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拿什么为“经济奥运”搭台

(中国青年报记者 袁梦德) 9月26日,上海刚启用的浦东国际机场阳光灿烂,天空中飞机引擎声不断,20多架载着世界知名跨国公司CEO(首席执行官)的公务专机鱼贯而降。这是《财富》论坛年会开幕前,跨国企业巨头到达最集中的一天。

一个“现代化程度高过许多欧洲机场”的新机场,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有点吃惊的客人面前。这个有一条4000米长60米宽超级跑道、两条平行滑行道和约80万平方米客机坪、货机坪、过夜机坪的机场,引来人们惊羡的目光。从外形看,由法国设计师设计的航站楼犹如“鲲鹏展翅”。客人们从踏上中国土地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欣欣向荣迈向新世纪的上海,一个中国的经济之都。

《财富》论坛年会,以其云集了全世界最成功的企业巨头,而被称为“全球经济奥林匹克”。风华正茂的中国,拿什么来为全球经济奥运会搭台?

寻找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方

“欲独霸世界,先逐鹿中国”,这是本次《财富》论坛的一句口号。说起来,这句话能说出口,还有一点“民主集中制”的基础。这几年《财富》杂志不断向500强公司的首脑们发出问卷,征询他们对世纪末最后一次论坛举办地的意见,在收回的调查表上,首脑们频繁提到“中国”,使《财富》杂志最终敲定上海。

《财富》会议组织部总裁尼德瀚用“寻找世界经济最活跃的地方”来解释《财富》论坛选址的见解。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巨大潜力,无疑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因素。据统计,50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率平均是7.7%,改革开放20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率平均达到9.7%。目前,中国吸收的外国直接投资约2800亿美元,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中的重要一员,今天的世界跨国公司已经不可能忽视中国。

从另一方面看,《财富》杂志排名的世界500强中,有近400家公司在华进行了直接投资,项目达2000多个。在上海,500强中有254家在此落户,仅在浦东的98家,投资总额就超过80亿美元,项目多达181个。投资的企业,大都在中国得到了理想的收益。

“中国经济发展前景良好,增长潜力巨大;世界上很多大型跨国公司都在寻找经济稳定增长的地区,以便融合进去,获得自身发展的机遇。如果将这两点结合起来考虑,结论就是改革开放的中国是世界经济理想的合作伙伴。”这是时代华纳集团的思想库“看好中国”的自然表露。

365天给你个大惊喜

这是一个关于“实力”中“效率”力量的故事。

一年多前,现在叫作“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的《财富》论坛年会会场,还是一个要被作为“东方明珠娱乐城”的地方,为了接下《财富》论坛年会,有关方面决定将原先的2000多张图纸作废,重起炉灶,设计“国际会议中心”。当时在会址只看见两个大坑的《财富》杂志人员,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死活不信上海人能变出这个戏法。 365天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座面积11万平方米,美轮美奂、创意突出的国际会议中心,兀然矗立在黄浦江畔,两个巨大的地球半球,镶在宏大建筑物的两端,中西合璧的高大廊柱,让来自五洲四海的人都从中感受到一份亲切。一位在美国多年的中国外交官,看后惊喜地说:“在美国都没有这么好的国际会议中心!”

《财富》驻上海的人员服了,对过去的怀疑深感惭愧,称这个会议中心是“融决策、才能、技术和远见于一体”的传世建筑。

上海人的算盘经

协办《财富》论坛年会,一般人看来也就是个扬国威、树形象的会议。但上海人看得没这么简单,他们用一个新词“会议经济”包装了这类任务。

一年前,没有人羡慕上海人的精明,但一年后,世界上许多人都在计算上海人的收益。可以想象,世界最大跨国公司的巨头及夫人、随员,将给他们走过的机场、会议中心和服务于会议的各行各业带来多大的收入?酒店的入住率将会创纪录,旅游娱乐业将会迎来最慷慨的钱包,豪华交通工具的出租将出现火爆的场面……有人估计,上海这次少说会净赚1000万,在启动“内需”上成就一次“草船借箭”。

预测没有落空。这几天,早被预定的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住满了客人,其它各种套房在9月26日~9月29日期间几乎都有了主,四星级酒店也招徕了不少客源。借500强在华展示形象之机,全国和上海的广告业将得到一次获益的机会。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的会议已经排到了2004年,其中不乏人们熟悉的重量级的国际会议。而由《财富》论坛免费宣传的浦东国际机场,将从此名扬天下。

吸引力来自未来50年

一位研究经济的学者说:“当卡尔.哈恩博士1981年带着大众公司的投资意向,到中国实地考察时,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跨国公司而言,中国还是一个神秘的国度。”但今天,跨国公司在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已经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利用外资总额已达2800亿美元,是中国外债总额的两倍,大量国际直接投资对中国的经济安全和防范金融风险起到了一定的保障作用。由于跨国公司的进入,外资结构更有利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平均投资规模从1992年的92万美元增长为1997年的243万美元,逐年扩大。外商直接投资比重大幅度增长,独资企业呈上升趋势,1997年在实际利用外资中的比重已经达35.77%。这对中国国有企业改革起到了一定示范作用。而国际市场,则由此进一步认知了中国企业。

不过,更大的吸引力,来自中国“未来的50年”。它的焦点,不但是利益驱动,还集中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特别是对这些跨国公司的影响上。世界经济的最活跃分子,有必要在中国“激荡思想”。在新世纪,中国将有前所未有的发展,这是谁都不怀疑的。从《财富》全球论坛上海年会起,中国开始以自己的实力为全球经济奥运会搭台。

(选自9月27日《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