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与贡献全年三分之一产值的运营服务商决裂!百援模式走向崩溃?

原标题:与贡献全年三分之一产值的运营服务商决裂!百援模式走向崩溃?

导语:近日,汽车服务行业连锁品牌百援精养事件频发,11月底向旗下江西运营中心发布解除函。此前,百援总部还曾与新疆、福建、云南、广西等多地运营商解约。知情人士透露,百援总部此举是对“一起打天下”的运营商卸磨杀驴。

这个事件的发生,其实是个必然,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事件的一方,是最近两三年在行业内颇有点风头,自诩为中国汽车后市场行业知名的,上榜各大行业媒体,获得这些媒体颁发的各种奖项的汽服品牌加盟连锁:广州百援精养汽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从没听说有那些信息技术专利),简称“百援精养”(备注:行业内媒体颁发的,大家都懂)。

另外一方,是其旗下的一个重要省区,江西省区的运营中心运营商,这里简称江西运营商。据笔者所知,江西运营商在“百援精养”的体系中,从加入起三年以来,产值第一,门店开发数量第一,出货量占据了其全国出货量的三分之一;直接开发和负责运营的加盟门店占据了将近30%,间接受其影响加盟的运营商和门店说有百分之八十也不夸张。

一个看是前途无量,在行业呼风唤雨,鼻孔朝天,视余者皆碌碌的连锁品牌方;一个是头号大将,重要功臣,破阵先锋,几乎品牌方的局面都是这个运营商打开的(“百援精养”的全国的破冰开局就是从江西运营商开始的),半壁江山都有这个江西运营商直接或间接的功劳;何至于一夜之间,“百援精养”反目成仇,先是釜底抽薪,跳过江西运营商联系其管理运营的门店私底下勾连,然后一纸通告直接斩将夺旗,紧接着开始各单位进入进行接管,一切看起来早有预谋!

是不是有点格力董小姐和河北经销商的味道,只不过格力经销商倒戈是品牌方压迫过甚,经销商早有预谋起义,时机一到揭竿而起;而“百援精养”江西运营商此次事件,同样是品牌方压迫过甚,只不过估计谋划者吸取了董小姐的教训,早有预谋,一边越过江西运营商与江西的加盟门店桌子底下搞小动作,然后掀桌子大打出手,必欲置其死地而后快。

董小姐那局,财经和工商各界的评论不少,总体来说,大家都一致认为董小姐输了;那么,“百援精养”这局呢?抢先动手了,一顿操作猛如虎,然并卵,笔者认为输的还是品牌方。

笔者翻看有关格力经销商倒戈事件的报道,有一段文字:

品牌商和经销商之间是什么关系?在所有依靠线下经销商体系维持运转的领域中,经销商都起到了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杠杆”角色。经销商往往也因为具有相对成熟的销售网络,熟悉本区域市场环境的销售团队、完善的仓储门店设施,甚至一定程度的资金实力和人脉生意圈,成为了品牌渠道建设的中坚力量,某种程度上,甚至成为了厂家进入市场的一张“入场劵”。

此外,经销商还承担了提前交付货款、压货、投入大量财力人力成本的风险,说经销商是开疆拓土的功臣也不为过。

我们再来看本次“百援精养”斩杀江西运营商的事件始末如何。

“百援精养”的模式本身,在行业内一直是存在很大争议的。其核心创始团队出自更早的“美鹰”团队。

“美鹰”当时还是以汽车洗美门店为主要客户对象,背后策划有早期台湾到大陆来搞会销的那帮“弯弯捞金客”的影子。故事说起来如出一辙:来回机票,豪华大巴接送,五星级酒店免费住宿,千人大会,封闭式洗脑,氛围组搞起来,然后就疯了,现场刷信用卡,几百万上千万,几千万。

有没有感觉到一丝刘一秒陈安之的残魂在飘荡?

笔者当年也曾经亲历过上海“迈跃”无锡香格里拉酒店的大会,只不过当时的大会主导者最终选择了理智,没有做的那么彻底,洗脑打鸡血还是留了余地。所以,尽管他后来失败了,但是行业和我本人还是很尊重他的。

“美鹰”的结局,外表上看,是过头了,一场会销数千万,有人选择了理智,有人选择了疯狂。选择疯狂的那帮人离开,创建了“百援精养”模式。

“百援精养”模式核心的内容脱胎于“美鹰”,可以看作是“美鹰”的加强版。其中又添加了一些东西,首先是洗美维保兼容,然后是加强了门店的销售方式方法和场景。

“百援精养”模式前期其实并不成功,加盟门店开张倒闭的十分频繁,而且大多数都是小店。

真正局面有所改观,就是从江西运营商加入那时候开始的。

“百援精养”核心创始团队的出身,其实跟汽车行业本身没有什么关联,汽车服务行业本身也是一个论广度和深度是可以让跨行者几年时间晕头转向的,特别是没有技术底子,没有在汽车服务大企业或正规标准的企业里面打过滚的(4S体系售后,华胜或中鑫之宝,担任过中高层管理运营岗)。

同时,“百援精养”本身是一个ToB模式,这就非常矛盾,因为他并没有C端(车主端)的品牌知名度,门店会因为车主的需求不得不选择;同时,也不是行业内早就知名的企业如华胜和中鑫之宝,又自身技术底子薄,行业人脉差;洗美基本上是小店,综合维保、专修之类才能做成大店,每个区域的大店在本地和周边是非常有影响力和公信力的;而大店是要论资排辈,是要讲出身讲技术的,你一个洗美领域搞洗脑打鸡血做促销的,而且很有点歪门邪道的嫌疑,大店们是不会搭理你的,大店不认同,小店也会半信半疑。

而本次事件中的“百援精养”江西运营商的前身,本身就是江西省数一数二的行业知名企业,在江西省这样本身全国GDP排名倒数的省份的人口刚刚过百万的小城市里,在2015年左右,已经做到月营业额超80万元,在整个江西的本土同行业中是实实在在的翘楚。在区域中更是被仰视的存在,龙头老大,标杆,学习榜样。

可以说,“百援精养”模式真正的兴起,江西运营商是为首功,开国功臣。

独立售后的修理厂,尤其是区域大型的,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就算你的模式说的天花乱坠,人家也未必搭理。作为本地的运营商,不仅仅是付出时间和金钱,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去沟通,每一次成功的签约,就是运营商的信用支出。这是所谓的品牌方无法替代的。

同时,对于汽服门店的持续运营,行业内众所周知的,是很重的,成本代价都是极高。大家看行业的头部,有几个敢真正深入门店做落地运营?外人看来”百援精养”模式,落地执行还是可以的,然而谁能知道真正执行落地运营的其实是运营服务商呢?

既然选择了把脏活累活甩给运营服务商,那就要互相之间有充分的理解和尊重,利益分配要合理,不能逼着运营商去收割加盟门店。

对于区域运营商来说,每一个门店都付出了信任成本辛辛苦苦谈下来的,付出巨大的时间精力维持下来的,特别是现在这样疫情对行业影响很不利的时候,这根本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总部因为自身财务上出现了问题,就搞个认证学习班找门店割韭菜,要求每个门店关键岗位的员工脱产十天去上课,不算差旅费,每个名额还要交几千元费用,一个门店怎么也要好几万。

现在疫情当头,整个行业门店业绩普遍下滑,收入锐减,很多都是在艰难维持。这样的时候割门店的韭菜,合适吗?说得过去吗?运营商开拓这些门店,是付出了相当大的信任成本的,俗话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运营商作为本地坐商,怎么可能愿意配合?如果运营商配合,失去的根本不能用金钱来弥补。但凡有理智有良心的这个时候也是坚决不能同意的。

尤其要命的是,把运营商的努力付出视为自身的能力,然后就飘了,自视为运营商的师长、家长,自己把自己神化了:我没有错,如果真的错了,那也是你们错了!

到了这种程度,但凡运营商有意见,单方面解除合作,甚至功劳最大的也照杀,反正理由可以随便找。

与贡献全年三分之一强的运营服务商决裂,这其实只是时间问题,只是“百援精养”没等运营服务商起义,就先下手了,还落得个薄情寡义的名声,其他运营商和加盟门店感同身受,人人自危,里子面子都输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江西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