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见证过VR倒闭潮后,欢创科技融资亿元再战VR

原标题:见证过VR倒闭潮后,欢创科技融资亿元再战VR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决定再次加大VR领域的投入,欢创科技CEO周琨下了很大决心。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做的决定,他在2016年就曾押注VR,和一家企业签了商业化合作,最终产品做出来了,市场却没了。能够挺过那段艰难时刻,他形容自己公司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见过太多倒下的VR公司,也切身体验过从万人追捧到无人问津的落差。

2022年9月,欢创科技C1轮融资近亿元,这笔钱将全部拿来做VR。去年下半年开始,VR行业开始活跃,涌现出万物复苏的迹象。这次周琨更加谨慎了,他用时近1年,带着管理层做了很多市场调研,也和合作伙伴、投资人深入交流,最后,他决定再次踏入VR的河流。“不敢说这次100%能成,但现在和2015年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创业8年,从一个业内没有名字的nobody到国内扫地机器人激光雷达头部供应商,周琨始终没有放下过对VR的执念。9月20日,他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对于一个小公司而言,最好的商业机会是,在大家没有共识的时候,押中了一个向上的赛道。经历过行业消沉、转换赛道后,他觉得,当前尚未形成共识的VR赛道,仍是个好机会。

再战VR

欢创科技和VR的故事,最早要从2014年说起。那是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年代,那年Facebook用20亿美元收购Oculus,引起国内外关注,之后VR赛道被投资人认为是能跑出下一个独角兽的地方,2015年国内29家VR企业融资总额超10亿元。2016年融资120起,披露金额近25亿元,市场快速变热。

2014年成立的欢创科技,也兴致勃勃进入这个行业。与当时流行的做VR设备,建VR生态,搭VR平台的做法不同,欢创科技主要提供VR空间视觉交互技术。这是周琨擅长的方向,他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主攻自动化系计算机视觉与图像处理专业,之后在贝尔实验室工作,创业后研发视觉传感器。以前,这种视觉技术只能在实验室或电视体感游戏等小范围测试,VR热潮兴起后,有了大规模落地的希望。

2016年,欢创科技和一个头部VR公司签下了商业订单,成为该公司空间交互技术供应商。可惜的是,产品做出来后,行业进入寒冬期,这款设备最终也没有量产面市。

欢创科技的第二个VR商业订单于2021年7月签署,距离2016年已经过去了5年。这5年时间也是VR行业寒冬期,VR行业从业者都很悲观。在2021年,周琨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地方。“市场突然回暖了。国外Meta的产品销量数据变好了。国内市场端,客户开始积极找我们了。”

周琨萌生了再次进入VR赛道的想法。这一次,他与2015年做法不同,不再单纯跟风,而是更加慎重和谨慎,他担心市场会不会突然又掉头向下,于是带领管理团队做了很多市场调研工作,最终得出结论:的确和2015年不一样了,VR产品体验性有了很大提升,消费者认知提升更高,“现在的VR达到了用户体验及格线的水平,即使热度过后会沉寂一段时间,也不会再一头向下,而是会起伏式向上。”

欢创科技研发的VR技术,主要是6DOF,这种技术下的VR手柄可以实现游戏及社交场景下的交互,即用户可以在VR游戏中实现操控动作,提升VR游戏的可玩性和沉浸感。

2022年,VR头显在国内外的销量都有所突破。618活动期间,爱奇艺旗下奇遇VR开售1分钟销售额超去年618全天,4小时销售额同比去年618增长12倍。Pico Neo 3在24小时销售额突破千万元,同比增加200%。京东、天猫、抖音三大电商平台618当天VR头显总销售量为11万台,总销售额为2亿元,比去年双11销量增加100%。

一位深度使用Pico的用户告诉记者,他经常用VR设备看电影,社交,玩游戏,已经通过VR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并且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联系。与前几年相比,VR头显里可以做的事情更多了。

目前国内VR设备中,Pico销量排名第一,2021年Pico销量50万台,2022年的目标为100万台。相比手机甚至游戏主机,VR设备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周琨对此保持乐观态度,“只要消费者给它机会,它进步的空间很大。”

曲线救国

今年9月融资再次进入VR行业前,欢创科技一直保留小规模团队研究VR技术。但这5年间,他们的主营业务早已不是VR,这也是这家公司能存活至今的原因。

2017年,VR行业进入寒冬期,无人问津之下,周琨自己寻找出路。他看中了扫地机器人行业,认为扫地机器人需要的激光雷达,能与他擅长的视觉空间定位技术结合,成为一个新的商业化落地场景。当时,业内大部分的投资人都不看好扫地机器人,认为这个行业并不真实存在。即使看好扫地机器人的人,也不看好激光雷达,认为激光雷达太贵,只适合少数高端机型,不可能大规模使用。

顶着不看好的压力,周琨进入扫地机器人行业。2021年,欢创科技卖出100多万台用于扫地机器人的激光雷达,2022年,单月高峰期能卖几十万台激光雷达,预计全年出货量同比有较大增长,客户包括小米、石头、追觅、美的、360等一系列头部公司,“除了科沃斯以外我们全都覆盖。”

欢创科技有200多名员工,70%是研发人员,其中三分之一是VR研发人员,这些VR研发人员从2017年研发至今。之前他们总会受到质疑:4年时间没有任何商业回报,为什么还要做?公司股东也会问,VR行业看起来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发展起来,为什么现在就要投研发?

VR研发投入的钱,主要是激光雷达获得的收入。激光雷达也是投资人更看好欢创科技的方向,欢创科技去年一年融资3轮,每轮额度都在亿元左右,投资人看好他们在扫地机器人激光雷达的头部效应。

再次融资做VR,这次获得了投资人认同。周琨向记者解释说,无论是激光雷达还是VR手柄,投资人看好的都是视觉空间定位技术。在VR领域的视觉空间定位,国外Meta一枝独秀,国内除了欢创科技,还有一家创业公司也在做,但只做VR的他们近期出现财务危机,现在只依靠VR生意,还是无法养活自己。

转型激光雷达供应商后,欢创科技除了技术领域继续打磨外,也在深圳建立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制造工厂。去年卖出的100多万台激光雷达,都是自家工厂制造的。“其实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有成熟的研发和制造能力,厂商很看重大批量生产交付能力,如果不能自己制造,只会找代工厂,小米、石头是不会跟我们合作的。”这种制造能力也能应用在VR领域,周琨告诉记者,与激光雷达相比,VR手柄制造工艺会简单很多。

奋力一搏

去年至今,VR再次成为一个火热赛道。Facebook更名为Meta,其旗下的VR头显Oculus Quest2销量突破1000万台,国内字节跳动90亿元收购Pico,元宇宙火爆全球……种种利好之下需要注意的是,VR现在仍是一个烧钱的行业,仅2021年,Meta在VR、AR上投入100亿美元,背靠字节跳动的Pico也正在加大投入,推出补贴政策吸引用户购买,这个行业距离盈利仍有较远距离。这种环境下,作为创业公司,还有机会吗?

周琨告诉记者,欢创科技敢投入亿元去做VR,是因为只做其中一小部分。“我们只做交互技术,不会铺那么大一个摊子”,“如果要做VR生态,1亿元连零头都不够。”

他对VR行业的看好,来自对1000万台销量效应的认同。IDC今年3月发布的《全球AR/VR头显市场季度跟踪报告》显示,2021年VR头显出货量达1095万台,首次突破年出货量1000万台。Meta CEO扎克伯格曾在2018年开发者大会上说,1000万用户将是VR硬件的销量“奇点”,当用户增长至临界规模会产生规模效应,VR硬件和应用、内容开发者才能持续获利,进而推动VR产业稳定、健康发展。

目前,Google、Meta、微软、索尼、苹果、字节跳动等国内外厂商都加码布局VR赛道。作为一家拥有技术的科技公司,周琨希望能在VR领域复制激光雷达的成功。或者说的更直接一些,他希望他们的视觉空间技术能进入这些大厂的VR产品中。

“目前技术领域Meta还处于领先地位。不敢说我们的技术能比他们更好,但我们足够聚焦,可以在某些局部领域形成突破,会和Meta实现互补。”在激光雷达领域证明过自己后,周琨告诉记者,他对VR领域也有信心。

中信证券预计,2022年、2023年和 2025年,全球VR出货量有望达到1400万、2000万、5000万台。不过,由于亏损严重(2021财年VR业务所在的Reality Labs给Meta造成了101亿美元的亏损),Meta今年提高了售价,并下调了VR出货量。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在社交平台上称,Meta将2022年元宇宙硬件的出货量预测削减了40%(从1000万-1100万台降至700万-800万台)。Meta在VR领域的市占率接近80%,这对全球出货量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周琨今年也和很多从业者聊,他们的判断是,到2025年全球销量应该能达到4000万台。届时,VR的生态更完善,作为给大厂提供技术的ToB服务供应商,周琨觉得,3年内他的VR生意应该也就能实现盈利了。现在,还是一个快马加鞭的投入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