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张中祥:直播带货发展要克制;大主播注意不要赢者通吃,要给别人留下就业机会

天津大学卓越教授、马寅初经济学院创院院长 张中祥

出品|搜狐智库

编辑|王晓旭

近日,印度尼西亚、印度、越南、马来西亚、美国和欧盟等多国禁止直播带货,称电商直播对线下实体店冲击太大,大部分实体店因此而关门倒闭。直播带货兴起于我国,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当前淘宝、抖音、快手等各平台头部带货网红赚的盆满钵满。

但近期大主播们被推上风头浪尖,小杨哥回应不会停止直播。其实自李佳琦直播怼消费者之后,就有一些品牌痛斥大主播佣金过高,留给产品成本和企业方的利润很少。一方面,就业岗位减少;另一方面,本该由供应链各环节赚的钱,现在都由一些大主播赚了。

从宏观层面来看,直播带货对国家经济发展有何影响?其他国家为何会禁止直播带货?我国又该怎么做?搜狐智库对话天津大学卓越教授、马寅初经济学院创院院长张中祥,就此展开讨论。

主要观点:

1、 直播电商与实体店几乎是替代性关系,有你没我。

2、 其他国家禁止直播主要出于就业、福利、财政负担政策等方面的考虑。

3、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产能是国内需求的两三倍,直播带货部分缓解产能过剩产品销售难的问题。

4、 大主播强势压价可能造成厂家普遍压缩成本,从而产生产品质量问题,形成恶性循环。

5、 中国这样的劳动力众多的国家,需要实体店解决就业问题。

6、 当技术密集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出现冲突时,要平衡好两者的发展。

7、 一毕业就失业,对于一直接受正面教育的年轻人来说,容易击穿认知。若大量年轻人没有稳定工作,对社会将产生全方面、不同以往、难于预料的影响。

8、 适度克制、有序发展直播带货产业,但政策不要一刀切,不要朝令夕改。

以下为对话精编:

搜狐智库:您认同电商直播冲击实体店的看法吗?您觉得电商直播冲击最大的是什么?

张中祥:首先,要肯定电商直播的益处。一是电商的发展对于搞活经济有一定作用,提供了灵活就业的机会,增加了纳税。二是加快了某些经济形式的发展,例如农、渔产品可以快速到达消费者手中。三是对边远地区的辐射能力较强,方便当地居民购物。

但是电商直播确实对实体店有冲击,而且是对经济形态的全方面冲击。传统的实体店带动了大批就业,就业人员的消费又壮大了产品需求。电商直播砍掉产业链的中间环节,从厂家直接发货到消费者手中,对就业影响太大了。

搜狐智库:您觉得直播电商跟实体店之间是什么关系?大主播小主播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这与传统的实体经济之间竞争存在什么差别?

张中祥:直播电商跟实体店之间、大小主播之间几乎没有互补性,是替代性关系,有你没我。

这与传统实体经济之间的大企业、小企业之间竞争还不一样。传统实体经济下,大企业一般是国企央企较多,小企业一般是民企较多。虽然在政策、融资等方面,国企、央企享受到的优惠条件更多,但其本身也容易出现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问题,这也为中小企业以更高效、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提供了机会。另外,国企、央企一般在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与民企并不完全相同,之间有一定的互补关系。只要政策一碗水端平,提供公平的营商环境,减少对中小企业方方面面的歧视,中小企业是完全可以与大企业竞争的。

搜狐智库:为什么直播带货在其他国家发展不久就禁止,但是在我国兴起最早,现在依然在发展。看起来,是对我国的实体店冲击没有那么大吗?其他国家的产业链方面跟我国有什么本质不同吗?

张中祥:其他国家可以简单分为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

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需要带动就业,发展经济。直播电商将产业链的中间环节全部砍掉,不利于就业,不利于经济发展。发展中国家很多也是民主政体,通过选举形式选官员,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下子产业链中间的经济实体消失,导致大量失业,那选民怎么会选你呢?

对于发达国家来说,数字经济的发展比我们更早,但是却克制发展直播电商。一是因为欧美国家对于用户私人信息保护很强,影响这一行业的发展;二是一旦直播电商发展起来,失业人数剧增,作为福利国家,失业补贴和福利是一大笔钱,羊毛出在羊身上,国家可能就得进一步加税来支付这方面陡然增加的大量财政支出,从而加重全社会层面的负担。

在中国,能够发展起来,一是用户个人信息的管理不严格,疫情期间搜集到的信息用在了各个方面,很多信息被企业商家滥用了。二是,中国的产业链比较齐全,有丰富的产品可供销售,为直播电商提供了便利条件,特别是作为世界工厂,国内的好多企业就是按照为世界市场提供产品规划设计和建立的,中国生产的东西常常是国内需求的两三倍,这些东西需要卖出去。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与外界关系顺畅时,虽然有产能过剩问题,但是问题并不那么突出。但当世界经济疲软、前景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我们与外界关系也没那么顺畅,向世界主要市场出口就不那么顺畅了,产品销售就成了问题。销售为王,直播电商可以帮助把这些东西在国内销售,部分缓解产能过剩、产品销售难的问题。

搜狐智库:主播一般会与企业方签订协议,要求给到自己的价格是全网最低定价,给其他直播间或者主播的价格不能低于这个价。长期以往,会有什么影响?

张中祥:直播电商为了获得用户群体,先砸钱把价格压低,挤垮其他的商家,之后再抬价,是一种很违规的行为。

另外,大主播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把供货价压到最低,这样小主播的东西相对更贵,销量都在大主播那里。可能由于价格压太低,造成供货商压缩成本、降低质量,产品不达标。价格压得过低,还会影响到产品竞品的厂家,打压的是整个产业链,生产成本会进一步压缩。这就造成一种恶性循环。

搜狐智库:那应该限制大主播的发展吗?如何避免形成这种恶性循环?

张中祥:总体来讲,我认为这个行业应该有克制地发展,但是不能一刀切。

作为大主播,不能胜者通吃,你们不要争当劳动模范,不要996、700地工作,要大幅缩短直播时间,直播带货的产品种类上也要有所约束,也给别人提供一些就业机会。社会上太多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消费减少,也会反噬到你们。

其实可以看到二三四线城市的县城,除了餐饮业从业人员和公务员,基本就没有其他职业了。这样的话,大家很难再回去,会跟家乡割断,慢慢地文化、传统什么的就会出现断层。这些是受直播电商影响的。

因此这个行业发展还是要适度克制,可以设置一些规章制度,但是不要朝令夕改,不要追究过去太远,比如不要出现往前追溯很长时间,因为有些也是当时政策允许的,因此,对过去的事情与处理,不能完全按照现在的政策处理。可以从产品的定价、成交方式等方面进行改进。因为所有商业形式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毕竟这拨人是冒着风险做起来的,很多人都是踩着钢丝过来的。不能事后诸葛亮。全社会一定要形成一种敢试敢闯的大环境,无论对经济发展还是科研创新,这都很重要。

这个指导方针不是针对大主播,而是怎么能够克制、有序的来发展直播电商,来平衡大主播、小主播、电商跟实体经济的发展。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有很多实体店,尤其像中国这样劳动力人口众多的国家。

搜狐智库:直播电商的兴起,本来也是时代发展的产物,随着科技进步,很多岗位会被替代,产业转型。当前克制直播电商发展是转型缓冲期的考虑,还是其他原因?

张中祥:总体来说,随着科技进步,加上人口老龄化,年轻人生育意愿低,新增劳动力在减少。这种情况下,发展一些技术密集型的产业很正常。直播平台、外卖平台等需算力要算法来匹配消费人群、调度骑手等,在中国这个用户体量庞大的国家,其实需要很多资本与技术投入。因此它们也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这点可能不少人不了解。

但是与此同时,受教育层次相对较低的大量人群,需要解决就业问题。

当科技进步与就业问题出现冲突,就需要两者兼顾,平衡技术密集型产业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这也是要适度克制直播电商发展的原因。尤其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人来说,出生即是改革开放后,中国国力一直增强,生活较为富裕,受到的都是正面教育。如果从学校到了社会刚毕业就失业,可能会击穿他们的认知,再加上疫情这几年,许许多多的在校生失去了他们这个年龄段本应该体验的生活与交流,这个落差带来的影响可能会伴随其一生,因此全社会都要高度重视年轻人心理健康与就业问题。

另外,我们的社会福利体系还没有很完善,对地方财政来说,没有就业就没有税收,如果经济发展不如预期,将来是否有钱发退休金可能都会面临困难。因此一定要平衡、克制地去发展直播电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