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论坛——“皇帝”和老板谁家天下?

中新社上海九月二十八日电 中新社记者 彭伟祥   当昨晚世界航母级的企业界人物出现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的时候,被称为“无冕皇帝”的各国记者们被毫不留情地做了另类处理。

严格分开的通道,使得记者们只能隔着玻璃在远处打量那些他们想与之聊上几句的老板。虽然这是由媒体组织的一场世纪性的聚会,但是对于大多数媒体来说,他们的采访被做了严格的限制。

大会的新闻中心是由美方管理的,记者们只能在规定的时间在这里工作。记者们“跑料”困难重重。昨晚,记者按照大会发布的议程精心设计的采访题目,今天却发现,他们在这里只能作“规定动作”,会议的小组会不对记者开放,主办者提供的电视转播信号只来自一个演讲厅,不管记者对这场转播是否感兴趣,他们从大屏幕电视上看到的只能是风度翩翩的老板们坐在那里高谈阔论。

但是,大会为老板们安排的节目是丰富多彩的,有关方面甚至想到了老板们寂寞的夫人,为她们组织了“夫人观光之旅”。

财富就是一种能量。它把各种社会力量吸引到它的身边。虽然世界级“大款”们的聚会对记者的采访有诸多限制,但是这并没有影响记者对他们的追逐,就象人们在追求财富。事实上,在人们的眼中与会的老板们就是财富的化身。

《财富》杂志的总编休伊日前在接受中国的一家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财富》是一本与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商业成功紧密联系的杂志。”这次会议在上海举行,使人们对他的这一说法有了更深的理解。

一个由媒体承办的会议不得不适应财富所带来的特权,老板显然是战胜了“皇帝”。但是,“皇帝”自有“皇帝”的办法,他们没有因为受到限制而停止对老板们的追逐。

事实上,如果没有媒体的参与,财富论坛的这次年会是无法想象的。两者之间的相互依存的关系在本次会议上可以说是无处不见。今天上午,一些世界传媒和娱乐界的巨头纵论天下媒体发展的大计。对市场的看法,尤其是对中国市场的看好使人强烈感受到他们对亚洲特别是对中国的兴趣。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曾说,媒介业是中国的“最后一个暴利行业”。媒介的产业化在本次会议上对大陆媒体触动是非凡的。《财富》的号召力让中国的传媒羡慕不已。时下,中国媒介的产业化进程就象花开的过程---缓慢,但花瓣在每个瞬间都在尽力向外伸展。

老板可以不依靠媒体发家,但如果没有媒体他们就不可能扬名,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在这个意义上说,虽然本次会议是老板唱主角,但记者(“皇帝”)绝对是不可缺少的观众。

当人们在不断通过媒介议论财富时,其实媒介自身也应该受到极大的关注。成功的媒介就是财富。譬如《财富》杂志。

《财富》论坛究竟是谁家的天下呢?(完)

据中国新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