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年经济学家论战《财富》论坛

(本报记者 徐永恒)本届《财富》论坛,每场以嘉宾研讨形式举行的讨论会,台上坐 着的嘉宾总是同一种搭配:一位外国企业家,一位中国企业家,一位 外国经济学家或前政府官员,一位中国经济学家或政府官员。记者注 意到,一批近年很活跃的中国中青年经济学家,在本届论坛中,锋芒 小试,引人注目。虽然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各有不同,但不乏真知灼见。

9月27日开幕当天,论坛举行有关中国经济现状的商务会谈,46岁 的樊纲(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 出现在嘉宾席上。谈到国有企业的问题是不是中国当前和未来最主要 挑战时,主持人科克伦向他提问:“对中国经济悲观的人说,中国的 国有企业问题太多。而乐观者又说,中国有许多中小企业,它们会改 变中国经济的面貌。你怎么看国有企业改革?”

樊纲回答:“中国国企的改革正在进行,方向是正确的。国企的 问题其实已经没有几年前那么严重,因为大量中小企业已经放开,加 上非公有经济的发展,中国的经济结构与三五年前已大为不同。”

樊纲说的是一个事实,特别是在某些局部,这个事实更加明显。 但在第二天的嘉宾讨论中,林毅夫(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兼教授)表示反对樊纲的观点。他认为:“如果一种经济占用了资源 (资金、就业人口)的2/3,却只实现了国民总产值的1/3,应该被 看作是问题,而且这问题十分严重。”

林毅夫非常看重中小企业,他强调中小企业投资小、经营活、能 解决就业、完全自负盈亏,符合我国资本短缺、劳力丰富的国情。他 认为,必须改变国企不为所占资源负责的局面,防止最终不得不由政 府出面承担一切后果的“信誉困境”,把资源转移到以追求利润为目 标的市场主体上来。

胡鞍钢(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则阐述了“中国 未来最大的挑战是“安全”挑战的见解。他认为,且不说国家安全, 仅就现在中年以上的中国人而言,他们的工作安全、收入安全、健康 安全、养老安全,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诸如下岗、失业,收入减少 或拖欠,医疗、养老保险(没有或靠不住)等。他的政策建议是:中 国的经济决策要以人为中心,把促进人的发展作为政府公共政策的基 础,改变过去那种过分重视项目、轻视人力资源开发的政策。

尽管各抒己见,和而不同,甚至针锋相对,但这些年富力强的中 青年经济学家目标只有一个,为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献策。   (本报上海9月28日电)

( 据9月29日《中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