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世界500强学什么

刘世锦 再过几天,’99《财富》全球论坛年会就要在上海举行,260余家跨国公司领导人将出席这一盛会,其中60多家名列世界500强。中国最大的200家企业的负责人也将与会,与世界500强对话。接下来的事情便是:中国的企业从中能学些什么?

最大的愿望似乎莫过于自己也进入世界500强。正如“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样,不想进世界500强似乎也不是好的企业和企业家。近些年来,中国若干知名或不知名的企业制定了雄心勃勃地进军世界500强的计划。问题是:想进500强就能进么?进了或不进又怎么了?记得那位曾因买卖飞机、发明所谓“一度理论”而名噪一时的“企业家”兼“理论家”称,他的企业准备在下世纪初进入世界10强。当时我的直觉是,如果这位先生不是别有用心的话,他所缺少的是对世界10强企业的基本概念,比如这些企业有多大规模(以及与他的企业的距离),是什么样子以及如何“长大”的,等等。当然,我们大多数想进世界500强的企业比这位先生要严肃、实在得多。但是,除了想进世界500强外,我们的企业能否从世界500强那里学点别的东西?应该是有的,而且更为重要。

第一、这些企业是真的企业。它们的目标、架构、边界等,都具体地诠释了经济理论中关于企业的种种定义。而我们的不少大企业,是用行政性办法搞起来的,故称之为“行政性大公司”。依中国目前的经济规模,搞几个能进世界500强的这样的公司并不困难。困难的是,这类企业并非真的企业,而它们要有出路和前途又不能不成为真的企业。

第二、这些企业是在竞争中“长大”的。它们最初都是小企业,以后之所以变大,是因为它们有竞争力,不是一时一事上的竞争力,是持续的、比较均衡的竞争力。这种竞争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来自于企业由小到大的竞争过程本身,所以“大而强”。我们的许多大企业则是政府“养”起来的,或是用行政手段“凑”出来的。一个从小到大历经竞争风浪的企业,与一个由政府投资办起来的同样大的企业,肯定不是一回事。

第三、这些企业大都有建立在专业化分工优势上的核心竞争力。专业化好还是多元化好,历来见仁见智,可以成为一道极好的“大专辩论”的辩题。但有一点越来越清楚,即企业必须有专业化分工的基础。世界500强中的不少企业有过从专业化到多元化再到专业化的经历,以前主要是兼并,越大越好,近些年则是有兼并,也有剥离和分立,或者两方面兼而有之。总的来说,倾向于发展专业化优势,如果要搞多元化的话,也是建立在专业化的基础之上,称之为“相关多元化”。在发展专业化优势方面,它们还致力于形成各自的核心竞争力,其中大都是科研开发上的,也有销售、管理、品牌等方面的。有了核心竞争力,它们就能高人一筹,获取超额利润,拥有较长时间、较为稳定的竞争优势。我们的企业从中可以学到太多的东西,既有经验更有教训。这些年来国内企业搞多元化吃苦头的不少,有的已经回头,有的还不愿回头。看来,问题不在于是否搞多元化,而在于清楚多元化的基础是什么。

第四、这些企业大都有立足长远、稳健的经营战略。世界500强中有“通用”这样的“老牌劲旅”,也有“微软”这样的“新贵”。不论历史长短,它们大都有长远打算,在一个相对长的时期内,一步步稳扎稳打将企业做大。反观国内有的企业(包括一些知名的民营企业),总想有些大跃进的壮举,动不动就要翻番,用传统的(或“农民式的”) 政治心态来做企业,最后企业也就不象企业了。听到某些企业火箭式扩张的新闻,我总是有点担心:这是在做企业吗?你自己能管住自己吗?我比较欣赏一句话:企业没有奇迹。企业发展有高潮有低潮,但过快的时候要有意识慢一点,理想的是以较快的速度稳定增长,“步子不大(或不很大)年年走”,十几年、几十年后就是一个好企业。

第五、这些企业大都有优秀的企业家。企业是靠企业家办的,企业家是敢于和善于冒险、创业的人。这种本事通常学不到,很可能就是“天生”的(这是目前经济学上还没有说清楚的问题)。企业家不是职业经理,后者可以通过MBA培养,前者则不行。企业家不是技术专家,两者可以是一个人,如果不是,正常的情况应该是“外行(企业家)领导内行(技术专家)”。企业家不是政府官员,二者的机制很不相同,中国企业的问题经常出在政府官员或有政府官员行为的人办企业(这并不是说政府官员没有企业家才能,相反,政府官员中集中了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人才,关键在于身份转变)。世界500强或能够带领企业进入其行列的企业家,又是企业家特殊人群中的特殊人物。有人抱怨中国企业家太少,其实大可不必悲观。从海外华人和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验看,中华民族可能是世界上最能“生产”企业家的民族之一。问题首先在于体制,其次还需要时间。

从世界500强中还能学到其他许多东西,但在目前,对中国企业来说,能关注以上几条并从中受益就足够了。相对而言,进世界500强倒是一个次要得多的目标。企业“大而强”好,“中而强”、“小而强”也很好。说到这里,我觉得现在仅评选世界500大企业是有缺憾的。如果有人发起评选世界“500中(而强)”、“500小(而强)”,将是一大善举,如此企业的世界就比较完整了。

话说回来,中国还是需要大企业的,目前中国正在进入一个最有可能产生一批世界级大企业的时期。《财富》杂志大概也有此预见,所以才择中国而开会。但对这件事,最好将其作为结果而非目标。时常看到有的企业说目前自己的销售额是多少,进世界500强应该是多少,然后定一个计划,多少年后能进500强。我想能不能倒过来算帐:我这个企业从健康发展的角度应有什么样的目标,多少年后能达到这个目标。有一天突然发现:噢,我的企业已经进世界500强了。这就对了。

(选自9月20日《中国经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