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特:在寻找项目的新长征路上

本报记者 李方

当亨利·福特二世1978年访华,对邓小平表达福特公司进入中国 的决心时,他大概不会想到20多年后的今天,福特公司在中国的业务 会有“缺乏项目”的感觉。面对以上海通用、广州本田、二汽奥迪为 代表的新一轮整车竞争,人们不禁会问,流水线的老祖宗福特在哪里? 新项目正在紧锣密鼓的谈判中,具体内容还是个秘密;我们只知道福 特(中国)有限公司的总裁在哪里,据公司员工说,总裁先生多数时 候是在天上的飞机里。因此,公司由主管公共事务的副总裁许国祯出 面接待了记者的采访。以月底在上海举行的全球《财富》论坛为话题, 许国祯透露,届时福特总裁绝不会像其他大老板那样轻松愉快,他还 要与政府高层进行会晤,争取搞定福特在中国的未来。   

以下是采访记录。   

记者:从《财富》杂志今年全球500家的统计报表来看,福特以 220亿美元的利润远远领先于包括通用汽车在内其他大公司整整一个 10倍的数量级,这怎么解释?   

许国祯: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福特自己公布 的去年的利润数字是69亿美元,仍居全球汽车产业的第一位。通用销 售额比福特多50%,但利润比我们低10%,这可能和他们受去年夏天 大罢工的影响有关。   

记者:请谈一下福特公司在全球并购浪潮中的态势,未来汽车业 会是怎样?   

许国祯:预计到下个世纪初,全球大的汽车集团将减少到五六家 左右,当然还有一些特种汽车工业剩下来。要记住,合并不是目的, 而是产业发展的现实要求。目前世界汽车业产能过剩30%以上,同时 成本也在增加。汽车工业在将近百年的发展之后,现在开发一个全新 车种需要50到60亿美元,往往是一个公司一年利润的好几倍,而大公 司都拥有不只一个车种,形成了开发成本的天文数字。另外还有开发 新兴市场的庞大费用。因此大家形成了一个共识:消化过剩的产能, 通过互补作用把彼此连接起来,这就造成了全球汽车业的重新洗牌。 大家都注意到奔驰购并克莱斯勒,福特购并沃尔沃的轿车部分,其实 大集团很早就关注这个趋势了。福特早在1979年就购并了马自达。   

记者:如何评价购并的效果?   

许国祯:可以讲一个故事。10年前福特买下英国美洲豹汽车的全 部股份,当时英国人顾虑重重,说你们是一个中价位的美国公司,会 不会把我们的顶级品牌糟蹋了。原美洲豹由于手工工序过多,造成质 量不稳定,于是福特不但10年间注入25亿美元资金,更引进质量控制 体系,以及管理经验。10年前美洲豹在权威评价中甚至落后于韩国现 代,而去年在则在该评价中名列第一。应该强调的是,美洲豹还是美 洲豹,是一个独立的品牌。福特也会以同样的态度对待沃尔沃,这个 以安全性能著名的品牌,并不缺乏新车种,但在开发经费上很困难, 这是沃尔沃公司将其轿车部分卖掉的主要原因,可以收回一笔经费, 用于经营其卡车业务。并购之后,沃尔沃轿车在北美市场的销售额增 加了20%。   

记者:如何评价福特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情况?   

许国祯:应该承认,福特进入中国时机不巧,在重大项目上没有 被国家“选秀”选中。我们没有打赢1994至1995年的上海项目那一仗, 当时通用公司拿的是别克新世纪车型,我们则是福特金牛座车型。金 牛座是为下个世纪设计的车型,当时我们把唯一的一辆拿到上海来, 可能在包括外观在内的各种理念上都太超前了,没有被接受。关于福 特那次选秀失败,众说纷纭,事出有因,我们关起门来研究了很久。 应该说,我们面临的是不只一种游戏规则的竞争。但是,自福特二世 21年前访华以来,福特的雄心一直没有改变,我们从1981年即开始了 访问工程师计划,请国内的技术人员去福特总部参观交流,这个计划 从1995年又得到了大规模的拓展。当许多公司纷纷把落后车型的生产 线倾销到中国来的时候,我们在技术上没有保留,现在的江陵福特全 顺是与欧洲同步的车型。我们错过了一些时机,但这只是暂时现象, 我们会赶上来。   

记者:希望对《中国青年报》的读者说些什么吗?   

许国祯:福特近百年企业文化的核心,就是打破框框。对于青年 人来说,拥有汽车,代表了活力、自主、责任等精神,使生活空间和 想象力空间都不再受到局限。就拿责任感来说吧,上车后牢记系上安 全带,就是一个体现。汽车是具有丰富生命力的产品,它最终改变人 们的生活形态。

(选自9月17日《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