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论坛上的“中国热”

本报记者 徐永恒 道格拉斯·艾华士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在出席本届《财富》论坛 嘉宾讨论会时,他把一瓶可口可乐放在面前的桌上,打开倒一点在杯 里,却不喝,这使他既不违反规则,又达到了目的。

作为可口可乐公司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道格拉斯此番上海之 行,就是想让中国城市的大小商店甚至偏远山村的小店,都摆上这种 碳酸饮料。

可口可乐在中国的第一个装瓶厂,1927年在上海建成。随后,天 津、青岛也有了装瓶厂。1949年撤出中国大陆,30年后的1979年又重 返中国。在随后的20年间,它在中国共开设了24家装瓶厂,投资总额 超过11亿美元。

道格拉斯·艾华士的雄心表现在下面这句话上,“我们到世界每 一个地方去,去了就永远留在那里。”对道格拉斯·艾华士而言,他 当然希望可口可乐永远留在中国。对与会其他世界商业巨头而言,谈 论最多的自然也是中国,中国作为吸引投资国,在本届《财富》论坛 上炙手可热。

位于黄浦江畔的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巨大的球 形结构,好像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透过这一双“眼睛”,能看到今 天的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位置。改革开放20年来,中国国内生产 总值平均每年以9.7%的速度递增,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7位,在世 界贸易中的排名上升到第11位。新兴的市场,自身不断增长的经济实 力,使中国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成员。

乘坐“湾流5”商务专机飞到上海的通用汽车公司总裁理查德·瓦 格纳,也许怀疑过自己的公司过几年还能不能排在“全球500强”榜首, 但他对中国汽车产销量将会直线上升从不怀疑。“去年,中国共售出 了160多万辆轿车和卡车,这意味着中国的汽车市场已经达到与加拿大 同等的规模。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像中国这样,将在未来的 20至25年中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因此,投资15亿美元的上海通用汽车项目成为通用跨世纪的战略 项目。在正式投产不足5个月后,本月25日,上海通用生产的第一万辆 “别克”轿车下线。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说:“国际大公司在下个 世纪能否进入500强或提高公司在500强的名次,关键要看其在中国市 场上的份额。作为全球最大的市场,中国是他们维持地位的必然选择。”

对中国来说,国际资本的进入,特别是领全球产业潮流的“全球 500强”企业的进入,极大地推动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联想、 海尔等中国第一批具有国际化管理水平和经营眼光的民族企业应运而 生。9月28日,海尔总经理张瑞敏与道格拉斯·艾华士、宝洁公司董事 长兼CEO德克·I·贾克、德国巴斯夫公司董事局主席司徒伯,同坐在 《财富》论坛的嘉宾主持席上,张瑞敏说:“世界上大多数能够进入 全球500强的企业,都是百年老公司,而海尔只有14年历史。”他谦逊 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种后来居上的雄心。

在“热”的背后,总会伴随着一些冷静的思考,“中国热”的背 后也不例外。毕竟,经济活动特别是跨国经济活动,是有巨大风险的, 记者在这次论坛上频频听到一种说法:要保持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 投资热土的温度,最好使它在99度时再升高1度。但目前我们面临的问 题是,机会存在,风险加大。

“一位外商到中国来,面临着4种风险:能不能赚到钱?中国何时 发达?中国的改革何时完成?中国的发展如何保持平衡?”经济战略 学家、德意志亚太银行首席经济师肯纳斯·S·考梯思认为,中国面临 的最大风险是第四种风险,即城乡之间、东西部之间经济发展的严重 失衡。这导致农村人口大量流入城市,造成城市生活混乱、涣散。

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林毅夫、樊纲等人,则把国有企业能 否顺利改革视为中国经济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风险。因为国企占用了大 量资源,如果不能产生效益,不仅影响了资源的有效配置,妨碍人民 生活水平的提高,还可能使政府背上沉重的信用包袱。

一些来自西方的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则把政策透明度,执行法律 的刚性强度,能否遵守国际通行的游戏规则,视为在华投资成功与否 所面临的最大风险。

经济学家曹思源认为,面对国有银行产权单一,排斥了市场经济 中必不可少的竞争的现状,建议对国有4大银行采取分散化、股份化的 “外科手术”,同时允许开办非国有银行。

美国前任商务部长、贸易代表米基·坎特认为,中国已经在农村 开始的民主选举应当受到鼓励,除此之外,必须高度重视农村的复兴, 因为这能够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打破牢不可破的基石。另一位美国政府 前任官员罗伯特·鲁宾认为,为了保持经济的增长,政府、企业和金 融机构都应该保持开放的状态,这不仅体现为制度、规则,更重要的 是体现为“态度”,这是市场经济之所以会发展的人性基础。

令人鼓舞的是,我国政府对治理经济活动中的大规模风险已经开 始下手,并取得初步试点经验。广东省常务副省长王歧山,以广信破 产和粤海重组这两个案例说明,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中国走向以独立 的公司信用为基础的融资体系的目标不会动摇。

记者在采访中感到,参加此次《财富》论坛的中外来宾,尽管直 言中国经济所存在的种种问题,但对中国经济中长期的发展,仍普遍 抱有良好预期,许多企业家甚至再三表示:“这是我的信念!”

《财富》论坛上的“中国热”,让我们似乎可以预言:中国经济 必将经过凤凰涅磐,再现新的辉煌。(本报上海9月29日电)

选自9月30日《中国青年报》