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国美超市,黄光裕的最后一战

斑马消费 徐霁

风口浪尖上的国美,终于迎来了好消息。许久不露面的黄光裕,憋了一个“国美超市”大招,计划3年开店1万家。

2008年,当时的中国首富黄光裕,因经济犯罪被判入狱14年。中国家电零售业连锁模式的创始人,暂别江湖。

2021年重出江湖后,不服气的黄光裕,带领国美全面转型,推出真快乐、打扮家等一系列新业务,试图以一剂猛药,让国美在18个月恢复原有市场地位。

然而,一顿折腾之后,原本还能维持住局面的国美系,不仅耗尽了现金流,还痛失大部分门店,近乎从家电零售江湖中出局。

现在的问题是,当量贩零售行业逐步进入后半程,国美超市这种类似于品牌授权的商业模式,能否帮国美重整旧山河?

国美超市

国美又上热搜了。总算不是因为欠薪被骂和公司被传“人去楼空”,而是国美超市。

起初,大家并未注意这家超市。

今年7月15日,现认证为“国美超市品牌合作中心”的官方抖音账号,发布了“国美超市-全国加盟连锁内训会”的视频。之后,大量国美超市相关的认证抖音号,发布“国美绝地反击”、“国美重仓实体”、“国美超市开业人潮汹涌”等内容。

其官方公众号10月13日更名为“国美超市超级店”,21日开始为自己摇旗呐喊,10月26日正式认证为“国美超市”。

真真假假的消息满天飞,大家难以判断,这个超市,到底是不是那个国美的;超市这种老业态,能将现在的国美拉出困局?

直到国美超市放了个卫星,号称要在3年内开出1万家门店,成功引来了市场的关注,甚至引发国美系上市公司股价大涨。

11月17日,国美零售股价大涨80.65%至0.056港元/股;ST美讯涨停,报收3.36元/股;拉近网娱股价上涨10%;中关村、国美金融科技也不同程度飘红。

当晚,国美系核心上市公司国美零售发布公告称,国美超市并非由公司运营,而是由主要股东黄光裕及其关联方与第三方合作经营。公司也表示,不排除未来探索零售新项目的可能性。

国美超市(广东)有限公司成立于2023年7月25日,所属行业为零售业,经营范围包括服装服饰、食品、日用杂品、母婴用品、化妆品、家用电器等产品的销售。

公司有三名股东,北京腾毅持股35%,广州寇侈优选持股33%,北京美昊持股32%。其中,北京腾毅和北京美昊均为国美资本旗下公司。

国美超市官方微信公众号介绍,国美超市是一家专注于消费惠民和美好生活的潮玩时尚元宇宙超级店和全域新零售直播连锁体验店——这种风格,像极了国美零售在真快乐时代的对外表述。

不过,就已有门店的陈列和其在短视频平台发布的信息来看,国美超市的货品还是以零食为主,模式类似于当下流行的量贩零食店。

综合各方消息,目前国美超市的运作模式,并非加盟店,而更接近于品牌授权。超市经营者向运营公司支付品牌使用费,40平以下1.5万元两年,40-80平以下3万元两年,80-120平以下的5万元两年。

截至11月18日,国美超市已经有3家门店开业,另外还有7家正在装修待开业。

近两年,量贩零食借助“消费降级”趋势,吸引大批加盟商跑步带资入场,诞生了零食很忙、赵一鸣、零食有鸣等头部品牌。

“后起之秀”国美超市,以如此松散的合作模式,如何实现3年万店的豪言?

初代首富

当下,量贩零食的核心用户们,可能并不知道,国美这个金字招牌,意味着什么?

1987年,潮汕青年黄光裕,在北京珠市口开了一家不足100平米的小店,经营各类家用电器。创立之初,他便定下了经营原则:只做零售,不做中间商,走薄利多销的道路。

就是这一次蝴蝶翅膀的扇动,助推了中国零售业30多年的风起云涌,很多次改变了潮水的方向。

1990年,黄光裕在家电流通业内首创包销制,直接与厂家合作。从1993年开始,国美统一门店名称、统一商品展示方式、统一售后服务、统一宣传,建立起低成本、可复制的发展模式,形成中国家电零售连锁模式的雏形。

那个时候,超市这一新物种刚刚在中国诞生,还不知道怎么搞连锁经营,家乐福、沃尔玛进入中国市场,也要等到两三年之后。

1999年,国美开启全国化战略,年中在天津双店齐发,年底登陆上海滩,后陆续落子西安、广州、深圳、武汉、杭州。

黄光裕喜好高举高打,坚持把每家门店都开到1000平米以上;价格上与竞争对手贴身肉搏,以薄利多销的策略迅速攻占市场。

到2003年夏天,国美门店数量就超过100家,当年销售额108.96亿元,跃居中国家电零售第一。

从北京走向全国的国美,从南京开启全国化的苏宁,对其他地区性的家电零售品牌展开降维打击。

之后,“家电零售双雄”在开店、收购、供应链等领域,始终争锋相对。黄光裕的国美,在大多数时候占据上风。

先后收购二线家电连锁中的佼佼者永乐电器和大中电器,让国美稳稳坐上了家电连锁零售老大的宝座。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中国连锁百强》榜单,国美曾连续十年折桂,直到2015年才被苏宁易购(002024.SZ)超越。

以实业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后,黄光裕开始涉足投资和房地产,并逐步控制多家上市公司,组成国美系。

胡润从1999年开始发布中国富豪榜,2004年-2005年,黄光裕连续两年问鼎中国首富。当时,他才只有35岁。此后,虽然排名有所下滑,但财富规模不断增长,2008年以430亿元重新夺回首富宝座。

不过,神话很快就崩塌了。2008年底,因涉嫌经济犯罪,黄光裕被查;两年之后,他因犯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单位行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亿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亿元。

黄光裕身陷囹圄之后,其妻杜鹃守擂,国美进入长达十几年的蛰伏期。

适得其反

那些年,黄光裕在里面踩缝纫机,但江湖一直有他的传说。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他出狱的传言就要带动一轮国美系上市公司股价的暴涨。终于,2020年6月底,黄光裕获准假释,提前出狱。那段时间,国美零售股价翻倍,高点达到1.72港元/股。等到2021年2月他正式刑满、重出江湖,股价又在这个基础上上涨了五成。

十二年间,白云苍狗来又去,零售江湖,风云变幻几轮回。

国美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早已从苏宁,变成了京东、阿里巴巴和拼多多。

防守期的国美,迫于压力,已经在走出家电大卖场那并不舒适的势力圈,2017年确立“家·生活”战略,小幅变革,谨慎多元化——这么看来,黄光裕最应该感谢的人,是杜鹃。

重获自由后,黄光裕相当不甘心。2021年4月初,国美零售全球投资人电话会议,黄光裕归来后的第一次公开会议。他表示,国美供应链的优势仍在;同时,公司将从电器拓展至全品类,并以线上对线下赋能。

国美零售大举进攻,将国美APP更名为真快乐,线上平台联合线下门店开展店播业务,大力布局配套及衍生业务,包括打扮家、折上折、安迅物流等,还有国美酒窖、锅美优食等。

2021年2月,黄光裕放言,“力争用18个月的时间,使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

彼时,线下零售的价值体系被冲散,电商业务也进入了发展的瓶颈期,黄光裕得这剂猛药,看起来效果不错。公司用户量飙升,GMV大增,连账面的亏损都开始收窄。更直观的是股价,当时国美零售市值超过1200亿港元。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从2021年的高光时刻,到2022年的偃旗息鼓,转换比翻书还快。

其实,真快乐最核心的店播模式,并不应该被行业忽视;黄光裕集群式的业务布局,更是很多零售行业新势力梦寐以求的配置。

然而,黄光裕治下的国美,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商业模式的设计上,而这个已经掉队的老板带领下的老团队,忽略了执行落地。最终,导致这个颇具实验意味的商业模式,成为一个风一吹就倒塌的空中阁楼。

至此,国美的业务全线后撤,不复当年、也不复前几年。2021年前后,国美门店数量仍有三四千家,如今只有小几百家;2021年底国美零售员工3.2万人,一年半之后只剩下3609人。

继2022年收入缩水六成、亏损200亿之后,2023年上半年,国美零售收入仅剩4.15亿元,同比下降96.57%,亏损额扩大至35.19亿元。

更重要的是,原本还能维持下去的国美,现在没钱了。截至2023年6月底,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剩1.47亿元。今年以来国美多次冲上热搜,就是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款项。

黄光裕不再提“18个月恢复市场原有地位”,但依然改不掉画饼的习惯,在公开信中提出:2023年实现较高盈利并达到以往较高水平,2024年达到历史最好水平,2025年明显超越历史最好水平。

市场不相信口号。2023年11月20日,国美零售股价报收0.044港元/股,最新市值仅为21亿港元,较20个月之前,直接缩水98%,上千亿港元市值灰飞烟灭。

分崩离析

作为三届中国首富,黄光裕坐拥资产庞大的国美系。

除了国美零售(00493.HK)这个核心,还有多家上市公司,A股的国美通讯和中关村,港股的国美金融科技(00628.HK)、拉近网娱。

国美金融科技主营业务为保理;拉近网娱(08172.HK)主要从事新媒体电商、艺人管理服务及电影电视节目及网络内容投资等业务;国美通讯主要从事智能终端产品的研发、制造及销售,当年的国美手机,就是出自旗下。上述3家公司,其实都是国美零售的配套企业。中关村的主要业务包括生物医药、医疗器械、个人护理用品、养老服务业务等。

除此之外,国美系还有大量未上市的公司和资产,包括价值不菲的不动产。国美零售总部所在地、前段时间被人密集探访的北京鹏润大厦,以及当时准备注入到国美零售的北京国美商都、长沙湘江玖号等,都曾是国美系的资产。

对于国美这种零售企业而言,一旦开始失信于供应商,供应链立马断了,供货不畅,形成恶性循环,核心业务不再成立。

很多人觉得,就算是国美零售难以为继,黄光裕凭借国美系庞大的资产,以及这几年从国美零售套现的数十亿元,仍然可以安心地作为一位超级富豪隐退。

全身而退,哪有那么容易?国美系想静水深流,实际上暗潮涌动。

国美通讯、国美金融科技和拉近网娱,本来就是国美零售业务的配套公司。核心空虚,边缘便难以稳定。

ST美讯(600898.SH)旗下,现在只剩下一些边缘化的电子产品代工业务,例如路由器、POS机等。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收入3137.26万元,亏损4873.85万元;截至2023年9月底,净资产为负。能否保壳?国美系能否保住控制权?都是未知数。

国美金融科技与拉近网娱,旗下更没什么业务,持续亏损,在二级市场,早已跟国美零售一起,沦为仙股。

当年令黄光裕身陷囹圄的中关村(000931.SZ),现在成了国美系唯一一家基本面拿得出手的上市公司。不过,高质押率及国美系所持的相当一部分股份被冻结,都让公司接下来的走向扑朔迷离。

体外资产,同样债务庞大。国美系曾经寄予厚望的国美商都,目前仍然未能开业;长沙湘江玖号,已经被中融信托接盘。

整个国美系,关联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很难有谁能做到独善其身。

所以,国美超市,几乎就是黄光裕的最后一战。如果成功,便能带动国美系重新开启新时代,重新擦亮国美这个金字招牌。如果继续遭遇挫折,市场恐怕很难再树立对国美的信任,那就真的是黄光裕的滑铁卢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