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管涛:全球经济放缓的寒风已到来,明年决定全球资本流动的关键仍然是美元走势

原标题:管涛:全球经济放缓的寒风已到来,明年决定全球资本流动的关键仍然是美元走势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王珍

点击进入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 | 搜狐财经专题

11月26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暨十周年活动在上海举行,中银国际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在会上分享了对全球利率汇率的思考。管涛认为,美联储紧缩的上半场量变没有引起质变,虽然出现了美元荒,但是没有引发全球流动性危机。美国的通胀韧性明显强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明年决定全球资本流动的关键仍然是美元走势。

管涛认为,从历史经验来看,即使美联储停止加息,这可能是大概率事件,美债和短期利率见顶,美元也不一定会马上回落,甚至等到所有的坏消息出清以后,美元才可能出现明显回落,美元后一段可能还会受到避险情绪的支撑。大多数国家没有办法仅仅依靠货币政策维持对美元汇率的稳定,也不能寄希望于美国经济衰退以后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各国经济基本面才是核心,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结构性工具应该是下一步的重点。

管涛认为,今年全球外汇市场的调整表现为四大特征:一是发达经济体货币表现不如新兴市场国家,因为新兴市场国家一些资源国相对有优势;二是日元的避险成色不足,跟瑞士法郎相距甚远,而且跌幅是在主要经济体里跌幅最大的;三是商品货币加元、澳元表现相对较好;四是亚洲的主要货币普遍表现相对较弱。

管涛指出,各国面临的通胀逻辑有所不同。今年全球的通胀是混合型的通胀,既有供给不足的原因,也有需求过热的原因。对于欧元区、日本来讲,主要反映为供给侧的冲击,俄乌冲突、地缘政治风险对粮食、能源价格的影响,还有产业链修复缓慢也令欧盟、日本陷入能源限制型生产危机;劳动供给不足,在美国表现为劳动参与率大幅下降,也是美国通胀一部分的原因。

管涛预计,通胀韧性和美联储紧缩仍然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首要的风险,未来美联储紧缩有三种情形:

第一种情形是美国经济继续一枝独秀。即便未来美国经济难以软着陆,但仍有可能实现高通胀、低失业、低增长的滞胀经济。从1965年以来美联储有11次加息周期,其中8次都出现了衰退,但是三次软着陆加息的幅度都远小于这一轮加息周期。而且,特别考虑到美国有可能存在一个潜在增速下行的情形。

9月份的议息会议纪要披露,美联储工作人员研究结果显示近期美国潜在产出预估拉开幅下调,主要是因为生产率增长放缓,还有劳动参与率降低,在这样一个情况下美国潜在产出增长水平大幅下调,而且会持续到2025年,这导致美国有可能出现低增长、低失业、高通胀的情况,通胀的韧性会超过预期。在这种情况下,美联储有可能会加息到5%左右,紧缩的持续时间会超过预期,美元有可能会出现第二个阶段的进一步上涨;

第二种情形是美国经济显著衰退。由于美联储激进的紧缩,再加上美国“财政悬崖”,可能导致美国需求断崖式下跌。特别是中期选举以后,现在民主党已经丧失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预计在2025年之前美国政府难有财政刺激,将加大美联储货币紧缩对经济的冲击。在这样一个情景下,美联储有望在2023年的下半年重回宽松,兼顾失业率和通胀,采取预防性缓慢降息的策略,这也是市场目前预计的情形。在这种情形下,美元有可能会先涨后跌,全年小幅收跌。

第三种情形就是美国经济深度衰退伴随着金融危机。由于美联储这一波超预期的紧缩,导致很多金融风险有可能会充分暴露,现在是金融风险点多面广,防不胜防。美元周期基本上是以债务危机收尾。即便未来发生金融危机不是源自美国,但是全球化的背景下美国难以独善其身。一旦出现金融危机式的经济衰退,资产价格大跌,信心丧失,美国的通胀有可能会快速下降,这意味着第三阶段过度紧缩会持续比较短的时间。这样的背景下,美联储在2023年会大幅降息,甚至一次性降息75个或者100个基点。刚开始应该是避险情绪支持美元进一步上涨,但是避险情绪过后美元会重回大幅贬值。

管涛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主要国际机构都纷纷下调了明年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值。10月份,中国与韩国的出口同比增速都出现了负增长,这反映全球经济放缓的寒风已经到来了。在这样一个背景下,美联储紧缩对全球带来的溢出影响将会从今年以金融冲击为主,演变成明年金融和贸易两个渠道的双重冲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