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怎样评出500强的

《中国企业家》杂志 宋铁军/文   

财富500强的排名始于1954年,提出这一想法的是《财富》杂志的 一名普通编辑。   

《财富》杂志最早的排名,是从1954年全美500家最大工业公司排 名开始。这一年,《财富》杂志已创办24年,在工商业界有良好的声 誉。   

当时的排名项目只有简单的三栏:年销售额、利润及资产。   

1976年,也就是全美500强评选了20多年之后,排名终于实现了国 际化,这一年,《财富》杂志推出国际500强工业公司排名。   

1990年,《财富》杂志将全美500强工业公司排名与国际500强工 业公司排名结合在一起,发布了全球500强工业公司排行表,随后又公 布了全球500强服务业公司排行表。   

为适应最新的经济发展潮流,《财富》杂志在1995年将全球500强 工业公司及500强服务业公司两项排行表合并,变成单一的排名,这就 是享誉世界的“财富全球500强”。   

财富500强的评选完全依据公开资料,并根据《财富》杂志对企业 界的长期研究来进行。目前,全球500强和全美500强都是根据销售额 排定,此外还有
其他项目的排名,主要包括:利润、资产、股东价值、 员工人数等。

如今,排名工作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操作程序,《财富》杂志也 建立了庞大的信息资料系统,在每年固定的日子里,统计部的人员就 可以按部就班地工作了。目前《财富》杂志的资料库中有11000家公司 的基本情况。   

评选过程:首先根据资料按销售额寻找1100家候选公司,向这些 公司发放调查表并要求他们提供公司的财务报表,接到报表后还要进 行严格的核对和求证。目前平均的回收率是65%,但这并不意味着没 有回信的企业就不能入选,因为《财富》同时还能通过其他公开的渠 道掌握这些公司的资料。如果它的销售额在前500名之内,就肯定能入 选。   

500强的评选方式,使得公司提供的信息成为决定性的因素,从而 也使得各类评选不可避免地产生一定的误差。   

全球500强的评选相当复杂。各国企业所有制的不同以及财会制度 的差异,使得《财富》杂志在获得公司信息方面非常困难,因而遗漏 之处更多。前几年,一家规模巨大的中国公司就有这样的经历:它在 得知国内一家同行入选了全球500强,而自己名落孙山后,就致电《财 富》杂志询问,得到的回答是那里没有他们的资料。第二年,在他们 提供资料并经审核后,就在排行榜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财富》杂志负责排名的资深编辑卡卡西先生讲述了一段他亲身 经历的有关中国公司的故事:前年,有一家中国的银行向《财富》杂 志表示他们有资格进入全球500强,并寄来了相关的资料。在银行业工 作多年的卡卡西先生仔细研究后,认为有些数字尚待核实,因此这家 公司当年就没有入选。去年,这家银行专门派人访问《财富》杂志, 并出具了一家世界知名公司的公证书,在得到权威的确认后,这家银 行才在今年榜上有名。   

如今财富500强的排名已不仅仅是有8家指标的数字记录,企业家 们已把它作为了解对手、检讨自身的衡量标尺。爱立信中国公司高级 副总裁刘持金先生曾对我们说,他并不太在乎各企业的排名,但非常 关心利润率等项的排名及《财富》杂志对此所作的评价,通过分析 500强的排行表能够得到很多裨益。   

目前,全球500强排名既是企业的无形资产,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 着企业家和投资人的决策。每年,这个排行榜一公布,就立刻会引起 股市的波动,特别是某些项目排名下降很快的公司,股价就会应声下 跌。同时,越来越多的总经理们发现,他们的薪俸也与500强及《财富》 的其他排行榜相关,在以生产伟哥著称的辉瑞公司就是如此。   

财富500强排名为何会在企业界中有如此影响?   

卡卡西先生将其归纳为四条:严格的操作制度、对任何公司都一 视同仁、任何数字都要求证、有足够的人力资料。   

《财富》杂志总编辑约翰·休伊是享誉美国新闻界的著名记者和 编辑,他撰写的那部零售王国沃尔玛特公司创始人的传记《山姆·沃 顿:美国制造》,曾高居畅销书榜达数月之久,其中文版在中国内地 和港台地区也受到欢迎。   对财经媒体来说,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当广告客户的利益与 读者的利益相冲突时,应该做出怎样的决断?两年半之前,《财富》 在一篇报道中对当时炙手可热的IBM总裁郭士纳进行了无情的抨击,言 词之激烈令郭士纳大为光火。此后一年中,IBM公司撤出了在《财富》 杂志投入的价值500万美元的广告,但休伊并不为此后悔,他的一句名 言是:“记者的观点是不能被买断的。”   

事实证明他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IBM公司撤出广告的第二年, 《财富》杂志的广告额比上一年增长了13.6%。   

主管《财富》等杂志的时代公司执行总编辑缪勒先生说:《财富》 的经营部门可以说服通用汽车公司刊登广告,会议部可以邀请通用汽 车公司的总裁参加全球论坛,而与此同时,如果《财富》的记者发现 通用公司有什么问题,仍然可以揭露出来,而不用顾忌前两个部门的 工作。缪勒先生说:“如果通用汽车公司请我出面说情撤掉这篇报道, 我就会对他讲,你还是在我们这儿登广告吧,因为这是一本好杂志, 至于说到报道,我们谁都无权左右约翰·休伊。

(据9月27日《生活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