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值得五百强瞩目的地方

 


(本报记者 林蔚)早些年说起“大上海”,不是30年代十里洋场的繁华,就是其交 通的拥挤、住房的狭小,还有几乎成了上海人特征的“精明小气”。   

很多人对上海印象的改变似乎是在一夜之间,他们通常会说:这 次来上海,给我的印象很不错。不知何时,交通便利了,发达的公交 线、新建的高架桥,从浦东外高桥保税区到市中心也只需一趟车;住 房宽敞了,欧式建筑,中央草坪,相应的地段和设计,上海的房价要 比北京低40%左右;至于处在闹市黄金地段的上海博物馆、上海大剧 院和人民广场,更是让人感叹:上海变得“大气”了,像个国际都市 的样子。“’99《财富》全球论坛”决定在上海举行时,有人曾不解 为何不在首都北京,但仔细一思量,选择上海合情合理:大上海,全 国的经济、金融、贸易中心嘛。   

其实上海一直在变,无论是媒体聚焦沿海经济特区时,还是北京 为办亚运和申奥而轰轰烈烈时,上海默守着三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的 原则循序渐进。平静地去看上海人,你会明白《财富》全球论坛为什 么会选择上海。   

“阿拉上海人”不再自傲   

大城市里的人总有些排外的本土意识。“阿拉上海人”曾是许多 外地人深恶痛绝的一句话。上海人说这话时的神情和目光分明是把祖 国各地大江南北的人们都统统贬为“乡下人”。很多到上海读书工作 的人第一件事就是学上海话,否则在一片吴侬细语中说一口标准的普 通话也是寂寞且不和谐的。   

随着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上海滩并闯出一片天地来时,“阿拉 上海人”出现的频率开始逐渐降低,自负的神情也收起来了。且不说 最近出台的学生分配政策和引进人才政策突破户籍界限,体现了一个 国际化城市的气魄,单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上海人很自然地说出“他们 广州人”、“天津人”、“长沙人”等时,就表明了上海人开始以都 市人的聪明和宽容来接纳外地人。   

服务业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过去外地人来上海购物,最怕见到 “阿拉上海人”冷冰冰的一张脸,怕听他们一口叽叽喳喳的上海话。 然而,当精明的上海人发现无谓的傲气在经济效益面前毫无底气时, 马上就学了乖。现在你去商场,服务小姐的笑容是甜甜的,声音是细 细的,商品的性能、质量价格比等等张口就来。听不懂上海话没关系, 她会用普通话再详细地给你介绍。   

很多人都认为上海的出租车司机是很有大都市气质的,服务也很 规范。和能侃的北京司机相比,上海司机显得寡言一些。但当你问起 上海的情况时,他们会如数家珍般给你介绍上海近几年的建设、市区 的一些新建设施。上海的司机很少有宰客的,因为怕被投诉。有朋友 来上海观光,没说清路线,司机发觉跑错路后立刻停了计费表,说这 是我的责任。车到目的地,司机会问您是划卡(TAXI龙卡)还是付现 金,然后轻声提醒,请不要遗忘随身物品。类似这样普通的细节竟让 朋友激动不已。   

新时尚照单全收   

上海地处长江入海口,海纳百川的气势使得上海人天生容易接受 新事物,懂得融汇贯通。比如炒外汇炒股票,上海人总是走在别人前 面,做得比别人热闹。   

还有时尚。上海人对时尚的感悟可以从翻看外婆箱底压着真丝旗 袍蕾丝袜时算起。因为自小耳濡目染,所以也就积累了一些素质和品 位。当舶来的时尚流入上海时,无论是欧美的还是东洋的,上海人都 照单全收,然后再在自己手上玩点小聪明。时髦的白领在名牌的海洋 中留连忘返时,拿着一两千元月薪的工薪族也同样在大商场里闲逛。 实在离名牌太远了,她们会记下新货的款式,再跑到路边小店去找便 宜的仿造货时髦一番,若是心灵手巧的,干脆就照着时尚杂志自己动 手丰衣足食了。所以有人说,就是上海弄堂里走出的小姑娘也是光彩 照人的。这就是上海人说的“体面”,无论家境如何,在人前总是光 光亮亮很得体的。说是要面子也好,小资情调也好,但上海人的服饰 打扮的确展示了一个大都市的文化底蕴。   

再看看时尚杂志市场,各类印刷精美价格昂贵的16开大杂志正斗 得不亦乐乎,并不被一些时尚中人看好的《上海服饰》却凭着原创的 上海时尚和平易近人的价格,拥有了遍布全国各地的读者,并轻易地 让海派流行在平民时尚中唱起了主角。   

因为有接纳新事物的气量,上海一向注重与国际接轨,全民学外 语就是表现之一。上海人的外语水平在全国可以算数一数二的,外语 热在上海也从来没降过温。很多人去读外语并不是要求职要出国,只 是因为上海日渐开放,来上海的外国人日益增多,会点外语交流比较 方便。就像面向普通市民的通用英语证书,虽然在求职出国时并不起 什么作用,但依然有人去考一考,看看自己的外语水平。很多来上海 的外国人都惊讶,商业街上好多店员、小店主都会说几句英语、日语。 只是他们不像那些在旅游景点追着老外喊“Cheap”的小贩,他们是很 规范地站在柜台后,彬彬有礼,不卑不亢的。   

这就是上海,一个越来越大气的国际化都市,一个完全值得《财 富》500强瞩目的城市。

(选自9月24日《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