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记者”发回财富新闻

(本报记者焱灴) 从昨天下午4时开始,记者,我“正襟危坐”在距浦东国际会 议中心咫尺之遥的酒店房间里,等待着我撒出去的“总裁记者” 回来交稿。

曾强:看似简单的问题更要议论

下午4时45分,中国实华开通信有限公司总裁曾强第一个来 “交稿”:

“今天上午8时30分开始至下午4时结束的科技圆桌会和论坛 全体会可以用《思想与思想的交流、智力与智力的较量》来作为 我这篇报道的题目。”

“今天给我最大的感受是思想与思想的交流,智力与智力的 较量,拉开了东西方融合时代实力与实力竞争的序幕。与会者谈 了竞争的法则,是先有竞争,还是先定规则,这样看似简单的问 题都在CEO会上谈论,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尼葛洛庞帝的发言只有一句:高技术公司生产的产品应该是 最傻的。CNN总裁认为:信息时代已经到来,走在这个时代前面的 人将会分得更多的市场利润。而通用总裁瓦格纳说:信息技术只 会让一小部分人得利,不会让大多数人致富。他们的发言遭到 IT业的抨击。

“而我利用90秒的发言时间谈了我的观点,中国提高科技水 平的目的应是改变世界以西方为买方市场,以中国为制造中心这 样的分工组合。我的报道结束。”

王选:跟美国有关部门要补偿

5时45分,等急了的我拨通了北大方正教授王选“记者”的电 话。敢情老先生正在那边整理成文字,看来还真认真。

“本报特约记者王选报道:每个人90秒钟的发言时间在财富 全球论坛上是第一次运用。CEO(总裁)各讲各的事,大家都讲完 以后再讨论。下午的全体会议曾有争论,是关于大公司和小公司 的优越性的问题。几位参会‘老外’争执得不可开交;因特耐特 时代已经到来是大家的共识。本人利用90秒的发言时间用英语阐 述了我的观点,那就是,我们中国花了很多钱,培养了许多优秀 人才,像清华大学毕业的70%搞计算机的博士都被美国硅谷挖走 了,对此美国有关部门应对中国进行适当的补偿。这句话博得全 场大笑和掌声,我看到吴基传部长也是开怀大笑。另外我还补充 道,随着中国科研环境的明显改善,美国会有一大批人才会回到 中国创业,中国像张朝阳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

曹思源:江主席收下了我的礼物

曹思源总裁是在晚上8时20分发回的“现场报道”:我现在正 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7层宴会厅,这时文字和摄影记者已全部退出 会场,而在5分钟前,我办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江主席发表 完演讲回到座位上坐定,我抿口矿泉水,拿出我写的两本书快步 走向主桌,没有人拦我,在我离江主席还有一段距离时,他发现 了我,并注视着我,于是我一手举一本书,向他挥了一下。走到 江主席跟前,我对他说:“非常感谢您对我工作的支持,1986年 我到上海进行破产法立法问题的调查,得到您的大力支持。我在 这本《破产风云》中还写到了和您联系的情况,另外一本是我刚 出版的,请您指正。”江主席高兴地收下了我的礼物。当我回到 座位时,很多人过来为我敬酒,问我干吗去了,我说“保密”。

张朝阳:东西方仍有不理解不了解

当本记者与搜狐总裁、也是这次我“撒出去”的最年轻的一 个特约记者张朝阳联系上时,已是晚上11时了,永远是用沉稳口 气说话的张朝阳接受完“批评”后开始念他的报道———

杨致远坐在我的身后,彼此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演讲和 提问穿插进行,可用中文,但基本上都用英语,我在90秒钟的主 题发言中着重指出:互联网给人选择权,互联网将使中国人更成 熟、更理性、更发展,将使生活更有意义、更美好。但是,人们 能够感受到东西方之间的不理解、不了解,即使在这样高层的会 议上也有这样那样的尖锐问题。

科技圆桌会议是可以提问的,只有一个中国人提问,他说: “现在中国非公有制经济占74.4%,中国未来50年,将是大发展 的半个世纪,请问,各位嘉宾,对中国私有化进程是否看好?这 个提问者是曹思源,大家对此反响很强烈。”非常遗憾,海尔总 裁张瑞敏至今天凌晨1时都没联络上,看来他这个“记者”的发稿 计划今天泡汤了。

但记者昨夜获悉,张瑞敏在昨天上午跑遍了上海市的各大商 场搞市场调查,中午在小饭铺吃了两碗阳春面。晚11时与海尔上 海办事处商量商务。今天一早还要在《财富》论坛作专题发言。 我理解了他。

( 据9月28日《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