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我们只要强

(本报记者 项建新) 美国《财富》杂志给全球500家企业排序的名称始终令人困惑,美国人为什么要把500家企业 称作“500强”而不称作“500大”,因为在我们的概念中,“强”和“大”不是一回事。因 为《财富》杂志的排序标准是资产规模和实力,基于销售收入的一种排序。

张瑞敏:我们要的是强

“海洋”老总张瑞敏在一镒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强和大是两回事,海尔要的是强,而不是 单纯的规模上的‘大’”。的确,海尔在1995年最先提出国际化战略时,产值是500大最后 一名的1/19,到1998年已发展到1/4,平均每年的增长速度保持在80%以上,而且规模的增长 和利税的提高是同前的。

有幸入围500大的中粮公司,其总裁周明臣也如是说:“如果只是大,而没有效益,只会带 来好多包袱,使企业的发展受到损失。只要能增加效益,我们在500大中排列第400位也没关 系。”

有的企业为“强”而大,结果是为“大”所累。比如号称“重庆50强工业企业”之一的重庆 特殊钢集团就是一个例子。这个国家在西部布点的钢铁基地在最近的8年时间中持续亏损12 亿元,但是在董事长陈宝荣的授意下却年年报出盈利的假帐,而有关行业主管和地方对此竟 然也眼开眼闭,要说当初,陈宝荣也并非恶意骗取荣誉,因为重特集团早就是特殊钢行业的 一面旗帜,第一年亏损出现的时候,陈宝荣默许总会计师采取成本高留低转的方式处理帐目 ,想的还是第2年盈利冲帐,但是事与愿违,连续3年亏损越来越大,而偏偏此时,冶金部和 重庆市同意重特集团异地新区建设规划,工程概算26亿元,资金除8亿自筹外,全部为银行 贷款。这么大的投资规模,重特显然是力不从心的,但此时的陈宝荣已不能自持,为了新区 建设,企业报表只能假盈,不能做亏。重特的规模是大了,但是亏损也就更大,地方政府也 好,主管部的也好,都没有敢及时制止重特的做假行为,因为重特的好坏对重庆的影响太大 了。

血般沉重的教训只能给中国的企业指明一个惟一的方向:我们要的是强而不是大!

大的并不一定是美的

也许,中国企业是太想弥补无缘500大的缺憾了,因而竟忽视了刻意搞大往往会埋下的祸患 。

不到几个月的工夫,和一开始的热闹气势灯比,国内企业跑步进入500大的劲头在一个个勉 为其难的兼并、扩张案中受到了挫折,特别是亚洲金融危机向国内的延伸、韩国“航母”企 业的下沉,使催动进军500大的号角声中,冒出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在国内,相当企业的并购重组都是企业在微观层次上为消除重复建设所采取的行为,并 不具有参与国际竞争的战略意义。

——大多数嚷着要进500大的企业的现实地位和500大目标的差距是以数个重量级计的,口号 式的革命只能使它们头脑过热、盲目扩张,徒然积极经营危机。

——政府一些不适当的扶持手段、强加给企业的购并,可能使这些企业步韩国企业突然倒塌 的后尘,而不是送入500大的行列。

某位辞锋犀利的学者讽刺道,如果实在想进500大国家可以把所有的中国企业捆绑在一起, 合并注册为一家名为“中国”的公司嘛,保准立马世界第一! 从冲动和狂热中回转身来,有些企业家对500大开始抱以淡然的心态:不言大。希望集团总 经理陈育新面对“‘希望’有没有打进世界500大的计划”的询问,直言相告:“没有。打 入世界500大,现在还不能想。人最怕不认识自己,欲望太多。”步步高电子工业有限公司 总经理段永平说得更没有余地:“中国企业与500大比,起码相差50年!想都不要想!先把自 己企业在国内做好再说,我们不去做那个500大的梦。” 尽管中国企业仍然无时无刻不在丈量和500大的差距——以海尔为例,其产值1995年是500大 最后一名的1/19,1996年是1/16,1997年是1/12,1998年是1/4——但他们也很清楚,只一 味地求企业之“大”而不求其“强”,只能是昙花一现。张瑞敏说:“我们的目标是500 强而不是500大。大而不强不能生存。”

从小到大是个美的历程

也许人们始终没有停止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进入500大排行榜对中国企业来说究竟意味着 什么? 难道那么多的中国企业家孜孜以求的仅是入围一份美国杂志排行榜所带来的荣耀感?难道他 们对手下巨大有形资产气势如虹的调度运用只是为求入围后无形资产的累积?或者,企业家 以此表明自己拥有制造梦想的激情和能力?

可口可乐(中国)饮料有限公司总裁陈奇伟认为,目前大部分中国企业在品牌价值、生产技术 和产品质量等方面尚未建立起信誉和商业网络,故要开拓国际市场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

倘要追究美在哪儿?美就在这从小到大、否定和超越自我的过程中。

如果不从更新企业组织形态、提高产业技术创新能力、变革陈旧管理模式方面来配合企业规 模的拓展,中国企业对500大的追求无疑是虚妄的投入,一般占其销售额的5%-10%,而国内 企业平均不足1%。正因此,才让人不得不为政府去年年初为扶持六家大型企业集团在2010年 前冲入500大而出台实施的一项政策叫好。该政策护定,将海尔集团、北大方正、长虹集团 、宝钢集团、华北制药。

当目睹了一个个被吹得晶莹又脆弱的肥皂泡的破灭,不少企业家达成了一个共识:一味去追 求规模,并不利于解决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对于大多数中国企业来说,改革企业制 度和产业组织制度,做好国内市场才是最迫切的话题。

当然,激情仍在。对有志做强的企业来说,无非是具体路径不一样。放眼望去,大家都在由 小到强的大道上奔走,这个过程是最美的。

(选自9月27日《中国企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