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亮相前的最后一瞥

9月24日,离上海《财富》论坛年会召开还有三天,本报记者走进了即将正式启 用的国际会议中心。自9月23日以来,国际会议中心已进入临战状态,封馆进行全员 训练,与会议无关的人员已不再被允许进入。记者看到,许多参观者和记者都被拦 在了门外。由于本报记者每天都来这里“上班”,这里的门卫已把我们视为这里的 工作人员,未加阻拦。   

■在五楼新闻中心,所有电脑都处于待机状态   

在五楼大会新闻中心的一间小型会议室,记者看到每一个座位前的桌面上都放 着一部标有北京电讯标志的电话机,几位来自香港的技术人员正在调试电话。在新 闻中心的大厅里,供记者使用的电脑和投币电话均已安装完毕,所有电脑都处于待 机状态,到会议开始后,只需键入一个密码,记者就可以从国际会议中心的局域网 中获取此次会议的大量信息。据介绍,本来这些电脑安装的都是英文界面,为便于 中国记者使用,国务院新闻办与会议主办者时代华纳协商,特意在一些电脑上安装 了中文界面。   

■中央电视台转播中心设在五楼,而CNN却钻进了楼顶圆球体内   

在五楼转播中心,中央电视台的转播设备已全部安装调试完毕。一位工作人员 告诉记者,他们与上海电视台合作进行此次会议的转播工作。他还说,CNN在会议中 心也有一个转播中心,不过,他们是通过中央电视台转播会议的实况。他告诉我们, CNN的转播室在顶楼圆球体内。   

探访CNN转播室,CNN女记者流利的中文却着实吓了记者一跳。几经周折,终于 来到楼顶蓝色圆球体内。放眼望去,黄浦江对岸的上海外滩全貌尽收眼底。   

我们的进入并未引起忙碌的CNN工作人员的特别反应。来自上海复旦大学的志愿 者卓群告诉记者,国际会议中心还未在圆球体内接通电话线,CNN的工作人员只能使 用他们从美国带来的手机,他们正为此苦恼。记者提出采访CNN的要求,卓群请示后 说,老板出去了,要采访得等他回来。

记者离开CNN转播中心乘电梯下楼时,与我们一同乘电梯的CNN女记者突然用中 文说:“你们是哪个报社的?没有人带你们,这么重要的地方你们怎么可以随便进 来?”   

■上海音乐家正在进行最后的排练   

在三楼的一间小房间里,记者看到几位音乐工作者正在进行排练,指挥手持秒 表计算着演奏时间。现场的一位女士告诉记者,他们是上海民族乐团的五重奏小组, 将为CNN的一个关于中国未来50年的12分钟录像配乐。这个录像将在此次会议开幕之 前放映,他们将在现场配乐。因此,计时要求绝对精确。   

大会会议厅的演讲台被当做是江主席发表演讲的演讲台,工人们很激动。在三 楼能容纳800人的大会议厅,几位工人正在擦拭一个演讲台。记者问:“这个台子是 干什么的?”他们告诉记者说:“这是江泽民主席发表主旨演讲的演讲台。”他们 说,能为江主席擦拭演讲台感到无上光荣。

记者后来了解到,这个演讲台并非江主席发表演讲的演讲台,江主席发表演讲 是在七楼能容纳3000人的4500平方米的大宴会厅,这个大会议厅只供用来召开全体 大会。届时,将有一些500强企业老总和政界要人在这个演讲台上发表演讲。   工人们擦拭得很认真,不放过每一个小小的缝隙。他们说,下午他们将吊装一 个大牌子。当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大会议厅时,标有“’99《财富》全球论坛·上海” 的大标牌已经吊装在主席台两侧。工人们说,明天他们就将全部撤离国际会议中心。   

■香港音响师请本报记者帮忙调试音响   

在一个能容纳400—500人的中型会议厅,一位来自香港专业音响及灯光制作工 程公司的技术人员正在调试会议厅的音响设备。他让记者站在讲台上讲话,帮助他 调试音响效果。记者不停地讲话,他不停地在会议厅前后左右及中间试听效果,折 腾了半天,他终于伸出双手做了个漂亮的“OK”手势,他满意极了。记者抓拍下了 他的这个动作,他再三请求记者把登有他照片的报纸给他寄几份。   

■本报记者在国际会议中心遭遇禁区   

在一楼服务接待中心,布满了施乐公司的广告标志,正在服务中心工作的志愿 者告诉记者这里不可以采访、拍照。像前几次一样,记者这次对服务接待中心的闯 入式采访又没有成功,这是几天来记者在国际会议中心唯一遇到的禁区。   

明天再来吧。令人想不到的是,当记者第二天、第三天再来探访国际会议中心 时,像所有记者一样被拦截在门外。24日的进入采访竟成了在《财富》全球论坛会 议召开前的最后一次自由行动。   ■文/本报记者 植万禄  

(选自9月27日《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