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 中国为500强提供商机

(本报记者 陈军君) 在由美国《财富》杂志主办的’99《财富》全球论坛将于9月27日 —29日在上海举行,本次大会的主题是“中国:未来五十年”。日前,记者就有关问题采访了应邀在本次大会上作演讲发言的经济学家樊纲。

记者:您常看《财富》杂志吗?

樊纲:去国外出差,经常能看到。它按各种指标排出世界企业500强、1000强,其中比较著名的是500强这个概念。

记者:您认为这500强的排名对世界经济有什么影响。 樊纲:500强的发展、演变,包括它们的升升降降、有的企业进入有的被淘汰,包括近年高科技的信息产业的强劲势头,预示了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从这个角度看,500强确实有重要意义。

记者:’99《财富》全球论坛将在上海举行,为什么要选择中国?

樊纲:《财富》全球论坛,每年在世界上选一个具有吸引力的“热门”地点举行。中国作为一个改革发展中国家,市场经济在过去20年有了长足发展,对外开放有了长足进步,外资、外贸都有很大提高。21世纪来临之际,此次会议选择在中国举办,表现了世界大投资商、大企业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关注。 此次确定的主题也很有意思,要谈中国未来50年。这些大公司、大企业关注的不是眼前蝇头小利,公司总裁们讨论的不是明天企业怎么做,他们考虑的是企业定位,以未来40-50年为参照来定现在政策的位。 我在这次大会上的发言是“中国的现状”,中国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多:进行各种结构调整,发展市场,推动社会保障体系的改革,政府的改革,解决收入分配问题,地区差距问题等等。 当然,所有这些需在一个长时期内逐步解决,当务之急是保持稳定,加大各方面改革力度,如加入WTO。 用一句话概括中国经济现状便是,发展潜力很大,面临的问题也很多,目前比较紧迫的问题是抑制通货紧缩。 我常对外国朋友说,中国经济没有问题的话,就不是发展中国家了,而各种商机恰恰要含在问题之中。对外国人而言,问题恰是中国的魅力所在,预示了巨大的市场潜力。

记者:’99 《财富》全球论坛在中国举办,对中外双方的企业有什么意义?

樊纲:我想,对国外商家讲,最大的意义是为跨国公司总裁提供了一个亲眼看看中国的机会。从媒体上了解的中国与亲眼看到的中国不是一回事。有机会与中国的企业家、政府官员、经济学者交谈,亲自感受中国的发展、中国的问题,实际是创造商机的最重要部分。 另外,我以为不必指望通过这次大会,中外双方的企业就能达成某种交易、达成合作意向。中国企业家应把这个大会作为了解世界的窗口,观察外国企业家在关注什么、考虑什么,怎么看中国、看世界,怎么看他们在亚洲、在中国的发展战略。从而了解世界经济脉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如何开拓国际市场。

记者:在最新排名中,中国有6家企业进入了500强,您如何看待中国企业进入500强的问题?

樊纲:我并不很在意中国现有多少家企业入主500强,急于此事没多大意义,中国毕竟是发展中国家,重要的是企业是否扎扎实实做好了自己的工作。提高生产力、竞争力,把底气做足,中国企业才会有更多机会进入500强,而不至于被挤下来。现已进入500强的企业也存在培养竞争力的问题,它们将参与的是世界经济的竞争。我希望看到在市场经济中拼打出来的500强,而不是由国家组合、捆绑而成的500强。

记者:关于培养竞争力的问题,您认为中国企业应如何互相帮助,怎样面对激烈的国际竞争? 樊纲: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本国的幼稚工业发展初期需给予一定的政策性保护,但从长远看,保护终将消失。更多的是企业应抓住时机,提高自己的实力,充分看到进一步开放带来的挑战。大家应有一个明确共识:国际经济全球化趋势不可逆转,不能参加进去,就会被“边缘化”,最终被淘汰,所以不要寄希望于保护。在许多领域中,要想求得发展,还必须赶紧引进外资,赶快开放市场,开放是走捷径的发展方式。记者:您能预测一下50年后,中国经济会是怎样一个状态吗? 樊纲: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50年后,中国市场经济初步形成。一方面中国人有自己独特的行为方式,一方面有世界上各种经验可以借鉴,以后的50年会是一个经济持续增长、稳步发展的50年。

(选自8月26日《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