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洪灏:黄金白银远远没有涨完,房地产出现了一些可喜变化

洪灝系思睿集团合伙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思睿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洪灏,近日在一档对话栏目中,围绕消费税、美国对华关税、黄金等话题,分享了自己的最新观点。

洪灏表示,相比于其他人均GDP水平相近的国家,我们的消费占GDP比重实际上是偏低的,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刺激消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也就是说,我们希望,消费能够在经济放缓的时候承担一个更大的推动经济发展的角色。

虽然在卖地收入减少的当下,消费税的出台能够为地方财政缓解收支压力,但与此同时,

如果现在出台消费税的话,在消费端会打击消费的热情,造成一次性的向下的冲击。

同时,在房地产市场,观察到一些可喜变化,

一手房情况比较复杂,但最近两个星期,北京、上海还有深圳的二手房成交是非常活跃的,甚至深圳的二手房成交,是在过去四年里最高的一个月。

这也反映了住房质量改善的这个需求还是存在的,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成交,它往往是一个领先指标。

投资报(liulishidian)整理精选了洪灏分享的精华内容如下:

房地产的“底”谈不上

但看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

问:这几周我们终于看得到一些数据在变好,比方说北上广深的新房、二手房的成交都有明显地反弹。

同时我们看到,二手房的挂牌量似乎已经见顶回落,最近个别的房地产股票明显反弹,可能也是反映这样的情况。

综合这么多不同的数据,还有一些观察,您认为,我们快接近房地产的大底了吗?

洪灏:我觉得,暂时还谈不上大底。

毕竟在5月 17 号,我们有一个新的房地产政策出台。之前我们也聊到过房地产政策,就是各地“因城施策”;

房地产是一个当地的生意,虽然没有一个什么所谓的全国性的房地产政策,但是我们看到,各地的政府因地制宜出台了自己的政策。

房地产新政出台了之后,的确我们看到了新房成交反弹,但是到 6 月份又下去了,

但是,最近这两个星期,一线城市的二手房——

北京、上海还有深圳,他们的二手房的成交是非常活跃的,甚至深圳的二手房成交,是在过去四年里最高的一个月。

所以我觉得,这也反映了住房质量改善的这个需求还是存在的。

但是一手房还是有一点问题,这主要还是因为开发商想去库存,但是一手房的价格是被规定好了,不能够低于多少钱。

甚至,如果开发商把一个新的楼盘折价清库存的话,附近类似的楼盘的住户,也会去闹事。

一手房的情况还是比较复杂。

但是我们明显看到了,改善性住房的需求它还是存在的。

“底”谈不上,但是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可喜的变化。

尤其是一线城市的房地产成交,它往往是一个领先指标,

复苏的话,一般是一线城市先复苏,然后再是低线的城市。

毕竟一线城市的居民,他的收入与家庭财富的存量都会比低线的城市要好。

如果出台消费税

会进一步打击消费的热情

问:除了这个好消息以外,最近两三周,特别是前几天,关于税务方面的报道也多了很多。

特别是要推动消费税的改革。您认为这会有什么影响?

洪灏:消费税的出台,对消费者来说,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消息。

我们可以理解,在公共财政端,为什么它会出台这么一个政策。

毕竟之前,在分税制改革之后,土地收入是归地方所有,作为地方财政补充的部分。

从 2021 年房地产见顶到现在,每年卖地收入都下降,你想象一下,对于地方财政来说,卖地收入一般占地方政府收入的 50% 甚至更多;

可想而知,本来就财政收支不平衡的地方,问题就显得尤其尖锐了。

所以,据报道,新的消费税如果出台的话,是中央和地方共同分享的一个税种。

可以想象,甚至地方分享的会稍微多一点,这是从财政端去弥补土地收入的不足。

但是,对于消费端来说,我们都知道,本来中国消费占经济的占比,就比别的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要低。

我们看到,中国的消费占GDP 40% 多一点。

相对于其他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来说,其实我们是偏低的。

我们曾多次谈到刺激消费的重要性。

也就是说,我们希望消费能够在经济放缓的时候承担一个更大的、推动经济发展的角色。

前面我们一直在说,是不是能够减税?是不是能够发消费券?是不是能够增加社会福利?

这些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帮助消费的复苏,甚至使其在经济里占更大的比重。

现在如果出台消费税的话,反而会在消费端打击消费的热情、减低消费的热情。

借鉴其他国家的历史经验,

我们看到,澳大利亚实行GST的时候,当时其实也造成了社会零售的一次性下行,因为这是一个新的税种。

在日本,我们也发现了类似的现象。

所以,它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弥补地方财政收入的不足。

但是不幸的是,它可能会对于社会消费产生一次性的向下的冲击。

在这时增加税负

其实并不太合适

问:有一些学者建议,消费税的改革应该先用奢侈品作为一个试点,

最近奢侈品需求其实也不太理想,这引起了市场对于中国高端消费的忧虑。

洪灏:首先,刚才我们讲了,如果在这个时点去增加消费税的话,它对于消费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消息。

在经济放缓的时候,我们要考虑,怎么去减轻整个社会的税负,让大家的可支配收入有所上升;

所以我反而觉得,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去增加税负,而没有一个对冲——

比如说你增加了某一个税种,但是你减轻另外一个税种,那这是可行的——

消费税,的确它有一个好处,就是在于它让税收更加透明化,

毕竟我们中国只有 8000 万人交个人所得税,很多税收都是在灰色地带。

但是,现在这个时点,去进行消费税的改革,

我觉得,它必须要有更多的与社会各界的交流,

让大家更好地明白税种推行的目的,它对冲的税收项是什么,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后果等等。

对于消费品征税,其实我们现在对于一些消费品已经有征税了,

比如说进口洋酒,这些关税都是在 50% 到 100% 的,一些奢侈品,它的关税也是比较重的。

这也是为什么内地的消费者喜欢到海外,或者去海南免税店购买奢侈品的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从去年开始,其实我们看到,不仅仅是中国内地,中国香港的奢侈品销售也大打折扣。

比如说像Gucci这些品牌,它在中国区的销售也下降了 1/ 3。

对于名表,像劳力士这种瑞士名表,它的销量在内地、在香港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滑。

当然,奢侈品的定价策略是不断提价,而不是减价。

但是从这些公司在中国区的财务报表来看,你就能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销量下滑的迹象。

我认为,这个时点是绝对不应该增加全社会的税负。

所以,虽然有可能会推出所谓的消费税,但是希望,我们也有一个税种去对冲它的影响。

比如说,最低工资收入水平门槛的提高等等。

否则,在这个时候增加税负,其实是不合时宜的。

即便美增加 60%对华关税

也未必能对冲掉中国出口优势

问:所以市场的忧虑还是有道理的,至于细节怎么出来,我们还是等一下7月的会议吧。讲完了内需以后,我们讨论一下外贸。

在您看来,特朗普提议的60% 的关税,它实施的概率有多大?

另外,我们回看特朗普任期,之前那些关税的影响主要在哪里?

洪灏:有很多美国的进口商都在囤货,

因为他要提前应对川普 60%的关税。

当然,他这个所谓的关税承诺,可能也是竞选的一个噱头、一个口号,他需要一些能够引人注目的口号去帮助自己的竞选获得胜利。

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竞选的口号,不一定能够做出来。

2018 年的时候川普上台,进行对华的贸易战,从那时到现在,

中国对美的贸易从第一位降到了第三位,墨西哥和加拿大应该是前两位,第三位才是中国。

但是美国对华的贸易赤字,以及中国的外贸的盈余,还有央行的外汇储备,其实它还是在不断增长。

所以,这也说明了,我们中国相对的出口的优势,并不是政府补贴出来的,而是卷出来的。

我们中国的很多厂出海去了墨西哥,通过墨西哥去供应北美的市场。

所以你说,加 60% 的关税能够让其他国家对美国的出口,或者说美国本土的产品,跟中国的出口在同一个水平上?

我觉得也不一定。

反而它还会伤害美国消费者的权益。

所以,首先,我并不觉得 60% 一定能够做出来,现阶段它只是一个竞选的噱头。

第二,即便你增加了 60% 的关税,你也不一定能够对冲掉中国出口的优势。

在中国企业出海到其他地方,去进行生产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了,其他地方没有办法复制中国的卷文化。

所以,我觉得大家并不需要太担心。

等他上台可以进行关税打击的时候,其实也到了 2025 年的一季度。

同时,进行关税的横征暴敛也不是总统一个人说了算,这些都需要走一定的程序,

所以,即便要出台,它也有一段时间留给中国企业进行准备。

黄金白银这些贵金属

它是远远没有涨完的

问:您在最近的演讲讲到一点,就是认为,不论是黄金还是整体的贵金属,可能跟劳动生产率的周期有一定的关系。

这是比较少从其他的经济学家听到的一个观点,这整个逻辑是怎么去思考的?

洪灏:首先我们在图上能够看到一个非常明显的相关性。

黄金的周期,一般滞后劳动生产率的周期大概7-11年左右。

所以你会看到,当劳动生产率 pick up 的时候——

因为整个社会经济的增长,都是依靠劳动生产率的进步、人口的增加以及综合劳动生产力去提高,

这是人和资本相互的作用。

所以你想象一下,当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时候,整个经济周期重新抬头的时候,经济增长势必需要更多的货币。

在布莱顿森林体系破灭之前,70 年代初,其实黄金是一个储备的货币。

也就是说,经济的增长影响到了对于黄金的需求。

之前贵金属,无论是金和银,都是社会经济进步的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所以当劳动生产率周期向上,带动经济周期的修复向上,

这时候对于货币的需求增加,这就体现出来金价、银价等贵金属的价格上升。

这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破灭之前的情况。

之后,我们就有美元了。

美元变成全球的储备货币之后,黄金作为全球储备货币之一,它的作用还是存在的。

比如说,我们最近看到,中国央行接近连续两年购买黄金,去补充黄金储备,

同时我们也看到,全球的黄金价格不断上涨。

整个市场也在告诉我们,当经济发展的时候,我们整个储备上升的时候,黄金即便不再是最主要的支付手段,但是它作为储备的一部分,它还是会被动地往上涨的。

这个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经济发展,黄金它也会涨。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美国在印更多的美元,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从 2008 年的 8000 亿美元涨到现在8万亿美元,

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比美联储还要大,中国央行、日本的央行也紧随其后。

所有的国家,它的资产负债表都是在变大的,这不仅仅是为了放水、宽松,也是经济发展的需求。

现在我们也看到,一个新的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展开,这就是AI 的革命。

但是这一次新的工业革命的后果就是,对于货币的需求量,它一定会上升的。

因此,黄金作为一个储备货币,无论是因为你狂印纸币去适应这个新的时代也好,还是从历史的规律也好,

我认为,黄金、白银这些贵金属,它是远远没有涨完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