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与世界500强差距遥远


8月2日出版的美国《财富》双周刊评出了本年度世界最大的500家公司,引人注目的是自1995年在这个排行榜上露面以来,今年有6家中国公司上榜,它们分别是中石化公司、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化公司、中粮公司、怡和有限公司。针对中国公司与世界500强的比较和差距,记者日前访问了中国企业评价领域的专家方宇先生。事实上,前几年不断有国内企业雄心勃勃地宣称要冲进世界500强,并且进行了兼并、集团化等种种尝试,但随着亚洲金融危机波及国内,这种豪言壮语渐渐听不到了。经济学界对此有一句名言:小舢舨绑不成航空母舰。   

方宇介绍说,自1995年以来,国内再未评选自己的500强。如果存在这种评选,从评价的角度,我们曾经参照《财富》杂志最早的评价指标,即销售收入和市场价值等。这是纯市场经济国家的标准,而我们那时却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因此,设立“销售收入”的评价标准是一大进步。   

5年前,《财富》的评价标准改为“总收入”,把“工业500家”和“服务500家”合并为现在的世界500家。这标志着一个深刻的变革:发达国家的经济,已经从传统的三个产业的分工,走向后工业化即信息产业时代。许多公司信息服务业的产值已经超过其工业产值,使传统企业的性质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是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   

我们进行中国500强排名时,销售收入是指主营产品的收入,不完全是总收入,这与西方不同。如大庆石油管理局,统计的是最终产品如石油、天然气的收入,而勘探、建设等相当大的一部分收入并没有列入指标,否则在排名上还会提高一大块。因此,在评价指标的合理性上,中国还带有很强的计划经济色彩。   

此次有6家中国公司入围世界500家,主要是银行和流通企业,而工业企业与这个标准差距还相当遥远。还以大庆为例,表面上是规模的差距,1998年大庆实现销售收入约70亿美元,而世界500家的最后一名是90亿美元。但这种差距中有一种人为的痕迹,即大庆仍是一个以“上游”为主的企业。西方石油企业集勘探、采炼、深加工于一体,而我国原石油部则分割为天然气公司、石化公司,把上、中、下游的产业链条人为地割断了。也就是说,我国企业在规模上达不到,原因之一就是产业链条被人为地肢解。但中国企业有自身发展规律,投资主要是国家,因此肢解、组合也由国家来完成,属于财政管理,而不是按照产业规律办事。   

人们过多地关注企业的规模,但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则是改革企业制度和产业组织制度,使产业从无序状态进入有序。此时,一味去追求规模,不利于解决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另外,改革开放20年来,中国还没有一个独步世界的产品,这个问题值得企业界思考。我们现在还是在跟潮流、学习,还没有独步世界的气概,所以与其解决规模问题,不如先解决企业制度、企业家素质等问题。   

世界500家的评定,可以看出技术变革起到的巨大作用。前些年前20家主要是日本公司,而这几年欧美企业占了上风,反映了信息产业的迅猛发展。记得80年代末,日本人非常骄傲,甚至有“日本收购美国”的说法。但日本没有看到今后产业发展的趋势,而美国当时则正埋头于信息产业的发展,这个努力从70年代的石油危机就开始了,现在美国人终于尝到甜头了。今天,数字革命对于产业和生活的影响已经无处不在,日本人对此却反应迟钝。这造成了90年代美国企业的重新崛起,而日本企业则深陷泡沫经济的灾难中。从这点来看,企业家没有创新精神是不行的。另外,日本企业多是综合性的,美国则单一性企业较多,容易在一个技术上取得大规模的突破。因此,目前许多中国企业追求多元化未必是最佳选择。   

《财富》杂志提出一个口号:欲独霸世界,先逐鹿中国。这是本次全球论坛年会选择在中国召开的根本原因。从跨国公司身上,中国企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更是管理上的。


(选自《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