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商界木兰”成300亿诈骗犯?10起官司,掀起金融圈惊涛骇浪

湘财股份的一则诉讼公告,让“神秘女”罗静浮出水面。或许你很难想象,这个曾票选率超过董明珠、号称“商界木兰”的女强人,竟是300亿诈骗犯?她还曾是“木兰汇”的成员及理事,那这个“木兰汇”究竟有多高端呢?

文 | 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无言

· · ·

2023年9月,湘财股份的一则诉讼公告,让“神秘女”罗静浮出水面。

或许你很难想象,这个曾票选率超过董明珠、号称“商界木兰”的女强人,竟是300亿诈骗犯?

公告显示,湘财股份子公司湘财证券作为被告,一连收到了10起诉讼官司,累计涉诉金额竟高达16.78亿元。而在被告位上,湘财证券、苏宁易购、罗静赫然在列。通过穿透股权来看,另一被告中诚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同样是罗静。

图片来源:湘财股份公告

罗静曾是“木兰汇”的成员及理事,那这个“木兰汇”有多高端呢?

正如豪门名媛们的聚会,“木兰汇”是一个商界高端女性俱乐部,是专属于商界女领袖的聚会,其常务理事几乎都是各知名企业的董事长、总裁。例如,格力的董明珠、俏江南的张兰都是木兰汇的常务理事。

罗静

罗静的惊艳亮相,始于2017年。彼时,她作为发起人在北大朗润园,设立了木兰汇公益基金,向北京大学捐资3亿元,成立“国家发展研究院木兰基金”。

此后,罗静连续入选2017年、2018年商界木兰精英30强。2018年时,罗静的评选得票率甚至超过了董明珠。于是,罗静有了“商界木兰”的大名。

可好景不长,2019年6月20日,罗静突然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这才拉开了将湘财证券、苏宁易购、罗静联系起来的、震惊资本圈的承兴国际诈骗案......

1.

/ “商界木兰”竟成300亿诈骗犯? /

2022年11月1日,已被刑拘三年的承兴国际创始人罗静因犯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2010万元。

至此,牵扯了300亿融资诈骗、造成了88亿财务黑洞的“承兴国际诈骗案”总算盖棺定论。

然而,当人们震惊于这起案件诈骗金额之大时,背后的主使人罗静也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注:图为承兴国际创始人罗静

“温婉大方”这四个字似乎可以代表罗静的照片给人的第一感受。

百度百科显示,罗静生于1971年,中国香港籍,香港科技大学MBA。1996年,年仅25岁的她便在香港创办了承兴集团。而关于她的家庭,则罕见于媒体。

然而,据财联社的报道,罗静最早是广东籍,只是很早就拿到了香港籍。有一个前夫仲某,俩人早在2010年之前便离了婚,随后仲某移民新西兰。而罗静最早创办的公司是在2004年1月和仲某共同创办的。

而罗静最为人称道的,是她卓越的销售能力。

承兴国际最早是一个营销策划公司。公司成立之初,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不少外资企业看上了中国市场,承兴国际给不少知名品牌提供了营销服务,如可口可乐、宝洁。

最开始做的是,替百事、宝洁生产并销售毛巾、杯子等促销品。

外国企业不知道,这些小小的促销品竟然带动了商品的销售,于是对承兴国际倍感青睐,慢慢地,罗静开始接到更大的推广策划,也开始涉足品牌授权开发。

2006年,NBA常规赛进入中国,罗静抓住机遇,成立广州承兴营销管理有限公司,并拿下了NBA大陆地区的独家品牌授权,此战,不仅让罗静赚得盆满钵满,也让承兴国际一举成名。

见识了品牌的力量后,承兴国际开始专注于IP与品牌授权,曾拿下“变形金刚”、“功夫熊猫”、“猫和老鼠”、“蝙蝠侠”等知名动漫IP的在华衍生品授权和开发权。

其中,最为效果显著的当属信用卡开发销售。如今联名信用卡非常常见,但最初,是罗静创新性的通过在信用卡上印制哆啦A梦、NBA、兔斯基等,促进信用卡发行,并和10余家国内大型银行达成了合作关系。

鼎旺之时,中国移动、中国石油等巨无霸都曾是承兴国际的客户。

注:图片来自罗静旗下企业中诚实业官网

作为“女强人”的罗静有多努力呢?

她曾对媒体表示:“有人喜欢休假,我喜欢工作,工作能带来充实感”。

渐渐地,罗静不再满足于为别的企业谋销路,她想要自己的企业上市,融资做更大的生意。

然而,勤奋的“木兰”却走错了方向。

2.

/ 功败垂成,

商界难言“姐妹情深”? /

做大做强,成为上市公司老总才是罗静的终极目标。

然而自己想要上市又被严苛的上市规则阻碍,这时的罗静看中了借壳上市的方法,想要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快速上市计划。

罗静的上市之路,任谁看了都得感慨:“这个女人,行动力太强了”。

2014年年底,罗静开始筹备上市计划。

2015年11月18日,罗静便收购了新加坡上市公司Jacks International(后改名“承兴大健康”);仅仅6天之后,罗静再度和香港上市公司奕达国际(后改名为“承兴国际”)签订了收购协议。

从香港和新加坡买壳公司很容易,罗静真正想要入局的是大陆A股市场,这个机会也在两年后被罗静等到了。

2017年7月,罗静不惜溢价74%(博信股份停牌前收盘价13.2元/股,协议转让价23元/股)通过旗下实控公司得到了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的控制权。

至此,承兴国际控制了3家上市公司,罗静也成为了承兴集团的“当家人”。

然而,一个简单的问题便是:据测算,三家上市公司的收购价高达22亿,而在2013年底,承兴国际的规模不过千万级。前后不过短短3年多的时间,钱,究竟是哪来的?

这不得不提到和罗静紧密相连的名字,诺亚财富的创始人——汪静波。

注:图为诺亚财富创始人汪静波

或许是因为名字中都带“静”字,罗静和汪静波在木兰汇相识便一见如故,罗静缺钱将生意做大,而恰巧汪静波的诺亚财富就是帮富人理财的美国上市公司,有的是钱,缺得是项目。

于是,她们想出了一个一举多得的好方法:供应链金融。

罗静的承兴国际不是在给各大知名公司做策划?知名企业的信用普遍良好,而合同期一般较长,罗静可以提前将双方合同确认的应收账款作为抵押,折价卖给汪静波,而汪静波就拿着这些日后会收来的钱,打包作为融资项目的抵押品,再加杠杆卖给消费者。

这个过程中,罗静可以提前拿到合同货款,并借到放大生产所需要的融资款项;消费者可以得到预期收益;而汪静波作为中间撮合的金融机构,则可以抽佣坐享其成。

事实上,汪静波还是昔日湘财证券的员工,可以想见,汪静波不仅自己借钱给罗静,还拉来了身后的“朋友圈”一起。

有了资金的加持,又手握三大上市公司。罗静开始放手做大生意,然而,或许生意没有罗静想象中的容易,各种投资的子公司不仅没有成为罗静赚钱的来源,反倒需要不断“输血存活”。

那时候,商界都惊叹于罗静旗下公司的工作效率。承兴国际官网转载中国企业家网的一篇报道中也提到,在承兴,任何环节都是倍速推进,“太长的决策流程,太慢的执行,绝对不行。”罗静崇尚的文化是快速执行力,要“小鸡快跑”。

而这,是被逼出来的。

投资的项目周期太长,一时难见回头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借款利息越还越多。无奈之下,罗静和妹妹罗岚开始伪造京东、苏宁等知名企业的公章签假合同来向金融机构融资,甚至开始借新还旧。

金融机构来背调就找人假扮京东、苏宁的工作人员,甚至还有假的官方网站和假的财务信息。如果有人要深究,就通过贿赂来让相关人员“闭嘴”。

拆东墙补西墙,这一切都运行得看似完美无缺。然而承兴国际旗下上市公司的业绩率先出了“端倪”,2018年,罗静控制下的博信股份营收增长了17倍,实现了15.66亿元的营收,然而非但没盈利,还亏损了5244.7万元。

2019年,事发前夕,罗静的三家上市公司不同程度上出了问题。而单是汪静波旗下的诺亚财富就给罗静放了34亿借款。

2019年6月19日,罗静又找到了汪静波借钱,话语间汪静波发现了罗静资金链已然断裂。于是,汪静波假意答应,让罗静签下了承兴国际的股权质押协议。

随后,不顾“姐妹”情面,报了警。

而汪静波凭借该协议,冻结了承兴国际绝多数资产,最大程度的避免了损失。

注:图左为汪静波;图右为罗静

最后,罗静就是在汪静波的办公室,被警方带走调查。

直到事情败露,人们才知道作为“商界木兰”、众人眼中女强人的罗静欺骗了多少人,又借了多少钱。

这也难怪,在被抓前的年初,罗静曾向媒体直言“步步艰难,步步惊心”,只不过,那时的人们以为这只是女强人谦虚勤奋的托词;殊不知,这才是罗静表面坐拥强大资本,实际身后空无一物的胆战心惊。

3.

/ 甩下百亿“烂摊子”,

湘财证券成“背锅侠”? /

想靠资本翻身,却被资本反噬。罗静无疑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如果单说是罗静骗了好友汪静波的信任,似乎也不完全是事实。

罗静的妹妹罗岚在事情败露后曾表示:

“罗静都知情且说过想通过收购上市公司做大做强,做到‘上岸’为止,结果一直上不了岸,窟窿越来越大。”

一心筹钱做大企业的罗静没有料到的是,看似多赢的供应链业务,远不是正常利润能够支撑的。

以汪静波拉来的机构融资为例,所要求的利息成本就在借款的10%-18%。看似来钱容易,但实际上,如果业务不能覆盖借款成本,那么亏损便是无法承受的。更何况,罗静的大多数业务还在投资阶段。

根据罗岚供述,公司每年需要支付的借款利息有10亿多元,运营费用每个月需要两三千万元左右。

或许最后在汪静波的办公室内,罗静还在幻想好友能够再帮自己一把;也没准,罗静投资的项目真的能有转机。

只可惜,一切没有如果。

失去了“主心骨”的承兴国际也轰然倒塌,这也牵连了为其提供过融资的多家金融机构。

判决书显示,罗静控制的承兴系公司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骗取多家单位财物。截至案发,骗取被害单位共计300余亿元,实际造成88亿余元损失。

其中湘财证券损失9亿余元,摩山保理27亿余元,云南信托损失15亿余元,上海歌斐损失34亿余元,安徽众信损失0.99亿元。

被牵扯其中的湘财证券旗下有三只金汇系列理财产品是直接以罗静旗下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资金池,涉及资金规模5.6亿元。

罗静案发后,2019年8月前后,湘财证券曾推出了一份“3322”兑付方案,即分四次清算,大约两年半时间完成兑付,每次清算比例为30%、30%、20%、20%。

湘财证券管理的金汇系列有第三方接盘,后续兑付进展也比较顺利,但本次将湘财证券告上法庭的原告——云南信托管理的云涌系列产品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云涌系列有多达11只产品,合计规模15.83亿元是投向了罗静实控的中诚实业以及广东康安,底层资产则是罗静等人假冒的苏宁易购公章签订的应收账款。而其中多数产品的承销方恰恰也是湘财证券。

最惨的是,罗静6月19日被抓,而云涌系列后几期产品的成立时间在2019年5月之后,甚至最后一期成立伴随着罗静被抓当日,可以说是“冤大头”无疑。

案发之后,没有为投资者赔付的云涌信托也被投资人列出了“三宗罪”:包括尽调不到位、风控缺失,甚至被直言“忽视常识,犯下低级错误”。

2022年,罗静案终于有了初审结果。被投资者控诉的云涌集团如今再度将上述涉事方全部告上法庭。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人再肯为别人的疏忽担责。

其中,被告人苏宁易购一方发表了公告,大致意思就是,被伪造公章做假合同这事我完全不知情,之前的刑事判决都说过了,和我也没关系啊。

图片来源:ST易购公告

如果排除苏宁易购,显然,失去了罗静又被汪静波等债主追讨的承兴国际已无力偿还借款。云涌集团目前唯一的指望似乎就在承销方湘财证券身上。

而截至发稿,湘财证券方也表示,上述案件涉及的信托产品,公司是作为代销机构的,曾有投资者对云南信托、湘财证券等机构提起过诉讼。但在已生效的判决中,法院均未支持相关要求湘财证券的连带或赔偿等诉讼请求。

近一年来,加上这次的10起诉讼,湘财证券一共被起诉了16次,累计涉诉金额高达16.96亿元。

而在2023年上半年,湘财证券才刚刚成功发行了10亿公司债券。这或许意味着,湘财证券还是有望渡过危机的。

只不过,层层扒开资本的伪装,处在最底层的永远是手无寸铁的投资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