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明:全球经济开始陷入滞胀;国内房地产市场不太可能因为政策刺激快速反弹

原标题:张明:全球经济开始陷入滞胀;国内房地产市场不太可能因为政策刺激快速反弹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张明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钟昕格

点击进入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 | 搜狐财经专题

11月26日,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暨十周年活动在上海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明线上参与会议并发表演讲。

张明表示,在宏观经济方面,张明做出三点判断:第一、随着主要国家对疫情防控的措施开始弱化,新冠疫情对于全球经济增长和供应链稳定的冲击正在逐渐消退;第二、美国通货膨胀率已触顶,但是仍将在高位盘整较长时间,本轮美联储加息周期可能在明年上半年结束;第三、关于大宗商品,一方面俄乌冲突依旧持续,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增速在2023年的下降前景会压制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综合以上判断,张明表示,全球经济已开始进入新一轮滞胀,在明年,部分经济体(例如说欧元区)可能会陷入衰退。同时,他还指出,未来两三年内,金融危机或许不是全球的主要威胁,但是地缘政治冲突可能是全球面临的重要威胁。

在金融市场方面,张明认为,美国的长期利率已经见顶,或者即将在明年上半年见顶。“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的顶部可能在4.3%到4.5%左右。”他认为,美元指数有望在明年上半年见顶,“顶部超过120的概率不会太高,很可能在115到118之间。”

针对上述分析,张明得出以下判断:第一,美股的波动性依然较高,不排除美股再次显著下滑的可能性;第二,黄金价格近期波动较大,“跌到每盎司1600-1700美元价位的黄金具备定投价值。”第三,大宗商品价格短期内将会维持双向波动。若明年下半年美元指数明显回落,不排除大宗商品价格在明年下半年显著反弹的可能性;第四,鉴于未来一段时间内全球无风险利率依然处在高位,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金融震荡并未结束。

中国当前面临的外部环境如何?张明表示,从短期来看,第一,随着明年主要发达经济体增速的回落,以及欧盟部分经济体可能步入衰退,外需与今年相比将有明显减弱,将使中国出口增速恢复常态;第二,随着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贬值预期逐渐减弱,明年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出现一波反弹,中国的短期资本外流可能明显放缓;第三,G20印尼峰会之后,中美关系短期内有望边际回暖,民间交流有望较快恢复。

从中期来看,第一,自2016年以来,全球化开始退潮。全球化退潮降低了资源在全球范围内优化配置的能力,成为本轮全球通胀飙升的根本原因;第二,未来几年间东盟地区会成为大国经济外交博弈的焦点。

张明指出,中国经济仍面临一系列挑战,有待于进一步进行应对。

一是在居民消费方面。当前消费放缓主要源自两个原因:居民收入增速明显放缓和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滑。“基于上述两方面因素,居民部门会集体推迟耐用品消费,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二是在制造业投资方面,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仍处高位;另一方面PPI同比增速转正为负,意味着上中游工业企业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制造业增速不容乐观。

三是在房地产方面,最近很多监管政策正在放松,但由于开发商和购房者的预期已发生趋势性改变,短期内,很难指望这一波政策放松能够导致房地产投资增速显著反弹。“但是如果没有这一波政策放松,房地产领域的系统性风险可能会进一步爆发。”

四是在金融风险方面,随着经济增速持续低于潜在增速,各类金融风险都在酝酿甚至显性化,包括房地产风险、地方政府债务相关风险、信用债违约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风险。

五是中国经济增长效率的下降令人担忧,例如全要素生产率下滑、劳动生产率下滑、增量资本产出比下滑等。张明表示,导致增长效率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各类民营企业目前举步维艰。

展望2023年的宏观政策,张明表示,当前中国经济最主要的矛盾依然是总需求不足,现实经济增速显著低于潜在增速。“当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让中国经济增速尽快回归到潜在增速上来。最重要的,还是要更好地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增长。”

张明表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都需要进一步放松,但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效果较为有限,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主要应依靠财政政策放松。他指出,财政政策放松除了总量进一步放松之外,更重要是要想方设法提高财政政策的执行效率。

“2023年财政政策应该进一步放松。”张明表示,第一、明年中央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应重返3%以上;第二、地方专项债增量发行规模明年应超过5万亿;第三、明年国债发行规模应明显提升,不排除再度发行特别国债的可能性;第四,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在明年应进一步延续。

如何提高财政政策的有效性?张明对此提出六点建议。

第一,进一步改善地方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结构。张明建议,未来应通过发行国债来为大型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融资,从而降低融的成本、提高融资可持续性。

第二,当前地方专项债在申请、报批、审核、资金使用等方面存在非常严格的规定,导致地方政府不能充分利用专项债资金为基建项目融资,因此应该给予地方政府更大的自主权。

第三、对地方平台债务应实施逆周期审慎监管模式。在宏观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应适当放松对地方隐性债务的管理,等经济恢复之后,可重新加强监管。

第四,加强财政和货币政策的配合。当前财政政策应主要发力,货币政策应将国内利率保持在较低水平,将国内流动性保持在较充裕水平,帮助财政政策以较低成本融通资金。

第五,政策性开发性金融工具应在明年延续下去。

第六,应尽快让中国现实经济增速回归到潜在增速,例如5-6%。

在货币政策方面,张明表示,中国金融市场上真正稀缺的是信贷需求。很多企业家不愿意新增投资,居民不愿意加杠杆。全国范围内今年发生了大量购房者提前还贷的现象。

张明指出,在当前形势下,宽松货币政策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宽松货币政策却是万万不能的。他认为,当前降准的必要性低于降息的必要性。“2023年货币政策依然有放松的空间,但是我们希望更多是以降息为主。”

最后,张明表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存在大幅贬值空间,短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在6.9-7.4之间波动。他指出,随着美元指数在明年上半年触顶,明年下半年开始回落,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有望在明年下半年出现明显反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北京市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