做网络,我一直很痛苦,毕竟这些行业的许多标准的东西,都掌握在国际上一些跨国公司的手上,它们早就垄断了标准。好在用的东西的标准掌握在别人手里,吃的东西的某些标准还掌握在中国人手上。看上健力宝,除了它的品牌之外,它是中国运动型饮料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同时在世界运动型饮料行业标准的制定中也起到了很多作用。这是打动我们收购它的一个重要原因。在这个行业里不存在标准被外国人控制。在IT、通信方面我们怎么做也还是在网中央,毕竟有一个我们无法跳跃过去的东西。

理念至上

  记者:能否谈谈你的投资理念?

  张海:我个人一直是一个享乐主义和利他主义的结合。所谓享乐是指智慧能够得到发挥,人能够在其中体验到快感。我一贯认为,最好的职业经理人,他的工作就是休息,就是一种享受,是一种放松,不断地深入地放松。忙,只是一种节奏,自在是一种权利。我一直以来是这样一种心态。就在健力宝这方面,我们给职业经理人更大的空间。而利他主义则是指在商业上充分利于资本和消费,有利于健康的资本和消费者,就是要尊重资本和消费者。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阴谋者,自利,阳谋者,他利,就是这样的。

  记者:在张海系先后涉足的上市公司中,包括中国高科、深大通(相关,行情)、银鸽投资、飞亚达等,在张海系进入前后都有明显的庄家运行轨迹,你对此如何解释?

  张海:对于二级市场炒作,我一向不懂也不屑一顾。

  记者:在张海系的运作中,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卷入的关联公司特别多,这些公司与你本人有什么关系?你是通过什么方式将它们聚合到你身边的呢?

  张海:这些公司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我的高管们自己开办的公司。这类公司是高管们的利益体现,人不能永远跟你做伙计,他们的利益需要这样来体现。在目前中国又没有期权,这只是在操作时拿出一部分利益,成立一家公司,让他们在这家公司中得到利益体现。另外一种就是投资者。而将这些公司聚合起来的关键就是我的投资理念。

  记者:能否透露到目前为止张海系一系列操作中所动用资金数额?

  张海:我觉得在我们工作过程中,一早就觉得中国的经理人时代就提前到来了,当时我们刚刚开始在国内投资的时候,我们的想法就是要做到资本与职业经理人双赢的局面。

  在我们的很多投资中,我都把自己定位成一个职业经理人,因为很多钱都不是我投的,而这些钱主要是关联公司和其他投资者。

  我一直认为,投资的过程就是融资的过程,关键是要依靠自己的投资理念将更多的资金聚集在自己身边。

  记者:有人曾将张海系和一度在市场上非常活跃的德隆系、斯威特系、明天系进行对比,你认为张海系与他们有什么差异?

  张海:我觉得和他们没有可比性,我对他们都没有什么了解。但把我和那些公司等同起来,我觉得很冤。

2002年2月4日11:26

进入个股论坛 我来说两句 推荐给我的朋友(短信或Email)

内容相关文章
作者相关文章



搜狐首页 >> 财经首页 >> 财经快递 >> 国内财经 >> 健力宝及饮料行业 >> 张海:神秘的资本市场大鳄
个股资讯
最新资讯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5102181转6835电子邮件 sunnyjia@sohu-inc.com
Copyright © 2002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