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德瀚:在上海聚会是个好主意


倪德瀚:在上海聚会是个好主意

(中国青年报记者 袁梦德 熊波 林蔚) 1999年7月28日,在上海《财富》论坛办公室,《财富》全球论坛会议组织部总裁倪德瀚先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记者:我们有很多读者关心财富论坛在上海开年会的情况,这次年会的主题是“中国:未来50年”,而我们的读者将是在未来50年中间有作为的一代。希望通过这次采访,能使更多的读者了解这次年会的相关背景,从而关注这次展望新世纪的世界企业巨头会议。   

倪德瀚:尽管我不会中文,但我已经听说了《中国青年报》是一张知名度很高的报纸。我今天也很荣幸能够接受你们的采访,希望通过这次采访能为贵报读者带来有关这次论坛的新的概念。

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香港和上海联动   

记者:今天是7月28日,正好离年会开幕还有整整两个月。我们想知道会议筹备的有关情况。   

倪德瀚:的确,我们离这次重要的全球论坛年会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了。一切工作都在有序地进行。我相信这次论坛是一次很成功的会议。我们已经收到500多家公司的信函,确认参加上海的财富论坛年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300多家海外大公司的代表将出席,在中国有200多家。我们断定,这次会议的规模将非常庞大。我们已经制定了整个会议的议程。新的上海会议中心已经完工,各种设施正在进行各种试验。上海会议中心是一个世界级的、很漂亮的建筑,我相信与会人员都会对它的设计满意。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一批工作人员正在非常努力地工作,使得会议筹备工作非常圆满。这些工作人员是从世界各地来的、非常专业的会议组织人士,他们中间有很多是来自上海政府部门的专业人员。还有一批来自纽约的工作人员,他们正在和听众进行密切的联系,以使听众和出席者能够很好地参加这次论坛。我们在伦敦有一批工作人员,他们同欧洲各地的首席代表正在紧密联系,我们在东京、新加坡和香港也有工作组,他们正在为论坛会作积极的准备,整个工作组的成员都干劲十足,目标只有一个,使这次论坛开得圆满、成功。   

记者:刚才您提到在纽约、伦敦、东京、新加坡、香港等地都为筹备这次会作了很多工作,他们具体做什么样的工作,能否介绍一下?   

倪德瀚:我们在世界各地的工作组加起来有100多人。这些工作人员为当地来的首席执行官提供服务工作。在上海我们有4位专职财富杂志的人员,还有来自世界各地协助我们的临时工作人员,比如说,6月份有35位来自纽约的工作人员飞到上海,协助做准备工作。

第一个报名的是谁?   

记者:在全球500强中,第一个报名的首席代表是谁?其他的首席代表对报名反应怎样?   
倪德瀚:第一个接受邀请的首席执行官就是我们杂志的执行总裁。(插问:谁是第二个?)啊,是美国国际集团的总裁,他不仅自己会来,而且他还对美国的其他人士施加很多影响,希望其他的企业界人士都来参加这个会。   

为使这次会议有更多的企业巨头来参加,我们专程去了欧洲,和一些大企业进行了座谈,希望他们也来参加,此举带动了欧洲企业巨头的加入。所以,牵头非常重要,希望参加这个会的人都会问:其他还有谁来参加?那么有了第一个报名者,就能作出很好的榜样。   

记者:是谁最先提出在上海开这次年会?这个主意又是怎样一步一步操作成一个全球性大行动的?   

倪德瀚:每年我们财富论坛都要举行一次会议,邀请世界各国的首席代表来参加。每一次会议我们都要问他们:你们希望下一届论坛放在哪里?这几年我们收到很强的反响,他们希望把论坛放在中国举行。我们选择上海的第一个理由就是那些首席代表们希望论坛在中国举行。这些首席代表和商界首脑都非常清楚这几年在中国发生的各式各样的变化,这些变化特别是经济上的变化使他们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今年正值中国建国50周年,所以我们认为,把财富论坛放在中国举行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定是很明智的。

举家迁到上海   

记者:听说您为了筹备这次会议,把家从纽约搬到了上海,要在一个社会文化完全不同的东方城市里生活一段时间。对于您个人的情况,我们很感兴趣,希望您能谈一下。   
倪德瀚:我是财富论坛会议总裁,每年要举办30次会议。我也是1990年财富论坛的缔造者之一,从那以后,我们已经在世界上举办过成百上千的各种会议。我住在纽约,前几次我都是在纽约组织论坛会。去年,为了这个会议,我从纽约到上海之间总共作了5次旅行。在5次旅行中,我明白了两件事:我的第一个认识就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正在积极地为财富论坛作准备,非常投入,希望这个会议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会议。我们就得出结论,在上海的财富论坛也要像前几次一样成功。我的第二个认识是,从纽约到上海的旅途实在是太远了,所以我把我的家搬到上海来,可以使我更加专注于这次会议的准备工作,同时也可节省我在旅途中花费的无数的宝贵时间。今年是我生命当中最有意义的一年。和我一起来的有我的妻子和我的三个孩子。我们生活在中国,也亲身体验了这个美好的国家。(插问:什么时候搬来的?)1月1日。

河边的空地:这就是开会的地方?   

记者:与你们合作的上海方面有什么有趣的事,请给我们讲一讲。   

倪德瀚:我觉得上海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城市,而且我已经交了好多朋友。我们在一起工作非常尽心尽职,团体协作在我们这非常有成效。我对上海的建筑速度是非常非常地赞叹。去年6月我来到中国,他们带我去了一趟浦东,在河的旁边他们指着一块空地对我说:“这就是明年要开会的会议中心!”他们还问我是不是把论坛就放在这个会议中心开,我回答说:“我很高兴将论坛放在这个会议中心开,但是,万一这个会议中心不能完工,我们还要找另外一个地方开会。”把会议放在一块还没有动静的地方开,当时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去年6月到今年4月我到浦东的会议中心去了将近20次,每次去我都是带着一个工作帽,今年5月我再去的时候,他们对我说:“你不必再带安全帽了!因为会议中心已经完工了。”以前拿着铁锹的建筑工人,今天已经改成了拿着清洁剂擦洗玻璃窗和大理石地板的清洁工了。就是在这一年里,我看到了从一无所有的空地到会议中心,这个会议中心将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的首席执行官。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上海建设速度最好的例证,浦东会议中心是融决策、才能、技术和远见于一体的建筑。

我们期盼着江主席的到来   

记者:我们注意到前不久上海的徐匡迪市长与你们会见,是不是因为这次会见,使会议中心的建设速度大大加快。   

倪德瀚:并不是我与徐市长的会见加快了这个会议中心的进展速度。我与徐市长的会见,使我有机会感谢上海人民为这次论坛作的各种努力。我与徐市长会见时在座的还有15家跨国公司的首脑。这些跨国公司代表有来自日本、德国、美国,在这次会见中,他们都表示他们公司的首席代表将出席这次会议,在会谈中我们也听到了各大公司将在论坛中作的主题发言。今年2月,我非常荣幸地同江泽民主席见面,这是我一生中非常荣幸的会见。这一次见面,江主席表达了对这次会议成功的祝愿。我们和来自世界各地的首席执行官都非常希望听到江泽民主席的演讲,江主席的讲话将是会议的一个高潮,我们都期待着江泽民主席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