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放疗龙头闯关创业板,科莱瑞迪IPO前夕“迷云”不断

原标题:放疗龙头闯关创业板,科莱瑞迪IPO前夕“迷云”不断

潜在集采政策影响,叠加逐渐下滑的毛利率,虽为放疗器械行业龙头,但此番欲“转板”的科莱瑞迪在上市征途中也隐现出不少问题。

9月22日,深交所将安排创业板企业广州科莱瑞迪医疗器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莱瑞迪”)接受上市委员会审议。

早在2016年11月,科莱瑞迪就已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交易,并于2018年7月13日起终止挂牌。

从公司账上的现金流来看,近年来科莱瑞迪现金流净额呈明显增长,现金流状况良好,而在资金充沛的情况下公司仍需1亿募资补流。

虽当前科莱瑞迪作为同行业中市占率全球第二的龙头企业,但公司自身毛利率却并不算高,研发投入及研发人员数量也处于可比企业中低位。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上市前夕前副总经理合计套现逾1600万离场,除此之外,公司多名高管离职、商标专利诉讼案缠身,诟病不断的科莱瑞迪若顺利登陆创业板还能再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吗?

欲“转板”的放疗龙头

9月22日,放疗定位领域公司科莱瑞迪接受创业板上市委审议,此前公司已在新三板上市。

招股书显示,科莱瑞迪主要从事放疗定位、骨科康复领域医疗器械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放疗定位膜、放疗固定架、热塑性塑形垫、真空负压袋、骨科康复低温热塑材料等。

当前公司为国内放疗器械龙头,以2021年放疗定位产品收入计,科莱瑞迪占全球市场份额约13.89%,仅次于CIVCORadiotherapy市占率18.53%,排名第二,是全球前五大放疗定位产品厂商中唯一的中国企业。

在国内市场,公司的放疗定位系列产品已经实现了对国外头部厂商产品的进口替代,并取得高达59.40%的市场份额,目前已覆盖了国内主要省级肿瘤医院及三级以上综合医院的肿瘤放疗科室。

据悉,此番上市科莱瑞迪拟募集3.42亿元,其中1.88亿元用于放疗定位及康复类产品生产中心建设项目、0.54亿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而从公司账上现金流来看,科莱瑞迪似乎并不缺钱。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三年间公司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593.32万、1.476亿、1.298亿,增速较明显。

与之对应的,近年来科莱瑞迪的造血能力也不弱,报告期内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53亿元、1.6亿元、2.09亿元,同期内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依次为3879.97万元、4883.7万元、6012.06万元。

然而细究看来公司毛利率却逐年下滑,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分别为66.66%、66.01%和65.51%,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水平。

报告期内,科莱瑞迪放疗定位产品及骨科康复产品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为98.74%、99.38%和97.7%,成为公司最主要的业绩来源。

近年来,同行业赛道越发拥挤,竞争对手的不断加入也未能使科莱瑞迪在研发投入上展现紧迫感。报告期内科莱瑞迪的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分别为8.18%、7.73%和8.20%。

而与之相反的是公司在销售费用上的支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3446.55万元、2591.66万元和3871.4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58%、16.20%和18.56%。

截至招股书,公司共获得国内授权专利81项,其中发明专利18项、实用新型60项、外观设计专利3项,以及软件著作权专利3项。而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当前仍与广州思安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长时间的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目前处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过程中,尚未作出决定。

“左手倒右手”的股权迷云

截至招股书,从公司的股权架构来看,公司控股股东为鑫德力,其持有公司43.13%的股份,实际控制人为詹德仁及李力夫妇,二人合计控制公司63.33%的股权。

而在最终股权架构定型前,公司上市前高管人员变动较为频繁,报告期内已有多名董监高离职,其中最值得注意的便是前广东证监会监管局监管员兼前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吴丝。

招股书披露吴丝女士曾于2006年至2011年任中国证监会广东证监局监管员,离职三年多后进入科莱瑞迪,2015年1月至2020年8月,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

而就在2015年12月底,吴丝成立了一家名为信阳旭雅的咨询管理公司,该公司成立后不久,次年3月便入股科莱瑞迪,而科莱瑞迪10月便在新三板挂牌,在2020年8月吴丝辞去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的职务之际,信阳旭雅顺势一并退出持股。

如此看来,信阳旭雅颇有突击入股的感觉。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吴丝在职期间,还多次将所持股份在数个控制企业下多次倒手。吴丝控制的信阳旭雅于2016年入股科莱瑞迪,其后多次调整持股主体,相关关联股东包括佰安优、佰宝优,而以上均为吴丝临时成立的企业。

科莱瑞迪挂牌新三板时,吴丝控制的信阳旭雅持有公司176.40万股、持股比例2.94%。到了2018年4月,科莱瑞迪2017年年报披露的普通股前五名或持股10%及以上股东显示,信阳旭雅持有公司股份减少58.80万股至117.60万股,持股比例变为1.96%。

具体来看,2020年2月佰安优以596.05万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科莱瑞迪65.00万股股份转让给时代伯乐,折算每股价格均为9.17元。

同时2020年8月佰宝优以1021.54万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科莱瑞迪111.40万股股份转让给迩特康,折算每股价格为9.17元。

如此算来,吴丝在科莱瑞迪IPO前夕合计完成套现1617.59元。而有意思的是,吴丝控制企业佰宝优和佰安优在吴丝离职之际,2020年6月和10月分别注销。

此外,吴丝通过激励计划,直接持有华星海股份比例为14.39%,间接持有公司2%股份,2017年,吴丝又与科莱瑞迪实控人詹德仁共同设立企业,珠海海康金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即现在的迩特康。迩特康持有公司6.70%股权。

如今时隔两年,截至科莱瑞迪最新招股书签署日,华星海持有公司13.50%的股份,以此计算,从公司辞职快两年的吴丝目前仍间接通过员工持股平台持有科莱瑞迪0.89%的股份。

应收账款逾期成常态,大客户现“莆田系”

从科莱瑞迪的经营模式来看,公司主要采取以经销为主、直销为辅的销售模式,其中经销模式收入占比超70%,而公司的经销商也频现一系列隐患。

作为成立初期公司最大也是境外第一大的经销商,美国科莱采购公司的产品后销往美国本土终端医疗机构以及欧洲地区下游放疗定位产品。

招股书披露,2019年至2021年,科莱瑞迪向美国科莱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474.23万元、1418.31万元和1560.19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6%、8.86%和7.48%。

而作为科莱瑞迪第一大客户,美国科莱付款常年逾期。2019年至2021年,科莱瑞迪应收账款维持在4500万元以上区间,金额分别为4673.34万元、4787.36万元和4572.44万元。上述3年,该公司对美国科莱应收账款全部逾期。

审核问询函回复显示,2019年至2021年,科莱瑞迪对美国科莱应收账款余额逾期金额分别为1695.43万元、1298.25万元和1331.5万元,逾期金额占比分别为70.68%、69.5%和76.54%。

而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2月,FDA在对美国科莱现场检查中发现,科莱瑞迪向美国科莱销售的真空负压袋产品存在缺陷,导致该等真空负压袋产品在使用过程中无法保持足够的真空度,美国科莱遂被要求整改。

若美国科莱因公司产品质量问题而发生质量、安全等方面的纠纷或涉及行政处罚等监管措施,则公司可能依据美国相关法律承担相应责任,存在一定的经销商管理风险。

除了大客户,科莱瑞迪的多个客户也存在隐患。2019年第二大客户北京求道存礼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是其应收账款逾期常客。2019年至2021年,该公司对科莱瑞迪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244.83万元、183.42万元和129.4万元。

在国内经销客户中现多家“莆田系”医院。2020年和2021年,福州弘泽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泽医疗”)以213.4万元和260.76万元的采购额,分别位居科迪瑞莱内销客户第四位和第五位。2018年,另外一家名为莆田普泽科技有限公司的成立,成立次年即跻身科莱瑞迪第五大客户,而其总经理林世民还入会成为2021年福州市莆田商会会员。

科莱瑞迪的另一大客户,中山源田骨科医院也系莆田系医院,其背后更是涉及深圳远东妇产医院和深圳五洲中医院的关联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上海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