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五百强的差距: 企业竞争能力

从表面上看,中国企业与五百强的差距在规模上。例如像海尔这样的大企业,营业收入也不到排在《财富》五百强末位的美国NorthropGrumman公司的14。即使海尔继续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这意味着每两年多就翻一番),也还要用四五年的时间才能进入五百强,而且前提是进入五百强的门坎不会升高,货币换算关系不会改变。

但实际上,我们与五百强真正的差距在于企业的竞争能力。拿中国已经进入世界五百强排名的几个企业与国外同行作一个简单对比,我们就会发现,规模并不能说明太多问题,进入五百强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

中国工商银行以及中国银行分别排名在第160位和171位。但和五百强中其他同行相比(例如德意志银行),它们作为商业银行的业务能力实际上极其薄弱。对国内、国外银行业务有过经验的个人或企业可能会同意我的说法,即我们连银行业务中最为基本的支付往来业务,都没有像国外同行一样高效地解决。在高层次的银行业务如贷款、投资银行业务上的差距则更为明显。从更深层次的标准去评价(如客户关系、盈利能力、风险管理等)则差距更大。而银行系统的落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其他行业的发展。

因工作关系我有幸与进入五百强的另外两家企业(中化及中粮,分别位于第304及362位)接触。这两家传统外贸公司的外部竞争环境都在急剧恶化。国家的行业保护逐渐取消,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民营企业及其他贸易企业进入这个领域。在客户、货源、信息及风险管理上,同它们的国际竞争对手相比(如日本的三菱)都有相当的差距。一个简单的事实是,当我们的竞争对手运用最现代的信息技术处理庞大的信息资源时,我们的许多员工还在手工操作。

中国企业与国外竞争对手的差距更多地在管理上,而不是在规模上。它表现在企业是否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模式,企业是否有以及是否重视核心竞争能力的培养,是否重视技术及创新能力、对企业的领导和控制能力。简单地追求规模,极可能误导企业的发展。我们有过大跃进的教训,同样的危险也可能发生在只追求规模的企业。

绝对规模不是企业追求的目标,而是发展的结果。而相对规模,即在一个行业中的地位,则应该是企业的追求目标。如果本末倒置,把绝对规模当作目的,一个企业或许可以一时进入五百强,却无法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事实上,五百强名单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看一看几十年来这个名单的变化,我们能体验到竞争的残酷和市场的无常。能够较长时间留在五百强名单上的通常是两类企业:一类是新型、高科技、改变了行业游戏规则甚至是创造了一个新兴行业的企业(如微软、戴尔等),另一类是在一个老行业里苦心经营、保持及加强自己地位的企业(如通用、奔驰、德意志银行)。它们共同的标志是其竞争能力的不断提高。

(选自8月24日《中国经营报》 作者为罗兰-贝格国际管理咨询公司 宋新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