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套现百亿后直播卖惨!商业大佬道歉,还想让网友“凑钱”还债?

梳理这几年发生在他身上的大事件,李永新不用把捐给北大的10亿要回来,单是他们家族套现的100多亿,稍微拿出来点“借”给公司,学生的债立马摆平。不欠债了,公司账面好了,股民有信心了,兴许股价也回升了,更不用道歉了。

文丨金融八卦女作者:乌彦祖假正经

· · ·

又一商业大佬下场直播带货了。

近期,中公教育董事长李永新首次出现在中公严选抖音直播间。一个多小时时间,他主要为自家直播带货业务站台,然后抽了十几分钟“道歉”。

李永新就学员退费难、股价大跌等争议问题进行回应,还鞠躬致歉:“欠学生每一分钱,我们一定会还完。”

网友看来,这纯是“鳄鱼的眼泪”。

梳理这几年发生在他身上的大事件,李永新不用把捐给北大的10亿要回来,单是他们家族套现的100多亿,稍微拿出来点“借”给公司,学生的债立马摆平。

不欠债了,公司账面好了,股民有信心了,兴许股价也回升了,更不用道歉了。

一箭多雕的办法不用,落入口袋的钱一分不出,还想着让网友买货“凑钱”来还债?

1.

/ “给我拉个新学员,立马就还钱” /

估计,李永新也知道这个时候出来直播,口碑好坏不说,流量一定是有的。这段时间,中公教育的股价跌跌不休,股民怨声载道,另一边学员退费难的声浪也愈演愈烈。

一个多小时直播中,中公严选在线人数最高达9000人,观众总人数4.8万,点赞量122万。他不出现还好,一出现全是问退费和股价的。

迫不得已李永新说,因自身决策和外部环境因素,导致退费出现问题。他鞠躬致歉:“对所有的没有退成费或正在退费中煎熬的学生们表达歉意,在这里郑重地道歉。”

然后还表示:“给我们点时间,欠学生每一分钱,我们一定会还完。”

用什么办法还钱呢?其中一环肯定是靠直播带货挣钱。

中公教育旗下有多个抖音账号,比如49万粉丝的“中公教育”和33万粉丝的“中公考研”,他们也都自己的橱窗,但是卖的都是考研、考公相关课程和书籍。

为了更好地全面带货,2023年1月中公教育成立了严选事业部,今年1月注册成立全资子公司北京中公严选科技有限公司,2月下旬,中公严选开始直播带货。目前账号有1.2万粉丝,商品橱窗中有258件商品,覆盖零食特产、粮油调味、生鲜、服装等多个品类,已售出7500件。

按照现在这个带货速度,中公教育董事长承诺的“一分不少”确实有点难。

今年2月份,中公教育曾因“存在4000万元退费缺口”一事冲上热搜。湖南中公教育学员花费好几万元购买课程,最终没能成功“上岸”,走退款手续结果一拖再拖,实在拖不下去了,只能承认退款缺口竟高达4000万元。

官媒记者多地调查,发现不止湖南,浙江、河南、安徽、山东等多个省份的中公教育分部,都出现了拖欠退款的问题。有学员2022年就申请退费,至今没收到退款。

媒体报道之后,中公教育主打一个态度亲切,公司成立退费专班,然后给出了三种“笑料十足”的退款方式:

1、分时退。

先签署一份补充协议:退款金额超2万,每月退1000元;退款金额低于2万,每月退500元。假设一个学生的退款总额是4万,前2万需要20个月,后2万需要40个月。也就是说,为了4万块钱,即便现在签协议,现在领钱,全部“回本”也要等5年,届时2029年这些年轻人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2、以物抵债。

中公教育把公司资产来了个折价“出售”。一体机电脑抵1万元,耳机抵2000元,一瓶红酒400元,一盒大米也要150元。此外,二手笔记本、平板电脑、旧桌椅啥的,也可以商量个价格。

都是二手的东西,谁会要?

并不,那是抢着要。学生们本着“回血不嫌少”的原则,能拿走的就都拿走了。今年6月,根据小红书爆料,较高价格的二手器材已经被“抢没了”,就剩下大米和红酒了。

3、拉新还旧债。

最后,中公教育腆脸放大招。倘若老学员能够介绍新学员报名,新生一旦签约,交完学费,原学员就可以顺利退款。

这......

对此网上评论最多,很多人言辞激烈,骂街的也有,其中最温和的说法是:“掉进沼泽,拉一个人下来垫背,就可以安全上岸了,亏公司想得出来这种方法。”

不止股民、学生,中公教育总部之前被爆工资仅发到今年1月份,已拖欠员工工资数月。

中公教育可能暂时没钱,但老板有钱啊,真想还钱,脚趾缝抠点钱就够了。

2.

/ 套现100多亿是能力,

还钱、股价回升全靠天意? /

2021年,北京大学收到了建校以来“校友”最大的一笔个人捐款——10亿。捐款者中公教育创始人李永新被广泛报道,捐款仪式上,他高调喊出“未来再捐100亿”。

除此之外,这一年他还有几个高光时刻。2021年,中公教育市值一度高达2600亿,超越新东方、好未来,成为“教育一哥”。同年,李永新家族以1400亿元的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9位,远超俞敏洪等教育界大咖。

李永新这钱挣得毫不费力。他1976年出生于吉林通化市,1999年毕业于北大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后经过短暂的商业试探,2001年就认准了“公务员考试”这条赛道。

当时报考公务员并不热门,因此这一商业模式的竞争者也不多,中公教育过得不算好,也不算差。

2010年,李永新突发奇想,搞出来一个“协议班”的商业模式。简单说就是:“学费小贵,考试不过,包退”,业内人士拍案叫绝,称之为“天才的发明”。

这招棋厉害的地方在于,学生的学费虽然部分还得归还,但却相当于“免利息”贷款。那么多报名学生,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中公教育官方披露的信息里也提到,协议班收入始终维持在总收入的75%左右。

这些钱稍微做点“钱生钱”的理财,一年不少挣,而且还能为上市作不少贡献。

2018年,中公教育收购亚夏汽车,2019年成功借壳上市。但双方签下对赌协议,2018年到2020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3亿、13亿、16.5亿,总计38.8亿。

压力给到了李永新,于是,他在协议班的基础上做了一次改动。

以前是“先交费再退费”,改革后,没钱也可以报考协议班。学生先去贷款,公考通过自己去还款,如果没通过考试,贷款由中公代还,新模式叫“理享学贷款”。

这种“人性化”操作,可把学生乐坏了,于是报名的人越来越多。

高现金流推动当年高营收,“还钱”是第二年的事情,但第二年又有新一批学生交钱“填窟窿”,因为这招很奏效,中公教育三年对赌期顺利甚至超额完成。

2020年11月,其股价最高来到43.58元/股,总市值超过2600亿,而且高位维持到2021年2月。李永新及其母亲以1400亿的财富成为2021年胡润榜上排名靠前的富豪。

2021年,三年对赌期一结束,中公教育财报立马变脸。从2021年到2023年,净利润分别亏损23.7亿、11.01亿和2.09亿,总亏损达到36.8亿,几乎抵消了之前三年的利润。

从2022年7月起,学员们逐渐发现自己未能收到退款。随后是全国范围内的退费难。

钱都去哪里了?

固然有扩大规模、增加课程的开支,另外前一年收的钱越多,第二年“还钱”越多,毕竟面临公务员岗位有限等诸多问题。

但这不是主要的,因为钱更多进了股东的腰包。上市后的2018年和2019年,中公教育连续两年进行现金分红,分别为14.19亿和14.8亿,总计28.99亿。其中大部分财富都被李永新母子所得。

而且,从2022年11月起,李永新家族开始减持,期间套现资金高达100多亿。截至2024年一季度末,李永新、鲁忠芳母子合计持有中公教育的股份,已从2021年的近61%下降到16.68%。

中公教育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王振东也进行了相应的减持操作,其持股数由2022年上半年的8.53亿股减少至最新的4.62亿股。

李永新母子还有大量股份处于质押状态。其中,李永新目前持有的股份就有68.17%处于质押状态。

套现跑得快,剩下大部拿去抵押债,退费难题留给学生,股价上不去交给二十多万股民。

当然了,李永新也表态不躺平,说将通过努力收款、快速恢复业务、融资等各种方式,不回避问题,积极解决问题。仔细品品这些说法,跟“靠天意”差不多,口号震天,一盘算感觉啥也没说。

总之,就是不用“回购”和“借钱”给公司的方式。逼急了,就玩起了“直播带货”顺带卖惨,反正失意大佬圈流行这项运动。

3.

/ 满屏刷“股价”和“退款”,

谁还有心情和胆量买他的货? /

很明显,如今电商也好、直播带货也好,风口已经过去了。有网友形容:现在开始直播带货,好比1901年进皇宫做“杂役”。

作为知名企业家,李永新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进来了。在这次直播中,李永新也被问到是否以后会继续直播,他的回复是:

“虽然我个人不愿出风头做网红,但只要能让中公教育发展好,即使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也愿意去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我也敢去做。”

咱就是说,直播带货的商业大佬千千万,到最后,比较体面的成功者也就两位——罗永浩和俞敏洪。

纵观两位大佬在直播带货领域的成功,首先得有“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罗永浩,人气自不必说,现在听他在新东方上课的音频,依然觉得热血沸腾。后来又情怀满满地创立锤子手机,最后一地鸡毛,逼不得已“下海”直播带货。

2020年4月,罗永浩开始直播带货时,当时名人带货刚兴起,罗永浩算是赶了个早集,加上其个人魅力,受到市场宠爱。直播带货这碗饭,罗永浩吃得心安理得,能力摆在那里,他也因此还完了6亿的债务。

俞敏洪则是被“时代的风”刮闪了腰。一众老师拿着黑板和粉笔讲课卖货的方式足够新颖,刚开始也让人看不到未来。直到董宇辉用深厚的知识储备成功拿下全国各地的“丈母娘”,东方甄选才成为备受瞩目的抖音带货一哥。

其次,想在直播带货闯出名堂,道德上得立得住,否则很容易就翻船。罗永浩“真还传”的勇气,即便卖了假货,道歉和买一退三的态度都让网友觉得欣慰。俞敏洪即便要关门,依然不欠员工工资,捐赠旧课桌等行为,在没直播带货前就已经拉了一波好感。

反观李永新,直播带货来晚了不说。“股价”和“退款”都是其暂时没解决,或者是不想解决的“黑料”。就算现在勤勤恳恳每天直播,满屏刷“股价”和“退款”,谁还有心情和胆量买货。

但李永新还是坚持“梦想还是要有,万一实现了呐”的原则,也叫病急乱投医。

网友发现,疑似李永新已在抖音平台开设个人账号,名为中公李永新,头像为李永新本人,自我介绍中也清晰显示为中公教育集团创始人、董事长。该账号关注的四个账号均为中公教育相关官方认证号,虽然目前仍未发布任何作品,但截至发稿时已有1800个粉丝。

别看这个举动啊,可以说是无本万利,首先就是利好股价。

自从2021年2月,中公教育股价开始下跌,从40多元一直跌到现在1.5元/股左右,已超跌95%以上。再不想想办法,股价离“1元区”可就不远了。7月2日开盘,受前一天李永新直播带货影响,中公教育股价一度上涨9.15%。第二天,接着又涨了。

虽然后面又跌回去了,但毕竟是涨过啊。近期,中公教育各类子账号的工作人员密集发声,他们的意思跟李永新差不多:钱会还(公司还在的话),时间不知道。

有这两条打底,李永新的下次直播将不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